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f79664d5367436b8e976322b2432b7d,time=1585953229,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346465552/34646555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L6L41L4&nid=41119636&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39646036%26nid%3D41119636%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46465552&page=1&vt=2,signature=4de9fb0597a571e7ffe6be9b2b88a5fc63b3e2e4
isshowflow:1,,
人间神话:鄂尔多斯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二、青春山——“第四高地”之巅
这是一个造梦的时代。
这是一个梦想成真的时代。
鄂尔多斯是我国少有的资源富足区。无边无尽的砒砂岩下,浩浩的荒漠下蕴藏着我国煤炭资源的1/6,占整个内蒙古自治区的1/2。现已探明储量为 1500亿吨,如果计算到地下 1500米处,总储量可达 1万亿吨。现在年产量不足两亿吨,但其生产规模、经营规模已是国家大型煤炭基地。是我国首个年产过亿吨的地级市。在这里集中了准格尔煤田、东胜神府煤田、桌子山煤田、乌兰格尔煤田以及一些上规模的地方煤田。煤炭产业已经成为鄂尔多斯市财政的主要支柱。这里,天然气探明储量为 8000多亿立方米,占全国的1/3。世界最大的整装气田苏力格气田就在鄂尔多斯境内。天然碱、芒硝、食盐、硫铁矿、泥炭等化工原料遍布鄂尔多斯西部。
资源优势如何转变成经济优势,彻底摆脱捧着金饭碗要饭的经济格局,重新塑造鄂尔多斯的资源观,是摆在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领导面前的首要任务。他们思索着鄂尔多斯的发展,想法要把鄂尔多斯的经济发展摆进中国大的经济格局之中,借西部大开发之势,拼力为国家打造一个强大的煤炭化工能源基地。他们有这样一个宏伟的想法,是想在深圳、珠三角、上海浦东经济增长模式之外,创建一个新的鄂尔多斯增长模式,即以绿色强市、工业富市、转换资源,让资源循环流动起来,使鄂尔多斯充满生机和活力。
这就是他们心中的“第四高地”:创造一个全新的鄂尔多斯经济模式。目标已定,风帆扬起,在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决心要剥掉鄂尔多斯贫穷的外衣,带领百万鄂尔多斯人民把骄傲和梦想写满鄂尔多斯大地……他们的一句话就是:鄂尔多斯就是要走在别人前面!
在成吉思汗陵与鄂尔多斯市的首府东胜区之间,东西横亘着一条季节性河流,因两岸是赤色的砂岩,蒙古人称之为乌兰木伦河(意即红河)。乌兰木伦河沿山势由西往东缓缓而过,七扭八弯,最终汇入黄河。乌兰木伦河的北岸是无边无尽的沙丘,起伏不断,沙丘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农田。河的北岸是顺势西隆的丘陵,这道遮风的丘陵有一个非常诗意化的名字——青春山。
“青春山”的名字因何而起、何人所起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青春山已经成为打开鄂尔多斯财富大门的一把钥匙,就像阿拉伯神话中“芝麻开门”一样神奇。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要把其打造成为“第四高地”之巅。在重新规划青春山的日子里,寒来暑往,风中雨中,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带着有关部门不知多少次徜徉在青春山这片亘古荒原上,每一条沟壑、每一块沙漠都烙印着他们的足迹。他们开始请专家搞水文地质的调查,请国内外的设计大师规划青春山整体的布局。他们要在这里建设国家的能源基地、机械制造基地……人们开始并不知道市里的领导每天往青春山跑什么?但聪敏的农民们清楚,他们生存的家园要发生历史性的变化。青春山脚下曾住过一位叫史二仁的农民。史二仁黑瘦瘦的,个子也不高,猛看上去,像往 60上奔的人,实际上 50岁刚出头。他现在和老伴住在城边上的一个移民新村里,成了地地道道的移民。打量着这个移民新村进进出出的人,你感到和城镇居民几乎没什么两样。旗里已经给史二仁他们上了养老保险、医疗统筹,每月两人能领 800多元钱的养老金。他的儿子在一家汽车维修点里当杂工,儿媳妇在旗里一家宾馆当服务员,收入还算不错,现在也住在这个移民新村里。
史二仁还有个小女儿在呼市读大专,是学医学护理的。史二仁对这个小女儿充满了期望,他对我说:“花钱不怕,就看娃出来出不来啊!”他的“出来出不来”凝聚着史二仁对未来城市生活的向往。史二仁知道了我的来意,热情地让我进屋,开口就说:“上炕、上炕。”进了屋,哪还有炕,是一个小客厅,客厅内摆着沙发、茶几、电冰箱、电视机。他的老伴正在抱着小孙子看电视,见我进来,急忙让茶。老伴问史二仁:“移民办的?”史二仁悄声道:“是个写书的。”我问史二仁:“你家原先住在青春山?”史二仁老伴接话道:“就住在山坡坡下不远,现在的 110大楼就是我家的羊圈。 ”史二仁说:“啥羊圈?是梁地。她见人就说 110是家里的羊圈,还不是想再找补点钱,想甚呢?原先只听说地底下出煤了,没想到是建新城。前些年光领导们的踪了,去还是没打住人家的踪。”
我十分感兴趣地问:“你咋打领导们的踪?”
史二仁笑着说:“咱瞎老百姓知道个甚?我在山上放羊得远,看见小汽车就知道是市里的领导们来了……那时,乡亲们就顺着领导们的车辙栽树苗子,领导们走到哪,树苗子就插到哪,一栽一大片,管它活不活哩。栽了就朝市里领导们要钱。你想,林地与荒地价格能一样?”
史二仁哈哈地笑了起来。我想起了巴尔扎克的一句名言:外交官与农民打交道,永远也占不了上风。我问史二仁:“要上钱了不?”史二仁道:“你看看我现在的日子,电灯、电话、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还有养老工资……过去有甚?青春山开发的时候,我住的还是柳芭子房,炕上铺条破羊毛毡……这才几年?你看看我都住上二层小楼了,这移民房修得多好,梦都没有梦见过。”史二仁老伴不悦道:“你说得这么好,你也没少跟着人家瞎蹦啊。你少去市里找领导上访了?”史二仁道:“咱是农民,能朝公家多要俩就多要俩!我还嫌钱烫手哇?”史二仁告诉我,青春山开发时,为了征地款的事情,他没少和乡亲们跑到市里找领导。找不到人,就堵在市委、市政府门口。后来,领导们来到了管委会,要见乡亲们,史二仁和村里的人就结伴去了。路上大家都嘴硬,发着狠说这次当官的不放下几百万元他就走不了,可大家心里都打鼓。传说中的领导们凶得很,发起火来就拍桌子。真的见了面,就感到眼前这几位领导和人们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我问史二仁:“咋不一样?”
史二仁想想道:“我也说不上,不像人们说得那样凶巴巴。那天领导们说了很多,讲的是移民的好处……不能守着沙巴拉穷一辈子……有些,我也听得不大明白,但有一句话我记住了,他们反复说,他们也是农民的儿子,从小就向往城里人的生活……这话说到了人的软处,是人都有软处啊。”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就是要带领鄂尔多斯人民在亘古荒漠上建造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让更多的农牧民摆脱贫瘠的土地,成为文明富裕的城里人。
青春山是鄂尔多斯人民打造“第四高地”的巅峰之作……青春山位于伊金霍洛旗的康巴什苏木,那是全市有名的穷地方。2003年6月,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决定将鄂尔多斯市的政治文化中心从现在的东胜区迁移至康巴什,康巴什那时还是一片荒漠。
“康巴什”是一句蒙古语,意即教书先生住过的地方。为了体现民族特色,市里决定将青春山开发区更名为康巴什新区。市委、市政府的目标是,3年之内在荒漠中建设起一座现代化的新城。这的确是让鄂尔多斯人民兴奋的事情,可人们在兴奋之余不由得有点担心:这梦是不是做得有点大了?几千年的鄂尔多斯才孕育出了有20多万人口的东胜城,而现在短短 5年要建一座容纳几十万人口的新城,这不是做白日梦,昏了头了?
那时,鄂尔多斯的街谈巷议中流传着这样的话:坎货当了家——没法。“坎货”是当地骂人的一句粗话,是指蛮干不顾及后果的人。坎货所指,当然是指鄂尔多斯市的领导。
据说当康巴什新区这张蓝图铺陈在人们的面前时,从高层到百姓都有质疑声。质疑不是坏事,是民主政治的体现。高层的质疑我不晓得,因为他们的声音离我这个文人太远。百姓的质疑声时有耳闻,他们总是担心有人借工程贪墨。不论什么样的建设,百姓总是怀疑有人会乘机捞一笔。财富是百姓创造的,钱是纳税人出的,他们当然关心自己钱的花销。倒是出租车司机们认为早该建设康巴什新区了,因为逐渐膨胀的汽车把东胜区的街道挤成了粥。城市的拉大,对于出租车生意来说是件好事。
八面风来,鄂尔多斯市的领导团队不为所动。他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看准的事不争论,动起来才是硬道理。在他们的眼中,鄂尔多斯现在的一切只是方兴,只是起步,要做的事情太多,只是苦于时短。在他们的手上,一定要给后人留下足够的发展空间和想象空间。那时,市委领导常讲的一句话是:不谋万世者不足于谋一世,不谋全局者不足于谋一隅。可持续发展需要有百年眼光。
康巴什新城是百年眼光的产物。
市委、市政府的一班人都把康巴什新区当成自己的眼珠子看。他们要把康巴什新区建设得大气、现代,并且透着浓浓的蒙元文化元素。要让人们在一个现代化的新城中触摸到蒙古族的历史。这个城市的街灯立杆,竟然是蒙古男儿“三艺”(骑马、摔跤、射箭)中拉满的弓箭……在规划康巴什新区时,鄂尔多斯人的规划、设计是以挑剔的眼光从严制定的。不管什么样的国际设计公司、国际国内设计大师,他们的作品在这里无一不是反复被推敲,推倒重来是常有的事情。一位搞设计的专家甚至是带有几分抱怨说:“鄂尔多斯的领导眼光太高,太难侍候!”
经反复推敲,康巴什新区以“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为创意,敲定了设计蓝本,迎来了破土的曙光。
年的春天,鄂尔多斯东方路桥集团老总丁新民带着他的筑路铁军开进这亘古大漠。丁新民这个壮壮的蒙古汉子也是青春山开发区建设的先行者。当开发青春山动议之初,探索市场化模式运作时,东方路桥集团和青春山开发区管委会共同组建了开发公司,后来市里决定政府独立运作之后,丁新民全身退了出来。当他接到建设高标准的东康(东胜——康巴什)快速通道的任务时,在建设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就带领他的筑路铁军开进这亘古荒漠。
因为,他理解这项工程对鄂尔多斯的意义。
当这支筑路铁军的红旗插上青春山时,人们知道那张早已绘好的康巴什新区蓝图正在成为现实。东康快速路的破土,标志着鄂尔多斯现代化城市建设序幕的拉开。
康巴什新区在人们的争议声中破土,在人们惊疑的目光中拔地而起。3年以后,透着民族化、现代化气息的康巴什新区初具规模时,市党政军机关率先搬进了新建的办公大楼。从此,康巴什新区渐渐成为鄂尔多斯人引以为荣的骄傲。当人们流连在成吉思汗广场,驻足在那气势恢弘的以反映成吉思汗为主题的巨大雕塑群前,你会感到振荡世界的历史雄风扑面而来,让人浮想联翩、回味绵长。
尤其那两匹扬蹄奋起仰望青天的青铜神驹雕塑,你会感受到一个民族的伟大心脏在怦然律动,耳边似乎都能听到那鄂尔多斯草原上千古不绝的马嘶声。
回首整个广场,你会恍然悟到——古老的游牧文明与现代的城市文明在这里结合得是如此贴切。
在康巴什新区,设计建筑了 7项大的文化建筑,民族大剧院、展览馆、图书馆等,尤其图书馆是一幢别出心裁的斜楼,就像3卷书立在天地间,在如林的楼群中显得格外醒目。
人们用各种心态关注着康巴什新区的建设。
当这幢斜楼成形时,猛看上去,好多人一惊,楼咋盖斜了?肯定是地基没打牢,偷工减料了。于是非议悄然而起,流言荡于街巷,无知与偏见不胫而走。最后传成是党政办公大楼地基塌陷了,楼歪斜了。就连我的一个好朋友,也从呼市打电话给正在北京的我:“你听说没有?伊盟的党政大楼地基塌陷了,整个楼都斜了,正准备定向爆破哩。这事被告到了中央,这次××要拉疙蛋了!”
“拉疙蛋”是句内蒙古方言,意即招惹上麻烦和祸事。
但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雄辩。原来这斜楼是一种建筑风格,体现的是鄂尔多斯人的智慧和幽默。而其代表的正是蒙古族的三部历史巨著《蒙古秘史》《蒙古源流》《蒙古黄金家族史》。当它全貌展现在人们的眼前时,人们都折服这史诗般的现代建筑。
鄂尔多斯的领导们常讲,鄂尔多斯的现代化建设,要有广阔的草原胸襟和海纳百川的气魄。同样,康巴什新区也以博大的胸怀和气度接受着现代文明,一些时尚、前卫的建筑也出现在康巴什新区。
在湖光山色中,有一个名为“鄂尔多斯一百”的现代建筑群,其创意非常奇特。竟然邀请了 29个国家的 100位国际设计大师,由他们设计了 100幢风格迥异的别墅。那些设计真是千奇百怪、各具风采,总之,全是一些最不像房子的一些创意性建筑。式样古怪,其价格自然不菲,那真让鄂尔多斯人长了见识。人们参观过后,不禁心生疑窦:这是给人住的吗?
听说,它的销售意向非常好,而且是越怪的式样越走俏。当这神秘的面纱被揭开——原来它的创意竟来自国际建筑设计大师赫尔佐格、德梅隆和艾末末等名家。非业内人士怕是还不清楚他们的地位,但说起他们设计的北京奥运“鸟巢”,那可是天下无人不识君了。
“鄂尔多斯一百”建筑群的领衔设计是鄂尔多斯美术馆。它的设计创意是:飘动的哈达。设计师是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位艺术家。
我去参观时,几个展览大厅内正在展出一个法国艺术大师的前卫作品,那是一些高悬的喷着各种色彩的布条。一些鄂尔多斯人正徜徉在布条间,近距离地观察、揣摩这位艺术大师的高深莫测。这个建筑群落的出现,标志着鄂尔多斯人开始有了自己无尽的创意生活,时尚、前卫就这样悄悄走进了鄂尔多斯人的生活。
衬在这些建筑背后的是湛蓝的天、碧绿的水、葱郁的树、争艳的花。有游客把美丽光艳的康巴什新区的照片发在网上,俏皮地问道:你猜猜?这是哪儿?
跟帖的网民说哪儿的都有,巴黎、东京……这是鄂尔多斯吗?就连鄂尔多斯人也恍若在梦中。鄂尔多斯人有这样一个共同感觉,要是在家待上个把星期不出门,你会被突兀而起的高楼搞得错了方位。在这里,日新月异不仅是一句成语,而变成为可触摸到的实际感受。
鄂尔多斯人精心打造的康巴什新区,已经成为了内蒙古西部的一个重要景观,它的确代表着内蒙古城市现代化建设的水平。有朋自远方来,鄂尔多斯人总要把人家带到康巴什新区,让人感受一下草原现代化的律动,那种骄傲溢于言表。这里渐渐成为了鄂尔多斯的旅游景点。在康巴什新区徜徉,你会看到游客在一幢幢现代建筑前照相留影,这渐渐成为了习俗,习俗便是文化。
现在的康巴什新区,已经成为了汽车制造业、机械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煤化工的重要基地,成为鄂尔多斯新的经济增长点。
这一切起源于一片亘古荒漠,而它并不古老,就在5年前。这正是让人瞠目的鄂尔多斯速度。我有时徜徉于由鄂尔多斯人精心打造的“第四高地”之巅,即使我这个老鄂尔多斯人,也已经无法想象 5年前这里的样子。
记得 2007年冬天一个周末,我与市委一位领导在他的办公室久谈之后,出门时,天色已晚。
走过大厅时,他忽然指着窗外,对我道:“老肖,你看。”
我顺窗外望去,康巴什新区华灯初放。市委门前的成吉思汗广场直通乌兰木伦河的天骄大道上绚丽多彩;青春山的夜空缤纷闪烁、如梦如幻……年前,这里真的是一片荒原吗?
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
也许用不了几年,青春山会变成一个传说,一个既不古老也不年轻的传说……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