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3667c16976743159032e40f357ec13f,time=1580324204,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346617955/34661795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1L3&nid=350413155&cm=M3180005&purl=%2Fr%2Fl%2Fv.jsp%3Fnid%3D350413155%26cm%3DM3180005%26bid%3D346617955%26t1%3D18236&page=1&t1=18236&vt=2,signature=59f2df5a168268f539c86bb17526002503bfd879
isshowflow:1,,
穿越之特种兵:云的抗日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陈佳姚

两分钟以后,亿万个消失在这个“众人”面前的粉粒组合成欧阳云,随着一道闪电出现在另一个众人面前。

“另一个众人”其实只有五个人,北平四虎和陈佳姚。

与北平四虎相比,陈佳姚无疑是幸运的,她晕了过去,没有看见这相当鬼怪的一幕。

北平四虎其实比她还要幸运,毕竟这一幕并不是谁都能见到的,如果他们和欧阳云生活在同一时空,如果他们够潮,他们也许会喊:O!My God!可惜的是他们早出生了几十年,而且他们心中有鬼,坏事做得太多的人,心中总是有鬼的。要命的是,这鬼在闪电的护送下跳了出来。

北平四虎曾经是无神主义者,他们都曾在苦主面前雄赳赳、气昂昂的说过:老子连神都不怕,还怕你变成的鬼?

但是现在,他们不约而同的想:难道,老天爷终于发怒了,遣下了天兵天将?!

胡三最色最贪,做的坏事最多,也最怕鬼神,双腿立刻软了,结结巴巴道:“鬼,有鬼啊!”忽然双眼翻白,竟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赵四也开始股栗,骇得小心肝揪成了一团。

张大毕竟是老大,见多识广,虽然心中同样骇得不轻,选择却果断,下意识的抽出手枪,打开车门,抬手就射,嘴里色厉内荏的喊:“管你是神是鬼,老子照样要你命!”

“呯呯呯”三声枪响,惊破了寂静的夜,惊醒了还在想“如果老子—

—”的欧阳云。

“恐怖分子?!”欧阳云穿着防弹衣,那三枪打在他胸腹部,只不过让他退了两步而已。参加过突击东突分子集训基地的他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精神大振,后悔药也不要了,穿越更不知道“穿”到了哪里,右手飞快的从绑在大腿处的枪套里拔出枪来,顺势打开保险,一抹红线飚出,直直的投射在张大的脑门正中,他大声喊道:“缴枪——不杀!”

陈佳姚是被疼醒的,胡三赵四皆被骇晕过去以后,没人扶持的她一头撞在车上,额头上起了个包,醒转来听见一连串的枪声,骇了一跳,只以为救命恩人肯定死了,眼前一黑,几乎再度晕去。

此时,张大还有陈二也都晕了过去,欧阳云手枪上射出的红外线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事物,在他们看来,那是鬼神才能拥有的力量,他们很懂事的晕了过去。

欧阳云第一次见到如此胆小的“东突分子”,心里有些讪讪的,很恼恨对方不给自己施展拳脚的机会。稍后,他感到奇怪了——面前的车有些古怪,很古董的样子,四人的衣着也很怪,再看那个少女,竟然穿着电视里才见过的服装,上身褂子下身长裙——难道这些人是在演戏?他看了看四周,古旧的建筑,像北京城里的老胡同。

这时,远处传来了哨声、跑步声、人声,他想起自己的任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穿越了

。对上陈佳姚惊讶的目光,他上前去,低声道:“别出声。”抱起她往肩上一扛,向着右手的围墙猛然冲刺,临近时用力一跃,跃起半米左右,双脚在墙上连续飞蹬,又上升半米左右,伸出左手往墙檐上一搭,用力一拉,脚下同时一蹬,便带着她到了墙檐上,微微蹲下,跟着跳了下去。

陈佳姚从没有这样的体验,感觉又刺激又害怕,途中惊呼连连。欧阳云怕她出声,说:“我不是坏人。”将她轻轻放在地上,回头道:“你好减肥了。”露齿一笑。

后现代的幽默,陈佳姚是不懂的,她脸上莫名的发烫,同时又有点羞怒,想:自己又不胖,哼了一声。

院墙外跑步声大了起来,还有手电筒晃来晃去的光亮。宪兵、警察中有人识得北平四虎的,登时惊叫起来:“是北平四恶!”

“捆了,捆了!”

“娘的,快放开老子——”“狗日的,你们不识得爷爷么?”

“啪!”“妈的,北平四狗,你们也有今天?”

……

北平四虎连同他们的车,都被警察、宪兵拘走了,夜渐渐的恢复了先前的寂静。陈佳姚的双眼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环境,借着路灯灯光,她看清了面前的这张脸。这分明是个年轻的男人,脸上棱角分明,眼睛又大又亮,嘴唇总是轻微的翘着,那牙齿更白的好像象牙似的。而他身上的衣服则有些怪模怪样的,绿色杂着其它颜色,

胸腹部开了个洞——那里正是子弹连续射中的地方——可是,他竟然没事?!难道他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刀枪不入?她想张嘴发问,见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唇前,忍了下来,咬了咬牙。

欧阳云透过墙上的镂眼看了看,又凝神听了一会,确定外面人都走光了,一屁股坐了下来,自语:“燕京大学?!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学校?难道这回真的穿越了?”他看着天空,脸上怪怪的表情。

陈佳姚听得莫名其妙,站起来小声道:“谢谢你。”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