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三章 货舱里的偷渡客

不知在什么时候,我被金属激烈尖锐地敲击声吓醒。原来是那个矮胖的船长巴萨迪,正用他黑色的铜烟斗,愤怒着敲着我头上的铁栏杆。我爬了起来,赤脚站在床下的木板上,一时面无表情,只好用慵懒的眼睛看着他。

“噢!哈哈,追马?又见到你了。”我知道他是假装才认出我,因为我上船的时候,签署的是二等乘船契约,这段航行的日子,我必须每天早起,和那些水手们一起做事,巴萨迪要按规定每日提供我两餐。

“追马,一年不见你更剽悍了,那些二等契约的乘客们,胆子太小又笨手笨脚,只好叫他们去冲洗甲板。了望和桅杆的维护只有你适合,为了顺利到达目的地,你现在就去工作吧。”这个虚伪的小老头,站直也就一百六十公分,他那双灰眼睛使劲儿向上翻着和我说话时,枯萎的鼻子在我的胸口晃来晃去。

我没有对他表现出任何的热情,他的虚伪和狡诈对我来说是熟悉的。披上厚实的山羊皮坎肩,我就走上甲板,那湿滑的桅杆,高而巨大,站在下面垂直望去,给人一种捅进云端的感觉。

我抓紧粗糙的缆绳,光着脚爬上桅杆了望的位置,然后根据风向调节着巨大的帆。我对这样的工作很熟悉,往年出海的时候,我也是在船上做类似的事情。上面风吹得人很凉,受不住冷的时候,可以用皮坎肩挡一挡。

船航行的速度很快,身后的岛屿渐渐模糊。黄昏时分,海水呈暗褐色,海面变得有些黯淡。浪涛不高也不猛,但却在朦胧水汽的笼盖下一刻不息地汹涌、鼓荡。

十几名面容粗犷的水手,在甲板上走来走去,他们的面貌各不相同,我无法确定他们的血统。并且,他们几乎不注意我。

据我估计,这艘轮船的吃水量为一百五十到二百吨,船体两侧非常宽,粗大斑白得桅杆就在甲板的中央。船帆的面积也足够大,使船进入暗礁颇多得水域时,既可以关掉轮船的马达,减缓船体触礁后产生的破坏力,又可以使船速不减慢太多。

桅杆下的驾驶室,一位面容黝黑的男子正在操舵,他牢牢握住轮盘的手柄,保持大船全速侧驶。

吃饭的时间到了,船上鸣笛响起,一个瘦小结实的汉子,站在下面向我挥手呼喊。我知道是叫我下去,于是我顺着桅杆,抓住缆绳很快滑落到甲板上。

面对我的是个东南亚人,他向我比划着胳膊,听他那含糊的语言像马来西亚人。他的胸部到小腿都是毛茸茸的,伤疤纵横的颧骨凹陷得很厉害,整个人看上去像只变异的猴子。

我回到自己的船厢,那份晚餐正热气腾腾,斜着摆放在床头。我确实饿极了,甩掉羊皮坎肩儿,端起来就把香肠和面包同时往口里塞。吃掉食物之后,我便躺在那狭小潮湿的吊床上睡觉了。

航行到第五日,我们在海上发现了一个抱着孩子的落难的女人。她是个亚洲人,皮肤却出奇的白,也许是在海上漂浮太久,她的身体被海水过度侵蚀所致。

由于几日来海风吹得劲猛,船又是顺着风向航行,斯诺号昨天就经过了科科斯群岛。航程现在正处于印度洋的中心,继续前往阿母斯特丹岛。

那个落难女人乘坐的轮船,很可能是触礁沉没,或者遭遇海盗打劫,才使她迫不得以抱着孩子跳海逃生。

水手们七手八脚的把她们母子打捞上来,他们参杂着各国语言,开始议论纷纷、指手画脚。

年轻的女人看起来十分虚弱,她抱着孩子的胳膊哆嗦不停。小孩靠着妈妈的奶水,在漂浮的木板上活了下来,女人唇色有些发紫,海水一定冰冷的很。

水手们都争相搀扶着她下了甲板,我想这个女人比孩子更需要食物、淡水和休息,船厢里的小吊床,够她好好休息一整天了。

我爬回了桅杆上,继续我的瞭望工作。如果这个女人是因为沉船才跳海的话,那么这一带水域一定潜伏着暗礁。如果是遭受海盗船的袭击,那些海盗现在一定去了别的地方,离开了这片水域。

没过一会儿,下面传来了吵闹声,一个身穿黑色吊带、浓妆艳抹的金发女郎叫嚷着冲上甲板,她向我嘶叫:“My child is out of the sea, who put out of his, whom I respect and sexual intercourse。”

这时那个矮胖的船长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长发,拽着往甲板下推,她拚命挣脱,船长的双手死死攥住她的手腕,笑着说:“宝贝,回去吃药睡觉。”几个凶神恶煞的水手也冲了上来,把这个疯癫得女人抬举走了,金发女郎边挣扎边尖声诅咒。

我在泰国做雇佣兵的时候学过英语,能听出这个疯女人大概的意思是,她的孩子掉海里了,谁肯去救他,她就同这个人做爱。

我去年就见过这个疯女人,她当时也是在海上落了难,但她究竟是美洲人还是欧洲人我不清楚,后来给船长做了老婆,半年就疯掉了。

这几天,我站在高高的桅杆上,经常会看到几个男水手偷偷溜进关疯女人的船厢。而那个矮胖的老头儿船长,自己也是常常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

刚才抬走疯女人的几个男人里,有个身型高大、肌肉发达的大胡子男人,那家伙是个来自法国的流窜犯,那几个光膀子的马来西亚水手很像他的手下。

我不明白巴萨迪这个猥亵的老头儿为什么会雇佣他们,这些人在船上很少下岸,他们大概习惯了飘在海上的放浪生活。

晚上,我躺在船厢的吊床上,今夜天气格外的好,月光撒在湿漉漉的甲板上,海面泛着黑色而沉重的光,弥漫的白色水汽中充满了神秘。我想起了我那舒适的阁楼,还有芦雅和伊凉。

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甲板上突然响起了错乱的脚步声,我匆忙坐起身,将匕首插到靴子里,又在后腰别上一把贴身手枪,寻着晃动的煤油灯光上了甲板。

我猜想,斯诺号上一定有人使用了电能光源,才使得海盗在漆黑得夜海上发现了我们,大家这会儿胡乱跑动,应该是在做厮杀前的准备。

等到了甲板才发现,他们是往轮船的货仓跑,我从一个泰国水手的口中隐约听出,好像有偷渡客躲在里面。当时那些水手们像发现了黄金似的,人人兴奋着急忙向那里奔去。

偷渡客在船上被发现,下场是很惨的,因为他们没有签证,船舶一旦靠岸后,被当地海关查出来的话,是要重金处罚并引发行政纠葛。

许多心狠手辣的船长,会直接命令水手,把偷渡者扔下大海,铲除给自己造成麻烦的隐患。而巴萨迪就是经常做这种事的人。

我跟在那些杂乱的脚步后面,试图去看个究竟。这个椭圆型的仓库里,堆满了签单者的货物,很多麻袋堆放在一起像座小山。几个水手把油灯举过头顶,照进高高的麻袋后角,果真有两个脏兮兮的小家伙,正挤在一起浑身颤抖。

那个身体多毛、像猴子一样的水手,急切地冲进里面。抓住其中一个偷渡客的头发就往外拽,而且嘴里还兴奋的喊着:“是女的,两个女孩儿。”我当时心里就是一沉,这些恶棍如此兴奋,一定是想奸淫她们。

外面站着的一个水手,也用泰语兴奋地回应道:“这下有的玩了,天天可以过足瘾,等船快靠岸的时候,再把她们丢下海喂鱼。哈哈,哈哈。”

老巴萨迪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但他脸上堆满了淫笑。一个身体细长的小女孩,裹着脏得油亮地山羊皮袄被揪了出来,女孩拼命扭打着,想挣脱抓疼自己头发的手。

当看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惊呆了。芦雅,居然是芦雅,她怎么会在这艘船上?热血顿时冲上我的胸腔,我双手一挥,甩开站在我前面的两个水手,一把掐住了那个猴子模样的水手的脖子。咯咯两声,喉结错位的声音发了出来。

众水手都惊讶地看着我,一个刚被我甩倒的水手高叫着,冲我扑过来。我抬脚一个侧踹,踢在他的小腹上,他人立刻飞了出去,摔跪在仓库的门口,嘴里不住的呕吐,其余几个水手急忙过去扶他。

那个法国流窜犯见状,喘着粗气,怒目横睁的挺着发达的胸肌向我走来。老巴萨迪却拉了他一下,示意法国男人别冲动。

“呵呵。”巴萨迪笑了两声,眯缝起他狠毒的眼睛,对我说:“追马先生要管闲事?咱们可是生意伙伴,别为了两个小娘们儿伤了和气。你要想先玩这俩姑娘倒也可以,但是我保证不会让她们留在船上,弄脏了我遵守国际条约的好名声。”

“这姑娘是来找我的,她的安全我追马负责,巴萨迪先生要是担心海关检查,我可以把这趟货物的一半利润交给你。拿到钱你们可以买女人去快活,卖我个面子如何?”我边说话,边用眼睛扫视着身后的水手。

以我做雇佣兵多年的经验,歹毒的恶徒总善于背后偷袭,巴萨迪虽然是个萎缩的老头,但他江湖经验很老道,他知道我曾在两分钟之内杀死过七个同等素质的佣兵。若真跟我死斗起来,他损失得代价也很大,于是他就转动着眼珠儿,思考我提出的条件。

被我抓住咽喉的水手,因窒息憋得直翻白眼,他已经放开了揪住芦雅头发得手。我不想要他的命,给自己惹来更多麻烦,就把他推倒在地上。

芦雅眼含泪水扑进我的怀里,她抱紧我的腰,呜咽着说:“伊凉,她也在里面。”我拍拍芦雅的肩膀,但我的眼睛仍警惕着四周的恶棍水手。我告诉芦雅去拉伊凉出来,她立刻抹了抹眼泪,跑过去拉出了伊凉。

“巴萨迪先生,你看到了,这两个女孩都是来找我的。”我知道这个老家伙奸诈,就让他提条件,他也看出两个女孩肯定动不得,只能打我那批货物的主意。

“呵呵,追马,我知道你是特种兵,杀人如麻。不过我的人有十几条,火枪十多把,但大家伤了和气也不好,可我手下的人得吃饭,得玩女人。这样吧,你把这趟货物全部的利润给我,我也好对手下的兄弟们有个交代。”这小老头儿虽然个头儿小,但野心不小。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