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之夏II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泡沫之夏II
明晓溪
Chapter 1
 Chapter 1

HBS的休息室。

空气紧绷得令人窒息……

“为什么骗我?!”

“我和你……”

欧辰的声音干哑,看着她唇上刚被吻过的嫣红的痕迹,他闭了下眼睛,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火:“既然以前我和你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当我问你的时候却要欺骗我?”

尹夏沫心底黯痛。

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如何去说。原以为既然失忆了,只要没有人去提醒,他就再也无法想起,那些过往的感情和痛苦就会如烟云般消散了。可是,他竟然会如此固执,倔强地翻找出以前的痕迹。

望着欧辰冰冷愤怒的俊容。

她恍惚失神。

真的能够把他完全忘记吗,过往的岁月里自己对他真的没有感情吗?可是她并不想再重复五年前的生活,就像藤蔓紧紧缠在大树上,大树一旦消失,藤蔓顿时无依无靠只能等待死亡。

“因为……”

握紧手指,尹夏沫避开欧辰逼视的目光,忽略掉心底隐约的疼痛,她低声说:

“……因为没有必要告诉你。”

欧辰身体一震,哑声说:

“什么叫做‘没有必要’?!……而且,就算你觉得没有必要,又有什么权利可以欺骗我?!”

胸口阵阵冰冷。

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滑稽戏里的小丑,用所有的气力和心血来追忆的过去,原来在她的眼里只是一段“没有必要”的过去。

望着欧辰沉黯痛苦的神情,洛

熙微笑。

时光果然是可爱的东西,当初因为“欧辰少爷”不喜欢他出现在夏沫身边,他就必须马上离开已经熟悉和投入了感情的尹家。虽然最终将他送去英国读书,可是那种如垃圾般被丢弃的羞辱感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如今--痛苦屈辱的人终于换成“欧辰少爷”了吗?

“我们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目光却静静地落在欧辰右手手腕的绿色蕾丝上。华丽繁复的花纹,颜色已有些发旧,层层叠叠缠系在他的手腕,轻盈地无风自舞。

“什么?!”

欧辰的心口如被重锤狠狠击下!

她静静地看着他手腕上的绿蕾丝,低声说:“五年前就已经分手了,自然没有必要再让你想起。”

欧辰面色苍白,半晌才逼问道:

“为什么分手?”

尹夏沫沉默片刻,说:“分手还能有什么原因呢?不喜欢了,不想在一起了,于是就分手了。”

五年前的樱花树下,她将绿蕾丝扔向夜空。

那一刻。

她已然选择了决裂与遗忘。

只是面对失去记忆的他,她却无法做到冰冷地将过往一切全盘讲出。这时她才明白,毕竟还是曾经喜欢过他的,那么,就让往事云淡风轻地彻底结束吧。

胸口仿佛有血气翻涌,欧辰的嘴唇也变得煞白,而僵硬冰冷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背脊笔直如冰雕一般。

他无法相信她的解释。

如果只是平淡得无须

提起的分手,为什么,在那些夜夜纠缠的噩梦中,伤痛会那样彻骨。如果失去记忆之后再次看到她,对她的感情依然如此强烈,那么五年前的他,怎么可能那样平静地跟她分手!

“我不相信。”

欧辰的声音冰寒入骨,然后,他用力抓起尹夏沫的左手,转身向休息室的门口走去。无法容忍在他和她的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他要单独和她在一起,他要知道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跟我走!”

被他拉着向门口走去,尹夏沫惊愕地挣扎,然而他愤怒的手指就如冰冷的铁箍一般,她根本无法挣脱,眼看着就要被他拉出休息室。

“欧辰!……”

她失措地低喊。

突然--一只纤长的手握住尹夏沫的左臂,那突如其来的力量使得欧辰的脚步被迫停了下来,他皱眉看去,果然,是洛熙也抓住了她,正似笑非笑地露出嘲弄的神情。

“放开她!”

看着洛熙的手放在她洁白的手臂上,欧辰克制着想要杀人般的怒意。

“哈,似乎说这句话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洛熙的唇角露出不屑的笑意,“你凭什么对沫沫动手动脚?就算沫沫五年前曾经和你在一起过,可是,现在她是我的。”

“她是我的!”

欧辰冰冷地沉声说。

洛熙迎上他的目光,却是漫不经心。

“她是你的?”

洛熙懒洋洋地微笑,轻轻俯下头,向尹夏沫的双唇吻去,慢慢地,仿佛宣告

所有权般,他亲吻向她的双唇。

当洛熙越来越近--当她的双唇可以感觉到洛熙的温度时--尹夏沫突然闭上眼睛--闪开了那个吻……

欧辰伤痛的情绪如此明显,她黯然,上次在医院,她试图借由洛熙的出现使得欧辰远离她,可是,欧辰那受到伤害的神情竟然让她为之心痛。

她只是不想再和欧辰有交集。

而并非要他痛苦。

“你……”

洛熙的动作僵住,他怔怔地看着将头闪开的夏沫,握着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眼中飞快地掠过一抹受到伤害的痛楚。

这时,欧辰已经用力将夏沫拉到自己身后。他再也无法忍受洛熙三番四次对她的轻薄,愤怒之下,挥拳打向洛熙的面部!

一道凌厉破空的风声迎面而来!

洛熙险险躲开。

他定睛看去,只见夏沫被护在欧辰身后,那两个人仿佛是一国的,而他仿佛是被隔离出去的。洛熙心口酸痛,顿时也忘记了理智,也挥拳向欧辰打去!

“够了!”

尹夏沫挣脱欧辰的束缚,冲到两人中间。洛熙大惊失色,却无法完全收住拳势,只能努力将方向偏移,指骨擦着她的面颊打过去,一道雪白的痕迹在她肌肤上划开。

“你们在做什么?象小孩子一样幼稚地打架吗?!”

她眼睛里充满怒意,脸颊上被洛熙指骨擦伤的痕迹渐渐转红,鲜红得刺目。

“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不知道她究竟维护的是

他还是他,欧辰黯痛地看着她脸上的红痕,声音僵冷地问。

“你……还是在意他?”

又涩又痛的情绪让洛熙的语气也冰冷起来。

空气中流淌着痛楚的气息。

尹夏沫没有再看任何一个人。

她沉默着蹲下,将方才被欧辰洒落地上的旧照片一张张捡起来。指尖拿起那些旧照片,看着画面里旧时的场景,心里隐隐悸痛,她以为强迫自己冷漠就可以将以往的岁月全部忘却,可是看到这些照片时,她才明白那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的催眠而已。

“忘了吧。”

尹夏沫轻轻吸气,背对着欧辰说。她将旧照片反拿在手中,只露出昏黄的背胶,所有的画面都看不见了。

“五年前的我并不值得你留恋,那段回忆也并不值得你如此追寻,想起那些只会让你痛苦,所以--请你忘了吧……”

她将旧照片丢入身边的纸篓。

一张张昏黄的背胶,却有一张照片固执地翻转过来,画面里是圣辉校园的广场,少年的欧辰站在她的面前,轻弯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画面里的她凝望他,悄然流露出属于少女的娇羞。

“究竟发生过什么……”

恍惚间觉得被扔掉的是他淌血的心,欧辰看着她冷漠地将旧照片扔进纸篓,又痛苦又愤怒,却不想流露出太多的脆弱让她嘲笑。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声音暗哑,“是我做错了什么,才使得你开始恨我,宁可我忘记你,

也不愿意再和我有任何交集……”

“没有。”

过往的事情也许无法用对错来评判,是两人的性格使得分手成为唯一的选择。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欧辰下巴紧绷,“难道因为你的一番话就应该将我的记忆全部抹去吗?过去的孰是孰非应该由我自己来判断,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

“说得好。”

洛熙淡淡地说。

“原本就不应该由沫沫来告诉你,记得或遗忘是你自己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着她质问呢?”

欧辰冰冷的眼光盯向洛熙。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话?”

欧辰语气里的高傲让洛熙挑起眉毛,然后,他忽然笑了,笑容美丽异常又强烈嚣张。

“沫沫……”

洛熙轻笑着,呵气如兰:

“或者,索性告诉他好了,省得他心心念念对你纠缠不清……告诉他,当年你们分手是因为我的出现……是因为我,所以你……”

“洛熙!”

尹夏沫只是一怔,已明白洛熙想要做些什么,慌忙抬头看向欧辰,他眼眸黯绿如湖底,看不出他的情绪,而身上仿佛已有结冰的霜,那股气息令她寒战。

“怎么?我说错了吗?”洛熙的笑容轻柔无害,眼珠漆黑漆黑,“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才终于导致你们分手的吗?”

“够了。”她低声喝止他。

“是这样吗?”

紧滞的声音从欧辰喉咙里挤出,死寂般的休息室里,他的影子空荡荡地映在

地面上,仿佛随时会消散。是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五年前的她才选择背弃了他吗?

尹夏沫握紧手指,她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仍是柔软了下来,琥珀色的眼瞳望着欧辰: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

洛熙似笑非笑,纤长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轻柔却固执地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逼得她的视线里只有他一个人。

“要隐瞒他多久呢?难道想要跟他旧情复燃吗?”她越是想保护欧辰,他心中越是有深刻的恨意,五年前被遗弃的痛苦如噩梦般再次向他袭来,他用催眠般的声音说,“……沫沫,你告诉他,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因为我,你和他在五年前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试图将纷乱如麻的心绪整理出最理智的判断。洛熙却不肯放过她,手指一紧,她的头发被扯得微微作痛,她痛得睁开眼睛,碰触到他倔强暗恼的眼神,那目光逼着她,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她怔住。

洛熙又紧紧地抱住她。

低哑痛楚地说:

“忘了吗,你说过喜欢我……已经放弃了我一次,还要再放弃我第二次吗……就让他离开你吧……”

她以为他是在演戏。

是用他最擅长的手段来打赢这场所谓的“报复”之战。可是,也许是他真的演技太过高明,那话语里最轻微的一点沙哑令她忽然无法用力推开他。

欧辰眼前一片

黑暗,仿佛在寒冬的深夜,没有光亮,寂如死亡。那两人拥抱在一起,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拥抱在一起,令人眩晕的黑暗里,他不需要再看下去了,事实已经如此明显地摆在他的面前。 极至的痛苦之后。

渐渐是冰雪般的麻木。

而极至的麻木之后。

有种恨意渐渐从血液里生了出来。

原来那些生命中不能遗忘的,即使遗忘了也要用尽全力去找回的,居然只是一个被背叛的过去。而背叛了他的她,正在他眼前幸福地生活着,嘲笑他的回忆和执着。

“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

最后一点光明在欧辰的眼底熄灭了,他的声音冰冷如铁,那句话仿佛不仅仅是对她和洛熙的宣判,也是对他自己的宣判。

尹夏沫怔住。

她听出来了欧辰话里刻骨的恨意,不,不应该是这样,她想要远离欧辰的生活,却不是要伤害他而使得恨代替爱来继续纠缠。她惊愕地推开洛熙,正欲说些什么,而洛熙又蛮横地将她重新拥住,让她的脑袋按进他的怀里,无法再看到欧辰。

欧辰走了出去。

那脚步冰冷得使她的心底阵阵刺痛。

门“砰”地关上!

剧烈的关门声让她为之一颤,下意识的抓紧了洛熙的衣袖。洛熙修长的手温柔的抚慰着她,她渐渐平静了下来,慢慢的,松开了抓着的衣袖。

“沫沫,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好不好?”洛熙亲昵地轻吻她浓密的长发

,低声说。前半句像是命令或者宣誓,后半句却更多的像恳求,也许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话语中的哀求。

尹夏沫微微恍惚。

然后,轻微地,仿佛不可察觉地点头。而点头的瞬间,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的体内死去了。

上午。

“谢谢!谢谢!谢谢您的关照!!”

珍恩兴奋地连声对着手机说,听到手机那端已经挂掉了,立刻激动地跳起来,原地旋转三圈,冲到窗边的夏沫身旁,对着她的耳朵喊:

“夏沫--!!”

尹夏沫正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为什么,一切会如此平静呢?当日欧辰话语里的恨意她听得清清楚楚,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然而蕾欧广告和海报依旧播出和张贴,《泡沫美人鱼》专辑也继续顺畅地销售,洛熙那里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就像无风的海面,看起来异常安静且阳光灿烂,她心底那一点不祥的预感仿佛是毫无由来的。

可是--她皱眉。

如果欧辰还是当年的欧辰,那么,以他的性格,绝不会轻易地饶恕背叛。虽然,这件事在她看来是如此荒诞。

是否应该向他解释,事实并非洛熙刻意误导的“背叛”……

只是,又该怎样解释呢?

过去的事情,又有谁可以真正解释清楚吗?

正想着,冷不防耳边传来一声大喊,她怔了怔,转头看向珍恩,见她满脸喜色难以自持。

“嗯?”

她对珍恩微笑。

珍恩兴奋极了,两眼晶晶

发亮:“你猜刚才是谁的电话?!”

刚才有电话?尹夏沫并未细想,便随口打趣:

“你新交了男朋友?”

“切!我心里只有小澄弟弟,快猜啦!”

“午餐有你喜欢吃的三文鱼?”

“尹夏沫!拜托你用心猜好不好!”珍恩瞪她,但是好消息的冲击让她心里美得一直冒泡泡,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是天大的好消息呢!”

“是什么?”

尹夏沫笑着,不再逗她了,虽然珍恩赌气的样子很可爱。

“《纯爱恋歌》的制片人刚才打来电话,通知你参加试镜,试冰瞳的角色,而且制片人说,有百分之七八十可能就是你了!”珍恩激动得泪水盈盈,“是《纯爱恋歌》啊!今年制作阵容最豪华的偶像剧!是第二女主角啊!夏沫,快告诉我这不是梦!不是我睡着了在发梦!”

尹夏沫怔住。

也有点难以置信。

《纯爱恋歌》的制作班底非常雄厚,一个月前消息刚在圈内透露出来就引起了众人瞩目。该剧目前已到位的资金就有五千万美元,这在电视剧里几乎是天文数字。导演是亚洲偶像剧最出色的导演徐彼得,他指导的偶像剧不仅屡屡获奖,而且收视率也总是排在第一。该剧的编剧是被誉为天才女编剧的钟雅,剧情走清纯唯美路线,台词煽情而不做作,据说这个剧本是她用两年心血打磨出来的经典之作。

原来,前段日子珍恩到处跑着联系,打

了无数个电话,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那段日子,珍恩打电话的时候虽然经常躲得远远的,但是她依然可以察觉到珍恩是在不断地央求,而对方总是在不断的拒绝。她曾经问过珍恩是什么事,珍恩总是支支吾吾地敷衍过去。

“是真的呢!”

珍恩的泪水在眼眶里旋转,她终于能够为夏沫做成一件事情了,她真的能帮上夏沫的忙,而不仅仅只是名义上的经纪人,实际上却只做着助理的事情。

“夏沫,我看过《纯爱恋歌》的剧本大纲,你要出演的是女二号冰瞳,她家境贫寒,虽然最初为了获得成功和爱情显得有点冷漠,但是本质是很善良的女孩子,最后她放弃了一切,悲伤地死去……我觉得会很出彩的,虽然是女二号,但是戏份很抢眼!”而且幸好现在她们已经是大学四年级,实习期没有什么功课,正好可以接下来对学业不会产生影响。

尹夏沫没有说话,她静静地凝视珍恩,眼睛象琥珀色的透明玻璃。珍恩忽然心慌了,她顿一下,尴尬地说:

“对不起……我事先没有和你商量……可是……我是怕会让你失望……我知道你是歌手……但是我觉得如果能在高水准的电视剧里出现,会让更多的人认识你……”

“珍恩。”

尹夏沫打断她。

“对不起……”珍恩沮丧得快哭了,“……你不是要拒绝吧……真的是很难得的机会啊……”而且

,她付出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吃了那么多软钉硬钉才争取来的。

尹夏沫轻轻握住她的手。

凝视她。

“珍恩,再有这样的事情,告诉我好吗?”尹夏沫微笑,“那样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加油。”

“夏沫……”

“不要一个人傻傻地自己承担,连听你抱怨的人都没有。”尹夏沫握紧她的手,“记住了吗?”

“笨蛋!说这些话干什么!没看我已经情绪失控了嘛,还刺激我!”珍恩的泪水哗哗流下来,她又哭又笑又不好意思,跺脚说,“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肉麻死了!”

尹夏沫笑着拿出手绢放她手里。

珍恩乱七八糟地把眼泪擦掉,忽然,想起来什么:“不过,听制片人说,《纯爱恋歌》的男主演是凌浩……你还记得他吗?”

“记得。”

尹夏沫苦笑,怎么会忘记呢,因为他拒绝与她合作蕾欧广告,险些使她失去代言的机会。

“可恶的凌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了不起!”居然敢看不起新人,珍恩气鼓鼓地想。

试镜进行的非常顺利。

尹夏沫甚至觉得,所谓的试镜好像只是一个形式。造型师化妆师为她定完妆,拍了一些照片,然后第二天就正式通知她,冰瞳的角色由她来出演。她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剧组名单里,与红透半边天的偶像剧明星凌浩、安卉妮放在一起,频繁地被各媒体竞相报道。

珍恩开心得几天没睡好觉,每天念念叨

叨问夏沫,是不是真的,怎么突然这么顺利呢?尹夏沫总是笑着说,可能是最近运气比较好吧。

运气也许有好有坏,她们能做的只能是在好运的时候把握住,努力冲上去,运气不好的时候咬紧牙,努力撑过去。而且,究竟是好运还是坏运,往往也是变幻莫测的。

在一个星期后的《纯爱恋歌》新闻发布会上,尹夏沫也再一次嗅到了这种福祸难辩的气息。

那天,几乎所有媒体的记者都赶来了,新闻发布会现场闪光灯此起彼伏,如星星般闪得人目眩。《纯爱恋歌》的制片人、导演徐彼得自然是众人提问的焦点,剧组的主要演员们也都以剧中造型盛装出现,在巨大的宣传海报前摆出各种姿势,任由记者们拍照。

一阵热闹之后。

剧组的其他演员们渐渐散开,宣传海报前只剩下凌浩和安卉妮,记者们包围着两人,两人也应记者们的要求摆出挽手、拥肩、轻吻,深情凝视等pose。

“他们拍拖两年了。”

珍恩压低声音说。

尹夏沫刚刚与同剧组的其他演员们逐一打完招呼。她心知自己是新人,又是歌手出身,初次拍戏肯定会有经验不足的问题,所以还需要请剧组的前辈们对她包涵和指点。演员们见她态度谦恭,也都很客气,说所有人都是新人出来的,只要知道学习和努力就可以了。

“嗯。”

尹夏沫也看向凌浩和安卉妮。圈内的恋人们

也不少,他们是其中很出名的一对。当年凌浩从模特界新人出道,与当时已是红星的安卉妮合作偶像剧,安卉妮对他一见钟情,不在意两人名气地位的悬殊,对他提携和帮助,使他迅速窜红。两人拍拖以来也再没传出过其他绯闻,感情稳定,亲密无间。

“很难得呢,现在凌浩比安卉妮要红多了,他居然也没变心。”

珍恩好奇地远远打量凌浩,他看起来帅气阳光,186的身高让他有种鹤立鸡群的英挺,安卉妮依偎在他身边,就像小鸟倚人般玲珑,清秀的长发,纯真的大眼睛,标准的偶像剧女主角模样。

这时,记者们喊尹夏沫过来拍照。

《纯爱恋歌》是一生双旦的偶像剧,三位明星的对手戏很多。虽然尹夏沫对于电视剧是新人,但是她毕竟刚刚获得年度金曲最佳新人奖,也算有噱头。

尹夏沫走过去的时候,那两人仍旧亲密地手挽手站着。凌浩望向她,嘴角有抹玩味的笑容,吊儿郎当的,神情如同被宠坏了的大男孩。安卉妮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遍,然后对她笑了笑。

“阿浩,搂住两个女孩子的肩膀!”

“搂紧些!”

“亲热一点嘛!”

记者们喊着,举起照相机,咔嚓咔嚓不停地拍照。

凌浩的手臂松松放在尹夏沫肩上,并不看她一眼,径自顾着和安卉妮低声笑语。尹夏沫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僵硬了,自她出道以后,这是第

一次和陌生男子有身体接触。虽然知道不过是例行公事,可是还是不舒服地想要将那只胳膊甩开。

“拜托!这表情怎么拍啊?!”记者们不耐烦地喊着,“尹夏沫你能不能笑一笑!剧里面你是狂恋阿浩,带出点感觉好不好?”

尹夏沫一怔。

就像被人硬生生甩了个耳光,她脸颊顿时火辣辣地烧起来,而即使在窘迫中,她也听到了身边凌浩嘲弄的笑声。

“不要太苛刻了,”安卉妮笑着,从凌浩的身侧歪头轻瞟尹夏沫,对记者们说,“人家是歌手新人王,只有声音,没有表情嘛。”

众记者哄笑。

笑声很大。

现场的人们都望过来,制片人和导演也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远处的珍恩急得跺脚,恨不能冲过去把那些刁难夏沫的人们全都轰出去。

尹夏沫沉默地垂下眼睛。

当众记者以为她只有默默地承受嘲弄,装作听不懂安卉妮的话意时,她却淡然地抬头看向安卉妮:

“声音也是没有的。”

安卉妮愣住:

“呃?”

“在《纯爱恋歌》的开始时,冰瞳是用她的心偷偷去喜欢律司,不敢看他,不敢同他说话,也不敢接近他。”尹夏沫神态安静地说。

众记者哗然。

凌浩斜睨尹夏沫。

安卉妮先瞟了眼凌浩,又看了看面面相觑的记者们,笑容清纯地说:“很用功呢,以后也要多多加油啊!”

“是。”

尹夏沫语态谦恭地回答。

第一回合--胜利!

珍恩

偷偷捂住嘴笑。哼,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她的夏沫可是最棒的!

晚上。

尹澄在房间里画画,灯光从地板的门缝透出来。客厅里,尹夏沫专心致志地看剧本,用彩笔划出她需要记下的每一句台词。洛熙坐在她的身边,将电视的声音调成静音,双腿跷在茶几上,享受着忙碌一天后终于能够闲适下来的心情。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

洛熙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尹夏沫的身上。她低头认真看剧本,并未注意到他的目光,于是,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凝注她,不用害怕眼底的感情会被她察觉。

晕黄的灯光下。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

像是海洋的气息,淡漠的,轻柔的,沁人心脾,仿佛又毫无痕迹。

她的长发用发夹挽起。

一缕微卷的发丝滑落下来,映着她象牙般白皙的肌肤,她的睫毛又长又卷,眼瞳是透明的琥珀色,疏离,又让人那么想要接近。她的唇色很浅,淡淡的,丰盈润泽。

笔尖慢慢地划出台词。

她忽然皱眉,轻轻转动右肩,似乎那里有酸痛。

纤长的手指有力地按捏她的肩膀,方才的酸痛被放松的感觉取代。尹夏沫微怔,蓦然回头,柔和的灯光下,洛熙眼底有抹令她心悸的感情。

“看完了吗?”

洛熙略微狼狈地避开她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他可以在她面前浓烈地表达出他的感情,可是有时候,他又害怕自己的感情会被她

发现,再无法躲藏。

“没有。”

尹夏沫舒服地叹息,他的手指仿佛有魔力般,将她肩膀的酸胀全都带走了。

“拍戏和唱歌是不一样的。”洛熙瞥一眼她膝上的剧本,边按揉她的肩膀,边低声说,“歌曲你可以自己完成,用自己的方式演绎,赋予它生命和个性。但是拍戏,必须和其他演员合作,台词并不是单单背下来就可以,必须在和别的演员进行对手戏的过程中来赋予它灵魂。”

“我……”

她怔了怔,没有说下去,忽然又想起了新闻发布会上那令人难堪的一幕。

“开始的时候,你必定会吃一些苦头,说不定会被导演骂,会听到其他演员的埋怨,”他轻轻将她拥进怀里,从后面轻吻她的长发,“但是你很快就会学会如何演戏,因为你是最聪慧和勤奋的。”

“洛熙……”

“相信我的眼光吧,你会是光芒四射的天才演员。”这不仅仅是为了安慰她,给她信心,其实她的表演天赋早在拍摄蕾欧广告时就已经展现了。她所需要的只是磨练的时间。

“……谢谢你。”

尹夏沫温婉地说,悄悄抚住他交握在自己腰间的双手。从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她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虚飘的惶恐感,然而习惯了装作坚强的她却无法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

只有洛熙……

好像总是可以轻易地探入她的内心。

“加油!”

洛熙反握住她的手,用力摇一摇。

“我会

的。”

她回眸微笑,笑容澄澈坚定。

“卡!”

“卡--!”

“卡----!!”

拍摄现场,徐导演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不耐烦地挥手喊“卡”,所有的灯光师和摄像师都停止了手中的工作,齐刷刷的目光看向身体僵硬的尹夏沫。

这个片断已经重复第八遍了。

“尹夏沫,你是木头人吗?!”徐导演大喝,“你脸上的肌肉全都冻僵了吗?!自然一点自然一点!你的眼睛要深情,你的表情要冷漠,台词念得声音大一点行不行!你是演员!你不是死尸!”

工作人员们窃笑不已。

“闭嘴!安静!”

徐导演脾气火爆地大吼,现场顿时又寂静下来。

尹夏沫咬紧嘴唇。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面对着凌浩,她无法用深情的眼神看他,更加无法同时说出深情的话语,脸上的肌肉是僵硬的,心里也是木然的。蕾欧的广告片轻松的就完成了,她原以为拍戏并没有多难,可是,她现在才知道,面对洛熙和面对凌浩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拜托,我晚上还有约会,”凌浩没好气地看看时间,“要不是你总是被‘卡’,我两个小时前就可以收工了。”

“对不起。”

尹夏沫低声说。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戏,除了珍恩因为同电视台联系节目录影的事情早早离开,剩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拍完后收工。但是今天也是她第一天正式演戏,凡是有她的环节都会

被卡上几乎二十多条才能通过。她也觉得很歉疚,可是越着急,身体就越是变得僵硬。

“尹小姐,你是不是在报复我当初拒绝同你拍广告,所以故意来折磨我呢?”凌浩生气地说。

“不是。”

“那就拜托你快点好不好!我晚餐定好的位置,再不去就要被取消了!”凌浩在她耳边吼着。

尹夏沫闭上眼睛,心中充满对自己的恼意。她一贯的冷静自若,为什么在拍戏的时候会荡然无存了呢!

“再来一次!各工种准备!”

徐导演胳膊一挥--“Action!”

窗外夜色深沉。

凌浩站在落地窗前若有所思。

尹夏沫走到他的身后,用沉默的目光望了他几秒钟,然后低声说:“您有什么吩咐。”

凌浩没有回头:“以后你负责照顾彩娜,保护她的安全。”

尹夏沫怔住。

“……”

“卡!卡!卡!!”

徐导演大力挥手,雷霆般的吼叫回荡在拍片现场。

“尹夏沫!你的眼睛里能不能带点感情!他是你从小暗恋了十几年的男人!感情浓烈,压抑心底,爱他爱到要死但是不能说出来!明不明白啊!”

众工作人员快晕倒了。

尹夏沫脑中一片空白,耳边轰轰作响,隐约听到场边两个临时演员低声窃笑,“她是怎么来的啊……”“我演都比她强多了……”

凌浩的脸孔黑下来:

“你今天是存心想害死我,对吧?”

“再来!!!”

……

“再来一次!Act

ion!”

……

“卡!!!”

……

夜色漆黑。

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们已经全都离开了。室内的大灯关掉了,只留有墙壁上的灯,光线昏暗,空空落落的场地里,一个清洁大婶在打扫卫生。

尹夏沫孤独地站在窗前。

她沉默地望着夜空,眼睛失神黯然。半个小时前徐导演雷霆暴怒,在众人面前对她大吼,表示不解为什么制片人坚持选择毫无经验的她来出演女二号,然后在他愤怒的情绪中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拍摄。

从小到大。

她是聪慧而勤奋的。

虽然并不是天才,但是她始终相信,倚靠她的努力和聪慧,可以完成她所想完成的任何事情。而且,她确实也做到了,包括以歌手的身份踏入娱乐圈。

可是一整天拍摄下来,她的信心不断遭受着打击。从最初的鼓起勇气尝试,到茫然,到渐渐惶恐不知所措,她为这样不争气的自己感到羞耻,她并不怨恨徐导演的叱骂和其他演员工作人员的冷嘲热讽。

是她没有做好。

尹夏沫缓缓闭上眼睛。

心口冰凉。

夜色寂寥地笼罩在她的身上,没有星光,地面的投影漆黑幽长。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