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de80a6dad9f45299f554b0941728321,time=1575664084,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35465438/3546544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L31L3&nid=4109049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39646036%26nid%3D4109049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5465438&page=1&vt=2,signature=0c0d84c10dc3c20cf32d5523b1e786f5d0625313
isshowflow:1,,
泡沫之夏II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Chapter 2
 Chapter 2

同样的夜晚。

同样没有星光的夜色。

欧辰也站在窗旁。

手腕的绿色蕾丝在夜风中沉默地飞舞,他俊美冷漠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可以永远这样冰冷地站立着,如雕塑般,整夜整夜,一动不动。

自从年度金曲颁奖礼那晚,他脑中的记忆之门好像打开了一道缝隙,细碎的,零星的,片断的,那些回忆飞闪而过。渐渐的,他似乎可以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隐约看出过去的轮廓。

如果是以前。

他会感恩,感谢上天把属于他的过去再次交还给他。

可是--欧辰心底一阵涩痛。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知道了过去他和她是如何相遇,如何在一起,他曾经如何深深地爱过她,只不过是又一次更加深刻的伤害。

她已经背弃了他。

而说到已经分手时,她神情淡淡的,没有一丝留恋和怀念。

若是能够选择,欧辰宁可自己再也无法回忆起来,就让那几年的生命彻底变成一段空白。没有她,没有喜欢过谁,也没有心痛得恍若整个人被撕裂。

世事就是这么奇怪。

努力去追寻时,它就像天空的云,永远从指间溜走,无法捉住;想要抛开它,它又变成空气,每次呼吸都可以感觉到它。

漠然地望着下面穿梭如灯海的车流,不知过了多久,欧辰的脑中突然针扎般阵阵痛楚!

他的手紧紧按住太阳穴。

不,他不要再想起什么,忘记吧

,就让他永不再想起吧!

然而,白光在他脑中炸开!

…………

……

那是盛夏……

阳光如水晶般清澈耀眼……

两旁林荫大道茂密的树木,汽车的玻璃干净明亮,斑驳的树影投映在玻璃上,空气里有树叶和花草的清香,十四岁的他偷偷开着父亲的车,第一次独自行驶在这条回家的路上。

宽阔的林荫大道。

他渐渐加大油门,开得快起来,两旁的景物飞快地向后闪去,感觉到速度的刺激,有种兴奋在他的血液里流淌……

天空蔚蓝如洗。

阳光明媚。

茂密笔直的树木,夏日如烟雾般的热气,空气里有孩童们吹起的肥皂泡泡,轻飘飘地飞着,七彩晶莹,美丽剔透。一个穿着白色小蓬裙的小小女孩子站在树边,头发卷卷的,眼睛大大的,就像童话里的小天使。

他望着那个小女孩。

忽然间。

有点恍惚。

在漫天飞舞的肥皂泡泡中,小女孩仿佛是透明的,透明的肌肤,透明的眼睛,还有一双透明的翅膀,那透明让他觉得她是随时会消失的……

小女孩却突然张开双臂--远远地--拦在他的车前--他怔住,望着前方如天使般美丽的小女孩,就好像夏日空气里弥漫的香气,她是那样的不真实,却强烈地,烙刻入他的生命里……

恍惚中--他忘记了刹车--等到小女孩离他只有一个车身的距离,惊慌攫住他全身,拼命地刹车打转方向盘,树上的鸟

儿惊得四处飞起,小小的女孩子被车撞到,弹出去,然后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夏日的空气里……

肥皂泡泡轻悠悠地飘荡……

十四岁的他从车里冲出来,慌乱地抱起林荫道里的小小女孩子。她只有十岁左右的年龄,身子又软又轻,斑驳的阳光从树叶缝隙筛落下来,她的肌肤雪白得象洋娃娃,琥珀色的眼珠静静地望着他。

然后。

她晕了过去。

晕倒在他的怀里……

……

…………

欧氏集团大厦的顶层。

意大利名家设计的黑色办公桌,黑色的大理石地面,窗外是漆黑的夜色,欧辰的身影透出冰冷的痛楚,渐渐地,脑中的白光逐渐消失,针扎般的疼痛一点一点离去。

他漠然地静立着。

是这样相识的吗?

突兀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又突兀地抽身而去。对她而言,在他的生命里可以自由来去,只凭她的心愿,而他无力改变。

欧辰冷漠地勾起唇角。

这次她错了。

他不会让她就这样轻易地离开,既然命运是纠缠在一起的,那么,就彻底纠缠下去吧。

蕾欧广告拍摄完毕之后,《纯爱恋歌》的制片人找到欧氏集团募求投资,欧辰同意成为最大的投资方。

条件只有一个。

选择尹夏沫出演电视剧的第二女主角。

夜很深了。

尹夏沫走出大厦的时候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回家的公交和地铁都没有了。她苦笑,也忘记给小澄打电话,不知道他会不会

担心。虽然没有吃饭,可是并不饿,四肢沉重得仿佛灌满了铅。

“尹小姐!”

忽然有人喊她的名字。

尹夏沫微怔,抬头看去,一辆宾利房车,里面一个清秀娇小的女孩子对她笑着招手,是洛熙的助理洁妮。

“洛熙让我在这里等你,”洁妮笑盈盈地说,“只是没想到会等这么久呢,我从九点一直等到现在。”

“啊……”

尹夏沫抱歉地笑笑,前天刚刚见过洛熙,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你很累吗?”

洁妮小心翼翼地看她。

“没有。”

尹夏沫微笑。

“洛熙说,如果你觉得累了,就让我直接送你回家,如果你觉得不是很累,他想请你去公寓,有一个小小的庆祝。”

“庆祝?”

“是的!”洁妮开心地笑,“洛熙有一个好消息想要同你分享。”

洛熙?好消息?

尹夏沫沉默,犹豫了半晌,她此刻的心情并不适合去庆祝或者分享什么。

然而--最终她还是用手机告诉小澄她会晚些再回家,让他不用担心。

夜晚。

穿梭如流的车海中。

“嗯……我的名字叫做陈洁妮……”洁妮边开车驶往洛熙公寓的方向,边小心翼翼地说,脸上有些羞涩的神情。

尹夏沫怔住。

她凝视洁妮片刻,困惑地说:

“我以前认识你吗?”

洁妮这样的神情已经出现两三次了,仿佛自己应该认识她,可是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不记得我也很正常……”洁妮怅然若失,摇摇

头,又振作起精神,笑着说,“没关系,换了我是夏沫学姐,也会不记得陈洁妮是谁的。”

“你是我的学妹?”尹夏沫有些错愕。

“我也在圣辉上过学,”洁妮微笑,飞快地看尹夏沫一眼,“那时候,夏沫学姐是学校里最出色的女生,又漂亮,又帅气,又酷酷的……小时候,我非常崇拜你,你一直是我的偶像呢……”

她的脸颊红红的。

“自从有一次见到你从那些坏女孩手里救出被打的胖女孩,我就开始崇拜你了……你不知道,那些坏女孩经常欺负低年级的我们,我也被她们打过……可是后来,你阻止了那些人打坏女孩们的大姐头,当时,我在人群里,离你很近很近……我听到你淡淡地对她说,‘喂,打你的人又不是我。不要象狗一样乱咬。那人打你是为了讨好少爷,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世上有对你好的人,有对你坏的人,你的伙伴们不敢救你,我救了你,你应该感激我,这才是道理。’……”

她学着当年尹夏沫说话的口气。

“夏沫学姐太帅了,”洁妮笑得满眼星星,“从此以后,我发誓将来要成为象夏沫学姐一样的人,善良,正直,冷静,淡然。而且我也会是夏沫学姐最忠实的跟随者和支持者。”

“可是……”她不好意思地说,“几年没有见到夏沫学姐,又紧张又兴奋,反而不敢跟你讲这些,怕学姐觉得我太孩子气了

……”

尹夏沫看着洁妮又脸红又局促不安的样子,脑海里渐渐浮现起一个久远的回忆。很多年以前,有个小小的女孩子每天偷偷躲在拐角的街巷里,尹夏沫一看到她,她就羞红脸转身跑走。

“那个总是躲在街口小巷里的女孩子……”

她试探地问。

“就是我!”洁妮兴奋地说,车速猛地变快,“有一次你抓住了我,对我说,如果喜欢洛熙就告诉他,不要总是躲起来。可是……可是我崇拜的不是洛熙,而是学姐你!当时我太害怕了,什么也不敢说,只是畏畏缩缩地说,‘我是……陈洁妮……’”

“这样啊。”

尹夏沫不晓得自己应该做什么表情才是合适的。

“是啊,”洁妮羞涩地笑一笑,“所以我希望学姐能记住我的名字,能知道有人曾经很崇拜你。后来机缘巧合,我成为了洛熙的助理。当时我就有强烈的感觉,因为洛熙我也会再次遇到夏沫学姐的,”她满足地叹息,“如今果然遇到了,而且终于有机会把这些话统统讲给你听。”

“谢谢你。”

尹夏沫对她微笑。往事早已在她的脑海里淡忘得只剩下浅浅的轮廓,可是她很感激,有人曾经如此惦念过她。

宾利房车驶入了高尚住宅区。

洁妮停好车。

陪着尹夏沫一起走进大厦,只有她们两人的电梯里,洁妮忽然凝视着她,眼神郑重:“他和我一样。”

“嗯?”

尹夏沫再次怔住。

“始

终没有忘记夏沫学姐,洛熙和我一样,他在心底一直都喜欢着你,那么那么深地喜欢你。”洁妮笑容纯真坚定,“所以我要守护洛熙和你,只有他才是配得上夏沫学姐的人。”

尹夏沫略微失神。

然后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宽阔的客厅,壁灯幽静地亮着,落地窗半开,美丽的窗纱被夜风吹得轻轻飞扬,空气里有种星芒般的香气。纯白的羊绒地毯,茶几上有一支香槟,两只水晶酒杯,和一个小小的水果蛋糕,就像油画一样静谧。

紫色的沙发里。

洛熙却静静地睡着了,他枕着自己的手臂,眼圈处稍显疲倦,肌肤依然美如细瓷,仿佛童话里的睡王子,呼吸均匀,让人不忍心吵醒他。

“他这几天累坏了。”

洁妮耳语般地对尹夏沫说。

“有一部电影《战旗》即将开拍,制作班底将近十个亿,准备参加奥斯卡的角逐,制片和导演邀请洛熙担当主演。他要参与各种前期准备活动,出席各种场面,忙累得经常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除此之外,还有数不清的采访、各电视台邀请他上的节目。可是,他让我和乔把所有的工作全都尽量安排在晚上九点以前。”

尹夏沫望着洛熙。

难怪她以前觉得不解,洛熙的工作如此繁重,为什么还能够常常在晚上见到他。可是他的睡容困倦得如同会永远睡下去,再也不会醒来。

“我走了,有什么事情就打我手机

。”洁妮轻手轻脚从卧室里抱出一方薄毯,交到夏沫手里,对她轻笑,“洛熙也就交给你了。”

大门轻轻关上。

客厅里只剩下洛熙和尹夏沫两人。

尹夏沫没有吵醒洛熙,只是把薄毯轻柔地盖在他身上。低下头,望着他恬静的睡容,她的心底仿佛渐渐有柔意婉转。手指静悄悄地拂过他黑玉的头发,她唇角有抹温柔,面容上一贯的淡漠也如冰雪般悄无声息地融化了。

凝视他良久。

她才渐渐将视线转开,靠坐在沙发前的白色地毯上,想了想,她拿出《纯爱恋歌》的剧本,开始看第十二遍。

无星无月的深夜。

夜风吹扬窗纱。

望着剧本上的台词对话,尹夏沫神情又黯淡起来,手指无力地收紧,徐导演雷霆般震怒的吼声和其他人的冷嘲热讽如梦魇般再次回旋在她耳边……

……

“人家是歌手新人王,只有声音,没有表情嘛。”

“你是木头人吗?!”

“你是演员!你不是死尸!”

“尹夏沫!你的眼睛里能不能带点感情!他是你从小暗恋了十几年的男人!感情浓烈,压抑心底,爱他爱到要死但是不能说出来!明不明白啊!”

“她是怎么来的啊……”

“我演都比她强多了……”

“你今天是存心想害死我,对吧?!”

……

她用力摇头,努力想将那些可怕的声音挥去。她可以的,她能够做到,这世上没有无法做到的事情,她并不笨,她也肯吃苦

。所以,她能够演好,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让她用心去领悟。

可是--她心底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冰冷地说,为什么他们要给她时间呢,干脆换掉她,用其他演技出众无须从头学起的艺人,不是更好吗?如果她继续笨拙下去,以导演火爆的性格,也许真的就会换人了吧。

手指握得疼痛入骨,尹夏沫默默出神。

这时,她听到洛熙在睡梦中喃声低喘,接着他的身子开始不安地颤抖。她转身望去,只见他额角有细密的汗珠,眉心深皱,嘴唇也苍白失色,身体细细地颤抖着,喃喃低呼:

“不要走……我很冷……妈妈……”

她一怔,立时明白他是在做恶梦。五年前尹家父母去世时,小澄重病了大半年,小澄那时就常常做恶梦,守护在病床边的她常常一晚上需要将小澄哄醒三四次。

“不要走……妈妈……”

洛熙挣扎着低喊,身体痛苦地扭动。

“醒醒,只是梦,只是做梦啊,醒来就好了。”尹夏沫放柔声音,用手轻轻哄拍他的肩膀。

“妈妈……”

洛熙的眼角有隐约的泪水,他深深蜷缩在沙发里,静静地颤抖。

“……妈妈……我很冷……”

“醒醒……”

她轻声哄拍着他。

“醒来就好了,不要怕,那只是梦……”

洛熙的睫毛颤了颤。

眼睛慢慢地睁开,眼珠乌黑潮湿,仿佛一时间还陷在梦中无法醒来,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几秒钟后,他轻

轻转头,看到了身边神态柔静的尹夏沫。

“醒了吗?”

她微笑着凝视他。

洛熙回望着她,神情里有种深黯寂寞的脆弱,静静地望着她,良久良久,他才仿佛终于醒了过来,从沙发中坐起,对她说:

“对不起,我好像睡着了。”

“这几天太累了吗?”她声音柔和。

“我去洗脸。”

洛熙“霍”地起身走进浴室,她听到水龙头放出水声,听到水花拍打在他脸上的声音。

等他从浴室出来,尹夏沫发现他又恢复成以往的那个洛熙,头发上沾着些水珠,俊雅清爽,完美得无懈可击。

她心底暗叹。

他和她果然是同样的,永远想用厚重的盔甲把最脆弱的那一面隐藏起来,仿佛如果别人看不到,自己也就会忘记那些脆弱。

“砰!”

香槟的木塞飞出。两只水晶杯清脆相碰,香槟酒在杯底轻轻旋转,洛熙唇角含笑,美如星夜里飞舞的樱花,丝毫没有了方才睡梦中的悲伤模样。

“祝贺你第一天拍戏顺利。”

他微笑着说。

“……”尹夏沫垂下眼睛,“这就是你的好消息吗?”

“怎么了?”

洛熙放下酒杯,用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她的视线飞快地避开他,然而神情中的黯然那么明显,他心中顿时已猜到了几分。

“导演骂你了?”

她没有说话。

“其他的演员嘲笑你了?”

她依旧沉默不语。

洛熙笑了,伸出双臂将她如婴儿般温柔地拥进怀里,轻轻摇晃

着她,柔声说:“夏沫,这是你的起点……将来等你成为光芒万丈的巨星,接受无数演技颁奖礼的大奖时,你会知道,今天拍戏遭遇到的难堪也好羞辱也好,只不过是你未来漫长演艺生涯的起跑点。”

被拥进他的胸口。

一股淡如花雾的体香沁入她的心脾。

她的眼底开始潮湿。

“有些演员是经过专业训练,学习几年以后才出来拍戏;有些演员是直接就开始拍戏,这样的话,因为没有经验,必然会感到困难。可是经验是可以累积,也是可以学习的,以你的聪慧和悟性,你会是才华横溢令世人震惊的演员。”

“好了。”

尹夏沫喃声说。明知他是安慰她,可心里还是温暖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在哄你开心吗?”他轻笑,吻着她海藻般的长发,“知道吗?你和我,是天生的演员。”

她错愕。

抬头看他。

“从小的环境,在孤儿院生活的背景,让我们必须伪装自己,扮演成让大家喜欢的懂事乖巧的孩子,才能生活下去。”

洛熙的手指轻轻抚弄她的长发。

“我们都习惯了演戏,也许是刻意的,也许是不经意的,把我们自己隐藏起来,为自己戴上各种面具。演戏是我们生存的手段,已经溶入我们骨血成为一种本能,而这种由于生存而造就的强烈的本能,是其他人所无法企及的。你要学会的,只是如何把这种本能运用到拍戏里面去。”

尹夏

沫沉思。

她的眼珠静静的,然后,眼底闪过一丝隐约的亮光。

“告诉我,明天你们会拍哪几段戏?”洛熙俯身拿起她的剧本,翻看着,“我和你先排一下试试看。”

尹夏沫想了想,低声说:

“不要了,你今天太累。”

虽然他是很出色的演员,除了歌唱以外,他的演技被誉为炉火纯青已臻化境,曾经三次获得过金尊奖影帝,有他指点应该会收益颇多。但是刚才他睡梦中疲倦悲伤的样子,让她怜惜也让她不忍。

“你在心疼我吗?”

他似笑非笑,看不出是认真的,还是打趣的。

“嗯。”

她轻轻点头。

洛熙的呼吸忽然停止了,空气里一下子静得出奇。他眼珠乌黑,眼底有潮湿的雾气,凝视着她,屏息着。

“你--在心疼我吗?”

他低低地又问了一次。

望着他,尹夏沫心底温暖柔软,她放弃了伪装自己,任由眼神将她的怜惜和感情流露出来:

“是的。”

他吻住了她。

轻轻的,就像花瓣上的露珠。

只是轻轻的一吻。

然后,就如破晓时分的彩霞般,红晕悄悄染上两人的面颊。并不是第一次亲吻,也不是最激烈的一次,可是,这个吻仿佛初吻般,许多年之后,仍旧烙印在两人的心中。

美丽的窗纱在夜风里吹扬。

尹夏沫脸烫如烧,她突然如同青涩少女一样,心跳忽快忽慢,脑中一片空白。半晌她才终于想出一句话,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寂静

“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分享?”

洛熙仰躺在沙发里,笑容慵懒:“骗你的。不这样说,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一定会情绪低落地独自回家,不让任何人知道你的难过和沮丧。”

她的睫毛颤了颤。

“不过……”他凝视她,“我有件东西想送给你。”

“……?”

洛熙拉过来她的手,将一件东西放入她的掌心,冰冰凉凉的,尹夏沫低头,她的掌心是一套钥匙,钥匙扣是一串粉红宝石镶嵌而成的樱花。

“《战旗》马上就要开拍了,以后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碌,”他轻声叹息,“可是,还是想要见到你,经常的,每天的,都想见到你。所以,给你公寓的钥匙,当你想起我的时候,就来看看我,好吗?”

她怔住。

手指抚弄着钥匙扣上的樱花。

“对不起……”

年度金曲颁奖礼的那晚,在他吻着她,两人意乱情迷的时刻,曾经说过类似的话。这段时间过去了,她以为他已经忘记了。

“……我不能拿它。”

她仰起脸,目光淡定。

“如果不想要,那么出去后你随意把它丢弃到哪里都可以,”洛熙将她的手指握起,钥匙被握紧在她掌心,他笑得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声音有些低哑,“……可是,不要告诉我……就让我以为你拿走了,这样的话,我会觉得房子里是有两个人的,即使深夜我一个人睡着了,也会觉得,说不定会有人来陪我。”

尹夏沫

心底一紧。

“洛熙……”

“不要再说了,”洛熙闭上眼睛,低头吻住她的手背。良久,他深吸口气,神情重新恢复了温柔从容,笑着说,“现在,我们试排一下剧本吧,明天拍戏的夏沫不可以再受委屈了。”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尹夏沫沉静地坐在演员休息室的角落里。

没有人跟她打招呼同她聊天,所有人都离得她远远的,彼此间互相挖苦今天谁与她的对手戏最多,那谁就是今天最可怜的人,夜里12点之前别妄想收工回家了。

安卉妮与凌浩的对手戏同昨天一样,安排在前面进行,拍完就可以先走了。但是她今天没有早早地离开,而是留在凌浩身边,一会儿给他削苹果,一会儿给他倒补汤,两人看起来亲亲密密如胶似漆。

“为什么导演不把你的戏排在一起呢?”安卉妮抱怨的声音从旁边飘进尹夏沫的耳边,“我们的对手戏演完之后,中间夹进来那么多配角的戏,让你干等着,然后最后才又是你的戏。浩,你是不是得罪导演了啊?”

“烦死了!”

凌浩恼怒地瞪着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看剧本的尹夏沫,她如此平静,一点罪人的自觉都没有。

“怎么?我说错话了吗?”

安卉妮困惑地问。

“把我的戏安排得这么断断续续,是因为我要和一个可怕的人拍对手戏!她演戏就像木头,一句台词一个眼神,拍几十次也通过不了,所以必须把

她放到最后,否则所有的人都会被她拖累,谁也走不了!”

凌浩窝着一肚子火!

蕾欧广告他拒绝了与尹夏沫合作,事后看广告,她出演的效果超出他想象的好,所以这次在《纯爱恋歌》剧组里看到她的名字,就没有象上次那样坚决拒绝。可是,她竟然这么差劲,让人难以忍受!

“喂!”

一双长腿出现在尹夏沫的面前,那声音里带着按捺不住的火气,她微怔,抬起头来,看到凌浩双手插在裤兜里,姿势很帅,但是眉心皱在一起,脸色黑黑的。

“……?”

尹夏沫疑问的眼神。

“我警告你!今天如果你再NG不断,害我被拖累,我就饶不了你!听见没有!”凌浩低吼,旁边的人都望过来,安卉妮嘴角偷偷露出笑容。

“是,我会努力的。”

尹夏沫眼珠静静的,没有波动的神情。

“努力什么?!”看到她这副淡然的模样,凌浩顿时火冲脑门,最讨厌她这个样子,从新闻发布会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总是淡淡的,好像是没有情绪波动的人,一幅冷血的样子,“努力再多吃几个NG?!努力让我陪你去死?!尹夏沫,你有点羞耻感好不好?!”

“太过分了--!”

一声怒吼,珍恩突然冲出来,象老母鸡般将尹夏沫护到身后,怒目瞪着凌浩。因为跑得太急,她有点喘息,额头上都是汗珠。她刚刚联系完一个通告赶回来,才踏进演员休息室

就听到凌浩在对着夏沫喊叫,气得她什么都顾不得就冲过来了。

“你是天生就会演戏的吗?!你新人出道的时候比夏沫强很多吗?你刚拍戏的时候,剧组的前辈们也是这么欺负你的吗?!”

珍恩连珠炮似的怒声反问凌浩。

“就算演的不是很好,可是夏沫昨天才是第一天正式拍戏,你是前辈,你是明星,如果觉得她演的不好,那么就请指点她帮助她!可是你在干什么?!羞辱她,就能使她演得更好吗?!你太过分了!没有羞耻感的是你,不是夏沫!”

“啪--!”

一记巴掌重重地打在珍恩的后脑上!珍恩被打得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上,尹夏沫抢前上去抱住她,见她吃痛的模样,顿时心中又急又痛。

“你做什么?!”

望着手掌还没有完全放下的安卉妮,尹夏沫的眼睛变得冰冷如刀。她抱住珍恩的双手是那么柔软,然而面对安卉妮的面容是那么肃杀,两种极端的情绪在她身上融合,仿佛有强烈刺眼的光芒从她体内焕出,令得安卉妮呆住,凌浩呆住,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半晌,安卉妮才回过神,轻蔑地说:

“她不是说我们不指点你吗?好,尹夏沫,那你就记住,作为后辈没有资格对前辈大吼大叫,这是圈里的规矩。好好管教一下你的经纪人吧,否则她以后会为你闯下更多的祸。”

“你就是这样管教后辈的吗?后辈没有

资格对前辈不敬,前辈就可以随意打骂吗?更何况,她是我的经纪人,并不是你的什么后辈!”

尹夏沫见珍恩的眼角有痛出的泪光,头发也被打得凌乱狼狈,她心中痛极,冷冷地对安卉妮说--“向珍恩道歉。”

“哈!”

安卉妮气得左右看了一眼,见周围的人全都怔住了。她心底暗恼,以往的新人被她打骂都不敢出声回嘴,这个尹夏沫好大的胆子。

“你疯了吗?!让我向她道歉!尹夏沫,你不想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是不是!你算什么东西,小小一个新人就敢对我大呼小叫!”

“卉妮,别理她了。”

凌浩看了看尹夏沫和珍恩,扶住安卉妮的肩膀,想把她从这里拉走。

“你的意思是,”尹夏沫淡淡地说,“如果我不是新人,如果我在演艺界的地位比你高,我就可以对你不敬,你也不敢随意欺辱我的经纪人?”

“就凭你?”安卉妮笑得花枝乱颤,“别说将来你的地位比我高,就算是今天,你的戏在十条内能够通过吗?徐导演还能够容忍你这个蠢货在剧组里停留几天?!”

“如果我能够呢?”

“什么?”

“如果我的戏,能够一次通过,你就向珍恩道歉,”尹夏沫冷冷地看着安卉妮,“是这样吗?”

“哈!你……”

“是这样吗?”

“如果你通不过呢?”

“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没有一次通过,那么,就任由卉妮前辈‘指点’。”尹

夏沫平静地说。

“夏沫……”

珍恩惊得抬头,虽然她很恼怒自己被安卉妮打,可是,据说夏沫昨天几十次都无法顺利拍完一段戏……

“好!话是你自己说的!”安卉妮眼底暗芒闪过。

十五分钟后。

拍摄现场。

灯光师、摄像师、场记们全都准备好了,安卉妮和其他演员们站在场边看着。化妆发型服装的工作人员们这时也听说了方才演员休息室里的打人事件,纷纷兴奋地跑过来,在场边挤成一堆。

珍恩脸色苍白,紧紧咬住嘴唇。

这一刻,她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她是夏沫的经纪人,应该由她来保护夏沫,为夏沫解决困难,而不是反而让夏沫来保护她,置夏沫于险困的境地。

凌浩和尹夏沫已经在场中进入了准备状态,徐导演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二十分。他眉头皱成一团,这场戏感情表达很复杂,估计即使拍二十多次也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如果他能够做主,坚决不会要尹夏沫这个新人,只有演戏经验丰富且有灵性的演员才能胜任冰瞳这个角色。

不过。

如果尹夏沫的表现严重影响到《纯爱恋歌》的品质,那么就必须坚持要求制片将她换掉,否则他宁可放弃这次导演的机会,也决不允许在他的手中出现水准不高的作品。

“Action!”

徐导演大喊一声,这场戏正式开拍。

安静无声。

凌浩坐在办公桌前,他手指不耐烦地

翻着桌上的文件,尹夏沫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默默凝视他的背影。

…………

……

“拍戏的时候,应该有两个灵魂。一个灵魂在入戏,仿佛你就是那个角色本身,静下心来,深深的投入,去体会她的感情,将你代入她,她的呼吸就是你的呼吸,她的悲伤和快乐就是你的悲伤和快乐。”

洛熙笑意温柔。

深夜的客厅,他细心地告诉她如何去表演。

“另一个灵魂却要稍稍抽离,保持一些距离,就像浮在半空中,能够看到你自己在演戏,看到你自己的神情和动作。你必须变成她,变成她才能有她的感情,但是,你又不能完全成为她,那样的话,你会演的过于夸张或者过于收敛。”

“两个灵魂?……”

她沉吟着,静静体会他话中的意思。

“一开始会有些难以把握这中间的尺度,就像明天这场戏,你从律司身后看他,你是深爱着他的,可是从来不敢让他发现。为什么你会深爱律司呢?”

“因为冰瞳小时候,第一眼见到律司就喜欢上了他,他纯洁美好得像个天使,是她肮脏卑微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在长大的过程中,冰瞳为了生存做过一些黑暗的事情,而律司一直那么正直善良,他就像她生命里唯一的光芒。”

“为什么你又不敢让律司知道,你在爱他呢?”

“因为冰瞳害怕,她怕一旦律司知道她的感情就会疏离她,她再也没

有看到律司接近律司的机会了。而且,她也不敢真的去爱律司……”

“为什么?”洛熙轻声诱导她。

“……她怕被背弃。小时候,她的爸爸遗弃了妈妈和她,同别的女人跑了,她的妈妈后来也遗弃了她,将她丢在孤儿院门口,骗她说去买好吃的给她,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夜风从窗口吹来。

洛熙闭上眼睛。

他的面容苍白得近乎透明,睫毛漆黑幽长,尹夏沫怔住,方才熟睡在恶梦中无法醒来的他就是这个样子。她轻轻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心冰凉,静静的,有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

“洛熙……”

她轻呼他的名字,声音温婉,试图再次使他从恶梦中醒转。

“所以,他不敢让自己去爱……”良久,洛熙望着窗外的夜色,眼底幽深,“因为,被遗弃是上天给他的诅咒。爱的越多,那伤害就会越痛,他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可是,无论他怎样努力,最终都会被他所深爱的人抛弃……就像垃圾一样被遗弃,以往的感情,廉价得连一块钱一只的面包都不如……”

身体渐渐僵住,尹夏沫记得他这句话……

在五年前的机场……

……

空旷的机场大厅。

落地玻璃窗洒进灿烂而冰冷阳光。

……

“喜欢我?”十六岁的洛熙大笑,笑得似乎喘不过气,“喜欢我才要将我再次送回孤儿院?宋夫人也说喜欢我,也是因为喜欢我才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子把我当作

小偷报警抓走?妈妈也说喜欢我,难道她也是因为喜欢我才把我扔在游乐场,让我象白痴一样等她等了一天一夜?”

……

“这样的喜欢太廉价了。”唇角慢慢透出冷漠残酷的味道,洛熙眼神冰冷,“廉价得连一元钱一只的面包都不如。”

……

夜风沁凉如露。

“记住我的表情了吗?”洛熙侧头看向她,忽然笑起来,“夏沫,你怎么分神了呢?”

尹夏沫低下头。

她没有说话,手指悄悄握紧他的手。他看着自己被她握住的手,笑了笑,反握住她,说:

“明天拍戏的时候,也要稍稍抽离一点,让你的另一半灵魂浮在空中,观察在你自己脸上出现的表情。若是还是无法表现,就把我刚才的表情学出来好了。”

……

…………

摄像机拉近距离。

灯光刺眼地打在尹夏沫的脸上,她静静地望着凌浩的背影,摄像师将镜头直接推近她的面容,她的眼睛幽深幽深,有种窒息,有种绝望,有种不顾一切想要逃避却又无法丢弃的深情。

徐导演震惊地盯着监视器。

安卉妮不敢置信地望着场中央的尹夏沫,她怎么可能在镜头前流露出那样的表情,那么的有灵性,仿佛可以透过空气直接触到人的心底。安卉妮眼神一凝,心里渐渐涌起一股寒气。

珍恩捂住嘴巴。

她虽然不懂表演,可是,夏沫好像不是夏沫了,她居然这样的深情和动人。

“Ok!”

徐导演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