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f345e40c15a4020870f7950778c145b,time=157429546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369426302/36942630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1L11L2&nid=393826032&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3826032%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369426302&page=1&vt=2,signature=06127b5e401eac2da0cdf9645241e4145de2bfb0
isshowflow:1,,
三国第一鬼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三国第一鬼才
梦与君同VS诸葛
第一章:殇为情,无声穿越

“嘟……嘟……嘟……”

“喂……”

“宸淼在吗?”

“哦,她已经睡了,你明天再给她打吧。”

“嘟嘟嘟……”

记不得是第几天这样了,每次电话打过去,都不是她接,每次又都说是已经睡了,好容易电话接通,只是讲到手机坏了,然后电话匆匆挂断,算是理由吗?

怎么会这样呢?做份销售的工作有这么样的吗?这也太巧合了吧?越想越觉得害怕,我怎么也想不到好的地方去……情急之下,我疯狂地开始满世界的找寻,盲目的打遍了一切能够有所联系的朋友、亲人的电话,能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知道、好久没联系了……

都说,孤独的人能享受寂寞,我懂得;我说,当一个人懂得享受寂寞的时候,他才开始成熟。只是,一个人的城市,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寂寞……

本人复姓诸葛,名叫瑜炀,一个人在Zz市打拼,目前仍旧属于“三无”人士。前段时间,打小的朋友从家里到Zz市来工作,没多久就再也联系不到了,最终将电话打到了她的家中,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了她回的电话……

“我都给你说过了我很好,你以后不要在这样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久到诸葛瑜烊以为电话要被挂掉了的时候,一句话轻轻飘出:“还有,请你以后不要把电话打到我的家中了。”

“嘟嘟嘟……”接着就是一阵盲音

传出……

不知道电话是怎么挂断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酒吧的,诸葛瑜烊昏昏沉沉的,便开始疯狂的喝酒……

看了看脚下堆积的易拉罐,诸葛瑜烊顿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俄而思维似乎是飞在了半空,好似刹那间明悟了许多,心中喃喃道:“再见了,那对我,曾经刻骨铭心的人……”

东汉末年,外戚与宦官交替把持朝政,皇帝形同虚设,他们一方面大肆收刮民脂民膏,强取豪夺;同时又把持官吏选拔大权,滥用亲朋,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弄得“民非民,官非官”。

政治的黑暗,社会的动荡,国家命运和个人前途的渺茫,促使一部分官僚和知识分子逐渐形成了所谓的“清议”,后酿成了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党锢之祸。

琅琊诸葛氏,本是西汉光禄大夫诸葛丰之后,诸葛丰,字少季,性情刚正不阿,对贪官污吏、专事阿谀奉承之小人恨之入骨。后因弹劾权臣遭贬,自诸葛丰亡后,诸葛家历经二百于年,逐渐没落下来。至东汉灵帝时期,家中只余诸葛玄、诸葛珪兄弟二人。

琅琊诸县,看着破败的庭院,诸葛玄与诸葛珪二人相视叹息,兄弟二人早年丧亲,诸葛玄将弟弟拉扯着长大,长兄如父,是以诸葛珪对其兄长甚是敬重。

“大哥别急,如今家中人丁不旺,待家中生下后辈,有我等好好教导,定能恢复家族昔日的光辉。”

诸葛珪见自家兄长愁眉不展,口中说着自己也不能确信的安慰。

“为兄晓得,此事却是为兄太过焦急了,家族兴衰不是一时可以解决的问题,只是君贡,如今你成家已有三年,今年若是再无所出,为兄却是要为你张罗着纳妾了,此事便再不能由着你的念头,你须知,如我等家族,家中是不可无后的。”

诸葛珪听了此语,一脸羞捻。

“唔…...”不知道过了有多久,诸葛瑜烊渐渐有了意识,恍惚中睁了睁眼,只觉得困的不行,翻了翻身子,又睡了过去。

“君贡,孩子又踢我了”只见一个相貌清秀、约有二十多岁的女子躺坐在床头,正脸带笑意的看着一位青衫年轻男子说道。

原来,这年轻男子乃是琅琊诸县诸葛家诸葛珪,距离兄弟二人谈话过了半年,诸葛珪每日再不出门,除了在家读书便是陪着自己的妻子,有压力有就动力吧,时隔半年,诸葛珪的妻子终于是怀上了第一胎,为此,诸葛珪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妇人笑道:“这孩子长大了肯定是个调皮的家伙,时间过的真快,孩子都快7个月大了,夫人,真是辛苦你了。”

“能够为诸葛家延后,妾身不觉得辛苦,只是希望会是个男孩。”女子说着,左手不自觉地抚动着肚子,一脸希冀。

诸葛珪听了没有说话,只是握着妻子的手紧了又紧……“不管是不是男孩,我都会疼

爱你们的!”看着妻子脸上的忧虑,男子在心里坚定严肃的承诺着。

公元174年,此时,距离第二次党锢事件过去已有5年,朝堂因由宦官把持,政治愈加黑暗,大批有气节的士大夫隐退田园,避祸深山。

是日,正值正月十五,诸葛家族内院,一个青年男子正焦急的来回走动,听着屋里妻子嘶哑的叫喊声,显得躁动不安。

“好了,君贡,你就别再转了,转的我头都晕了。”旁边一个年纪稍大的男子说道。

“大哥,我这不是着急吗,你说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生出来呢!”

原来,这说话的两人是诸葛玄和诸葛珪兄弟二人,诸葛珪妻子章氏孕10月有余,今天正赶上临盆,章氏温婉,平日里不爱运动,又经诸葛珪与其大补,是以竟有些难产。

章氏于屋内喊了足有3个时辰,声音早已经嘶哑不堪,孩子却仍没有生出。看着婆子、丫头屋里屋外来回忙碌,这不,诸葛珪也是焦急万分。

就在这时,天生异象,只见天空中电闪雷鸣,云层逐渐地堆积成龙形,眼睛紧闭,栩栩如生。忽然,只见龙首抬升,龙目微睁,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出。

“哇……”忽然,后院中一声响亮的哭声传出,直冲云霄,龙目似是一愕,而后,云淡风轻。原来,却是诸葛家诸葛珪的长子出生,哭出了降世的第一声。

后院中,诸葛玄、诸葛珪兄弟二人

听见婴儿的啼哭声,均是大喜,过不片刻,只见稳婆怀抱一婴儿从屋里疾步而出:“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位小公子,母子平安。”

“哈……哈……哈哈……我有儿子了,大哥,听见了吗,我有儿子了,诸葛家有后了。”诸葛珪听了稳婆的话,放浪形骸,肆意的大声叫道。抱着儿子的手抖个不停,吓得旁边的诸葛玄急忙将孩子接过。只见那婴儿粉雕玉琢的,脸型微长,双目微眯,双手握拳,放肆的哭着,声音响而有力。诸葛玄见了大喜,抱着婴儿左右摇晃,哄着说不哭,只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如何经历过这阵仗,怀抱的姿态说不出的别扭,还好没过多久,便有丫头上来接了过去。

过了些时候,诸葛珪总算是平定了下来:“大哥,你看这孩子起什么名字好?”

“恩……我看这孩子相貌俊雅,你看唤作“瑾”字怎样?”诸葛玄低头想了一下道。

“好,好,瑾美玉也,也可作美德,多谢大哥”说完,诸葛珪冲诸葛玄长拜一下。

诸葛玄忙将其扶起:“你我兄弟,不说这些。”

“呵呵……”

“哈哈……”

这两人相视,均是大笑出声,显然均是高兴异常。

且不说诸葛家得子之喜,却说这日天生异象,引得世人众说纷纭。有人说龙乃吉兆,乃天降祥瑞,预示着今后风调雨顺;也有人说天将降下大贤辅佐汉室,清除污垢、清圣听等

等。公元174年,汉灵帝刘宏改元熹平(注:原本是公元172年改元的,这里剧情需要,稍微延后)称熹平元年,大赦天下。一时间,各地热闹非常,又多有有志之士观望朝廷,期望朝廷会做出动作,“除宦官、清朝政”。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诸州郡大平,灵帝刘宏自以为天下太平,再无所作为,整日淫乐,不理朝政。却是不知,朝政黑暗,民不聊生,其久必生大乱!

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等十人更是朋比为奸,号“十常侍”,灵帝尊张让为“阿父”赵忠为“阿母”。自此,朝政更加黑暗,以致更多有志之士归隐,天下百姓日苦,士族好强日渐崛起,土地兼并盛行成风!

时有三仙“南华、左慈、于吉”,二神“枪神童渊、卜神管辂”,观天异象,知天将大乱,有人皇降世,乃出世。

诸葛瑜烊本人呢?当下却是仍然在沉睡当中,不知道是不是婴儿的脑袋承受不了诸葛瑜炀的灵魂,自从穿越过来至今,三个多月以来,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不过,也算是其幸运,如若不然,谁知道在清醒状态下,三个多月的小黑屋“禁闭”,会不会让人憋闷发疯。此时,诸葛瑜炀不知道,也正是由于他的到来,将尚是婴儿的诸葛瑾脑袋称涨,让本来脸长似驴的诸葛瑾微微有了变化,今后更是长得丰朗神俊,这也算是老天对于“

穿越众”的照顾吧!

时间,悄悄走着猫步,毫不停歇……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