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两亿岁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同学两亿岁
疯丢子
第一章
考场。
二十六个单人座位整齐的排着,每张桌子后都有一个奋笔疾书的身影,中年或青年的监考老师表情严肃的在考场内逡巡,一旦有人微微抬头都会招致一堆眼球的爱抚。
室内闷热,外面阳光火辣辣的照进来,覆盖了靠窗的一列人,好几个学生受不了的抬头看看外面,又被老师的目光吓得低头。
其中有个人一直一动不动。
那份在烈日下不动如山的定力不禁让老师多看了几眼,一个中年妇女走过去,不动声色的看看她的考卷,眉头紧紧皱起。
数学卷,从选择到最后,全部空白。
作为省内一级重高,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再顽劣的议价生都不至于连名字都不写。
她手指动了动,很想收了卷子赶人……一半时间过去了,再厉害也不可能合格了。
更何况,这次的卷子……哼哼。
正当她抬手,那考生的右手忽然一动,毫无征兆的在填空题最后一题中的几个数字上划了几个横,圈出几个数字,又把符号画在草稿纸上,反复的写了几遍那些数字和符号,在数字间画了几条线,上面标了几个奇怪的标记。
监考老师心中一动,这么诡异的情景不用动脑都会想到某种考场屡禁不止的事上去,她绕着这个考生走了一圈,她一直垂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偏偏把耳朵露了出来,没有耳机,双手摆在桌上,抽屉里空无一物,穿的也是极为简单的短袖牛仔,没有任何痕迹。
就这么一点点时间,只见这个考生在那些数字下面写了几个符号,然后就在填空题上写下了一个答案。
答案还没公布,监考老师并不知道这答案是不是真的,但是既然她开始做题了,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又看了一会,她慢慢踱开。
而若是她再次回头看一眼,只消一眼,肯定会惊的眼珠子都喷出来。
填空题最后一题只是一次短短的酝酿,接下来这个考生立刻把目光瞄准最前面的题,开始提笔狂做。
每一题只要看一眼题目,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写下答案,一直到最后——即使解答题,也只有一个答案。
写完后,她放下笔,不再多看一眼,开始看向外面。
艳阳高照,绿树芳草,山,水,云,天,都没变……
蓝星没变,主人却变了。
那些能移山蹈海的生物,奇低的文明奇高的本能,强大的防御和凶狠的攻击,敏感而暴戾的领域意识……那么难以相处却是又那么的好蒙混……多可爱啊!
不像现在,刚来发现这儿的新主人不好蒙混,刚学会走路就被拉着跑来,坐下就要学握这个用于书写的古老文具,然后迷茫的看着满目的陌生字符。
蓝星的文明,看来是经历了不小的转折,走向了一条和家乡类似却又不同的道路啊。
从周围那些双脚着地的哺乳动物的形态看来,还处于工业文明中后期,科技文明初露端倪,所有生物进化和文明发展都要走的弯路。
自己在弯路中,寻求什么呢?
哎。
趁着有空,小心翼翼的提取了一点这个身体原主人的一些记忆,勉强明白自己莫名在进行的是一场名为开学考试的东西,用于排名,分班……
那是什么东西?排名懂……分班……种族主义吗?这么看按照评估条例的标准看文明等级似乎还应该再倒退一点……
开学考试有四门,按顺序分别是数学语文英语科学,数学在她的家乡有另外一个名字,虽然表达方法不同字符不同,但是等到理解了这些字符的意思,其实还真是浅显得……让人不敢相信。
铃声响起,收卷子。
亦步亦趋的照着别人的做法交上了卷子,她谨慎的坐在位子上看周围的人走出这个名为教室的四面封闭型空间,静静想着自己该干嘛……
“墨墨!你怎么还傻坐着?吃饭去啊!顺便整理下寝室……”一个女生跑过来,马尾一跳一跳的,一把拉起她,“哎别傻了,一高的开学考从来都难得惨绝人寰你又不是不知道,特别是理科卷子……数学这是在下马威呢。”
墨墨……是我现在的名字吧,她静静的顺着墨墨这个提示摸进了记忆的仓库,瞬间搜索到了无数有关墨墨的记忆。
宣墨,这个人类十五岁女孩的名字。
有了这些,她就能一直安静的生活在人类中,等待下一次休眠,直到……等来同族。
“墨墨,我发现早上看到你开始你就傻乎乎的,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啊!下午的语文和明天的英语可是咱的强项!那两个不败就行了!”
宣墨看着拉着自己的女孩,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所谓“发小”,名叫田晶晶,很……没心没肺?……的人类。
对于宣墨记忆中那个没心没肺的描述有点疑惑,她很有冲动去透视一下田晶晶是不是真的没有那两个对人类来说应该很要紧的器官。
不过算了,看出来又怎么样,又不能给她安上。
跟着田晶晶走到一个又很多人类的地方,那儿人都拿着一块有凹处的铁板,看样子,似乎是在领取食物……那些含有低微能量和高累赘物质的消耗品。
“都说一高的伙食很好,看起来确实不错耶!”田晶晶很兴奋的张望,蹦蹦跳跳的拿了两个餐盘,递了一个给宣墨,“拿着,要吃什么?我们排队去!”
宣墨无所适从,她刚刚看懂这些生物在干什么,下一刻就要跟这些生物干一样的事情,那么接着,她是不是继学会书写用具后又要学习使用后进餐用具?
果然……
不动声色的看着田晶晶握筷子的样子,宣墨先是抓着筷子一动不动,装作左右观望的样子,在观察中逐渐掌握动作要领,用标准姿势握住了筷子。
“快吃啊!菜都冷了!”
该死的,还要学会咀嚼!
这副身体并不是原主人的,是用营养仓里剩余材料照着样子做的,顶多就是通过神经接驳器提取了原主的记忆数据,所以……宣墨很担心在咀嚼上会因为效率以及频率的问题和别人产生不同。
于是她只好又观察了一下周围人进食的样子,一口饭要咀嚼多少下之类的……
累死!
无穷精力的肉体也禁不住这般折腾,很快宣墨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进餐,她照着样子吃了两口后就盘子一推,转过头去。
“又不吃?”田晶晶翻了个白眼,“你身材已经够好了!够漂亮了,不用再自虐了!……咦,我怎么感觉你变了?”
宣墨看了她一眼。
“漂亮了很多……身材也……哇,你什么时候魔鬼身材的?暑假老不见人,锻炼去了?”
宣墨不知道魔鬼身材是什么,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可偏偏是用赞叹的表情说的,很纠结。
“我也不吃了!你怎么锻炼的,教教我呗!”田晶晶也把盘子一推。
“……”宣墨一眼就看出田晶晶本身的热量就不够,她张张嘴,忽然意识到这身体无法发出家乡话的波段,可这儿的话,她还不会说。
无奈的起身,想出去看看,刚醒来就被田晶晶找到拽到学校,至今还没好好认识这个世界。
刚走到门口就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年龄差不多的雄性。
宣墨让在一边,灵魂很轻,但身体很重,不适应的她还是有点蹒跚,靠在了食堂的玻璃门上,眯眼看着领头的少年。
从前的宣墨的记忆她全有,但是无论有多强的精神力,一下子全盘接受别人的记忆都是一种极度危险的行为,所以像她这样的元帅级精神力者都有一种自动将别人的精神数据保存在另外开辟的脑域中的技能,就好像这儿的电脑,C盘是自己的系统盘,别人的东西都分区存放,需要时再提取出来。
而提取也不是予取予求,需要相应信息的激活,如果一直没有相应信息激活,这份记忆就会不知不觉存很久。
比如田晶晶提到钱,宣墨脑中就想起了某个房间床底下鞋盒里的一堆零钱……
而看到这个少年,脑中涌现的竟然是比钱还要多的信息。
幼年时,流鼻涕时,罚站时,哭时,笑时,打架时,使坏时……
仅仅提取了记忆信息,宣墨不会有原主人的感情,否则她恐怕就会意识到这个世界迥异于她那儿的地方,自由的,没有数据理论的,所谓爱情。
可是这个少年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身后身边跟着在蓝星人看来应该是不错的相貌的少男少女。
没有阶级的社会出来的宣墨,如果不是到了蓝星,恐怕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太子党。
宣墨等这群人走光,转身走了出去。
“墨墨!你去哪!”倒掉了饭菜,田晶晶追上来。
“四处逛逛。”一下子激活这么多记忆信息,宣墨自动的拥有了一部分的语言能力,使出来似乎不是那么的僵硬。
田晶晶愣了一下,忽然道:“我现在才发现,这是你今天以来第一次说话啊!”
神经粗大……又是一个新词汇。
“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说实话吧,能考进来已经不错了,你考的比我还好,这样虽然进不了一班,但是其他平行班问题还是不大的啊,就算不幸进了十三班也没关系,师资力量也没什么变化嘛……”
一个中午就在某人类絮絮叨叨和某伪人类虚心学习中度过。
下午,语文。
宣墨一手捂着额头,很痛苦。
学语文这东西是要感情的,宣墨不是没感情,但是显然她没有蓝星人这样的感情,也没有他们那样的思维方式。
通过不断的激活记忆,她看这张卷子已经没有问题,每一个字她都认得,但是……合起来就不明白了。
荷塘……是一个景物吧,一个景物,能寄托什么呢?寄托是什么?邮寄和托运的新品种物流方式?
天……
她很想呻吟。
勉强做了选择题和填写诗词,一头雾水的认真看完接下来的题目,两篇文章一篇古文愣是没看懂,而作文题更别说了……什么消失的存在,虽然这让她想起了那些曾经称霸这颗蓝星的老朋友,不过显然这儿的老师不会喜欢有人在这么有深意的题目下看到一篇讲述恐龙生活的介绍文。
叹气,搁下笔,她揉着太阳穴看着外面,继续观察世界。
语文卷子收了上去,今天的考试结束。
不出宣墨所料,田晶晶风风火火的跑来:“中午陪你一逛都忘了整理寝室,快一起去吧!我早上就理得差不多了,就你事多,跑的没影!”
宣墨任她拉着穿越熙熙攘攘的人流,苦笑,这丫头不知道神经什么做的,从前那个宣墨哪是什么事多乱跑,压根是跑出去自杀!虽说她死成了让她这个外星人钻了空子,但是无论在什么文明中,自杀都不会是一件小事。
想起自杀,她又接收到了那段记忆,里面有少年冰冷的脸嘲笑的弧度。
算了,关她什么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