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a7469ba903e4a4cbd91a5104ed99616,time=1594138832,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393437828/393438043.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1B3L3L51L7&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393437828&page=1&vt=2,signature=60f521279195118eabcc7670e47d28a8ede62b90
isshowflow:1,,
孙阿姨炒股记:3500元炒出千万身家的股市智慧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2差点命丧伊拉克

2.差点命丧伊拉克

 

尽管我当时内心是非常想和两个姐姐一样,去“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的,但身体不争气,终究也没能去成。不想,我在工作之后,居然插了一回“洋队”。有时候想想,命运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从学校出来后,我被分配到了上海电子管厂,现在这个厂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当时这个厂和在这个厂里工作的工人所享受到的荣耀感,现在在很多我这个年纪,甚至比我再大一点的上海人心里都是能够回忆的起来的。不过这种“风光”,并没有让我们后来逃过下岗的安排。

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厂里主要生产红灯牌收音机使用的电子管。这个牌子的收音机当时是很紧俏的产品,因此厂子里的生活也是相当红火的。后来由于有新的产品出来,就不太使用电子管了,再后来也就不再生产了,改为生产日光灯及日光灯管。

在1983年的时候,厂里接到上海市有关部门的任务,需要派遣一批工人去伊拉克工作,而我当时正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并且是当时很受尊敬的“全能工”。所谓“全能工”就是说,在整条流水线上,从第一个岗位到最后一个岗位,我都能胜任,就和体操项目里的“全能冠军”一样。

那时候去国外工作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对人员的挑选非常严格,组织方甚至到了我之前的学校和街道居委会来做政审调查。于是就叫我去面试,后面的事情居然也相当顺利,面试和体检都通过了。

这里需要说一下当时的国际环境,那时候正好是伊拉克和伊朗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领导就问我,去正在打仗的地方工作,会不会害怕?我回答说,不怕。当时我已经成家,并且有了一个已经3岁的儿子,于是我就把孩子交托给了我的妈妈,安排好了家里的事情。于是,我的经历里就有了一段2年多“洋插队”的时间。

不过我们“洋插队”那会儿的工资并不多,只是回国的时候,他们赠送给我们了一些当时国内仍是相当稀罕的电视机、照相机等物品。不过,对我来说,并不是太在意这些,被认可、被选拔上的自豪感对我来说更为重要。

我们当时是从北京转机到的巴格达。上世纪80年代初的伊拉克就已经相当富裕了。但我们一开始去的人,并不适应当地的气候和饮食。很多人第一天就发烧了,不但吃不下去当地的食物,而且连自来水都喝不下去。很多人当时就哭了,但我是不哭的,想着既然来了,就好好工作,再说身体本来就不适应,再一哭,就更吃不消了。

最后我们还是都撑过来了。

记得我们当时是生产汽车灯泡的。那家伊拉克企业的厂长对我们这种中国工人还是蛮好的,一方面我们的技术过硬,另一方面我们的坚持精神也很让他们钦佩。他对我说,他们也需要技术人员,是否可以让我带些伊拉克徒弟,我欣然答应。我在操作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学,后来他学会了,我就只需要旁边指导就可以了。适应之后的异国生活,就比较顺当了。

但是有一天发生的事情,真让我觉得离死亡是那么近。有一天,我们几个中国员工去巴格达最高的山上去拍照,正开心时,一颗炮弹落在我们身边。不幸中的万幸,这颗炮弹并没有爆炸,而是击穿了一幢房子的好几个楼面。着实把我们给吓坏了,临死亡的感觉真的很近。

还有一次,就是在离我们宿舍非常非常近的煤气厂里发现了一个定时炸弹,当时我们宿舍楼里的人都撤离了,我由于睡得太沉,居然没有被吵醒。事后,他们都说我实在是“太沉着”了,说我“命大”。

我到现在还时常能回忆起这段生死经历。和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庆幸,庆幸身边的那些炸弹都没有爆炸,如果爆炸了,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经历过这样的事,让我更加珍惜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生命,更加懂得“活着”的意义。后来炒股的时候我都很小心谨慎,尽量的回避风险,哪怕少赚一点,毕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