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力量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一章 父亲是用来仰望的

父亲的力量不是来源于孩子对自己的畏惧,而是你给了他多少爱,他感受到多少自由。

《爸爸去哪儿》节目播出后,我备受批评,很多观众说我“对石头太严厉,小石头好可怜”“脾气不好,太容易跟小孩子急”“别的爸爸看孩子又哭又闹,各种害怕、退缩、喊累、胡闹、折腾,就石头爸爸反应那么激烈,至于吗”……

说实话,我在参加节目前,并非完全没有意识到会有这样的批评。但是不管在镜头前还是镜头后,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爸爸,想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大家看。我参加这个节目的初衷,也不是为了证明我的教育方法有多么正确,对与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这种方式拥有一段和石头在一起的时光。

在节目最初我就说过,自己是一个不像爸爸的爸爸。怎样做爸爸,我心里没有标准答案。没有人天生就会做父亲,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过程。比如,我反思了观众们的批评后,体会到石头的委屈,检讨自己要做一个慈祥的父亲,给石头更多的关爱和理解、耐心与包容。再比如有些教育方法可能不会一时奏效,但是我了解石头,我反思自己的成长历程,会坚持采取对石头来说称得上好的方法,即使石头不理解,观众不理解,我也还是会坚持。另外,我总会及时与石头妈开会讨论孩子的教育方向,有疑惑及时找方法解决。我知道自己做爸爸还不够完美,但是我一直在努力。

当很多人说我不是一个称职老爸的时候,也有很多人都在称赞石头是一个出色的孩子。我们这对优劣评价集于一身的“父子组合”,或许多多少少说明了我和石头妈的教育方法还不算太差。你说呢?

带伤参加节目是石头自己的决定

离拍摄《爸爸去哪儿》还有三天时间,石头发生了意外——手臂骨折了。

之前我们了解这个节目中孩子的活动量很大,本来就有些犹豫,这下石头断了手又打了石膏,我和石头妈更感觉不该让孩子冒这个险。左思右想后,我跟石头妈商量说:“这事儿吧,放弃很容易,只要给节目组打个电话说一声,从保护孩子角度来说,拒绝得也合情合理。如果坚持,迎着困难上,对孩子来说,可能增加了风险,可也是难得的挑战。另外,咱决定参加这个节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平时跟石头待在一起的时间少,想和孩子有更多互动。他现在情况特殊,可孩子一生中有几次面对这种挑战的机会呢?”石头妈听完说:“干脆咱别纠结了,我明天去医院听听大夫怎么说,要是大夫说没有后遗症,只要石头愿意,你爷俩就去吧!”

结果,大夫说没问题。石头一听,兴奋坏了,我和石头妈也算是下了决心——去。可说着容易做着难,受伤的石头又让我们纠结了两个晚上——晚上睡觉时胳膊疼起来就嗷嗷哭,哭得我俩在旁边特别犹豫,孩子受了这么大的伤,做父母的还让他参加节目,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到了第三天,就要准备出发,石头主动和我说:“爸爸,我想去。”孩子的这句话终结了我的所有犹豫,最后坚定了我——那就上吧,尊重孩子——的想法。

没想到在家疼得哭咧咧的“病石头”一去就变成了“疯狂的石头”,手伤成那样还撒丫子跑出去找锅。我一看,这下妥了,天空飘过一行字:手伤已经不是事儿。而且在这种受伤的情况下,他去完成这些任务,一定会比平时更能感知一些超出任务本身的意义,或许是坚强,或许是团队协作,或许是勇于放弃,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可是在当下,我清晰地觉得和石头一起参加这个节目,是来对了!

在我之前的人生经验里,大事发生时,通常女性比男性表现得更加坚韧,心理承受能力更强。就比如在石头受伤后参加节目这件事儿上,我总会率先担心这个,忧虑那个,焦虑得不行,而石头妈一直表现得比我淡定。让我没想到的是,石头也表现得那么淡定,原来孩子虽然看似弱小,其实内心也很强大,不娇气,挺坚强。

我很庆幸,在是否参加《爸爸去哪儿》这件事儿上,最终听从了石头的意见,而不是武断地替他做了决定。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从他一出生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特别是现在的孩子,他们每天接收的信息量非常大,这就意味着孩子们面临的问题更多,意味着他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也要从小就保持这种自己为自己负责的能力。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特别需要家长的力量来支撑,做父亲不学习是不行的,我们不能给孩子一个错误的价值观。其中有些需要孩子自己在成长中慢慢体会,自己找答案,有些则需要家长的帮扶,我们不能无知到有一天连自己的孩子也教育不了。

其实,不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我们也会经常讨论,比如在他这个年龄段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或是需要注意什么。不要拔苗助长,不着急,让孩子释放天性、给予他自由最重要,让他该走的路都走过,不要长大以后再往回补课。

“狗都嫌”的孩子需要威慑

拍摄《爸爸去哪儿》的时候,石头 6岁,在中国的俗语里正是“狗都嫌”的年龄。我本以为这个“嫌”字是嫌弃的意思。后来在《爸爸去哪儿》一期节目里,剧组安排我们爷俩住了一家有恶犬的房子,结果石头跑过去把恶犬都给玩蔫儿了。我这才明白,原来这话是说:这个年龄的孩子,人见了人躲,狗见了狗怕。

正是基于男孩的这种特质,我从不介意被人说成是一位严父。在我看来,每个男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需要有一位严格的父亲。因为男孩天性比较淘气好动,对世界的探索欲比女孩强烈得多,是个极具创造力和破坏力的“物种”,所以有时候就需要一个果敢严格的力来干预,才能收敛或者释放在正确的地方。

几乎每个男孩六七岁的时候天性都比较开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能量大,自控能力却很弱。那怎么办?家长怎么帮助他?其实我对石头的吼、瞪眼睛,是想让他很快安静下来,快速自控。

在拍摄节目的过程中,他那力比多一作怪,满场疯的节奏,只要我冲他吼一声,差不多也就能让他安静五分钟,但是安静五分钟节目就能多拍五分钟。

别小看这五分钟,对摄像师及整个剧组来说,都轻松了一大步。

在第二期节目中,有一段我跟石头之间的“战争”和“矛盾”,硝烟弥漫。我假装把他关到大门外,告诉他不好好做节目就别参加了。当时我确实挺严厉的,从石头眼神中我感觉到他怕我,心中有一丝后悔。

事后我反思,自己从小到大一直也是被父亲这样呵斥,对这种教育方式本有一些排斥。但是作为一个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中国人,骨子里或多或少都带有那么一点所谓父权的威严,无论我喜欢与否,都无法摆脱。

但这种方式就一定是错的吗?我觉得不是,可以在教育儿子的过程中,把这种父权的威慑力当成手段偶尔使用,但绝对不能一味地将威严当作特权去要挟孩子,压制孩子的个性,这中间尺度一定要掌握好。

在节目中我采用这种威慑的方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无论孩子多小,这是一份工作,是很多人一起做的事情,要遵守规则。在一个团队中做事,不可以那么随意,我希望石头能够明白。而在平常的生活当中,我和他还是比较哥们儿的,常常在一起小打小闹。

我从小在一个很典型的中国家庭中长大,家人都羞于表达感情,尤其是对男孩子。可是在我心里,爱一定要让孩子知道。我用“严厉”的方式让石头了解规则,但我也知道孩子是需要哄的,要给予他更多的鼓励和拥抱,让他自信。

传统意义上,我们总觉得男孩子就应该刚强,可是刚而易折,所以我们要更多关注他,经常表扬他。平实只要石头表现得还可以,我就会奖励他“胡萝卜”。比如他要求“爸爸我想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这时我就想,好,他听话这回就给他这样一个奖励吧。偶尔随心所欲一下又何妨,关键在于他知道家人是爱他的。

在吃饭这个问题上,很多人都会说到我错怪石头不好好吃饭那一期。记得那一期播完了,对我的负面批评特别多,我承认我确实误会了,没想到石头是想让村长吃饭,我也和石头道歉了。

但是,吃饭要有个吃饭的样子,我觉得这一点没什么错。也许我的要求比较多,但我觉得这是培养孩子独立性的开始,是最基础的自立,因为这件事将来没有人会帮他,所以让他在长身体的时候学会好好吃饭,是我对他最基本的要求。这也许在观众看来,又是我对石头教育当中一种“苛刻”的坚持吧。同时我觉得,孩子毕竟有很多天性,有很多淘气的东西,那些小小不言的,不用太计较,必要的拥抱、必要的放松、必要的妥协也是应该的。

但是如果出现的问题关系他的成长,家长也绝不能含糊,要很明确地引导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当中间出现交流问题时,“中国严父”的一些小手段也可以适当用一下。

从电视上看其他的爸爸,都挺会哄孩子的,像 Angela、Kimi好像都被爸爸呵护得很好,而我对石头则不然,什么都让他自己去。其实,我呵护石头的画面都让“鸡贼”的节目组给剪掉了,因为节目需要效果嘛,你可知道,被镜头放大的只是那 1000个场景里的几个,私下我对石头可好着呢,他欺负我的时候你们都没看到。

现在我发现有时候跟石头太哥们了也不成,这小子太聪明,很快就能找出我话里的漏洞,然后蹬鼻子上脸,还准备骑在我脖子上“拉屎”。

这时,父亲的威慑力又要被搬出来用啦。

瞪眼是霹雳手段,闭眼是菩萨心肠

虽然外界传言说“石头爸爸,威力巨大,双眼一瞪,石头吓趴”,不过现在石头确实黏我。威慑力是不是一种气场?我不知道,但我一直这样认为,因为我一瞪眼睛,石头就怕我,就连石头妈都说这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人疑惑,瞪眼睛这件事情本身没有多可怕,难道是瞪完眼以后会产生其他后果?所以接二连三地有人问我“瞪眼睛后会去揍他吗?会惩罚他吗?”我想说真的没有,我不惩罚他。我只是想用我的气场,让他冷静下来,不是某种意义上的“害怕”我。

因为我知道,对一个男孩来说,父亲本身是非常重要的角色,父亲的魅力是父亲力量的直接体现。

你是想让你的孩子怕你,还是让他服你?对孩子而言,你产生的应该是一种吸引力。当你年迈,你应该希望他回家看你不是出于义务,而是因为你对他有吸引力,他可以回来跟你谈谈人生。他觉得我的父亲是可以沟通的,我们之间有一种神秘的互相吸引的力量,他信服你才愿意与你沟通,这才是父亲的力量。

父亲不是用来害怕的,而是用来崇拜的。父亲的魅力来自你怎么说、怎么做和你怎么让孩子感受到你的爱。

不管外界传我有多严厉,吓唬得石头直哆嗦,我的儿子对我还是崇拜有加的,我经常陪他和院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耍。他们骑车,我就在后面跟着跑步,我远远就听见石头在前面骄傲地说:“看见没?后面跟着的是我爸爸!……你这想法!怎么跟我爸似的……”

哈哈,虽然我在后面追孩子们追得很辛苦,但是心里别提多美妙了。

以后不能总瞪儿子了,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我一定得改,因为我知道这种方式只有在现阶段管用。就像我小时候,我父亲可以用瞪眼睛、大声说话来吓唬我;等我再长大一点,长到十几岁的时候,我不听话他可以打我,或者用更大的压力来压制我,我才会害怕;但等我更大的时候呢,我打得赢他的时候,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用呢?我当时就是这样想我的父亲的。

我想等我有一天,足够反抗你的时候,一定离你越远越好。这种错误的教育,恶性循环的结果,一定与我们最开始的初衷相悖,适得其反绝对不好。

别看我在镜头前是个严厉老爸,在生活中我经常是一个“受害者”,有时石头跑到我们床上睡觉,在中间拳打脚踢地打转,把我和他娘横扫到床两边,后来因为一张床上人太多,我们爷俩都怕热,石头妈又怕冷,所以我们只好分两队盖被子睡。石头妈独自成为“厚被子”队,石头和我这种“老伙子、小伙子”组合火力旺,是“薄被子”队。

于是出现他每天晚上都把我这个“队员”挤到床边的位置,好几次我都快掉下去了。睡觉的时候,他一会伸脚踹我,一会抡胳膊打我,我晚上想睡好几乎不可能。所以每回睡醒以后,我都委屈地跟儿子商量:“儿子,你看你妈总是胜了咱俩,她那儿那么大块地方,你都不去占领,为什么老往我这儿跑啊?!”说完其实心里不忘美滋滋一下,内心开始各种活动:我儿子就是特别依恋我呢,就是天然跟父亲近呢。挤我咋了,嘴上抱怨我心里甜蜜着呢。

后来石头妈在一旁特淡定地告诉我一事实:“切,少臭美了啊,那是因为你爷俩睡觉都怕热,盖一个薄被,两人睡觉还都不老实,你踢他也踢,相互打仗抢一个被子知道吗?你把儿子的被子拽走以后,他可不往你那挤吗?”嘿!敢情我这从“受害者”还变成“侵略者”了。

我吼叫因为我无力

在节目中,有些人看到我对石头发脾气和吼叫,会说我这种教育方式不对。其实在我冲石头吼叫的瞬间,我心里也特别清楚这样做不对,但这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可能是我做父亲的智慧还不够,我也在拼命学习和成长,就像教育专家们常说的:“一个人的沟通方式,是从他父母的沟通方式中遗传下来的,当你会下意识这么做的时候,是因为你只知道这种解决方式,因为你的父母就是用这种方式对待你的。”是的,我承认,现在这个阶段,在石头不听话的时候,我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让孩子安静下来,因为我父母当初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我小时候就看过一部很好看的美剧,叫《成长的烦恼》,他们的家庭教育方式对我影响颇深。比如那个美国小男孩在家里特别活泼、俏皮,跟他爸爸妈妈说话就像兄弟间的调侃,这让年少的我非常羡慕。我一直以来都很希望自己能跟父亲建立那样一种关系,但是很遗憾,这只是个愿望。

《成长的烦恼》里还有一些在中国人看起来比较隐晦的话,比如跟女儿说“女孩子出去玩的时候要注意,是不是该带上什么‘工具’ ”之类的话,意思是想告诉女儿要学会保护自己,别让自己早孕。这话如果从我嘴里出来,一定会变成“你不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或者说“你自己要小心”,会显得直接而武断。

我们孩子这一代比我们小时候要幸福得多,因为我们作为父母有机会接触到新的理念,孩子们可以在相对开放的环境中成长。而我们从父母身上学到了发脾气的方式,还有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曾经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当我们长大以后,走出家门进入社会,要自己去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才开始反思我们从父母身上学到的是不是正确。

我们的孩子也一样,我们的行为方式如今又成为了他们的学习榜样,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都来源于对我们的模仿与借鉴。我用吼叫的方式对待他,他学会的方式就是吼叫;我用冷静的方式,他才能学会冷静。不过让我欣慰的是,石头现在表现出来的处理问题的方式都是偏冷静的,他还经常拿电视上我说过的话来反驳我:“你不能对我吼啊!你不是说要做慈祥的爸爸吗?”这小子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这时我就会提醒自己:儿子说得对,我要克制自己对他吼叫。

我想每个家长都希望在孩子犯错时,能告诉他正确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点,他或许在知识层面认可了你,但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说,这样做并没有让他学会处理问题的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态度。

对一个孩子来说,知识更重要,还是生活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呢?这是每个家长都需要思考的问题,想清楚后也让我们做父母时轻松一点。不要对孩子平时犯的错误那么紧张,我们其实不需要急着告诉孩子一些事情的规则,比如 A是对的,B是错的,你可能这样认为,因为这是你思考过后的生活方式,但孩子也应该有他的思考,用他的思考路线,可能未必认同你。

对所有孩子来说,生活会告诉他很多东西,解决问题的能力永远比知道答案要更重要。当你告诉他这个是对的时候,他自己就省略了那个思维过程,他得到的是你的间接经验。

我相信很多家庭在教育的过程中都有一些误区,在过去,我们太困惑,走过不少弯路,也犯过低级错误。所以我们当了父母以后,总希望孩子不要走我们走过的弯路,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其实我们内心都清楚,孩子必须犯错误才能成长,因为我们也是这样才长大的。虽然我们的出发点,都是爱孩子,希望他好,但是如果采取的方法不正确,就未必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我经常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常想人的一辈子,都是在困惑中度过的。我困惑了 30多年,才傻呵呵地明白了一些事情,我们总是急切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走捷径,尽早了解一些事情,但忽略了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人生,他有他的路要走,有该碰的壁、该摔的跤要去经历,我们应该教会他的是不断思考的方法,我们无法教他走一个设定好的人生。

适度严厉让父子关系更亲密

我性格中有非常顽固、保守的一面,石头身上也同样存在。关于这一点,我觉得谈不上好坏,只能说性格如此,对于想要遵循的事情,就会坚持。但这不意味着不接纳意见,例如别人告诉我一个道理,想说服我,如果道理本身能说得通,在世俗观念里是可以被人接受的,那我也会思考进而接受。

但除了个人喜好外,在现代社会,能审时度势,知道一样事物是否被大众认可,也很重要。正是基于这一点,电视台故意放大我的“严父”形象时,我并没有反对。一方面,我想,从电视传播的角度来说,确实有受众心理需求;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形象并不完全违反我的准则,现实生活中,我很多时候就是要用这种所谓严厉的方式告诉石头一件事,他才能知道。

不过,这种严厉并不是随意使用的,我在此要反复强调:“严厉”的分寸很重要,如果这种严厉伤害到了孩子,那就得不偿失了。在这方面,我一直非常注意。

例如有一次录完《爸爸去哪儿》后,我又把石头带在身边进剧组工作。当时,恰好在工作间歇要接受媒体采访,现场比较乱。就看石头满场飞,工作人员都管不住,一不小心就不见人影了。

当时石头已经小有名气,我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多被人追捧,所以在这方面和他说得少一些,他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算了。但是有些危险,作为父亲,我是知道的,他离我太远,我就没法放心,万一有点儿什么事儿怎么办?于是,我就告诉他:“现在很多人喜欢你,但是他们有时候太热情了,控制不住会碰到你。所以,石头你要离我近一点,这样爸爸可以保护你。”第一遍我说得很温和,可他就当耳旁风,还跑到远处去玩。反复说了两三次,他还是我行我素,我就有点儿生气了,很严厉地说:“那你去吧!到那边去吧!”这种说话方式确实是有点儿过,但是很起作用,他马上就乖乖地不乱跑了。

严厉的方式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制止效果,但是在孩子心里,还是会留下一些芥蒂。那怎么办?是置之不理还是积极化解?在这方面,我和石头之间有我们自己的处理方式。

那天石头听话不乱跑后,紧接着就开始了拍摄。一开始,他有点小报复似的打我,一会给我一下,一会又一下,一边打一边还嘴里嘟囔着:“离我远一点……哼……”这其实就是在告诉我“爸爸你刚才说的话有点过了”。那我就任他捶,逮住机会,就跟他玩一会儿,或是跟他开玩笑,逗逗他,拥抱一下。

不一会儿,石头的小委屈表达出来了,我也用这种方式告诉了他我的理解和接受,我们俩慢慢就好了。

俗话说,打一巴掌给一个枣吃。打一巴掌当然是为了让他深刻记住,而给一个枣是让他修复心理上的小不平。

对我来说,这个“枣”不是物质也不是讲多么深刻的大道理,就是父子之间的小亲昵,它能无形中拉近彼此的距离。

印象很深的是,那天在回家的路上,石头还撒娇说:爸爸,回家我要跟你睡觉。

我常常觉得,在父子相处、亲子教育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父母不能让孩子在心理上缺失太多,否则他的性格、思想就会出问题,会缺乏自信和安全感。而自信和安全感是一个孩子走得更远、长成大树的必备因素,在他们小的时候,几乎全部来源于父母,我们责无旁贷。

因而,别轻易因为一句“为了他好”就选择严厉的方式,即便因为各种原因严厉对待,事后一定去努力消解严厉带来的副作用,严慈相济。

爱之迫切也有错吗

参加完《爸爸去哪儿》节目后,我背了一个“中国式好爸爸”的名声,这让我备感压力。有时我也想睡懒觉,也想和朋友出去喝酒,自己拍点儿戏,和老婆两人旅行,不想把精力完全耗费在教育孩子上。

但我是中国人,不背点包袱,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我是公众人物,是被观众举在台上的人,做公众人物最苦恼的莫过于本来很平常的举动,都会被外界放大。所以导致干我们这行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完美主义。对自己是,教育孩子也是。总担心孩子没达到外界的期许,做得不够好。孩子犯的错,得在我这里先被放大一次,提前纠正,一旦被外界放大后对孩子造成的影响,不可预料。为了保护孩子,我需要每一件小事都认真对待。

或许我不是一个好爸爸,但我很投入,并努力扮演好爸爸这个角色。在《爸爸去哪儿》里,观众看我好像是一个很粗犷的爸爸,其实私底下,我是个特别细腻的人。全家数我最操心,家里的大小事情,我都要指挥方向并把握细节。我会思考家庭成员间的情感,关注孩子们的情绪

《爸爸去哪儿》节目组里的观察员私下告诉我,他觉得我是一个个性鲜明、个人色彩强烈的人,所以我不太以孩子的情感角度来体验孩子。在对家庭和孩子的教育过程中,我总是迫切地将我走过的弯路、我的经验教训、我认为好的东西全部传达给孩子,传达给家庭。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传统中国家庭里存在的问题。

迫切也是分情况的,虽然在家教育孩子的时候很迫切,但是在学校老师如果太迫切了,我反而会安抚老师,放慢脚步。例如,石头参加节目耽误了许多功课,我担心对孩子的学业有影响,怀着迫切的心情,请了两位家教给他补课,希望他别落下其他小朋友太多。

但是学校老师因为石头落下课这件事,也很着急,总跟我反映石头现在的语序很混乱,写字笔顺总出错。我心里知道这方面需要时间慢慢来,再迫切希望石头进步也不能让他一口吞个西瓜。所以每当班主任老师说他现在不行,将来会很麻烦的时候(这里要注意,老师这些话,绝对不能当着孩子面说,会对孩子心理产生不好的影响),我总是微笑回应:“没事儿,老师,我知道你很用心,但是我们慢慢来,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再迫切,也要给孩子的学习留出成长的时间。这时家长可以为孩子做的,是找到可行性强的学习方法,并提供给他良好的学习环境。

所以,我请教了相关专家,关于班主任老师提到的孩子笔顺的问题,我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可以让他在自主学习的同时自己纠正错误,并掌握正确的写法。

方法是:我买了一本《小学生笔顺字典》,我告诉石头:“你要自己学会解决这个问题,不会写的字、不知道的笔顺,查字典,我现在只教你查字典的方法,只要掌握这个方法,就可以自己学了。”这个方法不仅开发了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还能培养他学习的成就感。

做大哥,石头当仁不让

《爸爸去哪儿》的录制过程,也是石头和我共同蜕变、成长和进步的过程,留下了太多让我感动的瞬间。尤其在云南普者黑时他主动帮我擦脸那次,真的让我记忆犹新。记得那天场面很热闹,热情的村民们又唱又跳,灌了我们不少酒,还专门送上当地的“抹脸礼”,把脸抹得黑黑的,大家都玩得特别开心。

玩完回到家,我俩都已经很疲惫了,我完全没想到石头会主动拿起毛巾帮我擦脸,感受着他耐心细致的擦拭,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虽然我在家对他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少,但出门在外,石头年纪又小,我照顾他起居是理所当然的,从来没想过要他为我做什么。

那一刻他知道为我这样做,而且是默默去做的时候,让我不由得觉得石头真是一个大孩子了,由衷体会到了做父亲的幸福。

在节目摄制组,石头是最大的孩子,我常常和他说:“你是大哥哥,要多帮助别人。”遇到村长交代的任务,通常我会提醒或暗示他方法,但并不直接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我希望他有更多独立思考,自己决定怎样做,并且主动帮助其他小组成员一起完成。

对石头这么大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要求可能会有点高,可石头的表现让我觉得,其实孩子的潜力是无穷的。让我备感惊讶的是,看到有一期,他跟小 Kimi一组,从叫 Kimi起床,到哄他独立完成任务,后来为了鼓励 Kimi赶紧出发,还主动帮 Kimi提篮子……整个过程中他表现得还真有点小家长的感觉,既独立自主,又懂得照顾他人。

再比如,他带领一帮孩子钻山洞,明明自己也有点害怕,可嘴上还说着“跟我走,有什么好怕的!”给自己壮胆;还有他和同伴去要食材,能主动帮助别人。这些情感流露得都那么自然、那么真实。

节目里所有宝贝都说“我最喜欢石头哥哥了”。我听了,欣慰之外备感自豪。然而,我是节目中受批评最多的老爸,很多观众对我这种“问题老爸”有诸多呼吁和炮轰,石头却是节目中最受欢迎的儿子,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人都渴望正能量,孩子们身上有许多优秀的东西,石头属于厚积薄发型,这点跟我很像。从一开始看他并不怎么起眼,但是慢慢地你会发现,这个孩子身上有好多闪光点。这就是一个小男生的人格魅力。其实,平时生活中的石头也是我家这片儿的“孩子王”,正能量多得很,成天领着一帮孩子到处疯、到处玩、到处笑。

爱笑是个很好的品德。从节目中看到,石头没哭过,心智也很健康,这跟我们的家庭氛围是分不开的。首先要有一个良好的家庭氛围和环境,其次要有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我和爱人从不吝惜对孩子的笑容,所以孩子对笑也从不吝啬。

刚答应参加栏目拍摄,孩子就意外摔折了手,伤得很严重。复位以后,医生说要静养,不能乱动。在节目中,石头虽然手上打着石膏,但比谁都活泼好动,在村子里奔跑,完全不顾手上的伤。在第一期节目中,其他小朋友还不适应环境,石头就已经玩开了。

我没想到他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这么强,活泼好动成那样,最后手部骨头恢复得不错。唯一有一点“娇气”的地方,就是他平时吃饭用右手,左手不会拿筷子。很多网友起初在节目里看见我给他喂饭就说:“哎呀,你怎么这么娇惯孩子。”其实是因为孩子右手受伤,左手用筷子吃不好饭,很多小事情我不想解释太多。

我没有其他爸爸细心,一碗方便面和一盘炒鸡蛋就能让石头开心地吃下去。即便只是啃红薯、馒头,他也是一个劲儿地叫“好吃”,吃得还挺香。我看着他觉得好笑,因为生活中的石头就是这样,特别好养活,给口饭就活了。你让他吃牛排,他吃得非常高兴,你给他土豆、玉米,他照样吃得特别香,他不挑食,吃什么都行,从小我就不娇生惯养他。

石头爱吃汉堡,爱吃比萨,爱吃西餐和快餐,营养均衡对孩子来讲非常重要。平时我和爱人给他吃的也是五谷杂粮、蔬菜水果、肉、蛋,几乎什么都让他吃,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不要觉得贵的食物就是好的,不要觉得冬天让他吃西瓜就是好的,蔬菜水果要应季吃,才最健康。

石头开心的时候是一个很开放、很外向的孩子,真实的情绪根本藏不住,愿意表达,也更愿意表现,作为家长这时一定要耐心倾听孩子,抓住这个时机锻炼孩子的表达能力。

在节目里,石头的表现还是比较全面的,特别是在找锅的时候,我一声令下,他撒丫子就跑了。后来摄影的兄弟回来告诉我:“涛哥,你儿子跑太快了,我实在是跟不上,他平时就这么跑吗?”我说:“他平时就这么跑,在外面跑回来浑身泥和土,回来就得换衣服。”

石头平时就是这样,敢往前走、敢往前冲。

懂事的石头不是好好先生

现在回想起我的从前,我发现,原来在我从小到大的生活里,父母对我的要求就是完美的,他们有时候是不允许我犯错的。同时他们又是刻板的,事情按照他们理解,只要那个东西是错的,就不能按照他们理解中错的那样去做。我相信许多传统中国家庭里的家长都是这样的,他们是教科书式的、概念化的,不懂得考虑个体感受的。

我觉得男孩教育该要求严的时候一定得严,特别是在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说一不二。石头在节目中是这组孩子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大家也都认为他的表现像一个大哥哥,这点我很满意。中国人讲“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孩子的很多品德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在他的思想趋于成熟的时候培养出来的。很多担当的东西,是天性的也是自己的气质,让他去也去不掉,改也改不了。

通过这个节目我也在观察他,教育他,孩子通过参加这个节目比以前懂事了,懂得了如何与人相处,怎样关心、照顾别人,我自己也在思索,怎么样让一个小男孩长成小男子汉,教育孩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直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小石头身上有很多本质的东西,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特别好,而且是太好了。这样好的情况下,我反而觉得他在有些方面,需要一些“毛茬”,这种“毛茬”不是粗犷,而是要有一点瑕疵,不一定要追求完美。男生那样完美会很累的,就像我一样,从小被要求太多,从小就背负着太多个框框,导致我的成长很累。时间长了,自己也觉得要宣泄:我为什么要这么好,我也可以稍微放松一点,我也可以不要像人们说的那么好。

所以在对他的教育当中,有的时候我跟石头妈说,能不能让石头“坏”一点。“坏”的这个概念,不是品行坏,或者去让他做坏事,而是有的时候可以懒惰一点。有时候别人积极的事儿,你可以不积极一点,人家又得了 100分,又得了第一名,你下回倒数第一名也没关系。

现在我觉得石头已经能参透一点东西了,比如说,参加完这个节目了以后,很多人找他签名和拍照,我觉得他就把握得挺好的。

有些人不太靠谱,他一看就会说:我不想拍。有些人他也能知道,是我的朋友,或者一看还挺热情,人家也挺文明的,人家一请求他,他也挺顺溜的,就愿意跟人家拍。还有遇到特别不靠谱的,在旁边一边看一边拍还嘚瑟的,他就会说:不要照了,不许发微博,不要拍照。他自己就会很抵触,不是个好好先生。

给孩子撒娇的空间

看过《爸爸去哪儿》的观众,一定知道我家石头在节目中特别天然。在第一期中,他就暴露了他“屁篓子”的身份,吃完红薯放屁声音超大,镜头对着也不害羞,还特别认真地告诉爸爸,完全不去掩饰。他经常在节目中脱口而出一些让我狂汗不止的话。

像这种情况下,我绝对不会吼他一句,或者瞪他一眼,虽然我表面上很“嫌弃”,但心里很珍惜孩子的这份纯真。男孩嘛,就应该不拘泥于小节。石头还有一个生活上的习惯,就是“人在外,不拉臭”。必须回家坐在正圆形的马桶盖上才拉得出来,而且还得脱光了衣服才拉得舒服。对他这种异乎寻常的洁癖,真是让我无奈。

拍摄《爸爸去哪儿》期间,有一次他下了课接着跟我去工作,忙了整整一天回到家,一进门就撒欢儿似的冲向了马桶,一边冲一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我看到儿子这举动,真是又好笑又心疼,于是,我凑过去想抱抱他,他忙了一天肯定累坏了。他看到我对他有点意思,立马跟我撒起娇来,拉着我陪他一起臭。我被臭味熏了一会实在忍不了了,正要悄悄移步,敏锐的小石头立马叫唤开:“爸爸,你来,你过来嘛。”“儿子,你太臭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跟你妈出去一趟。”“你去干吗?”“今天爸爸特别累,去做个足底,半小时就回来。”“那半小时回来以后,你来找我!”“没问题,儿子,只要你那时没睡,我肯定找你。”

然后我冲进去抱了抱臭臭的他。那天工作结束后,大家都很疲惫了。石头累的时候也不说话,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跟父亲撒娇。要让孩子撒娇,不要因为他是男孩就减少给他的亲吻和拥抱。做父亲的,在外再累回到家也要给你的孩子必要的关心和温暖的陪伴。

爱这件事,可能来自生活中常有的沟通、交流,也可能是多一点儿抚触,多拥抱他一下。我跟孩子们在身体接触上完全无障碍,并且他们都愿意跟我撒娇。你的孩子黏你,愿意接近你,而不是从身体和心理上害怕你,疏远你,我觉得这就是作为父亲最直接的一种成就感。

有人问过我:“你的父亲都没有这样亲近过你,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是不是做演员让你解放了被压抑的天性?”我想说,哪有那么复杂,我知道自己一直渴求父亲的拥抱,但是没有得到,所以现在我得给我儿子充足的拥抱,让他不要渴求这种身体接触,让他身心健康地发展。而这种满足是相互的,在我拥抱石头的时候,我心理上也得到了极大的慰藉,就算是补偿吧,对孩子也对自己。

“哥们儿”之间要有原则

我拍戏忙起来,经常在剧组一待好几个月回不了家,但是只要有两天的假期可以回去,我都一定会回家看看儿子和老婆。平时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孩子交流,这回参加《爸爸去哪儿》,和石头接触时间长了,他时不时会提出:爸爸你能不能对我不那么严厉?

可能是这段时间我跟他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会经常告诉他我希望他怎么样,或者是他有些什么问题。其实私底下我们哥们儿的时候还是挺哥们儿的。有一次因为我们第二天还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所以当天晚上给他放假。在路上的时候石头赖赖地跟我说:“爸爸,今天晚上我能跟你们睡吗?”

我说:“好啊,可以跟我们睡,你愿不愿意跟我们睡?”

他说:“我超愿意!”

我说:“我也是,超愿意!”

我一直觉得,对孩子该夸赞的时候要夸赞,该批评的时候就要批评。错误就是错误,如果我错了,我就特别坦诚地说儿子我错了,非常对不起,我们都改正,改正了就好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跟儿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改变没什么了不起”,对呀,没什么了不起。

大家说我这种教育方式好像还偏西方一点,其实我的风格就是纯美式的“胡萝卜加大棒”,该表扬的表扬,该严厉的严厉,该玩的玩,该闹的闹,该他安静的时候他就得去把门关上自己写作业。三岁左右他能够自己睡觉的时候,到点儿了我就给他关上门,把灯一关,爸爸给你讲个故事,讲完我就出去,他就自己睡了。我觉得这样孩子将来面对社会才能有足够的适应能力、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风光总会过去,石头还是石头

石头读书的学校外国孩子和老师比较多,很多人担心石头变成小红人后,正常的校园生活会受干扰,其实还好。学校的老师不像中国人这样了解和重视《爸爸去哪儿》,只知道石头去参加了一项课外活动。而我从一开始参加节目就跟家里人打过招呼,还跟学校的老师沟通过,不希望孩子从这件事中获得什么优越感或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权。

在平时的生活交流中,学校一视同仁,不会有额外的照顾——当然,别人要喜欢他、对他好我也没办法。

我们居住的小区,业主一般都是有些经济实力的。我向家里阿姨明确提出:石头和妹妹出去以后,不允许小区保安或者其他人亲或抱他们,一方面出于卫生考虑;另一方面不能什么人都随他抱,尤其是女孩子。

频繁的曝光确实给石头带来很高的关注度,我既没有刻意夸大,也没有刻意回避这一部分。有那么多喜欢石头的人想跟石头合影、签名留念,这很正常。我告诉他要用一个平和的态度去处理,尽量避免在他耳边说“名人”“红星”“童星”“火了”“太牛了”这些话,要让他知道这些是很平常的事,就像爸爸的本职工作一样。

很多喜欢石头的朋友想跟他拍照,他有时候会表现出不太愿意。那个时候我就会跟喜欢石头的朋友解释:“石头只是个孩子,希望大人能够理解他。还有如果拍照的时候他不想笑,也不要责怪他,他毕竟是个孩子。这是对孩子最基本的隐私保护,这方面大家必须要互相尊重。”

有一天,石头问我:“爸爸,咱们去干什么?”

我说:“拍照片呀。”

“拍照片干什么?”

“有很多叔叔阿姨喜欢你,会把咱们拍的这些东西放到电视上或者报纸上。”

“我天!我要上报纸了吗?”

“有可能。”

我经常暗示他:“上学的时候如果别人喜欢你,想跟你拍照,你就跟他照;要跟你握手,你就跟他握;人家说‘喜欢你’,你就说‘谢谢’。虽然他们喜欢你,但你如果不好好学习,没有完成作业 ,或者老师反映你在学校表现不好的话,爸爸照样批评你,可能还要惩罚你。”

我希望在这种暗示或者教育当中,能将外界关注对他心态的影响降到最低,但我们必须得面对的一个问题是:他一出生就不可能是一般孩子,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娱乐圈电影明星的儿子呀!那怎么办?那就正常面对吧。

就像我常跟他说的那句话:“这很正常,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但是参加拍摄《爸爸去哪儿》的确带给我们诸多不便。比如去机场,很多人看见我俩就一个劲儿地追,或者稍微有点儿过分的,见到我们就像见到外星人似的,非要拿着手机拍照,还疯狂尖叫。石头不理解这些人的行为,有时候会被吓着。所以如果在公开场合露面不太方便的话,我就尽量少让他出门。

事情永远不可能很完美,没参加《爸爸去哪儿》之前,我就知道参加节目是一把双刃剑。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人喜欢石头,由此带给他一些心态上的变化,对他的生活产生一些影响,都是显而易见的,但最起码我要让影响在可控范围之内,其他的顺其自然,风头总会过去。

经过时间的洗礼,这五个孩子有的可以在人气带来的锻炼当中逐渐成熟,有的可能会被淘汰,就像大浪淘沙。优秀的人会通过这次锻炼,把经历变成一种能量,一直慢慢往上走。往上走不等于他出了名、赚了钱,这不一定是最终的结果。

石头现在还是一个特别童真的孩子,有的小朋友相对成熟一点、精明一点,而他是纯天然的,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石头是什么样,在生活中他就是什么样的,这点是最可贵的。

父亲的光芒与力量——看林志颖、田亮、张亮、王岳伦如何做爸爸

在《爸爸去哪儿》里,五个伟大的爸爸都特别努力,也特别可爱,在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特别真诚。这几位爸爸在各自领域都是精英,能面对镜头坦然地把自己跟孩子的这种生活经历展现给大家,这本身就是一种挑战。一开始可能大家都会有些不适应,但是拍完这几期电视节目和电影版之后,我看到了每个爸爸身上的光芒和力量。

小志,他对孩子的照顾、体贴和保护都非常细致,细致到我觉得能当他的儿子简直太幸福了。他善于发现不同爸爸身上的特点和长处。比如他就跟我说,他看到了我身上和石头身上有一些北方人比较粗犷的性格,他就有意识地加强 Kimi这方面性格的培养。

王岳伦和王诗龄(Angela),那父女俩就跟小情人似的,天天腻在一起。有的时候女儿淘气呀,或者是女儿迷糊犯萌的时候,“岳伦儿”他就笑,那是从心里散发出的一种高兴、一种欣赏,眼神里透着崇拜。他是享受这种幸福的过程的。

而且王岳伦的心比较细,对孩子有很多无微不至的关心点,小姑娘也是个顺毛驴,这是他们的一个特点优势。有时 Angela像个小女王、小魔仙,但她也知道心疼爸爸,能够跟别的孩子正常地交流和分享,这点作为独生子女挺难得的。而且王诗龄哭的一次比一次少。王岳伦不太善于表达,或者能力比较差一点,但我觉得作为爸爸能照顾女儿照顾成这样,就挺不容易了。

有育儿专家说,田亮的教育方式犯了中国父母常犯的错误,就是以长辈说教的方式对孩子。其实我特别理解田亮,我要替田亮说两句。田亮的性格和生活能力跟我有点儿像,属于在平时生活中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那种,在家里就不怎么干家务活。所以对于照顾孩子这一套,他不在行,情有可原。

拍摄的间隙,我跟其他几位爸爸聊天,大家都说田亮真是连油瓶子在哪儿都不知道,就别说油瓶子倒了扶不扶啦。再加上第一次Cindy哭闹得很厉害,他也很无措很烦躁,因为一个大男人当着那么多人和那么多摄像镜头,面对这个一直在哭闹的孩子,他也觉得很没面子。还有好几次他的镜头里都出现呆滞了几分钟,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都傻眼了。

可我觉得换个角度看,他们父女俩绝对是潜力股,有无穷的潜能等待着他们去开发,所以说 Cindy和田亮不成功什么人成功呢?我想 Cindy将来的前途也会是非常光明的。

张亮和天天,他们俩是哥们儿,是好朋友,真的像同辈的两个孩子一样。可能跟他们的年龄和性格也有关系。张亮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有孩子了,两个人好像就在一起成长似的,他们之间的互动,看起来好像是张亮在教育孩子,其实有的时候是他自己再学习的过程,我都能感觉到。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鲜活的教育方式,是一种更现代的方式,而且在他们身上你能看到对生活的调侃和幽默。这是我尤其需要学习和借鉴的,孩子不能光是说教,不能太限制、太严厉,同时还要给他一些自由,也许是天天和张亮年龄的原因,或者性格的原因,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选择参加《爸爸去哪儿》节目的都是大家眼中的“星爸”,在节目里孩子们和“星爸”们呈现出来的几乎都是“不可控”的本色状态,所以我们这些“星爸”也暴露出很多短板,有的手脚笨笨的,有的木讷,有的粗心,反正好的不好的全都暴露无遗,这也许是让很多观众感兴趣的原因。这点真的需要“星爸”有甩掉包袱的勇气,如果没有胆量暴露自己的私人生活,我劝想来的“星爸”们还是别来挑战。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