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贵女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候府嫡女!

这边儿,苏月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不!应该说,是苏惜月!苏惜月为苏觉的元配李月所出。生苏惜月时,李月难产而亡!也正是因此,苏觉始终对这个女儿喜欢不起来,一直以为是她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而当年同样倾心于李月的皇上,却是对苏惜月格外地看中!许是因为她的模样与李月长的有七分相似,再者因为是意中人的女儿,无论如何,都是要多加照拂的。

而这安定候府里,表面看似平静,实际上则是水深火热!父亲对她不喜,继母对她百般苛责,使原来的苏惜月的性格难免有些怯懦,也因此,而不得祖母和祖父的欢心,更是让父亲看了不顺眼!觉得她空长了一幅和妻子一样的皮囊,却是没能继承她的才情和气质!简直就是对妻子的侮辱!

再次睁开眼睛,她已不再是那个怯懦无知的少女,而是换上了一幅来自现代的睿智灵魂!

苏月,原是Z国精心培养的特殊人才!虽然她身体娇弱,可是她却是被国家最高的军事基地所聘用。只是因为她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那就是预见!也被人称为先知!当然了,这一点,在现代时,便是被当做国家最高机密来保密的。因为她是Z国的秘密武器!也正是因为她,三年内,使Z国免除了三次的战争灾难!

苏惜月睁开眼睛,将脑子里的所有信息都整理了一遍后,缓缓

地坐起身来。

一旁的小绿急忙上前扶了,“小姐,您醒了?”

她的声音很自然的就被外面的那位青姑姑听到了。青姑姑快步走了进来,一脸的欣喜道:“阿弥陀佛!小姐终于醒了!天哪!菩萨保佑呀!”

苏惜月认出,她就是先前自己头脑有些不太清楚时,说话的那位妇人,“青姑姑,我没事了。是我不好,让你们跟着担心了。”

青姑姑一愣,明显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小姐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样了。无论是从说话的语气,还是态度,还有面部的表情来看,都比以前,怎么说呢,似乎是更加地像是一个候府的嫡小姐了!

“青姑姑怎么了?竟是被我给吓的不会说话了不成?”

青姑姑一听,便笑道:“怎么会?小姐,要说这一次,您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老爷每日下了朝都会来咱们水云阁来看您。您这一次,也算是让老爷终于注意到您了。”

青姑姑这样一说,眼角便有些湿润了。

苏惜月浅浅笑道:“青姑姑,我饿了。”

“是了!小姐刚醒过来,定然是饿了!您等着,奴婢这就去给您准备吃的去。”

“慢着!”苏惜月出声制止道:“青姑姑,父亲也快下朝了吧?”

青姑姑有些不解,“回小姐,快下朝了。往常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就要进府了。”

“那好,你去吧。到了膳房,也不用多说别的,就说是我醒了,想要进些东西就是。”苏惜

月说这话时,眼睛里泛着一种清亮灼人的光茫!

青姑姑一对上她的眼神,便马上会意了过来,“是,小姐。奴婢明白了。您稍等。”

待青姑姑退了出去,苏惜月便笑看向了小绿道:“你去帮我找一套衣服出来,不必太新,干净就成了。”

“是!”

“等等!看看有没有浅紫色的,我记得父亲最喜欢这个颜色了。”

小绿听了一愣,没有听说过老爷喜欢这个颜色呀,不过小姐的命令她可不敢置疑,连忙去箱笼里找了。

苏惜月的唇畔微扬,的确,没有人知道苏觉喜欢浅紫色,就连曹氏也是不知道的!可是她知道!因为一次她进宫时,看到皇上正在御书房里看一幅画。那幅画上,画的便是她的娘亲。她身穿一袭浅紫色的长裙,正垂了眼睑,似乎是害羞,又似乎是在看着底下的什么东西,甚是迷人!

后来,她看到皇上将这幅画命人送给了父亲,说是这是自己的娘亲在世时的自画像。这些年来,她从未在安定候府见过那幅画,看来,应该是被父亲妥善地保管了起来了。

苏惜月刚换好衣服,就听到了一道娇气的声音传来,“二姐姐醒了吗?妹妹是特地来看望二姐姐的!”

苏惜月的眉心一蹙,明显是听到了外面有拦她的动静,却是被她硬给闯了进来!好一个苏玉,我苏惜月才是这候府的正经嫡女,你不过是一个继室所生!虽说是嫡女,可

是在这大庆朝,总是比她这个元配所出的嫡女要矮上三分的!如今竟然不顾礼仪规矩,硬闯了进来!

苏惜月的面上微微一笑,苏玉,来的正好!今日,我便跟你算算我落水的帐!

苏玉硬闯了进来,便看到苏惜月正穿好了衣服,斜倚在了一旁的软榻上。

苏玉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苏惜月竟然是醒了?还以为她仍然是昏迷着,可是一进门,便看到苏惜月正笑眯眯地看向她!

苏玉下意识地便觉得浑身一凉!

只觉得那苏惜月虽然是在笑!可是那眸子里却是透着彻骨的寒意!让人只一眼,便觉得如同是坠入了冰窖一般!

苏玉讪讪地笑道:“原来姐姐醒了。妹妹恭喜姐姐身体痊愈了!”

苏惜月心中冷笑,怕是在暗骂着自己为什么不死吧?

“妹妹说的什么话?我昏迷了三天三夜,哪里有那般容易就痊愈的?”说着,便低咳了几声:“妹妹今日能来看姐姐,姐姐心里便知足了。否则,姐姐还以为是妹妹怕了,不敢再进我这水云阁了呢!”

苏玉的脸色一变,“这是什么话?苏惜月,别给脸不要脸!本小姐叫你一声姐姐已是给足了你面子了!怎么?你竟还想着攀污我不成?哼!”

“妹妹这么急做什么?我又没说你什么。莫不是,妹妹做了什么亏心事,心虚了?”苏惜月的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只是那笑似乎是有些朦胧,让人看不真切,总

觉得那笑里面,似乎是还夹带了旁的什么东西!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