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分手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分 手 故 事 一

“爱得更多的那方没资格提要求”

“她说:他从来没有主动说过‘我爱你’。

他说:爱上一个人需要时间。”

 

恋爱时间:三个月

露娅

性别:女

年龄:24

职业:某商厦企划

哈里

性别:男

年龄:25

职业:某英文杂志记者

 

■ 她说:

我是典型的“易恋爱,难长久”星人。每次都是轰轰烈烈坠入爱河,但少则一礼拜,多则三个月,就分道扬镳。有时候是我甩别人,有时候是别人甩我,也有时候没有谁甩谁,莫名其妙就分了。

跟哈里的爱情,是最让我无法忘怀的一段。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年,但我仍然会常常想起他。我跟哈里在北京某音乐节上一见钟情。那天他穿着白衬衣和牛仔裤,在一群摇滚小青年中显得格外干净和稳重。我去买饮料的时候,他排在我前面。我们在队伍中缓缓向前移动。他时不时地回头看我,我也毫不害羞地迎接他的目光。轮到他买饮料时,他扭头对我说:“想喝点什么?”

“跟你一样。”我笑着回答。

当我喝完他为我买的莫吉托时,已经在脑海里幻想出跟他在一起的许多浪漫场景。

现实的情况是,起初的一个月,简直比我的幻想还美好。早上,我们一起做早餐,他做煎蛋,烤面包;我切水果,煮咖啡。中午的时候,他会打车来陪我吃午饭,尽管他的公司离我的公司也不算近。他在一家英文杂志社工作,该杂志的主要内容就是吃喝玩乐。他总是邀我去一些既有情调又很美味的餐厅共进晚餐。晚饭过后,我们要么去西海散步,要么到后海划船。如果懒得出门,我俩就在他的大浴缸里一起泡澡。泡完澡后,他还会给我按摩,然后是美妙无比的性爱。

一切似乎很完美,只是我心里有个小疙瘩。哈里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你做我的女朋友吧”,而且向别人介绍我时,每次都是“这是谁谁谁”,而不是“这是我女朋友谁谁谁”。其实我也不是在乎那个身份,只是他迟迟不给这样一个肯定,让我搞不清他到底爱不爱我、有多爱我。我是一个内心比较骄傲的人,也不愿意放低姿态去主动问他。就这样,巨大的幸福中老是夹杂着一丝不安。

而让心里这个小疙瘩变成大疙瘩的,是一个女人。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女人是美国明星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

某个周五晚上,我们看完电影,步行回他家,边走边聊天。聊到各自最喜欢的影星,他说最喜欢德鲁·巴里摩尔。我说:“比她演技好的女星多了去了。”

他以一副“你是在搞笑吧”的神情说:“我才不在乎她的演技呢。”

我说:“所以你喜欢她,只是觉得她漂亮?”

他说:“是呀,你不觉得吗?”

然后我吃醋了,非常非常非常吃醋。

很傻,是吧?我也知道很傻,但就是控制不住。其实要是他回答说喜欢妮可·基德曼,甚至杨幂,或者任何一个消瘦型的女明星,估计我都不会那样。因为我是个瘦子,并且对自己的身材一直很满意。而他居然喜欢一个丰腴型的女明星,我不禁自问:这是否意味着,我的外表其实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天晚上我一直闷闷不乐。第二天我得去公司加班,所以起得比他早。以前每次我从他家离开,他都会跟我一起出门,把我送上出租车;如果我要坐地铁,他会陪我一直走到地铁站。但这次,得知我要走,他却没有要送我的意思。我走的时候,他仍在床上躺着。如果换作平时,我可能也不会太在意。但由于前一天晚上的疙瘩,我独自走向地铁站的时候,情绪非常低落,忍不住分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里面说:“男人千方百计让你爱上他,当他确定你爱他后,便吃定你了,不再把你当回事儿。”所以,是不是因为我真的爱上了他,他便不再那么在乎我了?

一整天我的心情都很糟,工作上也连连出错,被上司批评了一顿。回到家后,我打电话给他,问他能不能来我家陪我。

他说:“我今天觉得很疲惫,想在家好好休息。”

我说:“今天被老板臭骂了一顿,心情很差。”(其实心情差的根本原因是我不确定他到底爱不爱我)

他说:“要不明天我陪你去朝阳公园玩吧!”

情绪一下子涌上来,我哭了起来。他很吃惊,问我怎么啦。我说:“最让一个女人痛心的事情就是,她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愿意出现。”

他说:“你不要这么Drama Queen行吗?我现在头很痛,不想跟你吵架。”

但我们还是大吵了一架,最后他说:“我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根本就听不进去。我先挂了,明天打给你。”

我急忙说:“等等,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爱不爱我?”

他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我瞬间感到心死了,给他发了条短信:“我不想再见到你。”

那晚我删除了他的号码和网上联系方式,清除掉空间里所有我们的合影,下定决心老死不相往来。但那么爱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在一瞬间对他死心?第二天,他给我打电话,我就忍不住接了。那天我们坐在朝阳公园的湖边,我说:“我容易乱想,是我不对。”

他说:“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我说:“我只是希望你能像以前那样在乎我,让我安心。”

那天晚上我们过得非常甜蜜,彼此约定,以后两人都要成熟理智一些,有分歧好好谈,不要再吵架了。

但没过几天,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们又吵架了。跟他交往,我越来越没安全感,猜疑心越来越重,我们之间的架也越吵越凶。几乎每次吵架和好后,我都会忍不住问他:你爱我吗?他总是回答,当然爱啦。但他从来没有主动说过那三个字。

我们最后一次吵架是一个周六,我们一大帮人一起去郊区游玩,有我的朋友,也有他的朋友。白天我们过得特别愉快,晚上大家一起吃烧烤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讲了一个很冷的笑话,只戳中了他跟我朋友小艾的笑点,他们一起哈哈大笑。从那开始,他俩之间的话就多了起来,眼神也极其暧昧。如果是别的朋友,我可能也不会多想。但小艾恰好是我唯一的一个身材丰腴的朋友,那天她还穿了一件低胸紧身上衣。

那晚我喝得有点多,回到房间后,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跟我的朋友打情骂俏、眉来眼去,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装傻说:“哪个朋友?”

“还有谁,小艾呗。”

“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我吼道,“还不是你把我逼疯的。”

“你小声点。让大家听到多不好。”

“这时候,你还在乎别人听到,你还在乎面子吗?”

然后我们又大吵了一架,吵到最后,他说:“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分就分。”我说。

从郊区回到城里后,我们好几天没有联系。本来我以为这次也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分手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他真的打定了主意要分手。他说,觉得我像一团火焰,随时都可能把他吞噬。他害怕自己越陷越深,最后遍体鳞伤。我骂他是胆小鬼,我说:“在爱情面前,就得不怕受伤呀。”

他说:“我就是懦夫,我承受不起这样剧烈的爱情,所以只能选择放弃。”

 

■ 他说:

(男方已先看了女方的讲述)

我不认为我们是一见钟情,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回事儿。所谓“一见钟情”无非是后来爱上之后,在头脑中把初次见面的情形过分浪漫化而已。对我来说,我们是这样开始的:我在音乐节上搭讪了一个长得不错的妞,跟她聊了聊,觉得她还挺有意思的,就经常约她出来。

最开始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很喜欢露娅,她也很喜欢我。露娅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姑娘,性格大方,在她身边我很放松,而且从来不会觉得无聊。我最喜欢的,是她身上散发的活力,这种特质我在一般女孩身上不容易见到。

但后来她变了,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精力充沛,但已经不是最开始我认识的那个人了。这样说吧,之前我感觉,她把身上的精力都花在热爱和享受生活上,所以我常常被她的这种活力所感染,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也跟着灿烂了不少。但突然之间,她把精力都花在抱怨和折腾生活上,我也饱受牵连,不得安宁。她说这是因为她真的爱上了我。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让人疯狂”吧。虽然她没有明确说出口,但她的逻辑永远是:“我都这么爱你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怎么怎么样,甚至都不愿意说句‘我爱你’?”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对我来说,“爱”这个字太重,爱上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她无法理解这一点。引用她上面的原话:“其实我也不是在乎那个身份,只是他迟迟不给这样一个肯定,让我搞不清他到底爱不爱我、有多爱我。”认识才一个月而已,怎么就成了“迟迟”?本来我自己心里还在琢磨“我爱她吗”,她不仅不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还老拿“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的问题轰炸,这样一来,我就更加不确定自己对她的感觉了。

那天露娅说工作压力大,心情不好,让我去她家,其实当时我的情绪也很低落。那段时间,我们公司来了个中文很流利的老外实习生,我觉得老板很可能用他顶替我的位子,所以我的压力也很大。而她不仅没有安慰我,反而说我是杞人忧天。她还在电话里凶我,我真的是头痛欲裂。我心想,两个人的情绪都那么不好,要是当天晚上见面,负面情绪互相影响,说不定大家的心情会更糟糕,还不如各自在家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再一起去个风景好的地方玩一玩,那不是更好吗?

那只是一个序幕,后来她越来越不可理喻。我也很苦恼,找我最好的哥们出来喝酒聊天。他说:“面对喜欢发神经的女人,你只有两条路可走:一、甩了她;二、忍受她。”

我说:“难道没有第三条路,即让她少发些神经吗?”

哥们儿笑着说:“你还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根据《老爸老妈的浪漫史》中巴尼的一个理论,男人对女人神经病程度的忍耐力,跟女人的美貌程度成正比。对此我非常赞同。老实说,露娅是个漂亮姑娘,但也没到美若天仙的地步。如果将女人的相貌分为十个等级,最貌美的为10分;将神经病程度也分为十个等级,最神经的为10分。她的相貌也就在7分上下,但她的神经病程度却直逼10分。经常莫名其妙地闷闷不乐,不仅吃女明星的醋,还怀疑我跟她闺蜜有暧昧。如果那个闺蜜是个美女,我还稍稍可以理解,关键是那闺蜜的长相非常——我也不能骂人丑,是吧?这样说吧,非常抽象,非常艺术!

所以我最后忍不了,瞎掰了个理由,跟露娅分了。其实刚分手那会儿,想起我们最开始的幸福时光,我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但她到处说我坏话,把我描述成心理有问题的爱无能和不仁不义的胆小鬼。大家的舆论也偏向她,毕竟她是被抛弃的那方。有次她喝多了,给我发来条短信:你为什么不爱我了?我没有回复,其实我当时很想说:不要问我为什么,你看看你自己,身上还剩哪点可爱之处?

最后,我想讲另外一个分手故事。跟她分手以后,我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叫她柠檬小姐吧。也许老天有意要给我上一课。我跟柠檬小姐的故事简直就是我跟露娅的翻版,只不过角色颠倒了。这个女人比我还慢热。最后是因为我的不安和猜忌——好吧,还有疯狂——断送了我们的关系。

柠檬小姐曾经在一次争吵后,给我发过一封邮件,里面有一段:

“我承认,我们的关系里,你是爱得更多的那个。但这不代表我就欠你什么。爱不爱,有多爱,这都是你自觉自愿的事情,没有人强迫你。爱情从来不是什么公平的游戏。我知道你觉得委屈,但事实就是,爱得更多的那方没资格提要求。爱得更多的那方,要么带着自己的尊严退出游戏,要么只能用更多的耐心,花更多的心血,让对方心甘情愿地跟上你的步伐,而不是强迫人家一定要跟你的步调一致。”

当时我不是很理解那封邮件的意思,只是觉得她太狠心。但我们彻底没戏后,我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也逐渐明白了柠檬小姐想要表达的意思。

爱,并不能从零一下子就跳到十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可能A爱B十分的时候,B只有五分爱A。但这不代表以后B就不能爱A到十分。一段爱情,中间谁爱得多谁爱得少,并不重要,只要最后双方都能投入去爱就行了。如果把爱情比作一座高山,谁先到达山顶并不重要,关键是先来到山顶的人,懂得不去抱怨另一位的速度太慢,而是让自己有足够的耐心等另一位也攀上顶点。当两人一起在山顶上眺望最迷人的风景时,你就会发现——等待是值得的。

我经常回味柠檬小姐那句话“爱得更多的那方没资格提要求”。当初我特别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但现在想想,是呀,作为爱得更多那方,我要求提得越多,只会让对方爱我更少。而对方爱我爱得少,很有可能错不在对方,而在我自己。追着人家要个答案,把他(她)逼得无法喘息,还不如卸掉给对方的压力,给他(她)所需要的时间和空间。以泪洗面地指责对方“为什么你不能爱我多一点”,不如擦干眼泪,露出笑容,去改进自己,让自己更值得爱。

愚者,祈求爱;智者,吸引爱。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