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妻不下堂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毒妻不下堂
石欢
第一章 勾结

信国公府邸,正堂内,香炉轻烟袅袅。

严清歌坐在高塌上,汗流浃背,麻利的处理着宅子内外的事物。

窗外不远处,两个婆子正在窃窃私语:“这个肥婆,有四百多斤,还敢怀孕,不怕难产一尸两命。”

室内正忙碌的严清歌对她俩背后的话语一无所知。

但诚如这两个婆子所言,她的确是个肥婆,体重有近四百斤,加上肚子里八个月大的肉球,坐下时,像一座巨大的肉山堆在椅子上。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严清歌看看墙角的水漏钟,随意向身边的丫鬟问道:“国公爷今晚回来么?”

丫鬟轻声回答:“回夫人,国公爷方才传话,说奏折太多,一时半会儿看不完,今夜留宿宫中。”

严清歌身子一震,慢慢闭上眼,不再说话。

她早就知道,她丈夫信国公朱茂,和她而今贵为太后的妹妹严淑玉有私情。但她竟不知,这一对狗男女会如此嚣张,一点都不遮掩他们的关系。现在的大楚国,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有一腿。

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是年仅八岁的小皇帝元勋。元勋亲生母亲已经去世,但他外公家有权有势,迟早会惩罚行为不检点的信国公朱茂和太后严淑玉。

看来,她要早作打算,免得事发后祸及她可怜的铭儿和肚里未出世的孩子。

“夫人,夫人不好了。”如意连滚带爬的跑进来,脸上全是泪痕:“炎家的那个炎修羽,他骑着马冲进咱们家,将小少爷抓走了。”

“是炎家的小阎王?”严清歌眼前一阵发黑,不敢置信的问如意:“他去了边关十几年,怎么会回来京城。”

炎修羽人称小阎王,为人乖张,手段狠辣,少年时在京城背了不少人命官司,被哥嫂送去边关避祸,反倒因为杀敌如麻,从不眨眼,建下赫赫军功。她的铭儿落到这种草菅人命的魔王手里,焉能有好下场。

严清歌的儿子朱铭从小聪慧,去年被送去炎王府的私学读书,岂料腊八节那天,朱铭和炎王府小公主炎灵儿一并跌入冰池,被人发现时已经太晚了,炎灵儿当场去世,朱铭高烧后,成为傻子。

炎灵儿是炎王爷唯一的孩子,两家的深仇大恨,就此结下。

朱铭是严清歌能够继续这悲催人生的唯一支柱,知道朱铭出事儿,严清歌眼前一阵阵发黑。她痛苦的揪着胸前衣服,不停喘粗气,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丫鬟们一看严清歌的样子,就知道是她癫痫病犯了。她们娴熟的掰开严清歌的嘴,在她齿间塞了软木塞子,防止她咬到舌头,同时一拥而上,摁住严清歌的四肢,防止她犯病伤到肚里孩子。

严清歌满脸涕泪,手脚乱蹬。她意识还未完全泯灭前,听到如意的尖叫声:“夫人身下全是血,快叫大夫。”

严清歌迷迷糊糊,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忽然,她听到一阵呜呜哭着的女声,仔细分辨,正是如意的声音。如意是她的陪嫁丫鬟,从小就跟着她,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一心一意对她好,是难得的忠仆。

“夫人,你快醒醒啊。如意去炎王府打探到消息,他们没有伤害铭少爷,明天就会把铭少爷送回来。呜呜呜,那个小阎王还说,他查到了铭少爷和炎灵儿公主是被谁推下水的了,这件事,是太后一手指示的!”

严清歌心中一惊,许多早就怀疑过的蛛丝马迹在心中连起来。她猜的没错,这件事果然是她的“好妹妹”严淑玉做的。

即便有证据又如何,她早就拿到明证,她前几年出席京中宴会时跌断的右腿,甚至连哮喘、癫痫的病症,都是拜严淑玉所赐。

可是,她根本无力报复,一来,是因为她这尊残躯和废人无疑,身边也尽是魑魅魍魉,有心无力。二来,她的痴儿朱铭,离了她的庇佑,转瞬就会被这个满是恶人的信国公府吞食。为了孩子,不管如何,她都得活着。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