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妈,杀了我吧……

她知道夏如语去厨房干什么了,说了要弄死她不就得要一个工具么,呵,苏念恩在心里笑了笑,身上的疼怎么样都不及心上的疼。

她的母亲要弄死她。

“别给我装死,”夏如语又是一脚,正好踢在苏念恩受伤的小腹上,苏念恩再也受不了地叫了出来,惹得夏如语皱眉。

“到现在你还不肯说你把项链藏在什么地方么?嗯?”她手上拿着刀,语气淡淡的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苏念恩没有马上回答,她捂着肚子缓缓抬头看向这位她叫母亲的人,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那双酷似夏如语的眼睛满是绝望,“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认定就是我拿走了你的项链。”

她说不出那个偷字,长这么大她从没有不经过人允许就拿走别人的东西,更别说偷了,就算是自己的母亲,她也忍不得她冤枉她。

夏如语看着她眼底的淡然无波先是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指着苏念恩冷笑着道:“你觉得呢?苏念恩。”

看着她唇边的冷笑和眼底的不屑,苏念恩只觉得心脏一抽,喉咙的腥味似乎更浓了些,她费力地将喉头的不适咽下去摇了摇头,“我不懂,不懂……”

夏如语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手里的菜刀在刚才那道闪电的反射下泛着清冽的光。

良久,夏如语的声音才从头顶传下来,“是,你当然不会懂,你怎么会懂?”

她垂下眼眸看着苏念恩苍白的脸,满眼的厌恶,“你太像他了,鼻子嘴巴眉毛,每个地方都那么相像,除了这双眼睛。”夏如语忽然蹲了下来伸手抚上了苏念恩的眼睛。

苏念恩浑身一僵,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背升起,夏如语依旧自顾自地说着:“多好看的一双眼睛啊,只可惜长在了这张脸上。”

突然,她狠力一推,苏念恩的头撞到了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响声。

“你问我为什么,那我告诉你,因为我恨他,我恨苏绍文!你以为我这些年为什么不和他离婚?我就是要一辈子缠着他,一辈子都让他摆脱不了我!”

“轰隆——”又是一声巨雷,震得人心紧缩却盖不住夏如语近似歇斯底里的声音。

“你是他的女儿,你为什么要和他长得那么像?为什么?”夏如语喊得疯狂,近似于一种病症。

她一手拿着刀不松手,一手拽着苏念恩的头发使劲往地上撞。

保姆被吓坏了,忙上前试图阻止她疯狂的举动,但都被夏如语挥刀制止。

苏念恩咬着牙,嘴里的血腥味让她有种眩晕不真实的感觉,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她是我妈,她是我妈,是外公最疼爱的女儿,她不能和她动手,不能……

但她真的很疼啊,很疼。

“够了!”苏念恩使劲挥手将夏如语推倒在地,十年的跆拳道到底不是白练的,就算是被夏如语这样对待了近三个小时苏念恩最基本的防御能力还是有的。

“那是你和我爸的事,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是无辜的吗?夏如语,我是你女儿!”

苏念恩吃力地站起身捂着被夏如语踢伤的胸口大口喘着气,刚才的那一下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看着被她推倒在地上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夏如语,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

夏如语显然没有料到苏念恩会突然来这么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那样怔怔地维持着跌倒的姿势,却又很快就回过神来,脸上的神色变得狰狞。

“你个死蹄子丧门星,你竟然敢推我——”夏如语疯狂地站起身来,一把将旁边扶着苏念恩的保姆推倒在地,抓着苏念恩的头像就往墙上撞去,丝毫没有心疼怜惜。

苏念恩被她揪着头发根本使不上劲,就这么任由她把自己的头一下一下撞到墙壁,直到墙上被染上大片鲜红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放开了苏念恩。

活了二十年,苏念恩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头上的鲜血顺着披散的头发滴了下来,还有一大撮头发被夏如语捏在手上,脑袋像是已经麻木,丝毫感觉不到痛。

夏如语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人,狠道:“你看,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下场,苏念恩,这么多年了你还学不乖么?还要反抗我吗?”

接着她晃了晃手上属于苏念恩的头发,笑得可怖,“以为学了几年跆拳道就想和我对着干?我呸!你要记住,你是我女儿,我既然给了你生命就有权利收回。”

是么?苏念恩不停地咳着,呕出一大片鲜血,心里却是有些自嘲冷笑,是啊,她是她母亲,如果不是她,世界上也不会有苏念恩这个人。

但如果可以,她宁愿就这样死去,也不想再面对所谓母亲的侮辱谩骂。

“好,”苏念恩虚弱地抬眼,脸上的血迷糊了她的视线,但即使是不看,她都知道夏如语脸上此时此刻会是怎么样的得意神情,“既然这样,你……你何不如就收回我这条命……对于你来说……我从没有像过一个人一样地活着,那么,妈,杀了我吧……”

苏念恩努力让自己清醒,透过被血泪迷糊了的双眼,她看着那个女人眼里微微的愕然,然后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十五年前,年老的外婆拉着她来到这个女人身边,告诉她眼前的人是她的母亲,外婆说:“叫妈妈。”

自那时,她就跟着这个女人走了。

“你说什么?”夏如语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想要确定什么。

苏念恩看着她,张了张嘴再次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外面的雨势好像越来越大了,白森森地闪电照在苏念恩脸上说不出地可怜。

一声惊雷响起,夏如语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好,你想死是吧,”夏如语面色如魅地看着苏念恩鲜血满布的脸,一步步走近,“那我今天就成全你!”

说着就举起菜刀向苏念恩挥去。

“不要——”

“不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保姆的,一道是刚进门的苏绍文的。

在闭上眼的那一刻,苏念恩看到了她那位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那个男人已经年近五十了,多年的外地生活让他脸上刻满了沧桑的痕迹。

父亲是爱她的吧,苏念恩在心里默默想着,记得她八岁刚见到苏绍文的那一刻,那个刚硬的男人眼里似乎闪着点点泪花,后来苏念恩才知道,那是一种对女儿自小不在身边的愧疚。

但也只是那一次,不管后来夏如语怎样和他闹做出怎样的事,他脸上的表情再没有变过,就连被夏如语砍下手上的一块肉的时候他也只是轻微叫了一声,然后皱着眉斥责。

像现在这样惊恐而害怕的神情是苏念恩十五年来第一次见,也是最后一次见。

冰冷的刀刃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脖颈,苏念恩似乎都听见了自己颈动脉被划破的声音。

眼前的夏如语开始越来越模糊,苏念恩似乎看到苏绍文近乎疯狂地奔到夏如语跟前,然后夺下那个同样疯狂的女人手中的菜刀,嘶吼着抱着她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叫着保姆叫救护车。

看着这个泪如雨下的男人,苏念恩笑了,她想伸手抓住她的父亲,然后像从前那样安慰他,告诉他自己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但她真的好累好疼,她想姐姐,那个和她有些相似命运的女人,她现在该和那个爱她的男人很幸福吧,她好想告诉她,不要在意家里人的话,只要自己幸福就好,你到底是离开了这个家不是吗?

而她,也快离开了呢。

记忆中的人那么清晰地浮现在自己眼前,老人的音容相貌,老人的句句叮咛好像在耳边响起。

恩儿,你知道吗?你刚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大点儿。老人伸出手比划着女孩小时候的样子。

恩儿你看,电视上的那个主持人就像你的妈妈,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老人指着黑白电视里面正在滔滔不绝的女人笑着说道。

恩儿不哭,妈妈只是出去挣钱了,有了钱将来才好给恩儿买漂亮衣服,谁说我的恩儿没有妈妈,走,外婆去给恩儿出气。老人佯装着怒气,拉着女孩的手就往外走,回来的时候女孩手中出现了一只棒棒糖。

恩儿,你要走了,以后记得听妈妈的话,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外婆,外婆想你。那一次,老人再没有笑,抱着女孩不肯撒手,像个闹脾气的孩子。

女孩拍拍老人的背,稚嫩地说,外婆不哭,恩儿只是去念书了,放假了就回来看你和外公。

那一年,女孩五岁,老人却已是白发苍苍,然后一别十五年。

苏念恩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听不到也看不到,苏绍文抱着已经没了气息的苏念恩,一遍一遍呜咽地叫着,却怎么也叫不醒已经睡着的人。

“轰隆——”

窗外雷声大作闪电阵阵,将整个屋子照得通明,然后倾盆大雨不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