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探秘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一章 秦公一号大墓探秘

1974年,陕西春旱严重,骊山脚下许多村民被迫打井抗旱。在井底,忽然有人挖到一个奇怪的陶土人头。当时他们谁都不会想到,这个陶土人头引出的,是巨大的秦俑方阵。这一个个形态各异的人俑都是武士打扮,这些武士守护的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的缔造者——强悍的秦帝国统治者秦王嬴政。在此之前,人们对这位始皇帝和秦朝的了解,大多仅限于史料记载,兵马俑的发现,使人们能够更充分地勾勒出这个王朝的轮廓。

这个帝国从何而来,他们先祖的遗存又在哪里?为了弄清这些人俑背后的秘密,考古人苦苦找寻那个强大的秦帝国和其先祖的足迹。在灵山东南30公里之外,有一个叫南指挥村的地方弥漫着一个个难解的谜团,穿越数千年的漫长岁月不断浮现于人们跟前,一段扑朔迷离的历史渐渐清晰地展露出来。

南指挥村坐落在陕西省宝鸡市风翔县城南5公里,离村子不远处有一块奇怪的荒地,春夏时节,不管雨水多寡,那里庄稼都长不好。生活在附近的人们对此似乎也习以为常,没人想去深究。一天,附近一赵姓村民推着小土车来到这里,他要挖点土修补自家的院墙。铁铲挥处,黄土里带出一些奇怪的土块,它们的颜色和形状与周围黄土明显不同,有黄有红,还夹杂着一些碎石,看起来非常的坚硬。后来发现,那些奇怪的土块是经过人工夯砸的,这个勘察结果,让考古队员震惊不已。他们来自一个巨大的地下工程,这个四方形的神秘地下工程,竟然足足有两个国际标准篮球场大!

不久之后,考古勘察又有离奇的发现。工程东西方向有向外的延伸迹象,整个工程呈怪异的“中”字形结构,全长300米,面积达5334平方米,规模已远远超过先秦已知各诸侯国国君的墓葬。大墓的墓室平面呈矩形,东西长约60米、南北宽近40米,四壁建有三层台阶,逐层缩小,正像是倒着的金字塔,而塔顶处应该就是整个墓葬的核心——秦君安寝的椁室。

整个椁室可谓宏伟工整,材质精良,技艺高超。套椁的枋木均由规整的柏木材心做成,每根的横截面都是边长21厘米的正方形,两端中心有21厘米长的榫头,重逾300公斤,长度分为5.6米和7.3米两种。为了防止地下水沿着木料结节渗入造成腐朽,椁木原有的结节都被挖出,然后用铅、锡和白铁合金浇注封护。在金属浇注过程中既没有烧坏本质,又浇注得很平整,可以看出当时把握合金配比和浇注火候的技术已很成熟。在椁室周围和上方填有木炭,外围再填青膏泥,这些保护层可以防止水分和氧气进入以保护椁室。椁木的木质至今保存完好,这完全可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因为这套由柏木枋垒砌而成,侧面有榫头伸出的框式结构椁具,正是古书中所言、天子专用的神秘葬仪——“黄肠题凑”。根据汉代文献,“黄”是指呈黄色的柏木材质;“肠”指木材材心;“题”是头或端,指每根椁木两端伸出的榫头;“凑”是指椁木的榫头在椁室南北两侧形成的长方形框式规范。文献中记载只有天子才能享用“黄肠题凑”的椁具,所谓“天子柏椁,诸侯松椁;天子题凑,诸侯不题凑”。尽管所言甚详,但近代以来从未有人见过“黄肠题凑”的葬法。这座墓葬中出土的椁具无疑是我国发现“黄肠题凑”的第一个实例,也是目前发掘出的时代最早、等级最高、形制最大的葬具。

尽管秦君囊括四海、取周天子而代之的野心在历史中不绝于耳,但早在迁都咸阳之前秦公就敢于在墓葬中使用天子的礼仪,却有些超乎后人的想象。如此看来,及至后来秦公称王,始皇帝一统寰宇,更不仅仅是时势使然。也就是说,早在都雍城时代,就有秦国君主把这远大理想悄悄掩藏在黄土之下。但谁也不知道这套僭越礼制的椁具,究竟是这位秦公为了在死后一偿所愿,还是用以激励参加葬礼的后代奋起争雄。

在大墓的清理过程中,考古队员发掘出了一个头骨,他的嘴大张,死前像是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什么。距离头骨不远,人们又发现了一节折断的胳膊残骸,随后共清理出人骨遗骸20具。这20具神秘尸骸都无棺无椁,位置杂乱无章。这个豪华墓葬里,为何竟会埋葬这样一些人?这些尸骨,为什么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肢体残缺?

这些疑问,让考古人员想到了古代一种恐怖的丧葬制度——人殉。在奴隶制社会的观念下,国家的一切用物,包括人都是奴隶主的,如果主人死了,奴隶必然一同要死。另一方面,古代有视死如生的观念,就是人死了以后在阴间仍旧跟阳间是一样的生活环境,所以认为奴隶在阴间会继续追随他的主人。

秦公墓中发现的这20个殉人,是作为人牲的殉人,他们生前可能是战俘或者奴隶,大墓封埋时被砍杀用以祭祀,从如今留下的凌乱尸骨,可知当时的场景是何等残酷。这种残酷的殉葬制度,自殷商时期开始,以至秦以后都有存在。其中最为惨烈的就是人牲,而人牲主要出现的时代就在先秦。《诗经·黄鸟》就写了秦穆公时人殉的残忍,秦国勇士殉葬时“临其穴,惴惴其栗”。大墓中的这些人殉葬者,据称至今仍是周秦墓葬中发现殉人最多的。

不仅如此,进一步清理棺木时,还发现这些躺在棺木里的殉人,他们的下肢全部诡异地蜷曲着!春秋战国时期,秦人中盛行屈肢葬,即在人刚死之时,用布带将其下肢向上卷曲捆扎,然后入棺埋葬。这些殉葬者分为两类:箱殉者72具,匣殉者94具。箱殉较为豪华,集中分布于紧邻椁室的中心地带,木箱大而宽厚,殉人被绳索捆绑成蜷曲的姿势装入箱内。经后来的研究推测,他们可能是身份较高的姬妾、近承等人。身份较低者可能是奴隶,使用匣殉,分布在靠近墓室四壁的外围。装殓他们的木匣要小得多,用的也只是4厘米厚的薄材。奴隶社会的残暴在此一览无余,所幸的是,大秦王朝建立之后,残酷血腥的人殉制度,才逐渐被陶俑所替代。这种殉葬的方式,在规模浩大的秦兵马俑中可见一斑。

如此大规模的人殉和随葬品,那么大墓的主人究竟是谁呢?大墓历经汉、唐、宋三代的大肆盗掘,大件铜器早被洗劫一空,椁室中装殓秦公的棺具也遭到严重破坏,墓主人的情况已无法确知。

“黄肠题凑”曾是周朝天子的丧葬规范。按照周礼,作为诸侯国的秦,即便是国君也无权享有这样的丧葬规范。那么,躺在“黄肠题凑”中的究竟是谁呢?这个疑问,也许只能等开棺之后看到墓主才会最后明白。但是,由于大墓数次被盗,当考古人员打开棺盖后,在其主棺内只发现了一段股骨,除此之外棺内空空如也。这个神秘的大墓,也许注定要留给后人一个不解之谜。

但是事态的转机往往在不经意间发生。在大墓底部,考古人员陆陆续续发现了很多石头的残片。在主棺棺顶上发现的石头残片,拼凑出一双长约一尺的石鞋底,石鞋底东西向放置,底下是鲜红的朱砂!这双石鞋的来历和用意是什么呢?

原来这双特制的石鞋是权力的象征,虽然当然墓主人可能已经看不见这东西了,但是这个实物在放在这里,是墓室曾经显赫的印证。对墓主身份的确定,石制鞋底并不能提供更多线索。紧接着,考古队员又清理出另外一些石头残片,发现他们是石磬,一种古代乐器,而且在石磬边缘竟然有铭文。“天子偃喜,龚桓是嗣,高阳有灵,四方以鼎”这十六个字为人们带来期盼已久的答案。这段铭文的大意是:天子举行宴飨,作磬者是共公、桓公的嗣子;因高阳氏(五帝中的颛顼,秦人之祖先)在天有灵,国内才四方升平。那么,据此推测,墓主人应该是秦共公、秦桓公的继承人——秦景公。

躺在“黄肠题凑”内这个巨大棺木里的墓主,身世终于被人们破解。景公是秦第13代统治者,始皇嬴政的第18代先祖,自公元前577年起在位40年。

发掘后的秦公一号大墓,占据了中国考古史上五个之最:是迄今中国发掘最大的先秦墓葬;墓内186具殉人是中国自西周以来发现殉人最多的墓葬;椁室的柏木“黄肠题凑”椁具,是中国迄今发掘周、秦时代最高等级的葬具;椁室两壁外侧的木碑是中国墓葬史上最早的墓碑实物;尤其是大墓中出土的石磬是中国发现最早刻有铭文的石磬,最珍贵的是石磐上的文字,多达180多个,字体为籀文,酷似“石鼓文”。

享有如此荣耀葬礼的秦景公统治秦国长达40年之久,是秦国都雍城期间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君,也是有一位颇有作为的秦君。景公在位期间继承了穆公、桓公的执政方略,坚持东进,将秦国势力不断推向中原,并在与晋国及其盟国的多次交战中屡次取胜,使得秦国继续日渐强盛。这个宏伟的陵墓不仅见证了秦国当时的强大国力,也说明了秦景公在秦国历史上的昭著地位。大墓内“黄肠题凑”的僭越必然是建立在一定经济、政治和军事基础之上的,而东周王室的日益衰败也在另一侧面不言而喻。

尽管在发掘过程中,秦公大墓发现盗洞多达247个,证明不少金银珠宝、青铜鼎彝被盗墓者窃取,但陆续发掘出的200多件文物,仍为不可多得的珍宝。一个灿烂发光的金“扣子”,虽然形体不到2厘米,却运用浮雕、透雕等工艺,雕镂着多组错落有致、富于立体感的精美花纹,花纹中还镶嵌着许多墨绿色的“宝石”,好像含苞欲放的花朵。多种玉质佩饰,有的玲珑剔透,有的古朴典雅,有的色泽夺目,有的清白无瑕,特别是一件像盒式录音磁带大小的玉佩石,通体透明如水,设计奇特之绝,花纹精美之难喻,刻技之巧夺天工,令人惊叹;刀法简洁的黛青色扁状马头玉雕,炯目、竖耳、长颈,酷似秦俑坑马俑的造型,形之有情,活灵活现,使人仿佛看到秦人千里作战、骏马嘶鸣的情景。这些精美的随葬品秦景公在世也许就曾享用过,在他死后,仍然陪伴他,这又一次说明了古人视死如生的观念。

大墓附属坑距离地面10米左右,在这里考古人员发现了车马器和装饰用的玉器碎片,并且发现了大量的马骨,有的保存完整,能清晰地看出是两匹马拉一辆车的(遗骸),这样的马车一共有五组。

由于第3组残存较少,在清理时,发现了车马器下还有人骨。其他几组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样子。车马器、马骨,这些完整的信息,都说明了这座墓葬有可能是一座陪葬坑。这个墓葬里的车“有车无轮”,只具有象征意义,这种情况和秦代“视死如生”的殉葬制度有所冲突。加上不断出土了大量羊骨、牛骨,以及鸟骨等古代祭祀用品,于据此推断,这是一处祭祀坑。

以前对秦公一号大墓以及其他秦代王陵周边地带的发掘,都只发现陪葬坑,而这种在陵墓西南侧发现祭祀坑还是第一次。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