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互联网+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序 “互联网+”引领未来

序:“互联网+”引领未来

姜奇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互联网+”,引起各界强烈反响。这标志着本届政府在信息经济全面发展方向上迈出了一大步。“互联网+”理念的提出,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11月马化腾的一次演讲。马化腾在2015年的“两会”上也提出《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建议》。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政府与市场在“互联网+”这个前沿问题上形成呼应,达成共识。这是国之幸事,民之幸事。

“互联网+”实际上是“互联网+X”,X就是指各行各业,即工业化下的各行各业。“互联网+”在成为行动之前,要解决三个实际问题,或者说排除三种障碍。

首先,是“互联网+”的制度创新。“互联网+X”,谁说了算?这是当前最突出最尖锐的问题。在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之前,实际情况是,“互联网+X”,规则由X说了算。例如“互联网+金融”,规则由金融部门说了算;“互联网+交通”,规则由交通部门说了算;“互联网+图书”、“+医药”、“+……”全是X各自一家说了算。互联网相关部门(例如互联网协会、工信部、中央网信办)的意见连问都不问。李克强总理既然提出了“互联网+”,不是说今后要互联网一家说了算,至少希望将来有事,“互联网+X”两家要商量着办。当然,商量着办的结果,最后要统一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个大方向上,而不是让权力和寄生在权力下的传统既得利益单方决定资源配置。

其次,“互联网+X”,二者是什么关系,颠覆还是互补?一说“互联网+”,搞互联网的人容易亢奋,想着好容易翻身得解放了,就想打倒这个打倒那个。但这是不明智的,互联网业现在还是小车,各行各业是大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阿里、腾讯进入金融、交通领域后,吃了不少苦头,应该买个明白。马化腾2015年3月4日的表态就比较好。他强调,腾讯并不会进入每个行业来自己做,而是提出“互联网+”的理念,并且把腾讯在关系链、支付、社交广告等方面的能力做成基本的零件和工具,作为“武器”开放给广大第三方合作伙伴去改造、提升他们所在的行业。互联网业要充分关切和建设性地解决各行各业的难题。另一方面,X的心态也要调整。不要老以为互联网进来,是要吃掉(替代)自己。“互联网+”的实际结果将是,X的绝对值不仅不下降,反而会上升(只是X占全局的比例在不断下降)。这与工业革命后,农业产值和产量不仅不会减少,而且还会大幅上升是一个道理。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互联网+X”,将让X的饭碗比现在更大,这是一场增量改革。合作才能共赢。

最后,“互联网+X”,是新产业还是新业态?专家在这方面有时都说不清楚。一些专家说“互联网+”是指新产业。新产业对应的是产值,新业态对应的却是结构(质量)。“互联网+”行动计划针对的显然是新业态。搞“互联网+”切忌浮躁心态,要警惕打着新产业的旗号走旧业态的老路。光伏的教训应该汲取。狭义的“互联网+”,是在协调推动经济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的大背景下,在“新兴产业和新兴业态是竞争高地”这个初衷性的判断下做出的。信息网络才是新兴产业,而“互联网+”更多指“产业创新”,说白了,就是转变产业发展方式。我个人认为,新旧业态的经济学区别在于:旧业态是规模报酬递增驱动的,面向的是做大,新业态是范围报酬递增驱动的,面向的是做优;由此推论,“互联网+”要产生实效,需要把文章做在通过创新降低多样性成本以支持提价竞争,从而实现高附加值的产业升级上。

李克强首次提出并得到产业呼应的国家“互联网+”行动计划,或足以同德国工业4.0、美国工业互联网媲美或更到位,与之共同形成引领未来的主张。因为在人类和中国的工业化基本完成的历史阶段,新趋势的重心不在工业,而在互联网。“互联网+”这个提法具有主导、引领、带动意味,互联网与工业化,是车头与车厢的关系。正如学者曾润喜说的,以前大家把互联网当作轮胎,但其实它是发动机。信息化与工业化不再是并列关系,而是信息化驱动工业化的关系。当然,要提到这个高度,还有待进一步共同思考乃至共识的形成。

批注:

政府工作报告:http://news.xinhuanet.com/house/cs/2015–03–17/c_///4659805.hlm。。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