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f713e4dff8a40fd99974d2e957e2c04,time=157937936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09326764/40932677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4B5L181L4&nid=349357338&purl=%2Fr%2Fl%2Fv.jsp%3Fnid%3D34935733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09326764&page=1&vt=2,signature=901562376e0c477154929b137de2bac39c1d82c8
isshowflow:1,,
奋斗是一种信仰:艾问十位商界大咖的人生底色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段子高手的滑稽

章节内封面图片

段子高手的滑稽

艾诚:你对中国房地产行业是怎么看的?

冯仑:房地产行业经过20年的发展,已经走过了它的青春期。正如人的青春期过后,男生女生会各自开始有不同的心理定位和角色发展,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一个往左一个往右,每一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越展开越不一样的,中国的房地产公司目前也是这样,大家越来越不一样。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房地产公司有很多转身,有很多前行,有很多后退,也有很多彷徨。万通只是其中之一。我希望大家看到的,不仅是万通的转身和彷徨,也要看到它的前行,更要看到它的未来。我们还要看到更多的参加者、新来者,以及它们在这个行业中表现出来的更有企图心的发展。所以我对这个行业,对所有的房地产企业都抱有良好的期待。

他总是忍不住想和我们说段子。事实上,这位地产大亨在成为商人之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马列主义学者。而现在他被称作是地产界的思想家。他说,段子仅仅只是他表达思想的一种手段。

我和冯仑是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他是一个有趣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向我推荐了一本书,叫《害羞的屁股》。我之前看过这本书,是专门讲屁股的演变。后来,我就约他来上《艾问》。

做节目前,我专门去网上搜了下冯仑最近的新闻,发现无论是作为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通控股)董事长的冯仑,还是前公务员的冯仑,谈论理想、信仰多过于其他任何话题。他不止一次地称他的身上流淌的是共产党的血液,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这位马列主义的信徒,征服世界最常用的两种武器却是色情味道浓厚的段子和数以亿计的财富——前者让他收获了掌声而后者让他得到了话语权。

这多少有点荒诞。

在这个价值取向多元化的社会里,聪明的冯仑在不同的频道里切换着身份。显然,公众视野里那个“滑稽”的冯仑一定不是最真实的冯仑。

可有谁会知道,在这个段子高手的内心世界里,又会是怎样的荒诞不羁?

在中国地产界,大家都不否认一个事实,万通的业绩跟其董事长的明星身份稍不匹配,甚至可以说不尽理想。有人说,相比于冯仑的名气,万通的业务确实被高估了,而段子的影响力则被低估了。

也许作为万通控股的董事长,冯仑的内心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说法。事实上,这位地产大亨在成为商人之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马列主义学者,而现在他被称作是中国地产界的思想家——段子仅仅只是他表达思想的一种手段。

现在,知道冯仑名字的人甚至多过于知道他的公司名和楼盘的,这多少会让人觉得尴尬。而他曾试图要打造的“立体城市”在某些人眼中,甚至被描绘成了堂·吉诃德式的妄想。

无论是作为万通控股董事长的冯仑,还是前公务员的冯仑,谈论理想、谈论信仰多过于任何话题,他不止一次地称他的身上流淌的是共产党的血液,但是这位马列主义的信徒征服世界最常用的两种武器却是色情味道浓厚的段子和数以亿计的财富——前者让他收获了掌声,而后者则让他得到了话语权。

这多少让人感觉有点荒诞。

面对这个20岁入党,27岁读完中央党校研究生,46岁获得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学位,早年写过一本《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职能》,书架上堆满一排排政治、经济方面严肃读物的冯仑,谁又曾想到他在地产界却是以擅长讲段子而闻名呢?他的老友潘石屹曾经这样形容过:“但有冯仑处,便有黄段子。”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却真切地反映出了冯仑的特征。

当我约冯仑前多少有一些尴尬,因为我不得不考虑他的黄色段子会不会让我难以接受。直到我真正接触“冯氏段子”后,才发现它“黄而不色”,荤多素少,嬉笑怒骂间蕴藏着对社会和人生的冷峻思考。

以前,王石并不能接受冯仑的说话风格,总私下里建议他改一改。后来,王石对他说,其实这样效果挺好,并不影响形象。这让冯仑感到很高兴。

查看原图

冯仑说他很不喜欢高深华丽的用语,他总是习惯于把神圣的东西“掰开、揉碎了”来看,让大家看到“原料”。正如他所说的:“人穿衣服的最高境界是穿出没穿衣服的感觉,裸体是最舒服的。语言的最高境界是让人注意不到语言,大家一听就心领神会。要是大家不断问你这个词什么意思那个词什么意思,就等于你穿了很多衣服,谁也没看见什么,这便失去了表达的意义。说话一定要透彻,让思想赤裸裸地在世界上行走。”

当我问冯仑如何成为段子高手时,他又幽默了一把:“被一遍遍摧残,然后疯狂思考,然后不能正常表达,就修成正果了。”

冯仑也会沮丧地承认,自己有时候是陷入了滑稽。这比他承认自己没有王石或者王健林的冲劲更显得失落,因为对于后一种情况,冯仑还能用“他们是军人出身”的理由来自我安慰。冯仑深刻地明白滑稽的含义,那更多是来自于“作践自己来让别人高兴”。

所以冯仑并不同意自己说的是“段子”。“我最多像李敖一样,把正经的事用荤的、素的、俚语的、民间的方法揉碎了说。这叫段子吗?不叫段子。很多人不明白这里面的深意。”

每次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很多人都希望他能讲个段子来听听,那时的冯仑其实是很窘迫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就觉得很奇怪,我又不是郭德纲,我不负责每次都来表演。我讲段子其实有时候都只是一闪念的想法,或者仅仅是一种表达方式,都是有特定情景的。实际上就像人一样,你吃了一堆东西,什么时候放出屁来,自己是不能控制的,所以我也希望大家给我一个自然放屁的时间。”

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在一个个荒诞的段子背后,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冯仑。“我经常看自己就是一个滑稽的角色,实际上是歌里唱的,就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生活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故事里,‘台北不是我的家’。我也不知道哪儿是我的家,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归属感。”

一个为大家建造家的人,却感叹自己没有归属感,这就是在理想和现实中间穿梭的冯仑的痛苦之处。对于理想和现实,冯仑在现场就给我讲了两个段子,其中第二个段子,让我真切感受到了段子的“力量”。

“在美国的一个葬礼上,有一个妇女,大概60多岁,下葬的是她的丈夫皮特。在葬礼现场,大家都在讲皮特的优点,而轮到她最后一个讲话时,她说:‘关于皮特的好大家都讲到了,我觉得这是他出门以后给大家的印象,我很高兴大家能够接受他,但是我现在要跟大家讲讲皮特的不好。第一个不好,就是他放屁声音特别大,每天在我还没有醒的时候,他放屁的声音能把我从被窝里惊醒;第二个不好,他还打呼噜,呼噜声大得让我惊心动魄,整夜难以入眠,而且在打呼噜的过程中,皮特还会说梦话,甚至是批评、责骂我,对此我很恼火;第三个不好,就是他的脾气很坏,我们也经常吵架。但是,直到他离开了,我才知道,和一个人相爱,实际上最重要的是和他的不好在一起,接受他的不好,能够习惯,并最终欣赏。别人记得他的好,但你忍受他对你的不好,这就叫爱。’最后她对着她的三个女儿说:‘但愿你们能够找到像你们爸爸这样好的丈夫,而我希望你们也能够像我一样,去接受包容他的不好。’”

段子很感人,道理很无奈——理想最终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们最后都不得不和现实生活。

当年的导师马鸿模在叹一声“荒唐”之后离开了人世,给自己的这个弟子留下了无言的荒诞感。据说老头过世之后,冯仑把他的照片放在皮夹当中,此外还有一张阿拉法特的照片。

“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归属感。”这估计是冯仑这样从体制内出来,最后又以市场化的名义取得荣耀的人共有的荒诞感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