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a32cc7e1e69458297155ab224fb3d6f,time=1563455738,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11039047/41103905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5_1_L11L3&nid=590002127&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2127%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11039047&page=1&vt=2,signature=5c27cc42cf90b698e50dcda240271963d4e3541f
isshowflow:1,,
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我答应会娶她

程家是滨海市最大的权贵,一家三代都是军人出身。程家的老爷子是开国元勋,在马背上打下了江山,是国内元老级的人物,虽然现在已经退隐,但仍以司令称呼。

程家现在的当家人程旭已经是大军区司令员,他的儿子程燕西更是军中最年轻的少将。所谓“程家一出手,滨海抖三抖”。

程家跟季家的渊源颇深,父母过世之后她就再没去过程家,只有程爷爷时不时来看她……

季凉甩甩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去了滨海市之后,先去看程爷爷,再去找房子住下,等开学报到的时候,再搬回学校,恩,就这样。

季凉闭目养神,却不知道,她的人生会因这次行程而彻底改变。

车子行驶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滨海市。

刚进滨海市,季凉的脑海里就闪过几个破碎的画面,遥远的记忆泛着黄席卷脑海。

军区大院的孩子的欢笑声,卫队做早操的呼喊声,妈妈喊自己回家吃饭的声音,爸爸爽朗的笑声……

“季小姐,到了!”小张的声音突然从副驾驶传来。

季凉刚睁开眼,已经有人打开车门,她拿着自己的包包走下车,抬眼一看,却是在一个小区里,四季景都。

“张大哥,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呀?”季凉疑惑。按理来说,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医院,或者程家所在的军区大院。

“没走错。是程司令吩咐的,他老人家在进病房之前吩咐我

把您带到这里。这里,就是您的家了,房子在十层,房产证上写的是您的名字。”

“什么?”季凉大吃一惊,连忙说道,“不,张大哥,这太贵重了!告诉程爷爷,我不能要!”

“季小姐,这里距离京南大学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上学也很方便。”小张道,“司令他知道您不想住在大院里,特地给您买的。”

季凉抿抿唇,小声嘟囔,“那我也不能要。”

“司令说,季小姐如果不收,就算是绑也要把您绑上去!”小张一本正经,“如果季小姐不住在这里,我们警卫队就到学校守着季小姐,寸步不离!”

季凉一阵哑然,军人的脾气还真是倔!

“季小姐,请吧!”

“……好。”季凉咽了咽口水,跟着几人往楼上走。

十层的公寓已经完全装修好了,简约大方,是季凉喜欢的风格。

季凉的东西放在客厅,小张问道,“季小姐,钢琴放在哪里?”

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逆着光弹钢琴的样子,季凉看了看阳台周围,说道,“放在阳台边上吧,靠着墙。”

“是!”

东西随意的一放,眼看着就要天黑,季凉问道,“程爷爷现在在哪里?我想现在就去看看他。”

“好的。”小张点点头,带着季凉离开。

滨海军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重兵把守,程家一家人都守在外面等情况。

小张带着季凉赶到。

“司令员,季小姐来了!”

程旭转过头,

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看了季凉半晌,说道,“小凉长大了,跟你妈妈长得真像啊!”

“程叔叔好!”季凉打招呼,隐隐约约记得这位程叔叔的样子。

“恩,这么多年来过得怎么样啊?”

“一切都好。”季凉淡淡的笑了笑。

“哎呀,这就是小凉吗?长得可真漂亮啊!”一位五十岁左右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上前来,拉住季凉的手,说道,“一路过来辛苦不辛苦啊?”

季凉摇摇头。

“这是你陈阿姨。”程旭开口。

“陈阿姨好!”季凉叫了一声,心中已经明白,这妇人是程叔叔的续弦,她听程爷爷说过。

“哎,乖!”陈婷看着季凉,满心的欢喜。

“程爷爷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季凉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

“医生说药效过了就能进去了。”

正说着,走廊那头又走来一个人,风尘仆仆,俨然是刚赶到医院。

“首长!”

“首长!”

季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一看,就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

这人穿着军装,一双黑色的军靴踩在脚上,迈着大步往这边走。他身形笔直高大,抿着唇,皮肤比小麦色更白一些,眉宇之间有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萧冷的眼神仿佛能射寒星。

季凉承认,这十七年以来,她没见过帅得这么霸气的男生。

“是燕西来了!”陈婷叫了一声。

燕西?程燕西!

季凉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程燕西已经快走到她

面前,眼前这个男人太强势。虽然在程爷爷那里听了无数关于程燕西的事,季凉始终没见过程燕西。因为程爷爷说,燕西那小子从小就立志当兵,季凉出生的时候,程燕西已经在军校了。

“爷爷怎么样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掠过季凉的耳朵,程燕西看都没看季凉,直直的走到程旭面前,“爸!”

季凉莫名的松了口气。

“恩。你爷爷他一会儿就醒了。”程旭指了指季凉,对程燕西说道,“这是你季凉妹妹,今天刚到,你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季凉……”

程燕西淡淡的转过头来,淡淡的开口,淡淡的看着季凉。

“你好。”季凉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程燕西瞥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看向病房,不再说话。

“那个,”陈婷有些讪讪的,问道,“燕西啊,小凉啊,我在家做的饭,你们要不要吃点啊?”

“不用了!”

“不用了。”

程燕西跟季凉齐齐开口,陈婷更尴尬了。

“我不饿。”程燕西又补了一句,眼睛的余光一直在季凉身上。

季凉浑身不自在,可以感受到程燕西的视线,却偏偏不敢跟他对视。

“司令员,少将,夫人,”医生走出病房,对着众人开口,“程老司令醒了,问季凉小姐到了没有。”

“到了!”季凉急急地开口,“我在这里!”

“程老司令请大家进去。”医生微弯着腰,打开病房的门。

几个人匆匆往病

房里挤,程燕西走在最前,扑到床前,一把握住程老司令的手,语气焦急又恳切,“爷爷!我回来了!燕西回来了!”

季凉站在床侧,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燕西啊!”程老司令苍老疲惫的声音传来,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程燕西,“没有耽误你部队里的工作吧?”

“没有。”程燕西摇摇头,“爷爷最重要,就算耽误也要回来。”

“胡说!”程老司令拉下脸来,“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要遵纪守法,怎么能为了爷爷的事情就违反军纪呢!”

“爷爷说的是。”程燕西笑了笑。

“咳咳……小凉,小凉来了吗?”程老司令开口。

“程爷爷……”季凉有些哽咽,上前一步,连忙开口,“程爷爷,我在这里呢!”

“丫头啊!”程老司令颤巍巍的抬起手,季凉主动伸过手去,抓住那苍老枯槁的手。

“程爷爷,您没事了吧?”季凉问道。

“爷爷没事。”程老司令一手握着程燕西,一手握着季凉,突然将他们两个的手叠放到了一起。

季凉感受到程燕西手掌上的茧子和温度,吓了一跳。

“爷爷?!”程燕西也是大惊,慌忙要撤开手,却被程老司令拉住。

“别放开,爷爷啊,就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的。”程老司令突然咳了咳,“爷爷老了,有生之年,只希望你们能安定下来,这次让小凉过来,就是想让你们了了我的一桩心愿。”

什么叫

安定下来?季凉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爷爷,您什么意思啊?”程燕西开口询问。

“爷爷希望你们两个能尽快完婚。”

“什么?”季凉抑制不住的叫了一声,结婚?跟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结婚?

程燕西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这件事,本来是想等到小凉满十八岁的时候再跟你们说。”程旭在一旁开口,“可是父亲的病情……没办法,只能这样匆忙的跟你们说。”

“你们的亲事是从小就定下的。”程老司令开口,对程燕西说道,“小凉手上的镯子,就是信物,是当年我送给老婆子的,后来传给你了你母亲,现在在小凉手上快戴了十八年了啊!”

季凉瞥了瞥手上暗金色的镯子,这个金镯子是自己从出生就戴在手上的,这么多年,流光溢彩未曾褪色,上面的花纹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只是她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定情,哦不,订婚信物!

“爷爷,这太可笑了!”程燕西抿着唇开口,“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凭借一个信物就决定两个人的婚姻?何况,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不管是什么年代,做下的承诺就要兑现!这是一名军人最起码的素养!”程老司令一下子拔高了声音,“这是两家人的事,是你过世的母亲和小凉的母亲早就定好的亲事!你父亲也是双手赞同的!”

“爷爷……”

“咳咳……”程燕西刚要说话,病床上

的程老爷子突然咳了起来,饱经风霜的脸憋得通红,“我,咳……”

“爸!”

“父亲!”

“爷爷您没事吧?!”程燕西慌忙的顺着程老司令的后背。

程老司令一下子抓住程燕西的手,颤巍巍道,“爷爷就这么一个心愿啊!燕西,咳咳……”

陈婷站在一旁,眼眶泛红,已经小声啜泣起来。

“爷爷的日子不多啦,燕西,你忍心让爷爷抱憾离开吗?”

“爷爷,为什么是她?别人不可以吗?”程燕西抿唇问道。

“只能是小凉!”程老司令脸上威严不减,“咳咳,要是你不答应,以后也不要来看我了。反正我一个将死的老头子,能活一天算一天,咳咳……”

程燕西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喉结滚了滚,转头看向季凉,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中没有任何感情。

仿佛天人交战般,屋子里的人都等着程燕西开口,最终,他还是点头了,说的云淡风轻,“好,爷爷,我答应你,我会娶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