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纪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神武纪
木青雷
第一章 天武学院

烈火王朝,天武学院!

夕阳西下,当落日余辉洒遍天武学院所在的摩云峰时,在后山的茂密丛林中,依稀传出了阵阵闷响。

“砰,砰!”

阵阵宛如闷雷般的响声炸裂开来。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双手双脚皆绑着厚重沙袋的少年,正不断对着一棵足有两人合抱粗细的古树出拳。

拳出如龙,快到极致,也狠辣到极致!

仔细看去,不难发现古树之上,已是有多处凹陷了进去,一个个硕大的拳印,清晰可见。

少年神情坚毅,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满是执着与坚定。而最为奇特的是,他裸露在外的古铜色肌肤上,一条条粗壮的青筋拧成了一股,看上去宛如一条蜿蜒盘旋在他体内的大蛇,显得有点狰狞可怕。

“砰!”

又一次出拳,他浑身筋骨也随之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比刚才更加恐怖数倍的刚猛一拳豁然击出,连空气都被打爆了。

“筋骨齐鸣,血液凝实如铅汞,一发力筋肉凝结成一条大龙,将全身力道尽数爆发出去,这显然是已经到了淬体巅峰之境,甚至还远远超出了,可为什么每次尝试突破都失败?我古越前世身为佣兵之王,这一世难道就要庸碌一生?”

少年嘶吼一声,狂暴的铁拳再次击出,只闻“咔嚓”一声,十来米高的古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不甘的缓缓栽倒下来,溅起无数飞扬的尘土。

抬头仰望着头顶那片熟悉而又有些

陌生的天空,古越久久无言。唯有不断握紧又松开的双手,证明了他内心的复杂。

“嘎吱!”

不远处,轻微的树枝断裂声忽然响起,古越耳朵很是诡异的抖动了一下,顿生警觉,转身喝问道:“谁?”

“古越老大,是我啊!”

辩解声中,一道肉呼呼的身影气喘吁吁的小跑了过来,伴随着他每一次的脚步落地,地面之上嗡嗡作响,宛如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

看着他浑身肥肉都在剧烈颤动,手里还拿着一只肥嫩鸡腿的滑稽模样,古越嘴角微微抽搐,郁闷的心情消散不少,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

“王羽,你怎么来了?”

脸上显得格外富态的少年怔怔瞅着地上那棵腰身比他还要粗壮的古树,狠狠咬了一口嫩滑可口的鸡肉权当压惊,“嘎嘣”两口咽下去后,没好气嚷道:“我说老大,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现在整个学院都在传莫艳月和百里飞扬的事情,你就能够坐得住?若你真是个不堪一击的废物那也算了,可明明有堪比金刚暴猿的恐怖肉身,为何还要忍?”

“忍什么?我困在淬体境已经整整五年,哪还有闲功夫去管那些破事。”古越淡然回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啥?”

王羽那近两百斤重的肥肉狠狠一跳,嚷道:“破事?莫艳月可是你未婚妻,她在学院里公然和百里飞扬那小子出双入对,你能坐视不理?

好,退一万步步讲,就算你自己无所谓,可你让古封大师的脸往哪搁?”

说起“古封大师”时,王羽语气颇有些激动,显然在他心里,古封大师这个名号,有着相当重的分量。

“那所谓的婚约只不过是我爷爷当初和莫艳月父亲的一句玩笑话而已,当不得真!再说了,人家十五岁已是快进入先天境二重天,在她眼里,觉得我这个连后天境都无法进入的废物配不上她也是人之常情。”

古越脸上看似云淡风轻,握拳的手却是悄然紧了紧。

他固然没有将那一纸婚约当回事,可那两人的所做作为,也实在是有点过分了,简直是当他不存在。

他可以不在乎外界的看法,但古家与爷爷的声誉,却绝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百里飞扬,莫艳月!”

古越心中冷哼,没有为莫艳月那个肤浅女人的抉择难过,因为不值得。但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倒是不介意让那两人知道,就算是只有淬体境修为,他古越的铮铮傲骨,也从没有弯曲过,从来没有。

“怎么,想通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甘心,放在五年前,百里飞扬那小子连仰望你的资格都没有,如今却人模狗样的得瑟起来了,什么玩意?”

王羽狭长的双眼瞥见了古越握拳的手,自以为摸准了他的想法,很是愤慨的骂咧的一句。

随即,他油腻的双手往兜里一阵摸索,递过一个玉瓶,神秘兮兮的说道:“他

既然找死,咱们就成全他!这是我最新捣鼓出来的好东西,无色无味的欲仙欲死散。以百里飞扬先天境的修为,只要三分之一,保管他拉的欲仙欲死,三天都起不了床。到时候你再出手挑战他,保管把他揍成死狗。”

看着王羽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古越没有去接那貌似很牛逼的欲仙欲死散,一脸的愕然,这胖子……出招未免也太损了点吧?

王羽见古越皱眉,愈发来劲了,口水横飞道:“我知道你不想胜之不武,而且以你五年淬体所打磨出来的强悍体魄,对上百里飞扬也非没有一战之力。只不过那小子拥有冰魄武魂,又是先天境三重天修为,咱们还是稍微保险点好,有句话不是说的很好嘛,叫做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咱们这次就跟他君子一回!”

“停!”

古越算是被这家伙的无耻给打败了,挥了挥手赶紧打断他的臆想。以他的性格,自问还做不到为了一个女人就去使些下三滥手段,就算真要战,也是堂堂正正一战。

再说,他现在也没这闲工夫,对他而言,修炼才是摆在第一位的。

虽然在淬体境滞留了整整五年,可他从没有想过轻易放弃,他还渴望着终有一天能去领略这浩瀚世界的波澜壮阔,去见识一下整个大陆屹立于巅峰的那些武道高手。

“你有主意了?不过下手时记得别太狠,百里飞扬那小子好歹也是天狼城城主最看重

的儿子,要是闹大了不好收场。如果你实在忍不住要下狠手的话,不妨再多等几天,我最近正在研制一种百毒丹,只需一颗,保管他死的不明不白。”

尼玛!

饶是古越心性再淡定,骤然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也是忍不住爆粗口了。自己什么都没说,这胖子一口一个毒丹的,还无耻的劝诫自己下手别太狠,简直是人中极品。

古越无心和王羽在这问题继续纠缠下去,他最近这几天总觉体内气血有点躁动不安,知是突破后天境的契机又一次来临。虽说在过去五年里他已经先后失败了整整九次,可哪怕只要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去尽量尝试一下。

一个人,若是对自己都没了信心,那就真的成了别人眼中的废材了。

一念及此,古越转身欲走,与其和胖子继续瞎扯,倒不如利用这些时间去好好修炼,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才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王羽顿时愣了,正想呼喊,却见走出没几步的古越忽然又折返了回来,伸出手,一点也不见外的说道:“王羽,身上还有精元丹,培元丹吗?”

“额……有,有!”王羽呆了半晌之后回过神来,油腻的双手在身上一阵摸索,掏出了好些瓶瓶罐罐,惊疑不定的开口道:“你又要去尝试突破了?”

与古越相交了几年,双方祖辈又是世交,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古越渴望改变命运的决心。所

以当对方开口要精元丹这种益气行血类的滋补丹药时,他就猜到了几分。

同样,也正因为知根知底,他才比其他人更明白,困扰古越多年无法寸进的怪毛病有多么难缠。

是以,他此时脸上已全然没了刚才插科打诨时的模样,只是低声问道:“有把握吗?”

“没把握,不过不去尝试的话,就真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我不想这一辈子都成为爷爷的累赘,更不想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一辈子。”

古越眼中有莫名的火光在闪,那是一种永不言败的意念,一种不甘平庸蛰伏的野心。

既然来到了这个神奇的武学世界,他古越又怎么甘心平庸一世?

“加油!”

王羽握了握拳,脸色肃然,这让习惯了他无厘头模样的古越反倒是有点不适了。

古越轻笑出笑,一改常态的张狂道:“这次我若是真的突破了,就和你一起去找百里飞扬那小子的麻烦。他娘的反了天了,就算他爹都要讨好我古家,他算个什么玩意?”

“嘿嘿,这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老大啊!他百里飞扬算什么东西?看不惯了照样踩他!”

看着古越消失的身影,王胖子得意的大笑着,脸上露出了稍显复杂的神色。

他依稀记得,当年还不到十岁的古越跟着古封大师来他所在的药王谷拜访时,是何等的天资绝世,意气风发。

在他还只会跟在姐姐屁股后面甩鼻涕的时候,不到十岁就已迈

入淬体境巅峰的古越仅凭一根长棍,就能轻松将几个十来岁的后天境武者给收拾得满地找牙。

也是在那时,他认定了那个孤傲的身影,认定了这个老大!

哪怕是这几年古越一直无法突破,被外人视为废材,他也始终坚信着,自己老大早晚有一天能够一飞冲天,震惊世人。

到那时,学院里那些所谓的天才,算个屁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