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无梦的行歌

查看原图

楔子

无梦的行歌

 

 

此后幽然的夜

还有吟游的诗人缥缈地唱吗

曾经

徘徊在指尖抚弯的眉角

那些温暖缠身的气息

谁 曾用心一丝一弦地敲击

此后模糊的翼

还有刻骨的暗花虚无地开吗

曾经

游离在深海如盲的天使

潜入森林古堡悲凉的歌迹

谁 曾用心一叶一脉地促织

 

此后寒凉的菩提

还有明灭的香气掠轻拂尘吗

曾经

纤纱掩脸驿路候等的离人

烟霞萦落树底无尽的黄昏

谁 曾用心一枝一瓣地觅寻

此后半垂的柔眸

还有嫣然笑睫媚如青山吗

曾经

跨过三江烟火零落的帆舟

沉没在浮云和水天的尽头

谁 曾用心一帘一幕地画起

而后又一笔一墨勾销了记忆

谁 曾无言折下岸边紫槐

任晓风吹尽斜阳行歌

一影一身 只闻轻行无梦的叹息

 

 

很深的夜,深得情绪徘徊在迷糊边缘。

人明明渴睡,然而无声未眠是未能被化改的习惯,漫无目的地让心在孤清音色中静静游荡,不知是谁在低低吟唱,那首并不传世的无梦行歌。

很多年前,问自己,你要什么?

答曰:想要人宠,要呵护,要飞翔的自由,还要对方坦然而真实地说,他爱我。任何放不下面子千丝万缕思前想后的踌躇,都会叫人失望。

很多年后,问自己,你要什么?

不记得哪里看来,当男子开口说娶你已是对女子最大的恭维,记忆淡而未忘,哪一年摘下的最初的那枚戒指,而今已不知弃置何方。

原来还以为,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从懵懂无知到踏过生关死劫后才明白,其实是一直都不曾清楚过。

那样的迷茫不知,也有可能,是因多少年后始终两手空空。

由是想起从前,一位安姓女子说:爱一个人,一定要爱他在现在,千万不要去想爱将来。

真切体会到这个道理,是在年少铸成不曾或忘的大错之后。

突如其来的割裂,不留余地,不求路退,事隔多年才懂得吃惊当时的冲动和决然,终究大悔,却已连道歉都再无机会。

深刻的教训跟随了半世,在梦境与现实中萦身不去。

想要什么?被周公拖入睡界边缘的意识不肯认真挑拣回旋,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若硬要给出一个答案,那么或者,有些东西总是在周而复始中一次次回到原点。

也许是要人宠,要呵护,想拥有栖息在某个胸膛内飞翔的自由,还渴望对方在耳边一遍遍动情地说:我无你不可,你是我此生不变的唯一。

中间多少年也许便是白活,原来已返璞归真。

所想要的,不过如从前一样简单。

暗荡帘外,一窗无月,夜,真的很深,很深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