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0c962e8e76b4c139b21a8095164427d,time=1582021750,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40246902/440246907.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3_1_L8L7L15L8&nid=40917515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917515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0246902&page=1&vt=2,signature=0e7e48ed7050e03793a8dd4735ee3047ca1c8bd4
isshowflow:1,,
1000种末日死法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1000种末日死法
小气包
第1章 异变日

“小娅,今天过得怎么样?”

可坐在旁边的女儿并没有搭理他,只是低头着玩手机。

穆贵龙暗自叹了口气,点火启动车子不再言语。

进入叛逆期的女儿已经选择不跟穆贵龙沟通,这还算得上好的,要不是她妈妈跟未婚夫去国外旅行,交代他照顾好小娅,恐怕穆贵龙连见自己女儿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转眼间,穆贵龙已经跟小娅的妈妈离婚十年,这十年来小娅一直都在恨穆贵龙,这才是小娅不跟他说话的主要原因。

回到家,穆贵龙做好饭菜,父女俩默默吃完,期间没有任何交流,小娅就回了房间,紧闭上房门。

穆贵龙已经习惯,收拾好碗筷也回到房间,开始工作直到深夜入睡。

夜里,楼下传来一个不寻常的声音,把本来就睡得不是很沉的穆贵龙唤醒,他走出去小娅的房间是开着的,女儿正在沉睡。

这一幕难得一见,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穆贵龙才走向窗户,此时他才发现,外面已是火光冲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几栋房子都烧了起来,人们追逐着人们,一切混乱不堪。

穆贵龙赶紧下楼,才发现很多人跟他一样出来查看情况,他们在看了没多久之后,便匆忙的回去,收拾好行李逃难似得逃离了这里。

忽然,一辆小汽车从穆贵龙面前飞驰而过,撞在马路边的绿化树上,从里面爬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疯了似得扑向一个正在逃

跑的女人。

穆贵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头迅速回到楼上,可他发现屋子的门不知道为什么打开了,房间里面没有小娅。

“小娅!你在哪里!”穆贵龙焦急的喊道,客厅、厨房、厕所、自己的卧室都没有小娅的身影。

这时他忽然听见一个不显眼的声音,没半点犹豫,穆贵龙便冲出了屋子,在过道里,发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把一个女孩扑倒。

穆贵龙冲上去把女人扒开,发现被扑倒的人正是小娅,穆贵龙还没来得急高兴,小娅便惊慌的指着他的身后。

女人又扑了上来,并且把穆贵龙压倒,没等穆贵龙反应,如雨点般的拳头袭来,打得穆贵龙措手不及。

女儿大叫着从后面扯住了女人的头发,为穆贵龙争取了一点宝贵的时间,接着穆贵龙一拳打在女人的下巴上,把女人从身上推开,又给了女人脸上两拳,女人才安分的躺在地上。

“小娅,你没事吧?!”穆贵龙焦急的问道。

女儿被吓懵了,不知道回答。

穆贵龙喘息地看着地上的女人,这女人有点熟悉,但他一下子记不起来是谁,她的脸色异常苍白,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却沾满了大量的血迹。

就在父女俩怀疑她是不是杀了一个人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惊慌失措的从楼下跑了上来,但随后就被后来居上的两个男人扑倒。

其中一个男人,身上还穿着警服。

残忍的一幕叫小娅闭上了

眼睛,躲在了穆贵龙的身后,这两个男人刚好挡住了父女俩回家的去路,穆贵龙快速扫视周围一眼,拉着小娅闯进身后一个门没关的邻居家中,锁上了门。

暂时安全了,小娅靠着门坐下,无声的流出眼泪。

穆贵龙正想安慰女儿,忽然听见了房间里有什么动静,他赶紧对女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从门边的装饰台上摸了一瓶白酒,小心翼翼的探进屋子的更深处。

这个套房跟穆贵龙家的规格一样,声音是从厨房里发出来的,穆贵龙半举着酒瓶,小娅捂着嘴紧张的跟在后面,两人悄无声息的移动着。

很快,穆贵龙就看到厨房的门后伸出一对脚裸,是一个男人的,他虚弱的坐在血泊里,鲜血不断从脖子上面的伤口里流出来,除了大腿以下全身染满了鲜血,只有一息尚存。

穆贵龙看见马上把酒瓶放下,走过去单膝跪在他面前,想听他最后的遗言。

穆贵龙这时想起来,他跟这男人有过几面之缘,外面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这是他家,如果猜得不错,男人的伤应该是出自他妻子之手。

最后男人也没说出什么,只是死死抓住穆贵龙的手,然后瞪着天花板,再也没有一点反应。

“我当时听见动静,就跑进来想阻止她,但是一切都晚了……”小娅哭着辩解道。

穆贵龙站起来把小娅拥入怀里,低声安慰:“这不是你的错孩子,你已经够勇

敢了,只是他运气不好……”

小娅紧紧的贴在穆贵龙的怀里大哭着,这是这些年来父女俩最亲近的一次,但是却发生在这样的环境下。

这一晚父女俩卷缩在沙发上直到天亮,女儿哭累了就靠在穆贵龙的怀里睡着,可穆贵龙却彻夜不眠,静静听着窗外的混乱。

没想到这样的环境下,女儿却睡得踏实无比,穆贵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儿靠在父亲怀里入睡的缘故。

这一情况直到女儿醒来被打破,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适应现在的新关系,起来后无言的走向厕所,在无意看到厨房里的尸体时,冲进厕所呕吐了起来。

穆贵龙低声骂了一句该死,马上过去把厨房的门关上,有些手足无措的解释道:“不好意思小娅,昨天晚上你靠在我怀里睡着了,我不想打扰你,所以没办法起来把尸体清理出去……”

女儿转身把厕所的门关上,又是一阵呕吐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爸,你小心一点,他很可能会复活……”

穆贵龙有些惊喜,因为小娅已经很久没这样喊他了,按压住心头的兴奋,穆贵龙问道:“你怎么知道?”

“难道你没看过丧尸题材的电影吗?”女儿在里面问。

穆贵龙只能无奈:“我一直没有时间……”

“你很忙我知道,你不用再说一次了。”女儿打断了他。

穆贵龙有些失神,当年他跟她的妈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婚。

贵龙按照小娅的要求,找到一根棒球棍守在厨房的门口,直到小娅洗漱完毕出来,厨房里头那男人的尸体,也没有根据小娅所说,死而复生爬起来攻击他们。

保险起见,穆贵龙打开了厨房的门,用棒球棍戳了一下男人的尸体,尸体早已冰冷僵硬,没有半点反应。

对于这个情况小娅显得很疑惑,因为在她的脑子里不应该是这样的,她马上打开电视机,电视机里正好播放着有关这件事的新闻。

“……目前有研究表明,这是一种前期由空气传染,后期由血液传染的病毒,目前没有治愈的可能!重复一遍,目前没有治愈的可能!感染者会疯狂的攻击其他未感染的人类,为了广大市民的人身安全,请大家尽量待在家里,等待政府有关部门前来救援,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果有必要,任何人都有权利击毙感染者,特殊时期过后也会得到刑事免责。”

“另外在这里提醒一下广大市民,感染者被击毙后不会再‘复活’,但遗留下来的尸体需要尽快处理,以免爆发其他大型传染病的流行,民间传说的‘丧尸病毒’是子虚乌有的。”

“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在市区外的大兴酒店建立起隔离区,有条件的市民可以自行前往,若检疫合格便可无条件进入隔离区,这里提供免费的食宿,有政府的部队保护,条件不允许的市民请不要强行前往,以免发

生意外,可以在家中等待政府部门的救援……”

这时门口猛地响起一个拍门声,穆贵龙第一时间把电视电源拔掉,对小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可以听见外面的过道里有走动的声音,好一会儿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正当父女俩放松下来的时候,忽然又是一串激烈的拍门声跟嘶叫声。

穆贵龙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这个声音迟早会把整栋楼的感染者都给叫过来。

毫不犹豫,穆贵龙打开门一棒球棍甩在她的脸上,等这个感染者躺在地上抽搐的时候,穆贵龙才发现是昨天那个女人。

过道里没其他的感染者,昨天那两个男人也走了,只留下中年妇女的尸体。

关上门,穆贵龙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去大兴酒店。”

“为什么?”小娅一脸奇怪的模样。

穆贵龙开始解释:“电视上刚刚说,如果有条件可以去那里,那里有军队也有食物,比这里可好多了……而且这里还有一具尸体,没准我们会因此感染。”

“不会。”小娅的口气坚决。

穆贵龙只好坐下来,看看她到底想说什么,不管怎么样,她愿意跟自己沟通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小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如果我们会被空气感染,那么早该感染了,不会等到现在,所以我想我们应该是那群特殊的人,因为总有这样的人存在。而且按照电影或者游戏的发展

,这种隔离区最后都会毁灭,不是被丧尸攻破就是内部爆发了病毒自我毁灭。”

“小娅,这些人不是丧尸,他们只是……生病了。”穆贵龙说。

小娅没有反驳:“但不管怎么说,肯定有更多的人涌去隔离区了,就算以后不会发生这些,我们也不一定挤得进去,去了也是白去。”

穆贵龙觉得这句话还有点道理:“那你认为该怎么办?”

女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我们就应该待在家里,然后收集食物,建造防御工事,一直熬到这个事件过去!如果一直没有过去,那躲在家里的我们是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人,到时候我们就是生还者!”

穆贵龙明白,女儿现在正处于叛逆期,才会对这种毁灭性、残酷的灾难有所兴奋,但他知道女儿的本性并不坏。

她说的的确有点道理,江北市快上千万的人口,其中百分之零点一去了大兴酒店的隔离区,就足够把那里给挤爆。

把能找到的东西带走,父女俩回到家里,在路过楼道时,穆贵龙看见中年妇女的尸体被啃得只剩下一半。

外面的街道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混乱,穆贵龙想也许听女儿的留下来是件好事,不过好景不长,当天下午女儿便出现了发烧的迹象,不过才半个钟头,她便躺在床上无法行动。

穆贵龙心中生出了很不好的预感,但他仍紧握着小娅的手,脸上露出勉强的微笑:“小娅,你在家里乖

乖等我,我出去看能不能找到感冒药。”

小娅艰难的点点头,离别时那分明不舍的眼神,叫穆贵龙心中无比酸楚。

穆贵龙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样把药物带回来的,只知道回来后身体无由难受的厉害,浑身开始无力,甩了甩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穆贵龙走进小娅的房间,却发现小娅已经不在床上。

此时穆贵龙的状态有些不稳定,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朦胧中他好像感觉女儿站在身后,转过身,一个轻盈的身子把他给扑倒。

“小娅,我把药物给你带回来……”

可是,眼前的女儿表情癫狂,双手握成拳头不断的砸向穆贵龙,穆贵龙完全没有反抗力气,逐渐的,意识慢慢消散……

……

一阵刺耳的喇叭声把穆贵龙吵醒,他迷茫的抬头,发现自己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外面下着小雨,小娅戴着耳塞从对面马路走了过来,打开车门坐上车,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玩着手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