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e213fdc35124d2082632fefd1283eb1,time=156675949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40678137/44067814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1L2&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09611291%26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0678137&page=1&vt=2,signature=2319e9807b0f903fa8d2b8417513e74e9ad168c9
isshowflow:1,,
一纸妻约:首席的心尖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一纸妻约:首席的心尖宠
24k金元宝
第一章 逃跑

被暗算了!

唐宝脸颊晕红,失魂落魄地从酒店中冲了出来,她的身后,一群人正紧追不舍。

酒店门口停着不少豪车,其中一辆橘红色的法拉利鹤立鸡群,看起来极为惹眼和骚包。

眼看身后众人追了过来,唐宝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小,脚步越来越沉重,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几乎是怀着一种赌徒般的心态,她几步跑上去,敲打着法拉利后座的车门:“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

车窗落下,露出一张男人的脸。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唐宝还是忍不住一愣——这个男人,长得实在是太英俊了。

两道英挺的浓眉,一双眼睛冷漠如冰,却透着一股生杀予夺的犀利,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厉和嚣张。

而那周身的贵气,更是无法掩饰,明明白白的传达着生人勿近,近了就死的讯息。

明世勋淡淡抬眸,看着这个胆敢拍打着自己车窗的小女人,一头黑色的齐肩长发,眼睛是格外妩媚的凤眼,偏偏眼神格外清澈,像月光下的湖泊,额头上不断涌出细密的汗珠,脸蛋上露出不正常的潮红色……

这是,被下了药了?

帝都第一狂少明世勋,没有管闲事的习惯。

他想要让秦越不要管这个女人,直接把车开走,然而不知为什么,对着唐宝那双清澈而惊慌的眼睛,他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是的,似曾相识。

月光

下的湖泊……

“求求你了,让我上去,他们在追我……我不能被他们抓回去,求你了。”体内的火焰在翻腾,唐宝扒着车窗,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这个陌生男人,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明世勋微微蹙眉,冷着一张脸,鬼使神差的打开了车门。

唐宝瞪大了眼睛,来不及思考,飞快的爬上了车,随即不需要吩咐,秦越一踩油门,车子飞快的开走了。

“你……”明世勋微微上翘的嘴角刚刚张开,正要好好拷问一下这从天而降的女孩,唐宝却从座位上跃起,飞快的面对着他,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双手捧起男人英俊的脸,毫不犹豫的口勿了上去。

明世勋眯起的眸子瞬间瞪大,只感到女孩的唇瓣带着热量贴了过来,笨拙青涩,却是热情如火的描绘着他的唇线。

唐宝整个人几乎趴在了他怀里,衣襟微微散开,露出雪白的皮肤,摩擦着他身上黑色衬衫。

这种感觉,竟然很……舒服。

唐宝的月匈中似乎有一股火在燃烧,翻腾汹涌,叫嚣着让她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流入了大脑,一瞬间她的世界只剩下了熄不灭的火苗。

明世勋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冷漠如冰,但那双一贯冷酷的眸中,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以及渴望。

骨节分明的大手揽上女孩的细月要,她的月要肢轻盈,似乎一用力就会弄断。

月匈膛中压抑已

久的热度,瞬间释放。

火热的舌尖撬开她的小嘴,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唐宝只觉得被明世勋摸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更为强烈的渴望。

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划过,不管怎么样,她不能回去,任人宰割。

而现在,明显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飞蛾扑火,火烧眉毛,眼下才是最重要的。

驾驶座上面容清秀的少年,默默地拉上了后车厢的挡板,不需要主人进一步吩咐,识相的把车子开到了凯渥酒店门口。

这一段路程并不遥远,感受着后车厢时不时的剧烈动荡,秦越一边在心里感慨自家主人实在是威猛过人,一边硬是绕着酒店,又开了一圈。

一圈一圈又一圈,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明世勋有些沙哑,却透着餍足的声音才响起:“到了么。”

秦越如蒙大赦,两分钟就将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明世勋抱着已经睡过去了的唐宝,优雅的迈步下车。

门口已经站了十几个保镖,在原地恭迎,每个人都低着头,不敢去看老大怀里的女人。

而唐宝此刻身上盖着明世勋的西装,脸上是细密的汗珠,露在外面的雪白脖颈上,有着一块块可疑的红痕。

宽敞的酒店套房内,明世勋嘴角噙着一丝邪笑,看着躺在床上迷糊不醒的唐宝。

柔和灯光打在她的肌肤上,呈现一种格外诱人的象牙白,身上的衣服已经凌乱不堪,露在外面的白嫩肌肤

上,有着淡淡的草莓印。

明世勋喉结滚动,侧过脸,优雅的用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领结……

“既然一定要爬到我的车上来,不妨让你如愿好了。”

一具健壮的身体压了上来,唐宝迷迷糊糊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一场狂风暴雨之后,空气中到处都是慵懒靡艳的气息。

唐宝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灿烂的阳光被隔绝在紫色的锦缎窗帘之外,周围雍容华美的欧式装修一尘不染,唐宝略一侧头,就看到了大床上的一片狼藉,身上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疲劳和酸痛。

慌慌张张的低头向被子里看去,唐宝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没穿。

陌生的地方,狼藉的大床……

脑海中仅存的那点清楚的记忆,在她上车之后就再没有了头绪。

因为继母梁彩云打麻将输了钱,欠了二百万的高利贷,一家人商量了一下,就要拿她去抵债,嫁给一个名叫苏长洛的老男人。

明明继母带来的姐姐唐心珊比她还大几岁,却要拿她去做这替罪羊。

她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被卖掉,没想到,在她生日这一天,唐家人居然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随后,她就神志不清的冲了出去……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很模糊,似乎她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之后……

抬起手想要揉揉脑袋,却瞥见了手臂上的红痕,唐宝一咬嘴唇,这是出了虎口又进狼窝,车上那个冰山

脸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