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之尊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万古之尊
伊凰
第一章:九世帝储
古鱼城,位于四海朝歌最南边的一方小城,坐落在南荒蛮族边缘的幽林湖畔。
仰仗幽林的焚山天险而建立的城池,拥有将近万年岁月累积下的古老传承,代代香火传承不绝。然而,在荒土无垠的广阔土地上,如古鱼城这样拥有古老传承的小城数量众多,如星辰夜畔的繁星点点,数不胜数。
古鱼城所依靠的焚山山头上,有一片年月悠久古老的墓地,如同是这片俊秀山林上被撕裂的溃口,永无愈合!
此处,是牧族的祖地所在,葬的,都是曾经辉煌一世的先辈。
深冬。
寒风刮骨,焚山上寒气极重,古朴的青石地面上结满一层厚厚的冰霜。
老于头站在墓地中一片刚刚下葬的坟墓前,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是牧族祖地的守墓人,负责看守牧族先祖遗骨。
此时,老于头皱巴着绿豆大的小眼,左手拿了半只烧鸡,右手端着一壶老酒,正斜靠着新翻的黄土墓碑,在这新葬的坟墓前口中低语着。
他面色黝黑,眉目之间布满愁苦,仿佛眼中有拨不开的愁云一般。
“三少爷,你咋就走在了我老于头的前头?好好的一个人儿,为人也和善,总是攀上这祖地与我老于头唠嗑,从不嫌弃老朽身赃卑微,咋地却说没就没了。”
“你说你咋地突然就死了呢?”
说着话,老于头面上的愁苦之色更浓一分,一屁股砸在了黄土上。仰起头,梗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口老酒,橙黄的液体顺着老于头黑黝的脖颈流淌下来,带着一抹凄凉。
他手中一撕,撕下鸡腿正要咬上一口,却犹豫了一下,不忍的将这半只烧鸡仅有的一条鸡腿放在了身旁的坟墓前。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哇。省的受族里那些小人的奚落之苦!”
“身负牧族血脉,生在豪族之中,却是个肉体凡胎,不能攀登天道,这就是罪啊。”
“只是可惜了三老爷,却仍想为你争取那一线生机,争祖地之蕴,要闯那刀山火海……”
老于头说上一句,便喝上一口老酒。只是他口中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句,又偏偏说不出什么太多的道理,难免显得有一些唠叨。
深冬,古鱼城寒气极重,更不要提焚山上了。
幽冷的风浪如同利刃一般席卷着,仿佛要将虚空都给撕扯成碎片。
但老于头这一坐,却足足坐了两个时辰,壶中老酒已是所剩无多,半只肥鸡也成了一堆鸡骨,老于头自己更是喝了一个醉眼朦胧。
就在这时,无垠的夜空上突然一道霹雳炸响,直接将苍穹撕裂了一道口子。无暇的白芒如升腾的雾气,一波一波的荡漾在夜空,将那幽暗深邃的夜幕,拉扯的一片凌乱。
哗啦啦……
伴随着这刚猛雷霆,老于头身旁崭新的墓碑竟然诡异的发生了异动!
只见那竖立的墓碑慢慢龟裂,身后的新坟先是一阵鼓动,随后更是一片片泥土簌簌抖落下来。
刚刚填好的新坟,竟然莫名的龟裂开来!
而且,看那模样,似乎是从内部开始!
老于头醉眼朦胧,听到身旁墓碑的异动,不由得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不得了!
他竟然看到一只苍白的手掌从泥土中伸了出来。
老于头愣了一下,随后擦了擦眼睛。
“鬼啊!”
老于头醉意醒了大半,不由得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手中的酒壶和半只鸡骨更是抛到了犄角旮旯,仓皇逃离了此地。
牧界在墓坑中坐了起来。
他先是迷茫的望了望四周,仿佛一双瞳孔失去了焦距一般,过了良久,目光最终落在了自己惨白的手掌上。
“终于……又活出了一世。”
一声轻微的呢喃从他口中说出,说不出的苍凉。
牧界叹息着,双手撑着墓坑的边缘,用力的撑住,站起身来,蹒跚的走出墓坑。
他举目四望,打量着周遭一切的黑暗。
随后,他的目光渐渐锐利,仿佛能够刺破周围这一片沉甸甸的黑暗,锋芒如刀。他眼神一荡,双眸噌然亮起一道精光,清澈坚定,仿若无垠夜色中的万古星辰。
“这一世,也不知是谁承载天命,我牧界是否再次拥有帝命,拥有争天道的机会。”
“黑龙王,果天尊,练霓裳,就算你们联手趁我九世之危,气血衰败不堪,陷入假死之境谋夺我帝蕴又能如何?”
“我牧界果然没有死去,再次活出了第十世!“
”我说过,只要我牧界不死,终有一日,我就要承载天命帝道,成就万世之尊。”
牧界的话音渐激昂,他手中一摆,眼瞳中陡然迸发出璀璨神威。
恍惚间,漫天的星辰似乎都微微一滞,凭白黯淡了不少!
就算是天命不承认又怎样?就算是黑龙王三位天命至尊布下惊天杀局,不惜以三道天命破裂为基,覆灭五界,降下满天诅咒又何妨?
又能奈我牧界如何?
我终究还是活过了第九世,迎来又一个新生。
我终于还是逆天而归,重新见证这个大世!
我是牧界,九世帝储。
秉承底蕴,承载十世天命根基,活过九世,世世皆为帝储。
所谓帝储。
秉承帝命,机缘无穷。
那是最接近承载天命,掌控天道的卓越至尊。
缥缈无存的天道在帝储的眼中几乎伸手可触,只需要前进一步,便是登上帝位,号令三千,无所不从。
只可惜,造物弄人。
牧界九世为帝储,却世世遗憾,每每败亡。
虽然距离那执掌天道帝命不过是寸步之间,但偏偏造化弄人,这寸步便是尤若天堑一般,成为牧界执掌天命的最大阻碍。
第一世,他走过艰险,逃过无上大教镇压,成长为参天巨擘。却在最后一刻,争夺天命之时惜败在了妖皇天手中。天道莫测,他活过十万年,终究不敌岁月之威,不甘陨落。
第二世,阴差阳错,大道凋零,万物皆卑。牧界逆转乾坤声撼三千世界,聚天下气运纳入自身,可偏偏天道却选择的一个刚刚降生的幼童。这一世,牧界活过了九万年。
第三世,牧界棋差一招,败给了耀光天帝的仁义皇道,享八万载寿元。
第四世,牧界败在了黑龙王手中。
第五世……
第六世……
第七世..
直到第九世,牧界又再次输给了练霓裳。
牧界九世帝储,秉承帝蕴。
从第二世启始,之后的八世,牧界都拥有他人无法企及的底蕴和根基,但是就算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他这一边,天道所归仍是如雾中看花,看似挥手可触,却又遥不可及。
“天道厌弃,莫非不愿意我承载天命,执掌帝道?”
“天道帝命,何时才能够让我牧界来执掌?”
“天帝在帝储眼中伸手可摘,但于我却宛若隔着鸿沟一般,而我寿元每一世都要更少,莫非我牧界九世皆为帝储,却当真无法承载天道不成?”
牧界的眼中没有悲喜,更无波澜。
争天道,为帝储,牧界的心中早就坚如磐石,哪怕面临必死之局,他也未曾放弃。哪怕当真是天道厌弃,他牧界也同样要争上一争。
陡然间,一阵轻微的痛楚在牧界的身体上显现出来,他清晰感觉到周身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头都疼痛不堪,仿佛四肢百骸都陷入了这痛楚之中。
牧界闷哼一声,嘴角咳出一抹鲜血。
“莫非是这活出的第十世因为黑龙王等天帝的诅咒产生了变异不成?”
“我牧界身为九世帝储,就算活出第十世,修为全无孑然一身。但帝命加身,万邪不侵,就算回归根本也不应该如此狼狈才是。”
牧界思量着,眼神中却不见慌乱。
他静静的沉入心神,默默感受着自己身体之中那难掩的痛楚,查看着何处出了差错。
越看,牧界的神色越是凝重。
骨是凡骨,胎是凡胎,命也是凡命!
直到他完全断定了此刻的胎是凡胎之时,面色已经阴沉如水,而凡命更是让牧界勃然变色。
竟然不是帝命。
“这怎么可能。”
牧界神色陡然一滞,不自禁发出一声低吼!
哪怕是面对三位天帝布下必杀之局都未曾变过的脸色陡然变得严峻起来。
没有帝命,便意味着无法承载天道,这如何能够让牧界不愤怒?
莫非自己没有活出第十世?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重生?
牧界陷入深深的疑惑之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