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bc7b4784f5546dd84a90d5e7be2a2ff,time=158201918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48333606/44833360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8L7L101L2&nid=40917515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917515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8333606&page=1&vt=2,signature=b8691456f88ab13a5a7520fe06925bffeab440fc
isshowflow:1,,
末世图腾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末世图腾
辉煌战狼
第1节 少年

蔚蓝的天空上,悬浮着一座美丽的城市——银城。

据说那里四季如春,每天都是暖洋洋的;据说那里街道干干净净的,没有成堆发臭的垃圾;据说那里建着许多美丽的小房子,坐落于花园和湖泊之间;据说那里人与人之间都是友善的,不需要担心背后的刀子;据说那里每天都能吃饱饭……

这些传闻,一直流传于银城下的贫民窟。这是人们在闲暇的时候所津津乐道的话题。正如男人梦想着白雪公主,女人梦想着黑马王子一样,人们总是梦想着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不过,梦想归梦想,现实归现实。银城下的贫民窟住着数以百万计的平民。他们依靠银城丢下的垃圾生活,在那些废弃的、甚至有毒的垃圾里寻找到值钱的东西,然后回炉重铸,再将原材料送上银城换取一定的生活费。对于银城而言,他们就像处理垃圾的工厂。

此时,午后的阳光照银城上,向地面投射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在那阴影之中,是堆积成山的垃圾,数量多得难以形容,就像峰峦叠叠的群山,一望无际。

一个少年站在垃圾堆上,望着银城底部,心中默念着,“139、138、137、136、135……”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在垃圾堆上。当他数到零的时候,天上的城市响起了连绵的钟声,各种垃圾就像倾泻的瀑布,在数百米的高空坠入垃

圾的海洋。

没有人敢靠近垃圾瀑布,里面夹杂着各种重物,如冰箱、彩电、机器人残骸、座椅、甚至汽车……

一旦被砸中了,必定成为一堆肉泥。

除了那个少年!只见他眯起眼睛,冲进坠落的垃圾中,左闪右避,在极度危险之中寻找着值钱的东西。

“靠!又是铁渣那小子,真不要命。”

“他和他们家老头一样,都是不要命的人。”

“好东西都被他抢光了!”

那些等着捡垃圾的人守在垃圾投放区外围,远远的对少年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过了一会,垃圾投放结束,人们一拥而上,争抢那些刚掉落的垃圾。在此之前,那个被称为铁渣的少年为了避免和哄抢的人群发生冲突,早就离开了垃圾堆。

“嘿!铁渣,又捡到什么好东西了?”少年刚从垃圾堆上跳下来,一个矮胖的中年商人就迎了上来。

铁渣微微一笑,张开手给他看。只见那手心里躺着一根晶莹剔透的玻璃管。

“好东西啊……”商人望着铁渣手中的东西,小眼睛里透出精光,反复的磋磨着双手,不由自主的感叹到。

看着商人贪婪的表情,铁渣把手一收,越过商人向镇上走去。商人连忙追上来,舔着脸说,“铁哥,开个价呗。”

“我不缺吃的,不缺喝的,不缺用的,你打算用什么来换啊?”铁渣一边走一边问,完全没有停下来商量的意思。

“铁哥,今年你多大了?”商人

眼睛滴溜一转,反问他。

“和你有啥关系?”铁渣越走越快,不耐烦的回答。

“我记得今年快十八了吧?”商人笑了起来,眼睛鼻子嘴巴挤在一起,显得十分猥琐。他追着铁渣低声说,“有没有见识过女人啊?”

“没兴趣!”铁渣皱起眉头,三步并作两步的快速向前走。

“铁哥……铁哥……等等我……”铁渣走路速度极快,比一般人跑步还要快,商人追在后面,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你烦不烦啊?我这东西可以救命的,你没相等价值的东西,就别想了。”铁渣停下脚步,不耐烦的说到。

“她和你平时见过的女孩子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来来来,看一眼就好了,只看一眼就好了。”商人不厌其烦的纠缠着。

两人平时有交易,也算半个朋友。铁渣推辞不过,只好答应去看一眼。

十多分钟后,两人沿着坑坑洼洼的碎石路走进铁山镇。街上一如既往的脏乱,沙尘和纸屑到处飞。街边摆满了各色地摊,售卖一些稀奇古怪的半废品。每一处小巷的拐角或是建筑物的角落都被流浪者占据了,摆着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黑乎乎的棉被、破旧粘稠的衣物……

大街上每隔一段距离,都能看见一名身穿深蓝色帆布衣裤的人。他们是这个镇上的清洁工,不过他们不清洁垃圾,只负责搬运街上随时可能会出现的尸体。

商人在这里混得还不错,一路

上不少摆地摊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在这里开了家杂货店。所谓的杂货店,就是什么都卖,什么都收,只要有价值就行了。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只有一只眼睛的老人从街角冲了出来,堆满脸笑容的挡在商人身前说,“老板,我有好货,有好货。”

商人皱起眉头,向后退了一步。老人那只瞎掉的眼睛里流着脓水,花白的头发沾满了粘稠的血痂,看着十分恶心。

“去去去!你能有什么好东西,一边去,我忙着大生意呢。”

“脊椎,新鲜的脊椎,今天刚死的一个年轻人!好东西咧。”老人锲而不舍的说到。

“行行行,一会来店里找我。”商人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老板,我几天没吃……”老人还是不愿意走,挡在那里不动。

商人不耐烦的打断他,“你这老瞎子,不要命了是不是,你看清楚我身边的人是谁!敢坏了铁哥的生意,你有几条命!”

老人用脏得发臭的衣袖擦擦眼睛,看清了商人身边的人。只见他全身颤抖起来,慌忙后退,把道路让了出来。

向前走了十多米,两人来到商人的杂货店前。这是间木头和铁皮拼凑出来的房子,墙上到处的涂鸦着一句话:

‘偷窃者死——铁山镇自治会。’

“铁哥,这边请。”商人打开门,邀请铁渣进去。

店里黑漆漆的,散发着一股油污的臭味。四处摆放着各种旧零件、破烂电器……

商人打

开灯,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房间,角落里出现一位少女。她蜷缩着身体,被链子拴在墙角,像商品一样出售着。

看见少女的时候,铁渣暗自惊叹。他从未见过这么白净的女人,白得就像书里面说的,像一位坠落凡尘的天使。

商人介绍到,这是几天前一队沙漠旅者卖给他的。据说他们在沙漠里发现她,就带了回来。昨天晚上,他找过妓院的老子给她验过身,还是完璧之身,能值不少钱。

铁渣走到少女跟前细细的观察。她身上穿着脏兮兮的白色连衣裙,沾满了油污和灰尘,连衣裙多处撕裂,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这种肤色,绝对不是生活在地面上的人所能拥有的。

“你叫什么?”铁渣压低声音,尽可能的显得友善。

少女抬起头,杂乱的银色卷发里藏着一对星辉闪烁的眼睛。她紧紧的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注视着铁渣。

“如果能尽快送到砂城,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商人在一旁说到。

“我不是商品!”少女大声喊到,随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铁渣取出身上的水壶,给她递了过去。少女抢过水壶,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喝完。

“我不是你的敌人。”铁渣平静的说,“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会带你到砂城去,找个好心的有钱人收购你,应该会比这里的境遇好很多。”

“人贩子!混蛋!人渣!恶棍……”喝完水的少女精神起来,用各种

恶毒的语言咒骂眼前的少年。

商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之前这少女就让他十分头疼,甚至还咬过他一口。现在她还敢辱骂他最尊贵的客人,简直是给脸不要脸。盛怒之下,他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

少女本能的闭上眼睛,侧过脸去,却没有等到那一巴掌。

“打坏了怎么卖钱?”耳边传来少年慵懒的声音,少女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商人的额头冒着汗珠,整张脸都扭曲了,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铁哥,我可是为你出气啊。”商人哭丧着脸说到,刚才铁渣随意的挥了挥手,挡住了他的巴掌。他只感觉到手腕撞在一块铁板上,痛的几乎要掉眼泪。

“巨桑,不好意思啊。”铁渣咧开嘴笑起来,虽然在道歉,但有几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商人转头看见,少女居然在窃笑,他立刻板起脸说,“这位姑娘,我可是为你好啊,这位铁哥,可是一位好人啊,他要肯收购你,是你的运气,知道吗?”

“切~人贩子还是好人?”少女不屑的撇过头。

“你在沙漠里晕倒了,要不是那一队旅人救了你,估计你已经成为一堆白骨了。”商人语重心长的说,“他们把你卖给我,换取救你的酬劳,这很公平;他们如果把你卖到妓院的老那,我相信他们会得到更多的报酬;同样道理,如果我把你卖给刀牙、鬼头那些人,我相信价格会更高;你要知道,在

这种地方……”

“啰嗦!”铁渣毫无由来的低吼一声,打断了商人的话。他站直身体,从背后抽出一把直砍刀。这是一把钢条打造的单刃刀,刀背很厚,刀锋上很多翻卷,显得坑坑洼洼的。商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连忙让开。铁渣双手一合,对着少女一刀斩下!

“啊!”眼见蛮横的少年举刀砍来,少女失声的惊叫!

伴随着‘叮’的一声,刀锋上星火四射,铁链应声而断。

“你走吧。”铁渣对少女说,“只要你走出这间店,我保证你活不过三个小时。”

说着,铁渣掏出那根晶莹剔透的玻璃管,随手丢给商人。商人手忙脚乱的接住,心里暗骂,‘疯子!砸坏了怎么办?你就不能递给我吗?全家都是疯子!’

少女先是呆滞了一会,不可思议的望着少年。接着,她慢慢的绕过少年和商人,转身夺门而出!

“她居然……真的跑了。”杂货店里的两人面面相觑。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