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6de6d50ad5b46ed9cdb9136fa5e36b9,time=1561484579,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48596819/44859692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5_1_L91L2&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12269321%26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48596819&page=1&vt=2,signature=9214f8b6eb1a5bd3aba5b7d32f64623e66947f6f
isshowflow:1,,
不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不双
皎皎
第一章

升中学的那日,徐睛第一次看到郑捷捷。

那时正是九月初,天气好得诡异,阳光亮得恍如打磨后的金子。校园里熙熙攘攘,使得周遭温度再度加剧;许多半大的孩子,拿着一张张的注册单跟体检单在校园里跑来跑去,满脸都是兴奋,当然,他们的身后都跟着不止一位的家长。这个年纪的孩子多半是独生子女,家长自然当作宝贝。

然而徐晴是例外。天气炎热,她背着书包,在教学楼外的小广场的重重人群中穿过去,最后终于来到了告示板前。她站住,仔细看着新班级的学生名册,费力的寻找自己的名字。看得出神间,听到她身边有人叫:“呀,捷捷,你在一班。”

说来也巧,徐晴正寻到了自己的名字,同时在自己名字的上面看到“郑捷捷”三个字,原来是自己的同学。于是侧了头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皮肤白皙眼睛明亮的同龄女孩就在她旁边不远。她穿着一件浅蓝色印花长裙,头发扎成马尾,背上搭着一个同样是浅蓝色的书包,也许是天气太热,她微微蹙着眉头;就算是这样,也足够动人了。她愣了愣。呵,这样美的少女,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然而郑捷捷注意到徐晴,却是一两个小时后的事情。那时她已经按照讲解找到自己的教室,将入学单交给班主任,班主任姓李,笑容亲切,相貌和善,看了她一眼后,说:

“暂时找个位子坐吧。”

教室坐了小半,先来的同学们交头接耳的开始说话,极少出现单个的位子,就算有,旁边的同学也是男生。青春期的小女孩对男女关系极其敏感,她也断然不会坐在男生的旁边。郑捷捷犹豫的在讲台前站了一会,觉得愈发失望时,终于发现靠窗的第四排还有一个空位。旁边是一个文静的少女,头发不长不短,刚好披到肩上,看起来清清爽爽;她头微低,手里翻着一本大部头的书。

看什么书那么认真?郑捷捷被徐晴专注的样子吸引,走过去后问:“你里面的这个位子有人吗?”

女生看书得专心,没有听到她的话;郑捷捷脾气发作,有点不耐烦,声音不自觉的拔高,同时手拍到她的书上:“我问你你旁边的位子有人么?”

女生如梦初醒抬头,并没有因为有人打断她的阅读而不愉快,她脸上是抱歉真挚兼而有之的笑意,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书太入神,没听到”,一边起身让座。

她那一笑,让郑捷捷觉得自己理亏,坐下后有一会没有说话;偏偏旁边的女孩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又埋头苦读起来。总不能这么下去吧,郑捷捷拍一拍她,看到她抬起目光看向自己,才说:“我叫郑捷捷。”

“我叫徐晴。”这就算自我介绍了。

虽然是个不怎么样的开端,但这的确是她们的初识了。

说话时郑

捷捷看到徐晴课桌上的书,惊喜叫出声:“好巧!你也喜欢阿加莎?”

初一的孩子看阿加莎的侦探作品,并不常见,何况是这样清秀的女孩。徐晴也顾不得那精彩绝伦的指证杀人凶手的情节,来了精神,“你也喜欢?”

“是呢,”郑捷捷眉飞色舞,“我看过她十多本小说,太精彩了。你最喜欢哪一部?”

徐晴想了一想:“《阳光下的罪恶》和《平静小镇里的罪恶》。”

郑捷捷两眼放光:“不会吧!我也最喜欢这两部。我现在还记得《平静小镇里的罪恶》中的那句‘人们穿着不同了,声音不同了,但是人类还是同他们一模一样’。”

从来没再任何一个人身上发现那么多共同点,所谓知己当如是!两人的手紧紧相握。

成为朋友的原因可以简单,对她们而言,就是简单的一番叙话,两人就成了朋友,从此形影不离。

一中是市内最好的三所中学之一,实行的是强制性的住校制度。分配宿舍时两人又诧异的发现,她们床刚好相对,两人相视一笑,不过一天工夫,熟悉得好像多年老朋友。两人在学校里共同出没,一同上课,一同回寝室,一同去食堂,有一个的地方在五米内必定能看到另一个。两个女孩身高身材也相似,不止一人怀疑他们是姐妹,老师数次调位都不忍心分开她们。

两人熟悉之后郑捷捷才知道徐晴比自己足足小了两岁

——她念书年的早,刚满五岁就上小学了。

得知这一事情后,郑捷捷在徐晴面前总是以“姐姐”自居,她本就性格外向,身上有种让人自然熟的气质,她拉着徐晴的手说:“看看这许多巧合啊,我们若不是好朋友,天地不容。你说是不是?”

徐晴笑着点头:“无巧不成书,我现在才知道这句话还很正确。”

不过也不是完全一样,两人最大的区别便是读书了。

郑捷捷对读书这事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属于那种只要过得去就可以的类型,宁愿看小乱七八糟的小说耗费生命。徐晴劝过她,她耸肩:“读书也没什么意思。”

徐晴说:“还要中考才能上高中呢。”

郑捷捷朝她挤眼睛,压低声音:“没关系,你上哪所高中我就上哪所高中学校。反正我跟你走。”

徐晴满脸问号:“啊?”

郑捷捷倒笑了:“好了,不说了。”然后继续埋头看小说。

入学考试和期中考试郑捷捷成绩处于中下,但文科还不错,数学很糟;徐晴的成绩非常好,永远都是第一,尤其是数学,永远是满分——期中考试时,在全年级一半不及格的情况下,徐晴居然得了光辉的满分。整个年级的所有人顿时拜倒脚下,不论走到哪里,都引人侧目。

徐晴对这种注视还算处之泰然;郑捷捷深有感触,思考了好几天,最后拿过徐晴的卷子,说:“我以前不在乎分数的,此时看

到这张卷子,才觉得,分数的确是神圣的,一个人做了什么,不做什么,它都看着,记着——分数的确是最公平的衡量工具,和别的事情没有关系”

徐晴诧异:“你才知道?我一直觉得是这样。”

“你以为谁都是你这么非人般厉害!”郑捷捷不满的撇嘴,“跟你在一起,我觉得与犹有荣光。”

徐晴笑了笑:“我倒是觉得跟你在一起,才有面子。”

“不是,有人说你聪明,但实际上你也够迟钝的,”郑捷捷若有所思,苦笑说,“你没感觉到,人家看我,不过是看我这张脸,看你却不一样,全是钦佩的目光。”

郑捷捷时常看到班里的许多功课极好的男生站在她们课桌边,规规矩矩,等着徐晴算出结果,然后请教。开始班上确有对徐晴不服气的男生,认为女生数学怎么可能学的好,挑衅过不止一次;到后来,每次有难解的题目,男生们都说,找徐晴吧。不论多么难的题目,她眉头都不皱一下,提起笔快速的演算。

郑捷捷爱死了徐晴心无旁骛的样子,每次看到徐晴顺利的解出一道道题目,搂着她哀嚎:“一中才气共有十分,你徐晴就独得八分了啊。你行行好,分一份给我吧。”

难得郑捷捷肯认真学习,徐晴也心甘情愿的履行职责。她一脸严肃拖过她桌上的小说或是其他什么与学习无干的读物,将数学资料重重放在她面前,用铅

笔画上几道题。

“好啊,把这几道题做出来先。”

“可是我不会。”

“有我呢,不懂就问我。”

徐晴不讲空话,尤其在考试前,宁可自己的功课放着不复习,也要逼着郑捷捷没日没夜的加紧补习数学,后来上了初二初三,补习的科目扩大到物理化学。

补习的日子是极其难过的,两个人缩在一张床上,打着手电,电筒昏黄的灯光落到印有密密麻麻公式的书页上,让人头晕眼花。因怕吵醒寝室的同窗,还不能说话,所有的交流都是写在草稿纸上。

早上醒来都是两人眼睛都是肿的,寝室同学看到,吓一跳,忙问怎么回事。

解释原因后,同学不乐意,说:“怎么只给郑捷捷补习数学?难道厚此薄彼?”

于是夜晚的补习队伍日渐壮大,徐晴思路明确,几句话就能说明问题,绝不拖泥带水,尤其是概念性问题更是了解的通统,三言两语后,绝大多数人都能明白问题结症。再有不明白的,她便伸手在图上补上一跳辅助线:“明白了?”

这样的辛苦,不是没有效果的。

下一次测验,女生的数学没有一个不及格,让数学老师惊讶了许久。郑捷捷考到了八十以上分数,加上不错的文科成绩,名次大幅度提高,一脚跨入班内第一方正。她兴奋得脸都红了,大呼小叫:“我现在才知道我愿来这么厉害,读书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吗,以前我怎么那么

不喜欢呢。”

徐晴会心的笑起来。

郑捷捷抱着她:“谢谢你啊小晴。你因为帮我复习了,成绩还下降了。”

徐晴并不在乎下降一两名这类的小事,郑捷捷却过意不去,从家里带来一盒的巧克力,逼着她吃。徐晴不是没见识的人,曾经也有人给她带过这样一小盒巧克力,看到盒子上的标志,心里就有数,摆手说:“太昂贵了。而且我也不怎么喜欢。”然后坚持着不收下。

郑捷捷“呀”一声,说:“什么贵不贵的,不要管那个,你尝尝吧。我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说着拿起一块送到徐晴嘴里,笑容动作都暧昧,看的一旁的室友大呼小叫:“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徐晴抑制不住笑出声,拍拍自己的脸,换上郑重其事的面孔:“捷捷,我们前世一定是夫妻。可惜此生投错胎。”

郑捷捷顺势倒入徐晴怀里,哈哈的笑:“真叫人遗憾啊。”

巧克力果然味道极好。

虽然郑捷捷从来不肯谈自己家里,但徐晴知道她家境极好,只从那吃穿用度就可以看出来,绝大多数东西,都没人见过;每周她家都有人送东西来,五花八门的零食,最新鲜的水果,根本吃都吃不料。郑捷捷不是计较这些小事,所有的东西都分给大家,自己一点都不留下。看到郑捷捷一幅“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神情,徐晴忍不住说:“你也未免太大方了一点。”

捷捷老实交待:“要是以前也未必这么大方,小学的时候我很喜欢吃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不过现在全部没兴趣了,一心想的是怎么把书念好。”

徐晴眼一眯,慈爱的拍拍她的头:“孺子可教也。”

一旁有同学李乐雨笑起来:“没想到徐晴你也会开玩笑呢。大概是被捷捷影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还没说话,另一个同学张笑笑却说:“我看是捷捷受徐晴的影响最大才对。”

徐晴说:“啊?你们在说什么?”

郑捷捷也是一头雾水:“不懂。”

张笑笑点评:“你们是只缘身在此山中。”

两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除了谈论阿加莎之外,她们跟每个稚气却以为自己已经懂事的初中女生一样,谈论学校的男生,评论电影电视明星,所有看过的小说,同时,在背地里发泄对老师的不满。

不过说归说,到底还是优秀的学生,成绩喜人,笑容甜美,十分受老师喜欢,同学间的人缘也非常好。

老师们私下评论她们时,曾有一句很精辟的论断:“从未见过徐晴这样聪明的女孩子,随时见她都是捧着课外书读,并不专心于课本,然而成绩依然优秀,全年级的女生竟没有一个能赶上她;郑捷捷也难得,那么短的时间,成绩一下子提高,没点天赋还真不行。不过尤其难得的是,最初还有点大小姐的骄纵,脾气也慢慢改了。长的又好,出生于

那样的家庭,真是完美了。”

这些话的片断不久传到她们的耳朵里,郑捷捷当作笑话听罢也就算了,可给徐晴带来了一丝感慨,她说:“世上怎么能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怎么能不看书就学好功课?我辛苦的时候,你们都不知道罢了。”

此话真是人间至理也。当时周围许多人,围了一圈,听学校某位老师的孩子说着关于老师们的八卦。此言听得人周围人都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其中有一位男生听得浑身一震,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徐晴,微笑恬淡的样子,让人着迷。

郑捷捷惊讶:“徐晴,我总觉得活像一个历经世界沧桑的老人。老实交待,你那里来的这么深刻的思想?”

徐晴睨她一眼,笑盈盈:“那是因为你没有领悟到精神,挑灯夜战的苦楚你忘记了么。”

话题轻轻巧巧的被岔开。年轻人嘻嘻哈哈的,很快也就忘了这件事情。

一学期很快过去。寒假时,郑捷捷终于才知道原委。那是放假的第二天,她打电话到徐晴家,电话那头是一把苍老温和的声音,说话时声调有些怪,不是本地口音,但听起来就是舒服。

“请问你是谁?”

郑捷捷连忙报上姓名:“外婆您好。,我是她的同班同学。”

“你就是小晴提到的那位同学?”

“徐晴常常提起我吗?”

“是的。说你十分可爱漂亮。”

这句话听的郑捷捷分外喜悦,她笑起来,声音清脆

,犹如玉珠溅落玉盘之声。

片刻后徐晴来接电话,解释说:“她是我外婆,我们住在一起。”

郑捷捷“呀”的叫一声,顿时想起徐晴从未提过父母,便急切的问:“只有你跟你外婆住在一起?”

“哦,还有一个小阿姨。”

“你父母呢?”

徐晴在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开口时声音听不出异样,“许多年前就离异了。”

不等郑捷捷再问什么,徐晴又说,“才放假第二天就开始想我了。真感动。有事么?”

“请你到我家玩,怎么样?”

徐晴的视线在屋里行走一圈,外婆坐在安静的小客厅内的沙发上,带着老花镜,翻着书;电视无声的播放图像,像在演一幕哑剧;阿姨在厨房里做饭,饭菜香味散开。她听着郑捷捷说出时间地点,想一想:“好的。”

“那就一言为定,”郑捷捷十分高兴,补上一句,“你认识路么?若是不认识,我让人去接你?”

“再大的城市也能找到路,哪里至于啊。”

笑着搁下话筒,外婆笑问:“郑捷捷邀你出去玩?”

“是的。”

徐晴走过去,靠着外婆坐下,看了外婆手里的书一眼,不禁莞尔,“外婆,怎么还是红楼梦?你看了多少年了?”

外婆头发半白,十分慈祥,扶了扶眼镜,微微一笑后说,“每次看,似乎都能读出些其他的东西。活到老,学到老,古人的话从来不错。”

徐晴的外婆姓方,浑身一股书卷味

,平生的事迹很丰富,每个出生于三四十年代的老知识分子都有类似的经历。她是新中国最早的一批大学生,曾经出国留学,回国后嫁人生女,夫妻同在高校任教,倒也一帆风顺;尔后徐晴的外公去世,她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岂料遇到了世人皆知的那一场动乱,受尽了折磨,然而始终没有倒下,最后生活总算回复正轨,女儿长大成人。

徐晴的父母是大学同学,如同所有年轻人一样,深深被对方吸引,对方身上的缺点统统看不见,大学毕业后边结了婚,什么问题如期而至,两人皆不肯放弃自己的事业,渐成怨怼,最后协议分手,幼童判给母亲。离婚不足一年,两人各自再结了婚,一个飞往欧洲,一个飞往澳洲,做了访问学者,寻找各自的幸福,留下徐晴与外婆相依为命。

当年的情景,不是不凄凉的。徐晴还记得,父母对骂,在客厅比着谁更会砸东西的情况。

家里挂着一张一米见方的世界地图,徐晴曾问过外婆父母都住在什么地方,外婆在将地方指出来,徐晴小小年纪却已懂事,见到外婆难过,反而安慰说:“没关系,一南一北,再也不用见面,也不会吵架。这样多好。”

庆幸的是,彼时外婆虽然退休,但毕竟是学者,依然有不菲收入;时常又有外汇寄到,故在经济上祖孙俩倒是从不拮据。

上中学时,徐晴因怕外婆在家中

寂寞,并不愿意去必须住校的一中;外婆当了一辈子老实,深知好学校好老师对学生的重要性,劝她:“外婆还没老得走不动路呢,我胳膊腿都好着呢。这个地方咱们住了许多年,邻居也是过去的同事,熟的很,读书下棋谈天,做什么都方便,不会寂寞。再说了,还有王阿姨照顾我。”

说的确是实情。这里是大学的教职工宿舍,环境安静——情况普遍都是这样,任何一个城市的住宅区,只有大学里是最好的。这里也不例外,宿舍区到处种着高高的绿树,每四栋楼房就有一个小花园,退休的教授们都会聚在一起,徐晴从他们身上得到许多有益的收获,她终身感激这些睿智的老人。

想了许久后徐晴轻声问:“我许久回不了家,您会不会想我?”

外婆深深叹气,搂住她:“你不想我就好。”

语气很随意。此刻她也是这样说:“刚才打电话来的郑捷捷是你同学?”

“不但如此,我们还是同桌。”

“你们关系很好么?”

徐晴想了一想,笃定的说:“是的,我想,我们会是一生的朋友。”

外婆脸上显格外出宽慰的神色。

她顿时困意全消,心底涌起了一阵奇妙的感受,在察觉到自己感情变化的时候,鼻子忽的酸涩,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多年后,徐晴在回国的飞机上,漫长的旅途,看不到尽头的云层让她恹恹思睡,于是随手拿过一本休

闲的读物,读到古希腊一位传奇的哲学家说的一段话——凡智慧所能提供的,助人终生幸福的事物中,友情远远高于一切。

第二天徐晴准时到达郑捷捷的家。郑捷捷的家在城郊,抬头可以看到一条绕山的车道,虽不宽,但十分整洁,绵延到半山腰一栋小小的白楼处。小楼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屋顶是红色瓦片,颜色和谐明亮,远看去,活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沿着车道缓缓行走,徐晴想起转了几次公车才到达这里,不禁面露微笑,这里果然也住了美丽可爱的小公主呢。

终于走到小楼底,徐晴抬手摁门铃,留心到小楼左侧的车库中停着数辆黑色光亮的小轿车,流水线的车型一字排开。徐晴来不及咋舌,一辆十分拉风的白色轿车缓缓从她身边驶过,停在已有的那一排小车最右处。

徐晴暗暗诧异,不免多看了那车几眼,然后惊讶的睁圆了眼。车上走下来一位极其年轻帅气的男子,头发三七分开;深色的上衣深色的长裤,衬托的腿长而直。他弯腰,伸手从车内取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托在手里,偏头将目光转到大门处。一举一动都风度翩翩。徐晴感觉心跳加快,好像看到了光彩照人的电影明星。

看到徐晴亦站在门口,他边走边抬手招呼,面露微笑:“你可是捷捷的同学?”

笑容如同北方终年的阳光那样明朗,用最挑剔的

眼光都无法说不好。徐晴在原地呆了两秒,两秒后她低一低头回答:“嗯。”

“我叫孙闻。可以算是捷捷的表哥。”

“孙文?”

徐晴诧异的重复一遍,嘴角一弯想笑,但尽量忍住,至少看起来没有笑。

孙闻早已习惯人们的态度,笑着耸肩:“不是文章的文,是新闻的闻。我不是国父。”

两人一同进屋。徐晴目光扫过楼下花园,左边花坛最引人注意的是一株一米多高的栀子花树,叶子墨绿,在日光下泛出隐约光泽,若细心看,树上挂满半球状的小果实;右边是搭着葡萄架,因为冬天的缘故,叶子枯黄稀松。

徐晴不禁想,暑假时,这里又是什么样子?

“你明年来,定可以看到满院的紫色葡萄和如玉的栀子花,非常美丽。”

思绪被孙闻说话声打断。徐晴抬头看他,看到他微笑的样子,又呆了数秒,心里莫名的涌上几分意外的惊喜。

进屋后,徐晴首先叫屋子里的热闹气氛唬住。客厅中十余名客人谈笑风生,圆桌上置放着一个双层蛋糕,煞是显眼。徐晴尚在发愣,郑捷捷放下手里的一把细长的蜡烛,欢呼着奔到门口,抱住徐晴。

徐晴沉吟,附在她耳边轻问:“今天是你生日?”

“是的。”

郑捷捷笑着放开徐晴,转头看向孙闻,脸上的惊喜比看到徐晴更多,马上搂住他的胳膊,笑意吟吟:“孙闻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

不来?”孙闻将手中指递过去,神态宠溺的看着郑捷捷,“生日快乐。”

郑捷捷把徐晴介绍给屋子里的客人,几乎都是郑捷捷的亲戚,姨表姑舅之类,举止气度皆有章法,谈吐完美,跟这栋屋子带给徐晴的感觉类似。客人们见到徐晴清秀安静,说话不卑不亢,马上生出了好感,态度非常热情友好,让她几乎无法招架。

寒暄半晌后,郑捷捷带徐晴上楼,参观自己的书房卧室。徐晴从二楼的走廊上俯视客厅,乳白色的天花板,浅色基调的家具和四壁,色彩明快;大厅一面直接通往阳台,光线充足;另一面的主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山水图,气势十分磅礴舒展。

这样的布置,简约而不失大气,决不是平凡人家。

两人进了郑捷捷的卧室后,徐晴劈头盖脸的问下来:“你的生日怎么不事先告诉我?”

郑捷捷一抿嘴,歪头看她,“我怕你破费。只要你来就可以了。”

徐晴摇头叹气,轻声说:“你啊。如果你事先告诉我,我自然是要来礼物来,什么礼物并不重要,只要能表达心愿就足够,未必是多么昂贵的东西,再说,那些东西你也不缺是不是。如今我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郑捷捷大力点头,颇有些后悔,拉住徐晴的手,“是我考虑不周。下次绝不再犯。”

道歉的态度相当真挚。徐晴凝视她,深深感动,她一直都喜欢郑捷捷待人真挚恳

切,一个人可以有许多宝贵的优良品质,但这一点无论怎么说,都是非常难得。

徐晴刚才便注意到郑捷捷的父母不在,此刻四周无人,便低声询问。郑捷捷皱眉:“妈妈在外地开会,爸爸工作太忙。”

“真是遗憾。”

“还好。我已经习惯了,总不能每时每刻都陪着我。再说,他们不是不爱我的。”

“这就好。”

郑捷捷展颜一笑,忽的想起徐晴说过她父母已经离异,忐忑的看着徐晴,“我是否说错了话?”

徐晴搂住郑捷捷,连连摇头,笑的十分开心,丝毫看不出任何童年阴霾:“没有没有。不过我是真羡慕你家亲友众多。”

郑捷捷挑眉,不是十分明白。

徐晴解释:“我家中房子亦不小,有时半夜起床,伸手不见五指,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影影绰绰,足可以演鬼片。白天也一样,终年空空荡荡,平时没有亲友来访,永远安静。人在大理石地板上走路,回声清晰可闻。听得久了,你就会想,身后是否有人跟着?偶尔战栗着回头看,却发觉,那里本来都没有。”

虽是半调侃的说话,郑捷捷依旧听得寒栗一颗颗跳出来。

许久后,郑捷捷低声叹一口气,十分感慨的说:“从不闻贫苦之家亲友众多。”

徐晴看她一眼:“但我以为值得。”

门口响起敲门声。同时孙闻的声音在卧室门口响起:“捷捷,下楼切蛋糕了。”

郑捷捷眼睛一

亮,跳起来开门。孙闻进屋后脱去外套,露出咖啡色的毛衣,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斜靠在门口,面部轮廓分明,嘴角挂着一个看的人十分舒服的笑容。

徐晴低头一笑,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人们的视线。哪怕只是两名刚念初中的小女孩。美丽的事物永远打动人心,这几乎是一个真理。

正如后来徐晴跟郑捷捷讲:“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不得不说,他确实算得上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子。”

彼时徐晴留心到郑捷捷看他的目光不经意见漏出迷离,徐晴不是很敏感的人,可是凭着她对郑捷捷的了解和特别的直觉,她依然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下楼时郑捷捷俯在徐晴耳边讲:“这次生日,你跟孙闻哥哥能来,我十分开心。”

徐晴非常感动。她盯着前面的咖啡色毛衣,很出了一会神才问:“他说他是你表哥?”

“哦。不算是。孙闻哥哥家和我家若论亲戚关系,已经很远;但由于我爸妈的关系,我很小就认识他。以前他时常带我出去玩,小学曾有一度我成绩欠佳,他每日到我家中,帮我补习功课,风雨无阻。”

“咦,可算青梅竹马?”

郑捷捷忽然收了一下笑容,慢慢的说:“并不算吧,他长我足足十三岁。”

徐晴并没有忽略郑捷捷神情里的细微变化,然而她决口不提,反而用夸张的语气的笑:“啊啊,刚好两倍。”

郑捷捷不

甘心的伸手挠徐晴,徐晴怕痒,身子向后缩,连连告饶。孙闻走在前面,听到两人的笑声,回头看一眼,不免笑了:“两个小孩子。”

郑捷捷那日穿着一件嫩黄色的高领毛衣,两侧的几缕头发用黄色的发带绑到后面,披在半腰,白皙面孔里透出红晕,漂亮叫人移不开眼睛。几名客人抓起相机,照下来,当即用电脑打印出来,效果非常好,每张都很出色。

尤其是一张郑捷捷与徐晴的合影,两个小女孩,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眼里星光点点,笑容如三月阳光,她们身后的双层生日蛋糕纵然是罕见的精美,在照片上完全暗淡。

这张照片在两人的案头一搁数年之久。

郑家待客十分周到,吃完蛋糕还有许多菜色都一一摆上桌,看得徐晴目不暇接,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每一道都很精美。她惊讶的几次想要咋舌,马上想起是在别人家里,到底给忍下来。

吃饭时,徐晴细心打量着郑捷捷的举动,脸上总是笑意盈盈,偶尔睁大眼,嘟一嘟嘴,小女孩的可爱娇憨表露无疑,跟在学校勤奋的样子判若两人。

徐晴初步得出结论,郑捷捷在家中十分得宠;当然,她也确实有作小公主的资格。

一顿饭快吃完,徐晴再看一眼郑捷捷,用耳语一样的声音问:“你父母……”

话只问到一半,徐晴就听到大门哗啦一响,而后脚步声由远及近。所有人抬

起头来。她也抬头,看到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和灰色领带,而后目光上移,看到一张俊逸的面孔,带着黑边眼镜,亲切而不失威严深沉。郑捷捷喜不自禁,几乎是从饭桌旁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奔过去,抱住来人的胳膊,惊喜的叫:“爸爸,你回来了。”

郑父亲切和蔼,平易近人,一点没有架子,不过言谈举止中总有说不清楚的威严在,让人在他面前就是没法车底放松。徐晴觉得他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她的记忆力一向惊人,不论是数字还是相貌,谈不上过目不忘,但也相距不远。盯着来人看了一会,费力的在记忆里搜索;终于想起他叫郑湛元,真正被震撼到,浑身出了一身汗。

以后的时间徐晴颇有些如座针毡。他一直陪着郑捷捷过完生日,疼爱女儿的神色溢于言表,完全不像电视里的那幅严肃面孔,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饭后一群人坐着说话时,不知说到什么,他忽的愣住,摊着手连连叹气:“捷捷,我都忘记给你买生日礼物了,真是对不起。真要命。看来我得了健忘症,光记得这头,忘记那头了。”

所有人都忍俊不禁,气氛顿时轻松下来。徐晴亦跟着腼腆的微笑,被郑父看到,伸手招呼她:“徐晴,只要有空,经常家里玩,千万不要客气。”

徐晴唯唯诺诺的答应。这样亲切的邀请,让人无法拒绝。

郑捷捷注意到她的拘谨,送她出门的时候歉意的一笑:“我家里的情况,你没有料到吧?那么多亲戚朋友,乱糟糟的吧。”

徐晴揉着额头叹气:“早知道你家境良好,却不知道你父母身居显要之职。我现在可算知道你在学校决口不谈家里的事情了。”

“要是让同学们知道,我会多烦心。”

“啊啊。可不是,那情景光想一想就叫人发冷。”

“老师们知道吗?”

郑捷捷苦笑:“应当是知道的,不过没人外传。”

徐晴凝视她,感喟的说:“我真的非常意外。”

郑捷捷认真的问:“我们是否还是朋友?”

徐晴骇笑,“这是什么话。这又不是封建社会,父母勒令不许交友。就算是封建社会,我才是那个不许踏入你家大门的人呢,只要你乐意,你的朋友可以排成长队站满这个山头。怎么你反问起我来了。”

郑捷捷紧紧拥住徐晴,额头轻轻相抵。徐晴拍着她的肩头,笑呵呵:“只要你不嫌弃我。”

回到家徐晴咕咚的倒在沙发上,闭着眼整理思路,回想这一天的奇遇。一直精力旺盛的徐晴忽的没有脾气,外婆非常惊讶,不过毕竟是做了一辈子教育工作且十分沉的住气,知道给孩子留下空间,任凭她躺在沙发上,没有开口闻讯。

半晌后徐晴开口,“外婆,你知道郑捷捷的父母是谁么?”

“恩?谁?”

徐晴没有很快的回答,扭开电视,电视

里恰好放着新闻,说的是昨日本省副省长会见某国大使夫人一行,电视里的人人清一色深色西装,不掩荣光焕发。徐晴手指在屏幕上一点,轻声说:“他就是郑捷捷的爸爸。”

外婆此刻才真正诧异,端详电视里的人许久后,微微一笑:“看来,郑捷捷一定长的十分可爱。应当比你漂亮。”

徐晴大笑,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

“外婆你说的对,她的家庭背景与我无关。只要她还是她。”

外婆微笑颔首。

假期很快过去。说也奇怪,在学校的时总盼望着假期快到,可一旦放了假人却不由自主的懒散,不知做什么才好,以前信誓旦旦的许多计划一到了假期反而被搁置。

徐晴丝毫不例外,郑捷捷的电话也提不起她做事情的兴趣,每日缩在家中看书,不然就去院子里听外婆和老教授们聊天,老人们学问既高,除了自身的专业外对许多事情都有着见解深刻,徐晴一听便是数小时,虽不是每句话都懂,但自觉受益匪浅。

譬如今日他们谈论的话题是数学。徐晴听到一名数学系的杨教授抑扬顿挫的朗诵着英国数学家罗素说过的一段话:“数学,不但拥有真理,而且也具有至高的美,正像雕刻的美,是一种冷而严肃的美,这种美不是投合我们天性的微弱方面,这种美没有绘画或音乐的那些华丽的装饰,它可以纯净到崇高的地步,能够达到严格的

只有最伟大的艺术才能显示的那种完美的境地。你能想象数学根基改变的世界?哪怕是缺少一个‘0’的世界后,是什么样子?”

朗诵的非常有感情。徐晴数学成绩很好,但也只是纯粹的“成绩优异”而已,从未从这方便深沉的思考其意义,此时一听,大脑里震惊和思考同时进行——大气不敢出,小动作亦不敢做,潜意识里,她感觉额前白光闪过,一扇大门缓缓向她打开。

杨教授回头看到徐晴眼底的亮光,笑问:“徐晴,喜欢数学?”

徐晴点头,说:“是的。非常喜欢。我觉得数学有着极致的完美,和谐,简单,而这种美感恰好蕴含了数学内部最重要的信息。”

那神态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杨教授大奇:“你居然有这种认识?”

徐晴矜持的一笑。

再问了几个问题后,杨教授大喜过望,不住称赞:“徐晴,我建议你以后从事数学研究。”

当即就邀请徐晴去他家看书,并且说,不论任何问题,她都可以向他求教。徐晴如同鱼儿游入大海,整个假期都沉迷于数学,郑捷捷数次电话给她,让她与自己一道外出玩,都被她婉拒。

郑捷捷在电话里酸溜溜的说:“是什么抓住了你的心?让一个花季少女困在家中?”

徐晴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啊,是数学。”

郑捷捷几欲背过气去,“啊啊啊啊。你你你。”

问明地址,郑捷捷搁下电话

直奔徐晴家而来。进屋她首先看到的就是客厅中的茶几上摆放的一堆书籍和一旁堆着的厚厚演算稿。长吐一口气,郑捷捷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

“是我多想了。我一直怕你故意疏远我。”

“这怎么可能,”徐晴拍胸,义正言辞,“放心,不论如何,我总会要你的。”

郑捷捷随手抓起一本书,翻了几页,发觉自己几乎看不懂,于是哀叹:“这样的东西,你也看得下去?人比人当真气死人,真不能比较。”

“那是自然,”徐晴看着她,“寒假有何计划?”

“两日后去香港过年。”

“香港?”徐晴挑眉,“别忘了多照照片,回来记得送我两张。”

“把我自己送给你,可好?”

两人嘻哈笑作一团。

不一会外婆从屋子里出来,郑捷捷第一次看到徐晴的外婆,非常的书卷味,让人顿时产生敬意。她规规矩矩的站起来,惊奇的问:“原来您在家?”

“听到你们笑的像两只小猴子,我怎么能不出来看看?”

徐晴笑弯腰:“外婆您真不会比喻。”

郑捷捷也笑;“我倒觉得很贴切。”

当日徐晴留下郑捷捷吃晚饭,两个小女孩子有说不完的话,气氛实在是好,老人也比平时开心许多。

吃完饭徐晴隐约听到车响,伏在阳台看,路灯下一辆黑色的大车停在那里。徐晴回头看到郑捷捷笑眯眯的跟外婆聊天,听外婆说着以前的事,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徐晴看看表,送郑捷捷下楼。走了几步,徐晴忽然问:“那辆车等多久了?”

“什么车?”

“楼下的车。”

郑捷捷但笑不答。徐晴紧紧握住她的手,“我对数字十分敏感,那辆车的车牌号我断然不会记错。今天真的多谢你。”

郑捷捷反握住她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天色早已暗淡,徐晴借着路灯灯光,目送大车开走,拐出院子,在墙角消失。徐晴想,她去过捷捷家,捷捷来她家,她们现在是真正的知根知底了,这样的友谊,往往就是一辈子。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