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战神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不灭战神
海无言
第1章 五百年后,沧海桑田

雾气升腾的丹房内,一米半高的药鼎开始急剧颤动了起来。

传说中的顶阶丹药“帝丹”,就要在自己的手中诞生了,叶晨风的眼中露出了激动之色。

叶晨风,昆墟界圣域四圣之一“星圣”的独子。

二十三岁就跻身于昆墟界十大药王的行列,风头一时无两。

现在更是超越了其他药王,炼制出来了传说中的绝品丹药“帝丹”……

人生得意,莫过于此。

“呼!”

一道七彩光柱从药鼎之内冒出,奇香扑鼻而来,帝丹即将成型!

“开鼎,出丹!”

叶晨风大喜过望,轻喝一声。

呕心沥血之后带来的巨大成功,已经让叶晨风忘记了一切,忽略了一切。

这是叶晨风心神最松懈的一刻……

突然!

一抹剑光凭空亮起!

一把长剑带着凌厉剑气,悄无声息的从他后心刺入。

穿心而过!

剧痛传来,叶晨风口中鲜血狂喷!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出手之人一掌重重轰在了他背上,打得他两眼发黑,直接飞了出去。

生机快速消散,意识不断模糊。

趴在地上的叶晨风,内心极度不甘,艰难的用手肘撑起了身子,扭过了头来。

他要看清楚,到底是谁想杀他!

这一扭头,叶晨风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他看到了一张绝美而又熟悉的脸……

这是他的未婚妻,君绮罗。

叶晨风最信任的一个人,也是最爱的一个人。

“绮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叶晨风嘴角溢

血,嘶吼了一声:“为了你我费劲千辛万苦四处搜寻材料,然后苦心研究三年,才帮你炼制出来帝丹。”

“为什么!”

君绮罗没有说话。

她的双目之中,看不到一丝的感情,有的只是冷漠。

“嗯,帝丹既然已经炼制成功,你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君绮罗漠然的看了一眼叶晨风,缓缓走来,双手握住剑柄抬高了起来。

就在叶晨风的注视之中,那长剑带着死亡之气,朝着他狠狠刺下……

“啊!”

叶晨风大叫一声,从床上翻身而起。

这一坐起来,他全身立刻传来一阵剧痛。

“没死?刚刚只是一场梦么?但为什么全身都这么痛?”

叶晨风的胸膛急剧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长发一缕一缕贴在脸上,汗珠一滴滴的滚下。

下一刻,叶晨风突然死死抱住了脑袋:“痛,好痛!”

一道道记忆,洪流一般涌来。

一幕幕陌生而奇怪的画面,飞快的闪过。

似乎过了很久,似乎只是过去了一小会。

那涌来的记忆便是与叶晨风自己的记忆,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而剧痛,也终于缓缓消失。

融合了这些记忆之后,叶晨风扭身看着床边的铜镜,彻底沉默了。

那铜镜之中,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面容,陌生而又熟悉。

呆呆的看着那铜镜好一会,叶晨风眼中的悲哀、痛苦、茫然,一一消失。

最后都被冷静取而

代之。

原来,他并不是没死。

而是死了五百年之后,重生在了一个重伤而死的少年身上!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一具身体的主人,竟然也是叫叶晨风。

现在叶晨风所在的地方,依然是在昆墟界,但并不是东荒。

而是与东荒相隔了一个中州的西荒。

西荒缥缈域紫云帝国,炎武城!

昆墟界广袤无垠,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未必就能走完一荒。

东荒到西荒,这是昆墟界的两端,几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了。

五百年过去,沧海桑田……

而命运弄人,死而复生。

叶晨风一时间,有点无法接受这种现实。

到底该庆幸死而复生,还是悲哀死在最爱的人手中,叶晨风感觉脑袋很是混乱。

他本是昆墟界圣域四圣之一的的“星圣”独子,拥有九品星魂“离火神凤”。

天纵之资,惊才绝艳。

但是他厌恶打打杀杀,死活不愿修武道,反而醉心于丹道,废寝忘食。

不到二十三岁,他便跻身于十大药王的行列。

名动天下,前无古人!

而君绮罗,出身于圣域之外的青鸾宫,是青鸾宫的圣女。

地位尊崇,天赋异禀。

星圣与青鸾宫宫主是至交,叶晨风与君绮罗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炼,青梅竹马。

一个洒脱不羁,俊朗不凡,惊才绝艳;

一个仙姿玉色,倾国倾城,天纵之资。

这本该可以成就昆墟界的一段佳话,羡煞世人。

然而,叶晨风无论如何也料不到……

就在他炼制出来传说中的“帝丹”的时候,君绮罗居然会对他出手!

一剑穿心!

临了,还要补上一掌,再加上一剑。

就好像,生怕他无法死绝!

当叶晨风的意识被黑暗吞噬,再次醒过来后,却发现已经过去了五百年。

五百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从刚刚接受的这身体的记忆中,叶晨风知道了一些属于道听途说,却又接近真实的事情……

五百年前,圣域星圣之子叶晨风在炼药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命丧当场。

痛失爱子的星圣,一度陷入疯狂,差点杀光星辰神殿所有人。

最后在圣域其他三圣,还有无数强者围攻之下……

星圣被打落黑暗深渊,生死不知,彻底失去了踪影。

三百年前,君绮罗在断空山成就圣位,成为了五千年来圣域唯一的一位女圣。

那个总是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子,那个拉着叶晨风的手在雪地里面玩雪,在草原上奔跑的女子……已经不在了。

现在的君绮罗,是万人敬仰的女圣。

是权掌天下,至高无上的一方至尊!

“咔、咔、咔!”

叶晨风双手紧握,指节发出来一声声爆响。

“父亲陷入疯狂,被打落黑暗深渊了?绝对不可能!”

“圣域乃是昆墟界最神圣最强大的所在,四圣之一的父亲心智坚若磐石,就算因为我的死伤心欲绝,又怎么可能会陷入疯狂?”

“绮罗……君绮罗!你好深的城府,好歹毒的心肠

啊!”

叶晨风像是野兽一般,仰天大叫了起来。

“为了帮你炼制帝丹,我深入蛮荒采集药草,直面无数凶悍荒兽,九死一生;”

“为了你,我行走在嗜血的异族之中,只为得到一些材料;”

“帝丹一出来,你却给我一剑穿心,还暗算我父亲……”

“君绮罗啊君绮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叶晨风满腹疑问,双目喷火。

但这一切,并没有人可以帮他解答。

不一会,叶晨风握紧双拳,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既然我重生了,绮罗,你带给我的一切,我一定会百倍偿还的!”

“前世我不肯修炼,醉心于丹道……”

“但这一世,我会跨越武道的巅峰,站在武道的最高峰之上!”

“到时候,我会让你后悔所做的一切!”

“我要挖出你的心来,看看到底黑成了什么模样!”

突然,叶晨风心里又是一痛,眼中全是愧疚和悲哀:“父亲,父亲……五百年了!”

“父亲生死未知,全是因为我啊……”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尽快修炼变强,去黑暗深渊找到父亲!”

就在叶晨风咬牙切齿之时……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宫装美妇人推门走了进来。

“风儿?风儿你终于醒了!”

那宫装美妇人眼含泪水,关切的看着叶晨风说道。

眼前的这妇人,是叶晨风的娘亲,苏子嫣。

还沉浸在前世仇恨当中的叶晨风,对于苏子嫣,稍稍还有点排斥。

而,但一看到苏子嫣那泛着泪光的眼睛,叶晨风心里却是狠狠一颤。

母爱如水……

自己重生在了这一具身体上,也接受了这身体的所有记忆。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眼前的人,确实就是他的母亲啊。

叶晨风眼中的陌生缓缓淡去,轻声说道:“娘亲,我只是做了个噩梦,不用担心。”

苏子嫣坐在叶晨风的床边,抚摸着叶晨风的额头说道:“叶战作为你堂兄,为什么会下手如此之狠呢?我要派人送信去矿山给你父亲,等你父亲回来后,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把叶晨风打成重伤的,是他的堂兄叶战。

听到这话,叶晨风愣了一愣。

旋即,他双目圆瞪,全身一震,记起了前因后果!

叶晨风一把握住了自己母亲的手,急切说道:“娘亲,你快点传信给父亲,让他马上回来,立刻从矿山回来!”

苏子嫣微微一呆:“风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刚刚苏醒,不要着急,慢慢说。”

叶晨风眼珠一转说道:“娘亲,我前天出门,捡到了一张四品增元丹的丹方!”

“你快点联系叶家三位长老,将此事告诉他们,然后以他们的身份传信,让父亲回来!”

苏子嫣大吃一惊:“四品增元丹的丹方?这……”

昆墟界药分十品,一品为低,九品为高。

四品丹药在炎武城这种地方,绝对是稀罕到了极点的东西了。

而丹方,那更是无价之宝!

四品丹

方,绝对可以令得许多炼药大师为之疯狂了!

苏子嫣也是过来人,她将刚刚叶晨风脸色的转变,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作为母亲,她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儿子。

这孩子从小好强,但从不说谎!

“风儿你好好休息,娘亲现在就去找大长老!”

说着,苏子嫣立刻起身出了门。

等母亲一出门,叶晨风一张脸立刻变得阴沉无比。

刚刚融合不久的记忆,立刻全部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整件事情,并不复杂……

叶家的矿山里面,叶家老大叶星虎和老三叶星武的人,同时发现了一种非常稀有的矿石,紫髓铁。

紫髓铁非常珍贵,就算在整个紫云帝国,都非常的少见。

这是能够改变整个叶家命运的大事!

叶星虎和叶星武本就对现在的家主,也就是排行老二的叶星哲,非常仇视。

他们总想着将叶星哲拉下马,然后他们取而代之。

可惜叶星哲威信极高,而且修为强过了他们二人许多。

所以叶星虎两人一直没有这个胆量。

紫髓铁的发现,终于让他们下定了决心。

他们想废掉叶星哲,取而代之,然后将这紫髓铁矿脉据为己有!

所以,他们派人在矿山那制造了塌方,将家主叶星哲引去。

准备在矿山上,联手将亲兄弟叶星哲除掉!

没想到,两人在叶家荒废的园子里面密谈的时候……

却被跑来园子里逮狸猫的叶晨风,无意间给撞见了!

这两人并不能

确定叶晨风听到了多少,又不敢在叶家之内,就亲自对叶晨风下手。

所以两人一合计,让老三叶星武的儿子叶战,找了个茬,与叶晨风起了冲突,将叶晨风活活打死!

现在叶战被长老抓到祠堂罚跪,还在等待处理中;

而叶晨风的父亲叶星哲,因为矿山坍塌的事情,已经启程前往矿山;

前世,父亲因为他,而遭了大难。

想不到,刚刚重生,现在的父亲又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这些畜生,不配为人!”叶晨风在心底嘶吼了一声。

叶星虎是叶家老大,叶晨风的父亲叶星哲排行老二,而叶星武排行老三。

这可是亲兄弟啊!

为了夺取矿脉,为了夺取家主的位置,他们就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想除之而后快!

还让叶战出手,把叶晨风活活打死!

“哼,我既然已经苏醒,又岂能让你们这些畜生得逞?”

叶晨风的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他忍着疼痛下了床,找到了纸和笔,刷刷刷几下就将一张四品增元丹的丹方,写了出来。

别的炼药师为了丹方不被复制,一般是用玉简来刻印的。

不过现在的叶晨风精神力还差,时间也有限,哪里愿意折腾那么多事情?

作为昆墟界最年轻的药王,别说四品增元丹丹方了,九品丹方都不知道有多少呢。

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什么力量,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来惊动叶家三大长老,然后尽快召回他父亲叶星哲了。

好在

他父亲刚刚离开叶家没多久,还没有那么快到达矿山。

现在应该还在半路上,还来得及!

拿着那丹方,叶晨风又回到了床上,然后开始检查身体,梳理记忆。

不检查不打紧,这一检查,叶晨风顿时有点目瞪口呆了。

这一具身体不但非常柔弱,而且竟然没有星魂!

叶晨风顿时如同一桶冰水从头浇下,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上一世有九品星魂离火神凤,我却不愿意修炼武道。”

“这一世我迫切想要修炼武道了,却没有星魂了?”

“老天你这是在玩我么?”

叶晨风郁闷得直想以头抢地。

没有星魂,就根本无法修炼。

无法修炼的话,别说去找已经是四圣之一的君绮罗复仇了……

就算是想应付现在叶家的这一次危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