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6cb6360b96142de945bcaac415c4394,time=159438351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2994165/45299440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B2L911L3&nid=400979339&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097933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2994165&page=1&vt=2,signature=310e10c3d41688dda45b7b0e71075b1d2e12158c
isshowflow:1,,
儿童文学伴侣—小闺蜜系列2·茜茜来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一章 不平静的第一天

 

 

【第一章】

不平静的第一天

 

1

我叫沈茜茜,新华中学标准的初一女生。

虽然我每次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都会有几个欠揍的男生捂着嘴笑,但我才不要管他们世俗的眼光呢。我知道,我的头发是比一般女生短,我的嗓门儿是比一般女生高,我的脾气是比一般女生暴!但大家不得不承认,我仍旧是个女生。

我的好朋友可以称之为闺蜜,而那些男生的朋友呢,只能被叫作哥们儿。

好吧,我承认,我的闺蜜,那个得了公主病,而且病得不轻的郑莱莱确实更像女生一些,难怪连我亲爹娘都经常把“学学人家莱莱,有个女孩子样”这样的话挂在嘴边!

“大家这都是怎么了?难道具备勇气和帅气,独立自主且个性十足的热血美少女就这么不受欢迎?真是不可理喻!”

我总是这样感叹,还暗自埋怨老爸老妈不能够正确认识她们的女儿。

尤其是刚开学的这一段日子,他们总是神秘兮兮的,有事没事就嘀嘀咕咕地商量着什么,还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我反省了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觉得我近期表现得还是不错的。当然,除了几个小失误之外。

开学的前一天,也就是上个星期,我偷偷把老爸的车开了出去,还没出小区,就撞到树上了,可怜的老爸赔了树钱还要修保险杠;上上个星期,我把我妈一套没开封的高档化妆品捐到红十字会去了,结果

她对着我练了一个星期的咏叹调;上上上个星期,我找门口刚退伍的保安大哥切磋擒拿来着,结果保安部经理登门拜访,很客气和婉转地表达了希望老爸老妈看住我,别让我去伤害保安的殷切期望……

除此之外,我发誓,我没有犯什么大错,我还是他们的乖女儿沈茜茜!


2

这天晚上,我边兴致勃勃地看美剧边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老妈忽然推门进来了。

我急忙按下暂停键,热情饱满地回应她那渴望诉说的眼睛:“什么事啊,亲爱的老妈?”

老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茜茜啊,和你商量个事儿。你看,我和你爸爸结婚这么多年了……”

我的脑子里顿时“轰”地一声,以至于我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们……你们要离婚吗?为什么?你们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现在才和我商量……”

话音刚落,“嗵”的一声,我就被老妈用枕头砸到地上去了。

还总是批评我没有女孩子样儿呢,难道老妈有中年妇女的样子吗?有成熟老妈的样子吗?真是的!

我心里悲鸣着,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此时老妈正杀气腾腾地说道:“什么离婚?我和你爸爸要去补度蜜月!要用三个月时间环球旅行!”

一听这话,我立刻蹦了起来:“太好了!这还有什么商量的。可是,三个月不上学,你们真的同意我这么干?”我满怀期待地看着老妈。

老妈

瞪了我一眼:“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们两个去!蜜月懂吗?怎么可以带着个小孩子。”

“不会吧!”我哀号了一声,栽倒在床上,“这么说,我又要独自生活一阵子了,你们真没有责任感啊……”

老妈把我拉起来,满脸兴奋地说:“当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家,我们想了个办法,这个学期为了避免你因为没人照顾而饿死,同时也为了让你学得更像女孩子一点,我们决定让你搬去老郑家暂住。”

老郑?我在脑子里努力回忆着这个熟悉的称呼。

“郑……”我猛地坐了起来,疑惑地问,“您是说……郑莱……”

老妈打断了我的话,点点头:“没错!郑莱莱家!”


3

我说为什么这两天老觉得眼皮跳,肯定是有糟糕的事情发生,没想到真的应验了!

其实,我现在已经不那么讨厌公主郑莱莱了,怎么说我们也一起生活过半个学期,她这个人单纯善良,优点也是蛮多的。我不得不在心里承认,郑莱莱已经成了我的闺蜜。

但老妈那句“这样你就可以跟郑莱莱学得更像女孩子一点”还是让我浑身不舒服。我哪里不像女孩子了,人家也有发育啊!而且,让我去别人家住三个月,那得多别扭啊!

不过看样子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看到老妈和老爸因为要去环球旅游而兴奋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破坏气氛,只好认命地收拾行李。

为了让我不

输给郑莱莱,老爸老妈强烈要求我自己去郑莱莱家,体现他们的女儿沈茜茜的独立和自主。

这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难的是……亲爱的老爸老妈,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能看到变得淑女了一点儿的我,尽管我知道这比登天还难。

“茜茜,祝你和莱莱相处得愉快啊!记得有时间回家浇浇花。”老妈站在窗户前朝我挥手!

又不是出嫁,什么相处不相处的。我愁眉苦脸地背着巨大的战术背囊,一摇三晃地走出小区,去搭公交车。上车的时候,司机的表情明显是把我看成了离家出走的孩子。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呢,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坐在座位上抱着书包睡着了。

我哥说了,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就要随时随地学会休息,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地储备能量,用更饱满的精神去应对严峻的事情。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哥说的这些,对我这个中学女生来说没那么重要,可谁让我崇拜他呢!

就这样,一觉醒来,正好到站。

我跳下车,想起老妈的话:“登门拜访要带礼物,以示礼貌和尊重。”

我东张西望地看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家商店。

“好吧!就去买份礼物见公主。”我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同时算计着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还有多少,走进了这家小商店。


4

买东西不是我的长项,这可比3000米障碍赛难多了。我选了老半

天,总算是挑到了一份我认为最符合郑莱莱气质的礼物。

我把礼物装进背囊,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郑莱莱家前进!

其实郑莱莱家很好找,就是一排坐落在人工湖旁边的白色别墅群,老远就看得见。

对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虽说没住过别墅,也见过别墅啊,但走到这个别墅区,我还是被惊到了。

“真奢侈啊,这里面住的都是每天守着宝箱的海盗吧!”我目瞪口呆地从林荫小道走过去,看到围绕在别墅群周围的各种茂盛高大的植物里,居然散养着孔雀和梅花鹿!

不远处郑莱莱正靠在一栋房子的二楼栏杆上等我,看到我走过来,她兴奋地挥起了手,喊道:“茜茜!我在这儿!”

我也冲她挥了挥手,快步跑了过去。边跑边想,这种独门独户的房子,要是院子里再养一条德国警犬,那就帅呆了!

一走进郑莱莱家,我就接着刚才看到梅花鹿的惊叹继续惊叹起来。

“你家可真够气派的!”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袋恨不得转360度来欣赏,“太大了,还好我有野外生存经验,不至于迷路。”

“房子大也不好,打扫卫生特别麻烦。”几天不见,郑莱莱在房子里捂得更白了。

她家的客厅颜色是浅色系,家具、地板、吸顶灯都是以白色为主,屋角还放着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就连郑莱莱递给我的绒毛拖鞋,都是雪白色,上面绣着几片

雪花。

“这么白?怎么舍得穿啊?”我忸忸怩怩地不太想脱自己的野战靴。

“有什么舍不得的,穿脏了有保姆洗的。”郑莱莱说话的时候,她家的保姆已经冲上来扒掉了我的靴子,还把绒毛拖鞋套在了我的脚上。

这种突然袭击让我特别不适应,我脸红脖子粗地观察着这个保姆阿姨,她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我的靴子拿走了。

“真坚强。”我心里嘀咕着,“连我老妈都不敢轻易动我的靴子,要知道,我的靴子可是重口味!”

郑莱莱这时又热情地递给我一件崭新的小兔子睡衣,也是雪白的,“茜茜,这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喜欢吗?”

我皱起了眉头:“你要带我进手术室啊?怎么都是白色?”

“白色简单干净啊!”郑莱莱的脸红了一下,“而且,跟房间里的家具颜色搭配!”

这是什么逻辑!人要和家具搭配?这公主的生活可真是奇妙。


5

等我参观完二楼郑莱莱的公主房之后,一楼的白色家具已经不足为奇了。

郑莱莱有一组十二门的衣柜,其中两个门里是各种睡衣,有卡通的、蕾丝的、真丝的、纯棉的;还有六个门里是各种公主裙,颜色和材质令人眼花缭乱;有一个专门的柜门里面,放的是各种袜子……

“有时候我会很郁闷,因为不知道该穿什么!我大概有选择综合征。真的很羡慕茜茜你,一套训作服可以穿那么久…

…还有哦,什么衣服配什么鞋子,什么鞋子配什么大象袜,真的好难选啊……”郑莱莱喋喋不休地说着。

她的爸妈也不在家,连个救驾的人都没有,我就只能耐着性子一直听她把她的各种宝贝介绍完。

“等等,什么叫大象袜?”我对这个词很陌生。

“就是泡泡袜,也叫堆堆袜,知道吗?所以呢,茜茜你来了真是天大的好事,我以后有事情可以征求你的意见了。”郑莱莱终于介绍完她的家当了。

接着她兴高采烈地把我拉到一张大床跟前,“茜茜,今晚你就睡这张床!你瞧,床单是新换的,洗的时候我还特意加了香水,是很淡的那种,会有豆蔻的香味……”郑莱莱指着一张铺着雪白床单的床说。

我忍无可忍了,大声抗议道:“有没有搞错,让我睡这么白的床单!这让我晚上怎么好意思流口水啊?”

“茜茜,你可真逗。”郑莱莱笑得都快背过气去了,真不知道她乐什么呢?


6

当天晚上,躺在泛着香味的床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按理说,我是没有认床习惯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张又香又软的床就是没有我的那张床睡得踏实。

“你睡不着吗?”旁边床上的郑莱莱突然问我。

“嗯。”我闭着眼睛胡乱答应着。

郑莱莱好像想了半天,才接着说:“主人有义务让客人睡一个好觉,我可以把我的娃娃借给你。”

“没那习惯。”我

没好气地说着翻了个身,心想:都初中生了,还抱娃娃,丢不丢人啊。想我从小到大的玩具里就没有过娃娃,也没觉得那种呆板板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下两盘军棋呢……想着想着,我的眼皮开始发酸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有人轻轻地捅我。

“妈!干吗?”我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了脑袋,一股香气顿时冲进了鼻子里。我立刻反应过来,这不是在我家!

我猛地拉开被子,看到脸色苍白的郑莱莱正趴在我的床边,大眼睛瞪得像灯泡似的看着我。

“干吗!”我忍住了踹她一脚的冲动,爬起身,低吼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吗?!看什么看?我脸上有《清明上河图》啊?”

郑莱莱被吓了一跳,她飞快地把手指放在嘴前,做出让我别出声的样子,然后指了指房门。

我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按照她暗示的,来到门旁边,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地听了起来。

“嗒嗒,嗒嗒……”楼下好像什么东西在快速地移动。再仔细分辨一下,好像有人穿着高跟鞋在快速走路。

不对呀,今天郑莱莱的爸妈都不在家。因为我来了,他们家的保姆晚上也没有住在这里,楼下怎么会有人呢?难道是进了贼?

我顿时睡意全无,一下子提高了警惕。

借着窗外小区路灯透进来的一点光,我轻轻推开门,踮着脚走到二楼的走廊里。郑莱莱跟在

我后面挪着小碎步,双手抓着我的胳膊,连大气都不敢出。

我趴在二楼楼梯的栏杆上向下看,楼下没有开灯,“嗒嗒”的声音飘忽不定,好像一会儿在厨房,一会儿又到了客厅,听得我也有些毛骨悚然。住别墅真糟糕,不知道这些有钱人干吗花钱买罪受。

“谁!”我想着猛地大叫一声,郑莱莱紧跟着就“啊!”地尖叫起来。

我立刻捂住她的嘴,气急败坏地问:“你叫什么?”

郑莱莱挣脱我的手,小声说:“你、你吓着我了……”

这个胆小鬼!我是在给贼一个警告,就是再猖狂的贼听到我的这声吼,也该知趣地逃跑了吧!


7

可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楼下“嗒嗒”的脚步声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又急促地响了起来,而且,听声音,好像是朝楼上跑来了。

不好!看来要来硬的!

我飞快地拉着郑莱莱冲回房间,飞快地把房门反锁上,又把她的鞋柜拽了过来挡在门前。要知道,那鞋柜巨大无比,据郑莱莱说,里面放了不下40双鞋!

郑莱莱抓着我的胳膊拼命摇,语无伦次地问:“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是谁啊?”

这种突发事件我哪儿知道怎么办?郑莱莱要是不这么捣乱,我的思路可能会更清晰一些。

“给我找样武器!”我低声对她说。

郑莱莱点了点头,手忙脚乱地在床上翻了半天,递给我两样东西。我一看,气得差点吐血

:她递给我的是一瓶香水和一个绒毛靠垫!

“你想让我把门外的那家伙喷晕,然后给他脑袋底下垫个靠垫,让他睡得舒服点儿吗?”我气急败坏地问。

郑莱莱先点头,后摇头,“我想着电视上说,可以用香水喷……喷坏人的眼睛……如果是鬼的话……坐垫,坐垫……”看来她已经吓傻了,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看来对付小偷是指望不上这位公主了,我摸到床边的手机准备报警,这才发现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充电器偏巧又在我楼下的背囊里!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

慌乱之中,我努力想了想:也许凭我们两个女中学生,是打不过小偷的。他既然敢来别墅区偷东西,一定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的大盗贼,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虽然我会跆拳道和擒拿,可面对五大三粗的歹徒,我毕竟力量不足!所以,不能强攻,一定要智斗!

于是,我回头看了看郑莱莱的床单,走了过去,几下就把她和我的床单打成了结,一头拴在二楼栏杆上,一头垂了下去。

“茜茜!茜茜!不能这样!你不能自尽啊!”郑莱莱又来抓着我的胳膊拼命摇。

“你才自尽呢!”我真想揍她一顿!

我尽量压低声音对她说:“我从阳台下去,绕到这家伙背后看看是什么情况。你待在房间里,有那个鞋柜堵着门,他一时半会进不来!”

郑莱莱哆嗦着说:“我、我怕

!”

“怕什么怕!等我把那家伙揍一顿,你就不怕了!”我翻过栏杆,心里默念着我哥跟我说过的绳索速降的技术要领。

双腿放松,右臂扬起,左手紧握,控制下降速度。

不到三秒,我就落地了。

我轻轻地推了一下大门,发现门是锁着的,门锁没有被撬坏。所有的窗户推了一遍,也都关得严严实实。我不由得一愣!

怪了,那屋里的家伙是怎么进去的?


8

就在我愣神的工夫,楼上传来郑莱莱的尖叫:“茜茜!茜茜!你快来啊!”

我想都没想,立刻跑到窗下,抓着床单又爬上了二楼。要是当时有人记录了我的速度,估计我能破徒手攀爬的世界纪录!

“怎么了?”我从窗户上跳回房间问。

“他!他就在门口!”郑莱莱带着哭腔说。

“我就不信邪了!”这下我真火了——没见过小偷这么嚣张的!当我跟我哥学的擒拿格斗是假的呢!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推开鞋柜,拿起台灯,一把推开了房门。

“嗒嗒”的声音一下子远去了,门口并没有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回到屋里气得一屁股坐在床上,郑莱莱则吓得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嗒嗒”的声音又向着我们的房间跑了过来。

这次我握紧手里的台灯,躲在门口竖起耳朵听着,直到“嗒嗒”的声音一直来到我的脚下,停住了。

我的呼吸也一下子停住了。

“咔!”我果断地打开了房间的灯

。然后,停了三秒,大笑起来。

被吓坏了的郑莱莱正钻在被子里发抖呢,听到我的笑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惊恐地问道:“茜茜!你在笑什么?”

我指着地上,说:“我在笑它!”


9

地上是一只黑白相间的豚鼠,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荷兰猪,它的身上套着一个绑头发用的头绳,头绳上有个塑料蝴蝶结。

不用问,刚才那像高跟鞋走路一样的“嗒嗒”声,一定就是这个蝴蝶结撞在地面上的声音。原来吓得我们魂飞魄散的“小偷”,就是它啊!

“抱歉,莱莱,我妈说到别人家拜访要带礼物,我在楼下宠物店挑了半天,觉得这个小家伙最适合你的气质,就买了它。”我捧起同样吓坏了的豚鼠,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后来,我把它装到背包里就给忘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倒霉的小家伙一定是饿极了,自己跑出来找吃的了。

郑莱莱光着脚丫跑过来,小心地接过那个小豚鼠,抹了一把眼泪,忽然又笑了:“茜茜你看啊,这个蝴蝶结头绳我找了好久了!它真是我的幸运星啊!”

我拍了拍额头——这个家伙的思维太跳跃了!真是被她打败了!

话说,我来郑莱莱家的第一个美好的夜晚,就因为我准备的这份礼物而报销了。看着渐亮的天色和绑在栏杆上的床单,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我一头倒在床上,准备抓紧时间补个觉,可郑莱

莱却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茜茜,我们给豚鼠起个什么名好呢?”

我用枕头蒙住头,说:“叫它小鬼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我要再睡一会儿,公主殿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