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婚切:亿万BOSS缠不休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3章 狠揍娄雅涵一顿

娄雅涵转头看向那些评委,焦急得不得了,他们到底打多少分?台下观众相应这么强烈,不知道步惜篱的分数会不会……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娄雅涵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手掌心也依然不觉。

步惜篱也很紧张,成败就在这一次,前面自己的排名还不错,这次的观众反应也是不错的,只要自己这一次拿到的分数不至于很低都能够拿到总分第一,拿到冠军获得五十万的奖金。

但,她知道,娄雅涵说不定已经找人买通评委……

她真的没想到,娄雅涵竟然在这秦氏珠宝集团为公关经理!

秦氏的领导估计是瞎了眼吧?竟然让这样恶心的人做公关经理!等着,她会让这些人都知道娄雅涵的真面目。

心中想法归想法,步惜篱紧盯着台上的几个评委,担心着自己的评分。

终于,漫长的等待过去,在观众们都等不及的情况之下,主持人终于开口了。

“来,让我们看看步小姐的本场评分是多少!”主持人脸上依然笑着,带着大家看着步惜篱背后的大屏幕。

“叮叮叮”,几条打分柱显示在大屏幕上。

步惜篱惊愕地看着那些评分,脑子里一片空白。

台下也一阵唏嘘,不少人窃窃私语。

娄雅涵看着步惜篱那评分,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哈哈!竟然加起来是不及格!真是笑死人了!看你怎么跟我争!哈哈!”

“娄小姐就这么开心?”冷不防,娄

雅涵身后传来一声带着几分不屑的冰冷声音。

娄雅涵惊愕,慢慢转身看向来人,“金,金总监。”

“哼!”金可依脸上万分不屑,看着台上的步惜篱。想以设计图获得比赛冠军?也不问问她这个设计总监行不行!

她冷冷地扫向娄雅涵,笑得宛若罂粟一般,“可知道这是我给你的机会?”

“……是。”娄雅涵顿时明白过来,台上的那些评分,全都是金可依说了算。

“好好给我表现,别让我失望。”金可依瞟了她一眼,走过娄雅涵的身边。

娄雅涵心中不满她盛气凌人的样子,可也深知现在是居于人下,自然得要忍。

“谢谢金总监,我会知道怎么做。”娄雅涵笑着应道,等金可依离开的时候,眸色已经沉了下来,拳头握紧,哼,神气什么,不过是一个珠宝设计总监而已!等到她娄雅涵坐上总裁夫人的位置,一定要将金可依踩在脚下!

与此同时,台上。

步惜篱握着手中的话筒,手劲收紧,差点就将话筒捏碎,她看着那评分,心有不甘地道,“可以请几位评委说说,为什么我得到……这样的分数?”

“步小姐选用‘秦时明月’作为切入点很好,画出的设计图也很好,可这不是真正的‘秦时明月’。而我们一致认为,‘秦时明月’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便设计和作画的,尤其是在这次大赛中。所以,步小姐,很抱歉。”不等主持人开

口,座上的一名评委已经抢先回答。

步惜篱瞬间明白过来,他们的意思是,她不该随意设计“秦时明月”,不该选取这个设计图作为这次大赛的最后一项比试。

后面的话,步惜篱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听进去了,她也不知道怎么走出秦时大厦的,只记得她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天灰蒙蒙的,下着雨,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冰冷入骨。

步惜篱踩着高跟鞋,一步深一步浅地走着,两手无力地拿着比赛所设计的“秦时明月”蓝钻图和画笔。

她感觉身心疲惫极了,这次真是惨到家,丢了身,还丢了这次大奖。

她该怎么办为好?

步惜篱抬头看向天空,她深深一个呼吸,却不想将雨水吸进了自己的鼻子里。

“咳咳,咳咳!”步惜篱猛地咳嗽起来,真是……倒霉死了!连这雨都跟她作对!

步惜篱刚缓过来,就听到背后一道尖酸的声音,“我就说呢,像你这种贱女人,怎么可能拿到大奖!‘秦时明月’的大奖当然是我的呢!”

娄雅涵开着一辆红色保时捷停靠在边上,她打开车窗,冷笑着讥讽步惜篱的落魄。

步惜篱瞄了她一眼,笑得坦然,“秦氏的人都瞎了,自然选你为冠军。”

“你,你才瞎了呢!”娄雅涵咬牙,但下一秒,便又笑了,“我现在不仅是秦氏珠宝的代言人,而且在三日之后,我可是要跟总裁吃饭呢!而你,给我提鞋都不够资

格!”

“嗯,恭喜你。”步惜篱不恼,反而笑容满满,“我听说你那总裁不近女色,你估计要吃出朵花才能讨他欢心了。哦,不对,你喜欢吃的是屎呢,怎么会吃出朵花?看来你是没能力了。”

“你!步惜篱,你够了!你竟然敢侮辱我!”娄雅涵炸毛了,尖叫着,她一打开车门,从车上奔下来。

步惜篱美眸眯成一条线,她放下画布和画笔,等着娄雅涵前来。

麻吉,不给点颜色给她看看,她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娄雅涵上前就要撕扯步惜篱的头发,步惜篱一个勾拳直接击在娄雅涵的下颌处。

“嘭!”娄雅涵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在地上!

步惜篱冷冷地眸瞪着娄雅涵,她握紧了拳头,“娄雅涵,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你再惹我不快,我会揍得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娄雅涵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她那死鱼眼愤恨盯着步惜篱,“你这个贱人!”

她想着要挥拳砸向步惜篱的时候,却不料到步惜篱已经将一把刀凑上了她的脸!

娄雅涵顿时面色煞白!

这刀,是削2B铅笔的小刀,有多锋利,只有步惜篱知道。

“与总裁进餐?让你脸上开花如何?如果你那个什么总裁看到你的脸上多一朵花,会不会兴奋一些?”步惜篱一字一句吐在娄雅涵的脸上,用小刀的刀背碰了碰娄雅涵的脸。

“别,别!”娄雅涵这会儿才知道害怕了,这个疯狂的贱

女人!竟然敢拿刀威胁她!步惜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两年前的事情,你们都给我等着!我步惜篱,会慢慢讨回来的!这次姑且放你一马!”步惜篱脸上满是阴森,她收了自己手中的小刀,左手用力一推娄雅涵。

娄雅涵跌坐在地上,又赶紧爬起来,她吓得三魂不见六魄,狼狈不堪地爬进她的保时捷,哆嗦着启动引擎,然后开车跑了。

步惜篱站在雨中,无力地垂下手,刀子也掉在地上。

她深深一个呼吸,将脚下的高跟鞋蹬掉,然后赤着脚慢慢地往前走去。

靠,只是被疯狗咬了而已,只是没有奖金而已,明天开始努力赚就是了!不是说天无绝人之路吗!

雨水打在地上的画板上,画作也被雨水肆掠成不成样,画笔、小刀也丢在地上,孤零零的,似是在控诉无人收好。

一阵冷风吹来,一辆法拉利599XX停了下来,汪敬赶紧下车,撑着伞跑到后座的位置,然后恭敬地打开车门,将雨伞举在男人的头上,“Boss。”

秦堔扫了一眼天色和风雨,下一秒,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画板和画笔上。

他低下头,想要从车中走了出来,汪敬将雨伞举在他头上,“Boss,雨大,还是不要下车了。”

秦堔听着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汪敬顿时打了一个哆嗦,不再说话。

收回自己的目光,秦堔三两步已经走到了那画作前,他弯腰,伸手捡

起那画作。

“‘秦时明月’?”他淡淡开口,语气平静得让人猜不出他所想。

他的眼光放远了,落在被蹬掉的高跟鞋上。

他收拾起那画作,然后走过去,捡起那高跟鞋。

……

步惜篱再次走进这医院,这里,满满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让她闻着就皱眉,但,她还是整理好情绪,拎着袋苹果走进去。

她站在窗前看着病床上的老人,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病床上的老人插着管子和戴着呼吸器,旁边那台心电监护仪上,隔着秒多才波动一下。

奶奶,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步小姐?你来了正好,这些是医药费单,麻烦赶紧去前台交钱吧,不然,要停药了。”冷不防的,身后传来护士的声音。

步惜篱赶紧收住自己的情绪,擦了眼泪转身看向护士,看着她递过来的那医药费单,步惜篱接过来,“谢谢。”

“别谢了,赶紧缴费。”护士看了一眼窗口内的病人,然后又看了一眼步惜篱,转身离开。

步惜篱看着医药费账单上的数字,只感觉头快要爆炸。

原本的步家是个小商户人家,家族生意虽然比不上燕云市的四大家族,可还算可以,可却不想,父亲步志泽投资失败,家道中落。而继母顾艳初和娄雅涵更是败尽家财,步志泽受不住打击而跳楼自尽!其他家族的人更不来与步家来往。

说来可笑的是,顾艳初在步志泽死后,竟然带着娄雅

涵和前夫娄昌坚复合了!还将步志泽留下的财产全都吞入娄氏!却留下债务给步惜篱!

步惜篱也曾想过求助母亲曹欢妮的曹家,可曹家早在曹欢妮嫁给步志泽的时候就反对,当初曹欢妮病的时候,曹家根本就不理会,最后,苦求之下,钱都是要打借条才勉强拿回来!

步惜篱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医药费单。

“步小姐,有人在医院外面喊你过去一趟!”护士小姐奔过来,喊道,“赶紧过去。”

“谁?”步惜篱扭头,下意识问道。

……

步惜篱看着这高档的意大利主题咖啡厅,有些坐卧不安。而她低头看着自己这身高档的金缕镶边镂空粉红色裙衣,更是不自在。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