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伯爵的天价宠妻
目录
 
1/1 第1章 牢狱之灾

        第1章 牢狱之灾

A市女子监狱!

阮馨站在洗澡堂的门口,手里端着一个瓷盆,里面放着简单的洗漱用品,毛巾香皂漱口的杯子牙刷牙膏,身上穿着灰色的囚服,让人看不出身材的好坏,只是看上去很纤细脆弱,标准的瓜子脸上一片茫然,双眼无神的盯着前面,抓着瓷盆的纤细手指紧了紧。

三个月了,三个月前她还是这A市房地产大亨阮氏房产的大小姐,出入豪车接送,身上穿的无一不是国际名牌,可现在……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灰色囚服,抿了抿唇,她到底是怎么落到今日这种地步的?杀人犯……

“9533,还不快去洗澡,站在门口干什么?”狱警的一声叫喊,拉回了阮馨飘远的思绪,深吸一口气走进澡堂,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人呢?

哗啦啦的水声在空旷的澡堂中响起,阮馨有些麻木的搓洗着身上,出神的想着她落到今日这般田地的前因后果,莫名其妙的被人上了,疼爱她的父亲车祸身亡,险些被人强暴以至于自卫过当杀人,一夜之间从豪门千金成了阶下囚,阮馨整整想了三个月,也没有想清楚,她究竟是……怎么杀了那个人的?

“哟!这不是阮大小姐吗?”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怪里怪气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阮馨回头,瞳孔不禁一缩,心脏也跟着猛烈的跳动了几下,赶紧的伸手拿过一旁的毛巾遮

住重点部位,垂眸乖顺的叫了一声,“芳姐!”

来人正是她所在区域,东区的大姐大,人称芳姐,长的五大三粗,完全不像个女人,脾气更是火爆,据说是因为杀了她丈夫和小三进来的,而且杀人的手法极其的凶残,在这东区,没人敢招惹她,就连狱警也对她有所忌惮。

芳姐上下扫了阮馨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暗光,迈着大步朝她走过去,“啧啧,这豪门大小姐就是不一样,瞧这细皮嫩肉的,真是让人羡慕啊!”说话间已经走到阮馨跟前,粗糙的手指捏住阮馨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看着那张漂亮的脸蛋,手上忽然用劲,“我最讨厌你这种狐媚长相,姐妹们,给我打。”说着动作快速的一把将阮馨推向她带来的五六个女人。

阮馨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抓住了四肢,身上唯一遮体的毛巾也被扯掉拿来捂住了她的嘴,紧接着被人推到在地,迎来一阵拳打脚踢,嘴巴被堵住她无法呼救,只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着身子承受着,心里无声的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芳姐看着蜷缩在地上的阮馨,扭头啐了一口唾沫,走上前一脚狠狠的踢在阮馨的胸腔上,听到她的闷哼声,随即弯腰一把将她拽起来,凑到她耳边说道:“阮大小姐,到了黄泉路你可别怪我们,是有人不想让你活着,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说着抬起膝盖狠狠的顶在阮馨柔软的肚子上,然后松手,恶狠狠的说道:“继续给我打。”

“唔!”阮馨发出一声闷哼,软软的倒在地上,鲜血从嘴角溢出,身上落下的踢打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脑子里回荡着芳姐那句‘是有人不想让你活着’,是谁?是谁不想让她活着?

艰难的伸手抓住芳姐的裤腿,蠕动着嘴唇无声的询问着: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妈的!”被抓住,芳姐显然很不爽,唾骂了一声,抬脚狠狠的踩向阮馨抓着她裤腿的那只手。

啊……

咔嚓声伴随着阮馨的痛叫声响起,紧接着传来嘈杂的叫喊声和脚步声,但此时的阮馨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喊些什么了?身上的疼痛让她神智模糊,迷迷糊糊间,她忽然想起昨天她的继妹林悦来看她,走时莫名其妙说的话,她说:馨姐,爸爸那么疼你,一定很担心你,他一定舍不得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所以……

所以什么呢?阮馨只看到林悦那一张一合的唇瓣,却听不到她后面说了什么,奋力睁开眼睛,只看到眼前一片影影灼灼,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把人送到医院!”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阮馨,狱警急忙联系了监狱长,紧急的将被打成重伤的阮馨送到了监狱指定就医的A市第二人民医院。

“肋骨被打断三根,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左手腕骨折……”

阮馨恢

复意识之后就听到耳边有人如数家珍的报出一系列的伤情诊断,身上没有一处不在疼着,她能感觉到从手腕上流进血管的冰凉液体,可她却怎么都动弹不了,也无法睁开眼睛。

“医生,馨姐她……”

正在阮馨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让她顿时停下了挣扎,在心底无声的喊着她的名字:林悦!

病床前,一身素色白裙的林悦正焦急的抓着医生询问躺在床上的阮馨的情况,林悦的脸蛋算不上倾国倾城,却犹如空谷幽兰般纯净美好,尤其是那双氤氲着水雾的眼睛,让看着她的人不自觉的想要疼惜,“医生,馨姐她怎么样?”

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看了一眼拉着他的林悦,又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的阮馨,抬手推了推眼镜,很是客气的说道:“林小姐放心,阮小姐伤的虽然重,但抢救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其他的还需要再观察,林小姐要是没有别的事,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说完转身离开。

林悦在听到医生说阮馨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松开抓着医生的手,礼貌的道谢,“谢谢医生!”

等医生离开,病房内只剩下她和阮馨两人后,林悦才走到床边,神色不明的看着躺在床上浑身都插满了管子的阮馨,片刻后微微弯腰凑近阮馨,红唇轻启:“阮馨,你怎么就没死

呢?”

图书详情
月票 打赏 加书架
主题
字号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