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9b1791c222c47b7b1b138c65e9b996d,time=158254406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3743752/45374376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9L81L4&nid=410685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685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3743752&page=1&vt=2,signature=4464c60762aae6305eb01a5953a763b68cd2a056
isshowflow:1,,
北冥真诀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怀璧其罪

两个挨着的简易坟堆前,张良跪在地上。

袖红烟的温润和京飞羽的忠诚都足以让张良给予二人尊敬。

但是袖红烟临死前送给张良的这卷玉花子是什么用意?

张良翻开第一页,却是一首诗:

玉花子  ……袖红烟

花萼映芳丛,参差间早红。

因风时落砌,杂雨乍浮空。

影照凤池水,香飘鸡树风。

岂不爱攀折,希君怀袖中。

竟然是袖红烟自己作的一首诗,没想到袖红烟修为高深,却还有着这般才情,俊逸风流。

就在张良轻声念出这首诗的时候,手中书卷上的诗篇中,陡然映衬出强烈的紫色光芒,一道紫色的烟火纹从书卷中浮现,一闪而过,没入张良眉心,不断闪烁着。

张良陡然感觉体内一股磅礴的力量充斥全身,膨胀的感觉让他无比痛苦,一时间差点昏迷过去。

然而张良却凭着一股坚定的意志强行支撑着,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似乎是自己的际遇。

除了膨胀的痛苦之外,还能感受到这股力量流淌过的每一处,都是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坦。

就在此时,张良鬼使神差地运转了北冥真诀,那股磅礴的力量顿时有了引导,按照北冥真诀的方式,在全身有序的行走。

半个时辰后,张良睁开眼,眉心的烟火纹终于不再闪烁,沉寂不见。

而体内那股磅礴的力量都已经初步被张良收为己用,化作北冥真诀的精纯功力,以一片浓郁紫金色雾气的

形式存在于丹田处。

若是张良能够全部炼化,那么紫金色雾气就会全部转化为紫色。

此时,张良这才明白袖红烟就给自己书卷中藏着的是什么,那是袖红烟最精纯的小半功力。

张良再一次跪下,对着袖红烟的坟,恭恭敬敬地执弟子礼祭拜。

“多谢前辈,虽然不知道前辈为什么给我如此大的机缘,但是我替前辈入土为安也算是报答了几分。”

再次带着小狗回返渔村的时候,张良却是不知道,就在张良炼化袖红烟功力的同时,地下的袖红烟尸身化作了灰烬,他留给张良的,不只有小半精纯功力。

路上,张良发现自己赶路的速度真的很快,平时一个时辰的路尽然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让张良再一次暗暗猜想,这应该是北冥真诀的缘故。

回到渔村,村子里的人大半都不在,只有一些老弱妇孺在。

不过张良知道,那些身体力行的劳动力,今天都跟着村子里的长者去了二十里外的海王庙祭祀,祈求风调雨顺,渔村收获多多。

否则他们今天就应该和爷爷一起出去打渔,没想到因为祭祀,却是躲过了一劫。对于那冥冥的海王,他第一次产生了疑惑,因为村子里只有爷爷不信奉海王。

张良没有告诉老弱妇孺们发生了什么,即使说了他们也不会懂,也不会信。

张良连忙向海王庙的方向跑去,只有找到村长,说服村长,才有可能。

身后

,听涛兽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完全扮演着一只小狗的模样,时常撒欢。

……

张良离开袖红烟坟前之后没多久,在袖红烟的坟前。

十多个黑衣人围着袖红烟的坟,脸色难看。而此时,袖红烟的坟和京飞羽的坟也已经被掘开了,唯独袖红烟的坟里没有尸体只有一堆灰烬。

一个黑金色衣袍老者不甘地道:“袖红烟一定是死了,中了五绝毒,就算他能延迟一些时间存活,但是一位坤境长老供奉付出了生命将他重伤,他肯定活不到现在。”

“搜!那东西不可能消失,或者在袖红烟尸体上,或者袖红烟将它交给了什么人。”

说到这里,又看向后面众人,沉声问道:

“你们跟着袖红烟,可看到他遇到什么人?”

后面黑衣众人正是之前被袖红烟雷霆手段吓跑的那些人,如今带着一位长老回来。

听到长老问话,其中一个黑衣人回答道:

“我们一路追杀袖红烟至此,并没有他人看到,到了这里只有一个少年躲在旁边灌木丛里偷窥。”

黑衣人一说完,老者连忙喝道:“找到那个少年,东西在他身上!”

“是!”

所有的黑衣人异口同声,快速隐没在丛林之中。

然而就在张良离开渔村之后,黑衣人一伙终于追了过来。其中为首的黑衣男子手中托着一只淡金色的黄毛鼠,看着渔村对身后众人道:

“影鼠顺着气味过来,就是这里,不过应该又离开了

。搜!”

一炷香之后,黑衣人再次集结原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没有找到,已经离开了,但是知道他去海王庙了。”

为首那人听到海王庙,犹豫了一下。

“上面有交代,此事不宜惊动其他人,务必做到保密。为免打草惊蛇,暂时不要和海王庙冲突,先找到他,再伺机而动!”

……

离海王庙还有两千里路的时候,张良突然停了下来,心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阵不适。

“这是怎么了?好奇怪!”“好像……有人不在了……”

张良摇摇头,压下这种奇怪的感觉,继续往海王庙赶去。

张良不知道,在他走后,渔村里的人已经因为他无一生还。

海王庙很快就到了,张良跑进大殿里,渔村的人基本上都在。

“村长爷爷,北冥起乱了,很快渔村就不安全了,我们快点回去收拾东西搬家吧!”

张良简短地把在北冥发生的事情说了,然后就催促村长带头回去搬家。

奈何,连村长都不相信张良的话。

“张良啊,你竟然学会捉弄人了?你怎么就不学好啊,你以前村长爷爷心中的好孩子啊!”

村长显得很是失望,根本不相信张良说的话,继续带领大家做祭祀。

张良极力劝说,大家根本不听。

突然,张良看向海王庙的祭祀,那是一个穿戴得很奇形怪状的一个人,村子里的人包括村长对他都很恭敬。

“如果是祭祀说的话,大家

一定会相信。但是要怎样说服祭祀呢?对了,北冥真诀,祭祀一定能够看出来。这样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

张良趁着大家都匍匐在地做祭祀,跑到祭祀身边小声地道:

“大祭司,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

祭祀睁开眼看了一下,很不耐烦地想要把张良赶走,但是突然,当他看到张良身上淡淡的紫色,和属于北冥真诀的法力时,当即震惊了。

祭祀一把抓住张良,弄得张良很疼,没想到祭祀年纪这么大了,力气还这么大。

祭祀看了看大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边发生的事,想了想,把张良带到海王庙后面。

“好孩子,告诉爷爷,你这修炼功法是怎么来的?”

祭祀一眼就看出张良身上怀有修炼功法,张良顿时欣喜若狂。

“太好了,大祭司,终于有人相信我说的了!”

随即,张良又把北冥海上发生的一切告诉祭祀。

“大祭司,求求你,赶快去告诉村长爷爷他们马上就有危险要来了,让他们搬家远离北冥!”

祭祀听了张良的遭遇,确信无疑,这定然是顶级的修炼功法无疑。同样,这是自己穷极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成为厉害修士的先提条件——顶级修炼功法!

想自己数十年前费尽心思拜在海王宗,想要学习长生仙法。可是进入宗门之后却不如人意,干着杂役,受尽欺凌,至于所谓的长生仙法,海王宗怎么会

传给他这么一个资质低下的“废物”?

于是,自己这便借着一个机会,将一个时常欺凌自己的正式弟子杀了,带着他的东西躲到了这里,学着那个正式弟子拥有的几个简易神通,在这里招摇撞骗。

祭祀的眼中逐渐被贪婪替代,随之而来的是狠毒。

“孩子,怪不得我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祭祀看着张良的眼神阴狠起来,但是却面不改色,点点头。

“好,你先去吧,我马上就来,我会告诉老村长他们这件事的。”

“嗯,谢谢大祭司!”

张良不疑有他,转身就要去大殿等待大祭司替他澄清事实。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祭祀却是高高扬起一只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手,陡然抓住张良的头顶,闭上眼睛,开始搜寻北冥真诀的记忆。

张良的记忆犹如走马观花一样,大祭司从其中飞快掠过,很快就到了北冥即将风云突变的那部分记忆。

然而,当张良掉入海里的瞬间,大祭司却感觉周围瞬间一片漆黑,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恐惧的惨叫,覆盖了所有的感知……

懵懵懂懂之间,张良悠悠醒来,感觉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把最近几天经历过的事情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只是到了掉到北冥海那里就醒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躺在这里,大祭司呢?……咦,这是……海水?”

张良看着手掌上和地上的水渍,传来海水的气味。

很快

,张良想起来之前大祭司让自己去大殿,可是自己转身的瞬间,大祭司突然抓住自己的头顶,然后自己就陷入昏迷。

“大祭司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为了北冥真诀?”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