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eb8a3875e25d4142a560e4ce143314fe,time=157398821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4025485/45402548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61L3&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cdrrs%3D2%26nid%3D358918485%26srsc%3D2%26page%3D1%26bid%3D454025485&page=1&vt=2,signature=68759083eabb76843114b7f1efad716b0be060ea
isshowflow:1,,
我的微信连三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月宫仙音

宿舍里对柳馨月的讨论,还在继续。

但林海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是否学习《月宫仙音》?

学习!

林海下意识的点了确认。

下一刻,手中的《月宫仙音》凭空消失。

林海的脑海里,突然掌握了一种奇特的发声方法,而且异常熟练,就像与生俱来的一样。

“喂,海子,发什么愣呢,难得老五请客,快点。”

老五叫刘亮,是个富二代,不过却没有什么富家子弟的娇贵,平时和寝室的几个人处的都不错。

对柳馨月的讨论进行到激烈之处时,刘亮一拍大腿,决定请大伙去糖果酒吧,现场观摩一下。

刘亮的决定,自然引起了大伙的一阵欢呼。

一直到了酒吧,林海还是浑浑噩噩的,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草,真的是柳馨月!”刚进酒吧,刘亮一声惊呼。

林海也抬头望去。

舞台上,柳馨月清纯俊美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娇艳。

一身学生打扮,与酒吧里嘈杂混乱、乌烟瘴气的环境格格不入,仿若淤泥中的一朵莲花。

此时,柳馨月正在演唱着一首许茹芸的《如果云知道》,略带沙哑的嗓音,将歌曲中的忧伤之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好!”

“唱的好!”

“再来一个!”

一曲唱完,台下叫好声,口哨声,响成一片。

酒气熏天的男人们,饿狼般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在柳馨月凹凸有致的身躯上游走着。

“小妹

妹,唱的不赖,快下来歇歇,陪哥哥喝杯酒。”一个光头戴金链子的中年男人,摇晃着身子,走到了台前。

“我,我不会喝酒。”柳馨月连连摆手,脸上透着慌张。

“不会喝?没关系,哥哥嘴对嘴儿教你。”光头淫笑着,朝着柳馨月白皙的小手抓去。

“啊!”柳馨月一声惊叫,赶忙后退两步躲开了。

“我草,柳馨月有麻烦。”王鹏几个人就要冲过去,被刘亮一把拦住。

“别冲动,那个光头我见过,外号叫光头强,在南街一带混的,上次我看他哈巴狗一样,跟在叶少的后边,说不定已经攀上叶少了。”

“叶少?哪个叶少?”

“叶子明!”

王鹏几个人顿时蔫了。

叶子明,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那,那也不能看着柳馨月吃亏啊。”王鹏急的一跺脚。

此时,光头已经跑到了台上,左摇右晃的追逐着柳馨月。

“怎么,不给哥哥面子是不是?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个酒吧!”

“这位大哥,我真的不会喝。”柳馨月急的都快哭了。

“他么的,给脸不要脸!”光头急了,杯中的酒,朝着柳馨月脸上泼了过去。

“啊!”柳馨月吓得一声尖叫,赶忙抬起胳膊,把脸挡住。

可是,等了半天,一滴酒也没有落下来。

疑惑的抬起头,就见一个不算高大,却异常挺拔的身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林海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笑着说道:“这位大哥

,她真的不会喝酒,如果您想喝,我陪您喝!”

“你他妈谁啊,跟你有什么关系,滚一边去!”光头恶狠狠的推了林海一把。

“我草,海子是不是疯了,英雄救美也不能不要命啊!”

台下,王鹏几个人,见林海突然出现在台上,吓坏了。

“玛德,一会万一打起来,大伙一起上,救出海子和柳馨月赶紧跑!”

刘亮一咬牙,握紧了拳头。

“我是他男朋友。”林海的话,让柳馨月一愣,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男朋友,站在身前为自己挡风遮雨,似乎也不错。

“去你妈的,我管你男朋友还是男炮友,她不陪哥哥喝酒,就别想走,你给我闪开。”光头将手中的酒杯摔了个粉碎。

怎么办?怎么办?林海心中一片焦急。

他在台下看到柳馨月被光头逼迫,一个没忍住,就跑了上来。

至于上来后,怎么解救柳馨月,根本没来得及细想。

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林海啪的一拍手,把不明所以的光头强吓了一跳。

“你,你,你是南街的光头强,强哥?”林海伸手指着光头强,激动的手指直抖。

“你认识我?”光头强摸了摸脑袋,一脸疑惑,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林海。

“我草,在南街一带,谁不认识强哥你啊,直爽豪迈,义薄云天,为兄弟肝胆相照、两肋插刀,道上的兄弟提起强哥,哪个不得竖起大拇指,说上一声:

服!”

“啊,哈哈,过奖过奖,都是弟兄们抬爱!”

光头强被林海吹得两眼直冒光,他南街一个不入流的底层小混混,什么时候听过这种奉承的话,立刻有点飘飘然了。

“兄弟是跟哪个大哥混的啊,我怎么看着有些面生?”光头强现在看林海,特别的顺眼,说话也客气了不少。

“哎!”林海叹了一口气,继续忽悠道。

“强哥你可能不知道,咱们南街一带的年轻人,心目中只有一个大哥,那个人,就是你!”林海突然提高嗓门。

“啊,哈哈,低调,低调!”光头强连连摆手,脸上却乐开了花。

“所以,今天能遇到强哥,实在是我的荣幸,请强哥满足我毕生的心愿,收我做小弟吧。”

“哈哈,好,今天就收下你了。”光头强早被忽悠的找不着北了。

“yes!”林海一握拳,玛德,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三言两语就把这个傻逼忽悠瘸了。

自己小弟的女朋友,你总不能动了吧。

林海刚准备给柳馨月求情,不成想,光头强先开口了。

“既然你跟着我混了,那你的女朋友,借哥哥玩一晚上呗。”光头强眼眉一挑,朝着林海做了一个贱贱的表情。

“你妹!”林海求情的话被生生憋了回去,“自己小弟的女人也要上,太他么无耻了!”

“等一下!”林海抬手把旁边的麦克风抓了过来。

只能把光头强的注意力先转移开,再想办法了。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台下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家可能不认识,这位,就是南街一哥,强哥!”林海抬手一指光头强。

“朋友们,你们好吗?”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称为一哥,光头强快飘上天了。

居然把自己当成明星了,傻逼一样,不停的朝着台下挥手示意着。

“同时,强哥也是我的偶像。”林海继续说道。

“今天,我要借这个机会,专门向强哥献上一首歌曲,来表达我对强哥深深的爱。”

“动力火车的《摇篮曲》,献给强哥!”

“摇篮曲?”没等光头强反应过来,音乐已经响起。

“亲爱宝贝乖乖要入睡,我是你最温暖的安慰”。林海不知不觉间用上了《月宫仙音》的唱法。

仿佛天籁之音从天而降,林海一开口,嘈杂的酒吧立刻静了下来。

爸爸轻轻守在你身边,你别怕黑夜

我的宝贝不要再流泪,你要学着努力不怕黑

未来你要自己去面对,生命中的夜

宝宝睡,好好的入睡,爸爸永远陪在你身边

喜悦和伤悲,不要害怕面对,勇敢我宝贝

轻扬而富有情感的声音,飘入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一刻,整个酒吧,不管男女老少,内心中都有一颗最脆弱的神经被挑动,仿佛回到了当初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小时候。

父亲慈爱的笑容,如山的身躯,温暖的手掌,坐在父亲肩头,快乐嬉戏的幸福,昏暗的灯光下,在父亲

的陪伴中入眠的温馨,过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而如今,父亲已经苍老,身躯不再挺拔,孤苦伶仃守在家中,日夜盼着子女的回归,望眼欲穿……

不知不觉中,整个酒吧的人,沉浸在歌声中,泪流满面!

“我要回家,我要去看望我爸爸!”

“喂,爸,我想您了,我现在就回去。”

“爸,明天我就接您来我家住,小丽再敢反对,我他么休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陆续醒来的人们,对父亲充满了愧疚。

光头强伸手擦了把泪水,“他么的,竟然想起我死了多年的老爸了。”

“二狗,这歌唱的不错吧,这可是专门唱给强哥我的。”

想起这么生动的一首歌,居然是专门唱给自己的,光头强顿时觉得特别有面子。

“强哥,这歌是爸爸唱给儿子听的。”二狗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

光头强照着二狗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去你妈的,这歌……”光头强的话说了半截,就生生止住。

“草,敢他么耍我!”反应过来的光头强,一声怒吼。

可扭头望去,林海和柳馨月,早就跑的没影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