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兼职神医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校花的兼职神医
莫道不消魂
第1章 你根本不配

“我们分手吧!你根本配不上我!我想要在二环以内的婚房,你有吗?我想让你开着宝马接我出嫁,你行吗?我想让我老公是个大款,你是吗?”

丈母娘则是嘲笑道:“你瞧瞧你的名字,叫什么徐浪,恐怕你也只会浪了。你一个破医院的破保安,除了有一把蛮劲还有什么啊,我闺女就算是瞎了眼也不会嫁给你的!没房没车没存款,活该你打光棍!”

午后的丽都广场依旧人群熙攘,过往的游客都在围观一对母女数落一个叫徐浪的年轻男子,周围游人指指点点,说说笑笑,都把徐浪当成了笑话,他手中捧着一束玫瑰花,显然是在求婚,却被当众奚落。

女孩青春靓丽,时尚大方,男孩满腹不解,满脸失望,势力刻薄的丈母娘则是满嘴喷着吐沫星子。

徐浪任凭数落,丝毫不顾及周围人嘲笑的目光,一直不解的看着李可欣,这个和他相恋多年,等了他那么多年的女友,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呢?

良久之后,徐浪终于开口问道:“可欣,你不是跟我说过,大城市生活压力大,要跟我回老家的吗?”

谁知,李可欣却冷笑道:“就你那个破老家有什么好回的?有KTV吗?有大商场吗?有明星演唱会吗?就算是在老家县城,房价都涨到了五千多,以你的收入买得起吗?你不会让我跟你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吧,我可不想大冬天露着身子蹲茅坑,

不想满大街除了泥土就是泥土,难道要我跟你吃一辈子土吗?”

李可欣的话字字句句伤透人心,徐浪不敢相信这是从李可欣嘴里说出来的话,他总觉得这丫头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徐浪不想轻言放弃,缓缓说道:“如果你想要这些,我完全可以给你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谁知丈母娘又是对徐浪说道:“你还在这吹牛皮呢,就你这穷酸样还有脸吹?这样吧,我也不要求你在二环内买房子,你就在附近买吧。喏,富康春苑小区售楼处就在前面不远处,你要是能立即买一套南北通透一百平以上的房子,老娘立马把闺女嫁给你!”

周围的人一听,不由得一阵唏嘘,富康春苑小区是新开的楼盘,虽然不在市中心,但小区毗邻商业中心,交通便利,房价已经飙升到了两万八一平,看这小子的装扮,平平无奇,他买的起才怪呢!

正在说话间,一个长相粗犷,大嗓门的男子走了过来,“你们俩在这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当他走近一看,冷笑道:“呦,这不是刚找了个看家护院工作的医院保安吗?怎么着,还纠缠着咱家闺女呢!老子来看个痔疮,你都不能给我弄个专家号,要你个保安当姑爷我都嫌丢人!”

此人是李可欣的继父,在徐浪和李可欣原来的规划中,此人也算是徐浪的未来岳父,尽管徐浪从来不喜欢这家伙,但毕竟要看在李

母的面子上,平时多少也要礼敬三分。

这家伙简单问了几句,便如受了多大羞辱一般,愤愤的伸手指着徐浪的鼻子骂道:“嘿,老子把闺女养这么大,白养了是吗?你空手套白狼,什么玩意儿都没有就想娶我家闺女,你他妈……啊!”

这家伙话还没有说完,忍不住一声惨叫,只见他刚刚伸出去的手指头“嘎嘣”一声被尽数掰断了,男人的脸和他右手的断指都诡异的扭曲着,若不是手中的剧痛,他压根不敢相信一向还算老实的徐浪,居然能对他下这样的狠手!

没人看见徐浪是如何出手的,只听他怒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再敢这么做,断的就不是你的手指了,而是你的脖子!”

刚刚徐浪还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突然间,他眸色一冷,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令人不寒而栗。

对于这个继父,李可欣也从来不喜欢,即便继父被徐浪打了,她也无动于衷,“妈,咱们走吧!”李可欣拽着母亲的胳膊道。

老两口骂骂咧咧,还想再找徐浪的麻烦,但被李可欣强拉硬拽着走开了,徐浪一直盯着李可欣,这一切就像是梦一样,本来要结婚了,可是现在竟然落得这样的结局!

周围的人一片嘲笑,有的说“我靠,连老丈人都打,你咋不上天呢!”

也有的说“不是我们不懂爱情,是丈母娘不懂爱情啊,但是吧,这小子错就错在不该

装啊,你看看,遭雷劈了吧?”

徐浪不在乎被人群嘲笑,他的目光依旧锁紧李可欣,只是,李可欣似乎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走到马路边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而李母则搀扶着丈夫朝着附近诊所走去,边走还不忘怨毒的回身瞪了几眼徐浪。

热闹看完了,人群依旧不散,都在等着看徐浪的笑话。可是就在这时,七八个西装革履的售楼经理急匆匆的跑来,冲着徐浪毕恭毕敬的说道:“是徐先生吧?您前些日子在我们公司定下的十套房子手续已经办完了,全都是楼王位置,对了,五套底商旺铺也给您预留着呢。”

那些人说着,拿出了一些文件合同,走在最前面的男子自称是富康华夏地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还掏出了名片,看样子不是假的。

这番情景,着实震惊了周围所有人。天哪!这是什么情况?这也太夸张了吧?

没走多远的李母和继父也闻声赶来,这个爆炸新闻好似一针强心剂,李可欣的继父浑然忘记了断指之痛,扑过去一把夺过售楼人员的名片和合同,立马和妻子仔细检验了一番。

合同上赫然是徐浪的名字,果然是十套楼王位置,老两口一下子懵了!

出现这样的惊天逆转,丈母娘和岳父的老脸一阵红一阵白,震惊、狂喜、懊悔、羞愧、讨好,一瞬间的表情竟糅杂了千万种情绪,只见李母率先调整好心态,换上一副谄

笑的嘴脸凑到了徐浪跟前,“姑爷啊,你看你这孩子,有这么多套房子怎么也不早说啊,走走走,妈现在就带你和可欣去领证。”

李母一手拉着徐浪的胳膊,一边回头给丈夫使眼色,示意他赶紧把绝尘而去的李可欣给拽回来!

对于眼前的一切,徐浪似乎充耳不闻,一张俊脸阴沉漠然,眼神中充满了无奈,随手将一大束的玫瑰花丢进了垃圾桶,顺带着掏出还没有来得及拿出的钻戒,丢进了下水道,随即转身走远了。

“姑爷!姑爷,您去哪啊!”老两口在后面追着喊道,他们可舍不得就这样错过这个金龟婿,奈何徐浪很快的就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人不断的赞叹,真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隐形富豪了,纷纷夸赞徐浪低调奢华有内涵,甚至也有其他的老头老太太,巴不得把自己的女儿推销给徐浪。

可是徐浪早已经不见踪影。

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没人可以高兴的起来,徐浪随意的上了一辆公交车,漫无目的游逛,公交换了一辆又一辆,借以消散心中的不快。

房子不是家,有爱才有家。现在的女孩很多都不懂这个道理,既然这样,徐浪觉得也没必要留恋,车轱辘往前转,人要往前看,他告诫自己:面对各种挫折,男人不低头,不认输!

直到夜幕降临,徐浪走进了一座位于市中心的独栋阁楼。

一走进客厅,发香和体香混合的香味,醺人

欲醉,性感的贴身衣物凌乱的散落在房间里,地面上还扔了几件刚脱下来的,满室旖旎的春光,让徐浪都有点后悔进来了,刚要往外走,浴室的房门突然开了,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略带撒娇的嗔怪声。

“你个没良心的,我今天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到现在才来,刚来又要走,你什么意思嘛!”

女子正是富康华夏地产的幕后掌权者,今日在丽都广场也是她及时安排属下替徐浪解围,事实上,徐浪压根就没有置办房产。

女孩说着便走了出来,曼妙的身姿和瀑布般的长发湿漉漉的,女子一边说话一边往身上裹着浴巾,如雪的肌肤在氤氲的水汽中更显得凝白如玉,吹弹可破。

正当徐浪目瞪神驰之际,女子抬头,一双妙目促狭魅惑的勾了一下徐浪,徐浪只觉心跳蓦地漏了一拍,急忙垂下眼来,不忍直视,他扭过头,下意识的坐到沙发上,却是不料,女子却一把拉起了他,嗔怪道:“喂,你往哪坐呢?”

徐浪低头一看,不由得更加尴尬了,没看到连沙发上都有女孩的贴身衣物。他顿时有些结舌,急慌慌的起身,吓得女子也是脚下一滑,身子不由往前一倾,原本裹在身上的浴巾应声滑落,徐浪来不及躲闪,被迎面而来的女子结结实实的扑倒在沙发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