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魔血帝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2章 惩治刁奴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新世界的大门也随之而来的被秦叶打开。

秦叶走出房门,见自己所住的院落也及其广阔,周围花草树木,楼台亭阁一应俱全,也是一处风景秀丽之地。此时三位黄衣侍从在伺候花草。住的似乎也不错,比起前世好多了,秦叶感叹道。

正当这时,就见到一位穿着黄衣的侍从,嘴里还叼着地上的草根,大摇大摆地朝着秦叶走来。手里拿着竹篮,里面的饭菜依稀可见,只是饭菜少了大半,似乎是被人已经吃过了。与其说是一份饭菜倒不如说是被人吃过剩下的。这侍从是伺候秦叶饮食的葛硬。听着名字就知道让人感到讨厌!

秦叶见到剩饭剩菜后不禁一怒,我还没找你你就找上门来了,今个我们就好好算算。秦叶心中暗自有了打算,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把十几年的账给清算了。

葛硬走到秦叶近前,冷哼了一声,将竹篮放到门口的石阶上,正眼连看都没秦叶一眼,放下饭菜之后转身就走。嚼了两下草根后吐到了秦叶身边,口中同时轻啐道:“想不到你这废物命还挺大,昨天居然还没死,又被救了回来,老子还得整日送餐,特码的,真是的。”

看着葛硬的过分的行为与娴熟的动作,看来这种事情没少做,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说是主人送饭,实际上倒好像是给犯人送饭一样,异常的嚣张。竟然被伺候的奴才这样欺凌

,而且一欺负就是整整十多年,秦叶怒火中烧。

“站住!狗奴才,我让你走了吗?”正当葛硬要离开时,秦叶冷声呵了一句。瘦弱的身材、苍白的面庞显得十分柔弱,但眉角间流露出的刚毅与不屈却令人刮目相看。

被秦叶这嗓子一喊,葛硬突然身子一颤,竟被镇住了,毕竟当惯了奴才,被呵斥是经常地事情。但转过头来看见是秦叶这个废物,立刻放下心来。同时眼里涌起一抹凶光。心道,我居然被这废物呵斥了,传出去我可怎么混,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葛硬恶狠狠地道:“三公子,还有什么事吗?莫非身体刚刚好,皮又痒痒了吗?”

由于秦叶上面还有两位师兄,所以在绿竹峰排行老三,侍从们平时都称秦叶为三公子。

看着盛气凌人的葛硬,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还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秦叶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葛硬,你好大的胆,未经我允许竟然敢偷吃主子的东西,还敢跟我耀武扬威,真当活腻了不成?”秦叶语气不善地说道。说罢端起地上的竹篮,连带着里面的饭菜一道扔了过去,重重地砸在了葛硬的额头之上。

随着竹篮的落下,里面的饭菜也一同盖了下来。葛硬的鼻血霎时间就留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道菜,西红柿盖浇饭。

由于距离近,再加上葛硬从未想过这个整日被人欺凌,软弱无能的

废物竟然敢出手打自己,一时间竟中了招。

经过这一闹腾,秦叶院子里剩余的三位侍从也都放下了手中的花草,闻声赶了过来。看着葛硬一头饭菜,而且鼻血直流,先是一脸诧异地看着在场的两个人,接着就是发出一阵哄笑,面露嘲讽之色。

“葛硬居然被三公子打的鼻血直流,这可真是最好笑的事情。”

“是啊,是啊,葛硬平时跟我们耀武扬威,整天说三公子吃他剩下的饭菜,而且对他是又惊又怕,今个怎么被打了。”

“平日里他还吹……”

三位侍从对着葛硬一阵嘲讽,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三公子已经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不再是昨日那样任意被他们欺凌的三公子了。

葛硬被他们一阵嘲讽顿时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由得恼羞成怒,对秦叶吼道:“小杂种,竟然敢打我,真是反了你了,今天要是不教育你我就不行葛。”直接抡起拳头朝秦叶砸来。发怒的葛硬连三公子也不叫了,竟然叫起了小杂种。

秦叶嘴角竖起了一丝冷笑,也不躲闪,因为凭他的身手躲闪也是徒劳的。反而挺直了腰板,冲着葛硬说了一句:“今日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直接让两位师兄将你碎尸万段,不信你就试试!”秦叶的话语中充满着浓浓的威胁。

葛硬的拳头离秦叶的面门不到一寸之远,突然收住了,准确地说是被吓

住了。虽然他不怕秦叶,但并不代表他不怕武刚与凌云。武刚与凌云对秦叶的感情他是知道的,要是秦叶真的将平日里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出去,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是不够秦叶这两位师兄砍的。自己虽然敢教训秦叶,但也只是皮肉上的,不敢给秦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不但葛硬身上冒出了冷汗,其他三位侍从也是面如土色,看向秦叶的目光中没有了平日的傲慢,也是充满了变化。四人不由得一同想起当年的一件事情。

当年有位弟子,在修炼方面有几分天赋,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未来是一片美好。但他却目中无人,自己作死,仗着自己显赫的身份加上逝水宗严禁同门相残的禁令。竟然当着武刚与凌云的面公开嘲讽秦叶是废物,是逝水宗的垃圾。

结果激怒了秦叶的两位师兄,被凌云当场打死。按照逝水宗的规矩私自残杀同门可是犯死罪的,可事后宗主也并没有处罚凌云,反而说了这名弟子早已被逐出宗门,而且是死有余辜。

长老亲传弟子都敢杀,更不要说自己一个小小的侍从了,有这个前车之鉴,四位侍从怎能不害怕。

见到葛硬的动作与其余三人的表情,秦叶眼中露出一丝蔑视。奴才就是奴才,什么时候都是。接着秦叶又大声呵斥道:“葛硬,你这大胆的奴才,还不跪下,自己掌嘴!”

葛硬闻声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气,

正如秦叶所想的。奴才就是这样一种动物,主子要是对他一凶,立刻就老实。若是对他和颜悦色,他就蹬鼻子上脸。

听到秦叶的呵斥葛硬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不断抽打着自己的嘴巴,而且还念叨:“三公子饶命,小子过去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还是饶了小的吧,千万不要把此事告诉峰主与二位公子,小的下次一定改。”

秦叶却没有答话,而是用寒冷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三位侍从,眼里除了冰冷以外,还带有深深的厌恶。

其余的三位侍从见秦叶如此可怕的眼光,竟然不敢与秦叶对视。双腿一软,立刻也跪在葛硬旁边,自己给自己掌嘴。

“奴才错了,奴才错了,求三公子饶命……”三位侍从边掌嘴边说道。

看着跪在脚下的四位侍从,秦叶缓步走到前面的亭阁处坐了下来。“先自行掌嘴,让我看看你们的悔意!谁的悔意最虔诚,我就饶了谁。”

秦叶说完,四人不敢违背,一下一下抽打这自己的嘴巴。

坐了一会,秦叶似乎累了,直接绕过四人,走回屋内。四位侍从相互对视,传递着什么信息。但之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是生命更重要,又继续不断抽着自己的嘴巴。从早晨抽到正午,抽了整整两个时辰。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