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给我等着

孟霖生……冷爵的眼睛深了深。

孟琳娜以为他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害怕了,继续道:“识相的就赶紧放了我,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冷爵琥珀色的眸子寒了寒,目光紧慑着孟琳娜,“我这辈子还没后果过,你既然这么说,我倒是很想试试。”

说完,冷爵将孟琳娜甩开,孟琳娜脚步不稳,被甩到了旁边的咖啡桌上,她的后背撞上了咖啡桌的桌角,疼的她叫出了声来。

桌上还有两杯咖啡,桌子一晃,上面的咖啡就全都洒在了孟琳娜的身上,浸湿了她白色的衣服。

痛,浑身都在痛,孟琳娜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对待,她咽不下这口气。

盯着洛安然和冷爵,孟琳娜咬牙道:“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孟琳娜起身,便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咖啡厅。

孟琳娜一走,安然有些局促,她看着冷爵,“谢谢你。”

冷爵的眸子一淡,“不用谢我,我只是讨厌别人在我耳边大吵大闹。”

他话虽这样说,安然还是要谢他,如果没有他在这里,孟琳娜闹起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她说,“我请你去吃饭吧。”

冷爵忽然想起刚才孟琳娜的话,不禁玩味道:“只有吃饭么?”

安然想了想,也觉得只有吃饭好像太简单了,“那去喝酒可以么,我知道一个酒吧,那里很好的。”

冷爵凝着洛安然,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女人身上藏着很多他不知道的

东西。

二十二岁就来相亲,别人随口一提,她就要带男人去酒吧,如果今天坐在这里的不是他,而真的是她口中的那位卫先生,那么,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想到这里,冷爵的唇角抿成了一道线,似笑非笑。

两个人继孟琳娜之后离开了咖啡厅,安然本来想打车,却发现冷爵是开车过来的,于是,她坐上了冷爵的车。黑色路虎从原地窜出,开往洛安然口中所说的那个酒吧,冷爵的余光睨着坐在副驾驶好奇的看来看去的女人,那眼底闪现出刀片一样的光芒。

半个小时之后,冷爵的车子在一家叫做BACK的酒吧面前停下,洛安然下车,轻车熟路的便带着冷爵走进了酒吧。

冷爵跟在洛安然的身后,瞧着洛安然的身影,那种似笑非笑的感觉愈加明显。

来到酒吧里面,音乐震天,灯光晃的人眼花缭乱,穿着各种奇怪服装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摇头晃脑,冷爵看了一眼,这就是她口中很好的酒吧?

“怎么样,环境还不错吧,我和这里的酒吧老板很熟的。”洛安然不知道在冷爵的心底自己被定义成了怎么样的女人,只是笑着对冷爵道。

唇边缓缓吐出几个字,冷爵眯着眸子道:“不错,非常不错。”

听见男人的话,洛安然知道自己带男人来酒吧来对了,她随即抓起冷爵的手,来到一个包间就推门进了去,“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

回来。”

说完,洛安然便离开了包间,冷爵看着洛安然离开的背影,眼底的寒气再不掩饰,想玩么,那他就陪她玩好了。

不一会儿,洛安然便回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洛安然手里拿着许多酒,而另外一个女孩的手里则拿了许多的果盘。

两个人一同进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另外一个女孩对冷爵说,“你就是安然的男朋友吧,我叫唐夕,在这个酒吧里做调酒师,你下次有空过来的话我可以给你调酒。”

冷爵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要喝么?”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洛安然倒了一杯酒递到了冷爵的面前,问道。

冷爵看着那杯酒,眸子暗了一下随即接过,将酒杯递到唇边,只是一秒他就确定了酒杯里没有被人做过手脚,转而,他一口喝掉了酒杯里所有的酒。

“不愧是安然的男朋友。”唐夕冲着冷爵坚起了大拇指,然后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敬冷爵。

冷爵和唐夕几杯下肚,洛安然只是吃了点水果,冷爵随口问道:“你不喝么?”

洛安然眼睑微低,答道:“我不太会喝酒,但是……”

但是今天她心情不好,从咖啡馆一直压抑到了现在,她需要发泻。

没有把话说完,洛安然便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灌了下去,灌下去之后,她只觉得喉咙传来一阵灼烧感,把她的眼泪都要给呛了出来。

“咳咳咳……”

听着洛

安然的咳嗽声,冷爵的眸光微低,晃了晃杯中的酒。

“你没事吧,安然?”唐夕关切的问道。

洛安然摆了摆手,她转头看着冷爵,这个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男人不像是建筑公司的经理。

他的气场……怎么说,倒像是一个指挥官,或者说是一个公司总裁,总之就是不会在别人手底下做事的便对了。

洛安然为自己没头没脑蹦出来的念头感到好笑,她在乱想什么呢。

再次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洛安然撞了一下冷爵的杯子,说,“我陪你喝。”

说完,她径自的把那些辛辣的液体全部灌进了肚子里,醉吧,只要喝醉了今天孟琳娜和她说的那些话就可以全忘掉了。

安然的酒量很浅,不过几杯下肚就醉了,酒吧的老板让唐夕过去调酒,唐夕想着冷爵是安然的男朋友,他在这里照顾安然应该没事。

唐夕离开了包间以后,包间里头就只剩下了洛安然和冷爵两个人。

包间里头静静的,冷爵手中把玩着酒杯,洛安然脑袋昏乎乎的,眼前出现了几数个重影,她看着冷爵,又觉得冷爵不是冷爵,他变成了傅良辰。

傅良辰……洛安然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下意识的便朝着冷爵移了过去,双手攀上冷爵的脖颈,她吐着酒气对冷爵说,“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呢?”

冷爵的眼底闪着幽暗的光芒,眼前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

,酒气全喷在了他脸上,不难闻,反倒多了一丝暧昧的味道。

他抬手便捏上了洛安然的下巴,道:“告诉我,你是真醉还是假醉?”

洛安然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她听不懂冷爵在说什么,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可是刚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喜欢我呢,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那一句话,我曾经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你只是在骗我罢了。”

明明每一句话都很有逻辑,一点儿也不像醉的样子,可她的眼神却是空洞的,又的确像是喝醉了。

冷爵盯着洛安然,加重了的手上的力道,捏着洛安然的下巴问,“‘你’是谁?”

这一句洛安然听清了,她轻轻的笑着,“你就是你啊,你是傅良辰。”

傅良辰,刚才咖啡厅那个女人也提起过这个名字。

“你喜不喜欢傅良辰?”冷爵又问。

洛安然这次没说话,她只是笑,然后眨了眨眼睛,对准冷爵的嘴巴便吻了过去。

吻的生涩,以致于冷爵感觉她像是在啃自己,琥珀色的眸子暗了下来,他分开自己和洛安然,道:“女人,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么?”

洛安然不说话,找到冷爵的嘴巴,又啃了上去。

喉节动了动,他不是没接过吻,比她技术高超的女人有很多,可他没有一次像这样竟然被勾起了心底的欲望。

大掌按住洛安然的腰身,冷爵

道:“这是你自找的。”

话落,他便反客为主,将洛安然压在了身下。

纠缠间,洛安然从唇边模模糊糊吐出一句话来,“良辰……”

那轻细的声音钻入冷爵的耳朵,冷爵猛的停下动作,忽然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孟琳娜在咖啡厅的话他没忘记,而从咖啡厅到现在洛安然举动让他不得不把洛安然同孟琳娜的话联系到一起。每天扮做清纯无辜的样子,其实骨子里不知道有多贱——

冷笑一声,冷爵看着倒在包间沙发上的洛安然,松了松西装领带,转身便离开了包间。

离开酒吧,冷爵启动车子,正好这个时候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冷爵接起,“喂。”

“混账!”电话一接通,老爷子就开始骂道:“你今天是不是没去见许家的闺女?”

老爷子怎么知道了?

冷爵感觉莫名的烦躁,“我有事耽误了。”

“别给我找借口,你二十分钟之内马上给我回来,听见没有!”

即使老了还是那么喜欢命令别人,冷爵嘴角扯了扯,随后启动车子,往冷家别墅去。

正好二十分钟左右,冷爵的车子便停在了冷家别墅前,进去,只见老爷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旁边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女人。

“现在才回来,说,你今天干什么事情去了?”

“我从军队回来不是为了乱逛,当然是有事。”

“你有什么事我会不知道!”老爷子气的站了起来,拿着手中拐

杖指着冷爵,“给我老实交代,你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