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697a17de975436687de8caf3ae5eb33,time=1594678148,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7283794/45728385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1L2&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std%3D858352%26nid%3D41047813%26srsc%3D15%26page%3D1%26bid%3D457283794%26fr%3D1&page=1&vt=2,signature=fdda1ecb13c10d29f2adc4e12138a98650a04401
isshowflow:1,,
禽比金坚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禽比金坚
九卿君
第一章

午后阳光明媚,透过窗户射进屋里,淡淡的洒在地板上,照在顾唯一的的身上,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闭着的眸子突然慢慢的睁开,睫毛还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哭过。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赤脚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让阳光充满整个房间,天气这么好,她的心情却十分沉重,几乎沉入到了谷底。

回头看了眼这个小屋子,是她临时的落脚地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家破人亡。

顾唯一坐在窗台前,如果从上面跳下去会不会就是解脱,可是她没有这个勇气,也许天无绝人之路。

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只要继承了母亲的财产,大概就可以好起来。

只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找个人来结婚呢,这可是个大问题,闪婚哪有那么容易,但是不努力就不会有结果啊。

从第二天起,顾唯一就开始向着那个方向发展,闪婚。

要闪婚就要先相亲,她游走在各个相亲场合。

唯一知道自己最大的优势是年轻,所以去网上挂帖子时故意强调了自己的年龄。

很快就有人打电话约她见面,唯一没有经验,反正是不能穿的太丑,所以穿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去了。

此刻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就是她今天的相亲对象,31岁,据说是有名的律师,父亲也是律师,家境不错,唯一开始担心里面,他会看上自己吗?

“你好,我是顾唯一。”

“你好,你看着比照片上更年

轻。”

“哦。”

她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对方话也不多,大概是没看上她吧。

似乎有些冷场,便偷偷的瞄他,发现他正目光炯炯的望向窗外,她马上移开视线。

午后倾泻的阳光,带着水润馥雅的玫瑰香色,撩动心弦,既然他不说话,她也没必要自讨没趣,况且还是对着这么个……男人,她打算等时间一到,就拎包走人,一会还要相亲下一个,最近她很是繁忙,必须得在开学之前把这件事情敲定了。

“对不起,顾小姐我还有点事情。”

“哦,你先走吧。”

“嗯。”

对面的男人买单走了,顾唯一看看时间,等着下一个的到来。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已经别无办法了,必须尽快拿到那些钱。

一个小时之后,对面坐下个男人, 这位是个工程师,唯一看见他的脸心情就不愉悦了,看照片是三十岁,看真人是四十岁,都可以要当她爸爸了。

“你看着真小哦。”对面的男人开了口,唯一“嗯”了声。

“你还是学生?”

“嗯,快毕业了。”

“还是学生为何就要结婚?”

有些问题唯一不好说:“我现在想结婚,所以出来相亲。”

“呵呵,不过你看着太小了。”

唯一见他盯着自己的胸看,原来是嫌弃自己胸小,顿时就觉得不想继续下去。

“抱歉,我们好像不合适的。”

“确实是的,你太小了。”

唯一气的发抖,又不好说什么,拎着

包离开。

换个地方相亲,下午还有几个,累的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忽然面前停了辆车,她看了眼里面,还没看清楚人很快开走了。

反正也不会遇到熟人,也没有熟人可以遇到。

下午换了个地方相亲,依旧是没有效果,来的人要么她看不上,要么看不上她,唯一只好泄气的回去。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天,终于在末次不靠谱的情况下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大脑一热。

现在回想起来,她也是看脸的,因为对方脸蛋好看。

“明天搬过来吧。”

唯一捏着地址,期期艾艾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现在法律上他们是夫妻。

陆远恒也看着她:“你难道不打算搬来?”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到时候我去接你。”

“哦,好的。”

接下来开始退房子,拿回押金,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等陆远恒来接她,其实他们一点也不熟悉,唯一甚至是有些怕他,他身上有种气质,反正她是说不上来。

第二天一早,陆远恒过来接她,唯一看见他缩了缩脑袋。

“怕我?”

陆远恒大声问,唯一没出息的又缩了缩脑袋。

“回答我?是不是怕我?”

唯一点点头。

陆远恒蛋疼,难道是他脸上的表情不对?可是他已经很和蔼。

“怕我什么呢?我们现在是夫妻。”

“哦。”

唯一把东西放在后备箱,拉开另外一边的车门上去,陆远恒看了她一眼,在她眼里自己就是大灰

狼。

“我们现在去你家?”

“嗯,系上安全带。”

唯一系上,悄悄的扭头看他,正在专注的开车子,前面是红灯,唯一看着自己的脚尖,他家到底在哪里啊。

看着他开车绕来绕去,最后车子越来越少,唯一开始担心了,陆远恒把她的担忧看在眼里:“我家住在这里。”

“哦。”

“我不是坏人。”

“嗯。”

应该没有这么帅的坏人吧,唯一又瞅了他几眼,最后眼观鼻鼻观心的,很快到了他家。

看见小区她总算是相信了,并且觉得他应该是个有钱人,能住这样小区的人,应该是非富即贵吧。

陆远恒看出的心思,说了句:“你上网搜搜就知道了。”

“哦。”

顾唯一开始上网搜,很快搜到陆远恒的资料,只是当她看完之后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她竟然嫁了这么个人,她开始觉得双腿打漂,这不对头啊。

“我……”

“现在明白了?”

“嗯,只是你为何不找个喜欢的女人结婚?”顾唯一实在是想不明白,难道他会找不到?

“这是我的事情。”

“哦。”

唯一也就不再问了,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吧。

到了他家,唯一拎着行李进去,彻底的被他豪宅震惊了,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奢华。

其实以他这样的身份,没有去住别墅已经是不太正常了,唯一低着头不说话。

“你的房间在上面。”

“哦。”

陆远恒走在她身后,看着她进了房间,估计以

后同居的日子会过的很是愉快,毕竟身边多了个人。

顾唯一关上门在里面趴在门边上听了会,确定他走了之后才开始收拾行李,虽然只是次卧,条件也比她在外面租的房子好很多,所有的东西全部有,唯一高兴的在床上滚了几圈,忽然听见外面敲门声:“顾唯一。”

“啊?什么事?”

“出来下。”

“干嘛?”

唯一出去陆远恒站在门口,手里拎着钥匙。

“哦,谢谢。”

陆远恒送完钥匙之后就回了他房间,唯一也跟着回房间。

接下来几天一直是相安无事,陆远恒还算是个比较好相处的人,虽然他看起来蛮严肃,甚至话也不多。

“陆远恒,晚上你回来吗?”唯一捏着电话。

“嗯,回来,记得做饭。”

“哦。”

陆远恒挂电话时候想起什么,又交代了句:“饭不要煮太硬,吃的胃疼。”

“好。”

唯一开始撸起袖子做饭,其实她水平也就一般,但是陆远恒也不嫌弃,所以就她做饭了,而且现在她恰好没有事情,估计等到开学之后就不会这么闲了。

陆远恒准时下班回来吃饭,唯一刚好菜端上桌:“洗手吃饭了。”

“好,唯一。”

“嗯?”她回头看着他,陆远恒忽然的过来摸摸她的头,唯一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吓到了?”

她非常诚实的点点头。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呵呵。”转过身就走。

“你是不是要去上学了?”

“嗯

,过几天就去。”

“好。”

她现在跟陆远恒似乎越来越熟,回头他还站在那儿呢,傻傻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吃过晚饭,唯一洗完碗打算出去走走,陆远恒看见了问她去哪里。

“出去走走。”

“外面风大。”

“哦。”

唯一噔噔噔的上楼拿了帽子下来,用围巾系好,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啦。

陆远恒跟在身后也出来,唯一回头看了他一眼。

“看我做什么?”他凶巴巴的开口,唯一缩了缩脑袋:“看你长得好看啊。”

陆远恒摸摸下巴,很喜欢她这句话,他就是长得好看啊。

“过来让你看个够。”

唯一才不过去呢,一下子跳开,离他远远地,陆远恒看见她那个样子,心里好笑,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这里住的习惯?”

“嗯,挺好的。”

“喜欢吗?”

“喜欢。”

唯一挺没有节操的,这里确实是很好啊,比以前住在家里还要舒服呢。

“喜欢就好。”

然后陆远恒就不说话了,一直到散步回去他们都没在说话。

过几天唯一就去上课了,在家里的时间少了,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可以过得更充实了。

他们一个上班,一个上课,生活过得很是悠哉,顾唯一几乎都要忘记陆远恒其实是个难啃的骨头,直到下巴上的疼痛再次提醒了她。

“出轨?呵呵,顾唯一,你真是好样,扮猪吃老虎?忽悠我,把我当死人?”陆远恒掰着她尖尖的下巴,使劲捏了

一下,顾唯一疼的“嘶嘶”的抽着气,这男人果真不是什么好鸟,奸诈,阴晴不定,坏脾气,神经质,跟个活火山似的,动不动都爆发一下,让她连呼吸都要变得小心翼翼,就怕他一个不注意原地爆炸,伤害到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