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一九七七
目录
 
1/1 第一章

        第一章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远远听到这阵音质粗劣的雄壮歌声,赵晓明兴奋地加快了脚步。

顾不上思考为什么遥远的异国他乡会播放如此具有天朝特色的古董歌曲,她只知道她终于走出了那座该死的大山,来到有人烟的地方了,好歹算是得救了。

早知道再走两个小时就能见到人烟,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在阴森可怖,危机四伏的树林里过夜的,可是昨晚上这村里可是一点灯光也没有,她在黑暗里也辨不清方向,幸好在空间里找到了帐篷和睡袋,再吃点面包和牛奶,好歹算是混过了一夜。

今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她就再也睡不着了,赶紧起来随手把用过的东西胡乱团成一团,塞回空间里,继续顺着溪流的方向往前走。

万幸没多久就看见了人烟。

距离村落越来越近,可以看到那塌了半截的土墙上,用暗红色的油漆刷了一行大字“放火烧山,牢底坐穿!”赵晓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鬼。

气势轩昂的歌曲已经播放完毕,广播里换成了一个严肃的女声:“正点报时,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七点整,今天是公元一九七七年一月一日,在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里……”

女播音员后面再说些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赵晓明被她那一句抑扬顿挫的“一九七七年一月一

日”震得僵立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有没有哪一位好心人能来告诉她一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晓明记得,当她走下飞机,双足踏上乌鲁克尘土飞扬的土地上的时候,分明就是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

那天刚好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谢娉婷的生日,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她怎么就信了谢娉婷那死丫头的鬼话,让自己沦落到这般境地了呢?

残酷的现实不容她继续伤春悲秋,一阵猛烈的狗吠声把她从回忆中唤醒,赵晓明抬头一看,立刻三魂不见了七魄,只见一条毛色黑亮,足有她半个人高的巨型犬类冲她直奔过来,大有不把她扑倒在地决不罢休的势头。

“啊,救命啊!”赵晓明尖叫着,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把脸死死地藏在腿间,“要死了要死了,这回一定是活不成了。”

热而急促的呼吸在耳边响起,赵晓明甚至能听到长长的狗舌头上的唾液滴在土地上的声音,她整个心都揪成了一团,早知道要受到这样的折磨,还不如当时爆炸的时候就把她给炸死算了。

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她居然还分得出一丝心神来想,其实在那场爆炸里,她已经是死掉了吧,不然的话着莫名其妙的一九七七年又是怎么回事?

“大黑!回来!”预期中的撕咬并没有发生,一个雄浑有力的男声及时喝止了那条黑狗,大黑谄媚地叫唤了几声,跑回到它的

主人身边。

赵晓明抖抖索索地抬起头,依稀中只看到一座山一样的人影朝自己压迫过来。

吓得她一下子没蹲稳,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

大山一样壮实的男人向她伸出一只黝黑的大手,那手几乎有她的两倍大,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似乎轻轻一捏就能把赵晓明脆弱的小脖子捏断。

声音却出乎意料地温和:“别怕,大黒不会随便咬人的。”

赵晓明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她的眼中,这男人的危险级别跟他的那条大黑狗是同一程度的。

男人也不以为意,随口问道:“看你的样子不是农村人吧,城里来的?来咱们这儿有事吗?”

赵晓明暗叫糟糕,刚刚才意外得知自己穿越的消息,还没来得及把身世编圆呢,这该怎么说呢?

一直以来低血糖的毛病拯救了她,蹲得久了突然站起来,脑部供血不足,眼前一黑,赵晓明顺势往前栽下去。

不出意料一双厚实有力的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她,赵晓明这一倒下,自遇难以来一直支撑着她的那口气就散了,从她在那个杂草丛生的树林里醒来开始,她淋了一场雨,走了一天的山路,担惊受怕地过了一个恐怖之夜,脚上还被树枝划伤了,也没有消毒上药,还不知道会不会得破伤风呢!

想到自己这一路所受到的苦,赵晓明心安理得地双眼一闭,踏踏实实地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

中,赵晓明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晃晃悠悠的,似乎是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在行走,又像是飞机着陆时的颠簸……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来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当地时间是21点30分,外面的温度是……”赵晓明拍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生活中,她就知道,那见鬼的一九七七年不过是场梦而已,她赵晓明,还是一名高贵美丽的空中小姐,生活在纸醉金迷的现代化大都市中,过着挥金如土的富二代奢侈生活。

画面一转,已经身处机场大厅中,纤细的腰肢挺得笔直,尖细的高跟鞋敲打在光滑的水磨大理石地板上,赵晓明脚步飞快地追上背影高大挺拔的男人:“谢大哥,你是回家还是回宿舍?要不一起去吃个宵夜吧?”

“不了,明天还要飞,我回宿舍休息。”

“好啊,那我跟你一起坐公司的穿梭巴士回宿舍吧!”

那个身着机长服饰,被赵晓明称之为谢大哥的男人还没有说话,突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唤:“晓明,等等我,等等我!”

赵晓明无奈地转过身,看着谢娉婷毫无形象可颜地冲过来,差点收势不住,往前继续冲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抓着赵晓明的手腕拼命摇:“晓明,我的好晓明,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啊,不然我会被我哥打死的。”

赵晓明下意识地看了谢娉婷她哥远去的高大背影一眼,没好

气地道:“说吧,你又干什么了?”

谢娉婷低下头,心虚地说:“我把我们家打算用来交首付买房的钱给挪用了。”

赵晓明吃了一惊:“首付的钱?那得有一百多万吧,你买什么能都花了?”对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她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这人平时有点儿不着调,但因为自小家境不太好的原因,还是挺勤俭节约的,平时赵晓明用腻了的那些奢侈品包包鞋子什么的,随手送给她,她也都舍不得用,全都放网上卖了贴补家用。

她跟她哥两个人,一心一意攒钱,就为了能给辛苦了一辈子还寄人篱下的爸妈买一套房子,如今她说把买房的首付款给挪用了,赵晓明还不怎么能相信。

谢娉婷连忙解释:“你也知道,按照现在的房价,我们那一点钱顶多也只够在偏远郊区买一套小房子,你知道那些地方,生活就医都不方便,我真不想让爸妈住在那种地方,刚好我有一个朋友来找我,说是有一个发财的机会,只要一转手,我卡里的钱就能翻上两三倍,好歹也能买上离市区近一点的房子是不是?所以我这一时冲动,就,就答应了嘛!”

赵晓明猛地一惊,醒悟过来,这一切不就是她们去乌鲁克之前真实发生过的场景嘛!当时谢娉婷所说的发财机会,就是要到正在战乱的乌鲁克地区去开超市,据说她那个朋友把一切都打点好了,谢娉婷

把家里的一百多万都投了进去,进了一大批货,可是事到临头,那货居然运不出去了。

因此谢娉婷就把主意打到了赵晓明的身上。

因为身有无限大的储物空间,赵晓明平时没少帮谢娉婷的忙,后者所开的代购网店,能做到皇冠的信誉,靠的还不是她们平时飞国外航线的时候赵晓明帮她用空间带的货!

初到乌鲁克时所受到的那些苦又浮现在赵晓明的面前,不行不行,那鬼地方是再也不能去了:“这个货我是不能帮你带的,你真的需要用钱的话,我可以先给你。”

谢娉婷又摇着赵晓明的手哀求起来:“晓明,我知道你人最好了,但是你知道我哥那臭脾气,他要知道是你的钱,一定不肯用的,你就帮我这一回吧,真的不费什么事,只要把货带过去放下就行了,就当是出国旅游一趟嘛!”

赵晓明为难地看着她,心里正在想着拒绝的措辞,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侧头一看,眼前突然出现谢大哥放大的俊脸,似笑非笑地说:“怎么,还打算到乌鲁克去送死啊?”

“啊!”赵晓明吓得突然睁开眼睛,耳旁“呼哧呼哧”地冒着热气,是大黒滴着口水的大舌头。

被吓得全身都无法动弹的赵晓明,徒劳无功地把手掌挡在眼前:“你,你,你别过来啊!”

“你醒来了?”大手一拨,把大黒的狗头拨到了一边,赵晓明眼前又出现了一张黝黑的大脸

,男人咧嘴一笑,一口整齐的白牙晃得她双眼发晕,闹了半天还是在这个鬼地方啊?

图书详情
月票 打赏 加书架
主题
字号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