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1a93273243c450f9a4e26e8818966c8,time=1586060571,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8037299/458037302.htm?ln=19075_274890__1_1_&purl=%2Fr%2Fp%2Fzjxq_ts.jsp%3Faid%3D1000774201&page=1&vt=3,signature=68e6f11616bfb6d93df968860875735f951aa3e5
isshowflow:1,,
我的男友不是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我的男友不是人
金子就是钞票
第一章 悲催的开始

总在新闻里看到什么女生被当街拉上车子,被冒充是亲人,大喊大叫求救都没人理,最后被抓去卖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倒霉悲催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就我们学校东门,那条不算繁华的大街上,我就是出来买个烧饼的,竟然被一个男人拉上了面包车!他还一边喊着:“你个婊子!跟我回家!”

我顿时就懵逼了!路人一个个看热闹,我大喊着,我不认识他,抢劫啊。可是男人的力气哪里是我这种小女生能抗衡的。

我心里慌乱得挥着手打他,手里刚买的烧饼都砸他脸上了。但是车子一下又下来一个男人,两个人直接把我架上了车子。

我很想学新闻上写的那种,去砸路人手机,去拉路边的小摊,让他们找这些男人的麻烦。可是被两个大男人架起来的时候,我的手就连我自己的包都够不着。那些什么新闻里的小技巧,都是个狗屁!男女力气差距明摆着,一点实用性也没有。

我被两人拉上车之后,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感觉着手臂上痛了一下。我大声叫着,那些人却已经捂我嘴,开车就逃。司机都有专门人员!

我扭头一看!死了!这次死定了!他们给我打针了!毒品?那种药?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时间狂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些人的脸上头上,就是一阵打。管他打哪呢,反正我要逃!

我们学校就

在十字路口旁,他们车子刚开出去,前面就红灯,一溜的车子,他们就算想要闯红灯也不可能。我是手脚牙,全用上。还抓着车子上的什么东西就照着两个押着我坐在后排的男人一顿打。

感觉到他们钳制我的力道松了一下,我打开车门,连滚带爬的滚下来。估计他们也不是什么老手,要不那开车的,怎么没有第一时间锁车门呢?

跑!马上跑!老天给我的机会!

我往学校门口跑,车子上的人下车就追。我知道我肯定跑不过大男人,我直接钻上了我们学校门口还没停好的一辆黑色车子上,一上车就喊:“快开车!快开车!”

车子上的男人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很给力的直接开车了。我还担心的往后看看,那两个男人,伸手刚摸到了黑色车子的车屁股。

太好了!我算是躲过这一劫了!

我喘着气瘫在座椅上庆幸的时候,开车的男人给我递来一罐红牛,说:“你喝我水吗?红牛。”

我这么一吓,还百米冲刺过来的,没跟他客气,直接接过红牛,开罐就喝。他勾着唇角,对我笑笑。

我喝了好几口,才稳下心来,看看这个开车的男人。男人挺高的,车子是掀背,我也不熟悉车子,看不出是我们款式的。就看着男人坐在驾驶座上,这么大的车子,他的头顶都快要顶到车顶了。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很大,带着墨镜,长得也挺好的样子。看着

像是个好人。这是重点!

“谢谢你,刚才帮我。要不,我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你有指定的酒店吗?”

“酒店?”

“要是没有指定的话,就去华园吧,离你们学校比较远,你也放心点。”

我听不懂他说什么酒店。关酒店什么事?“不用,不用,你在这附近转几圈,把我放在我们学校南门就行。”

我说着揉揉眉心,怎么举得眼睛有点睁不开了。靠着座椅,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点点的闭上。

身旁的男人还说了一句:“怎么回事?我水里没下药!喂喂,不就约个火包吗?你别害我呀!”

我心里最后的念头就是:妈呀!他刚才说的是“你和我睡吗?红牛”我听别人说过,我们学校门口有男人停着私家车,车顶放着水。矿泉水就是两百块,绿茶就是三百块,雀巢咖啡就是五百块。我那红牛不是给我喝的,是告诉我,他开的价。我这才下贼车,又上了约火包车。这回谁来救我?

“医院。”我用最后的力气吐出这两个字,也不知道他到底听到了没有。

我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外面的车子声很杂乱,除了男人抱怨的声音,我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我要爬出去,我要爬出去,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要嫁!”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一闪而过的光怪陆地的画面。

老房子,很老的房子。红色,很多的红色。

血?红布?一口井,很多人围着的井。女人,在很爬,可是她很努力,也爬不上去。她在井下!而井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帮她一把。水,水声!那水声跟车子的声音一样杂乱,让人头痛。

我皱着眉,痛苦的呜呜出声来。胳膊上好痛,为什么痛?我根本就记不起来了。

我的感知很乱,但是我也捕捉到了一些关于医院的感知。消毒水,头顶晃着的惨白的灯。在我眼前晃过的手电筒。还有那个男人的声音:“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也许她喝了过期的红牛。不会,我今天才刚买的两罐!”

我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沉沉的昏过去了。等我的感知完全清醒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头顶上晃着的吊瓶。一扭头,就看到一个对着我呵呵笑,还没牙的八十岁老太太。她也在打吊瓶呢。

在看过去,就是那个带着墨镜的男人,他正在打着电话,看到我醒来,赶紧挂了电话,说:“医生检查过了,你应该没什么问题。昏倒的原因是太紧张了,自己昏倒的。你还没对你做什么呢,你紧张什么?医疗费麻烦报销一下。”

他把一张粉色的单子,一点不客气地丢我脸上。我坐起身来,看着单子上的数据。妈呀!2476块!我不是没什么吗?我不是紧张得昏倒吗?怎么这么贵!这就是真的要叫妈的事情了。

“我,我,”

“你别说话!

休息!好好休息!然后打完这瓶,我送你回你们学校。就当我们今天下午从来没见过。”他语气很不好的说完这些,转身就走人了。我也不敢奢望,他会给我倒杯水。

我拍拍脑袋,渐渐的,一些记忆涌上来了。最先想起来的,竟然是在迷糊状态下的那些画面。老房子,血,古井,女人。胳膊好痛!我用打针的手捂着自己的左手上臂,那是平常我们打疫苗的地方。

夏天穿着短袖,也好查看。让我痛得嘴巴都歪的地方,有着一个小针眼。我想起来了,今天在那车子上,我被人注射了什么东西!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