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帝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三章 彪悍的叶辰

走出房门,叶辰环视一看,这乃是一个小园,只有方圆二十丈,小园中央还有一棵栽种的灵果树。

园中除了那叫虎娃的少年,就是一个老人。

三人围坐在一张本就不大的石桌前,旁边还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食物,修士界,这种鸟被称为灵兽,是作为修士代步用的。

经过交谈,叶辰才知道,昨夜救他的老人叫张丰年,因犯错,被废掉修为、贬下了宗门,以至于住的地方几乎接近于恒岳宗灵山的山脚下。

“来,小鹰,这块给你。”虎娃把碗里一块不舍得吃的腊肉抛给了那只巨鸟,说着还不忘用小手摸了摸那巨鸟的大脑袋,看架势是把那巨鸟当做亲人看待了。

这边,张丰年温和一笑,看向了叶辰,“年轻人,你也是修士吧!”

正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叶辰,听到张丰年的问话,慌忙放下了碗筷,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

“老人家,我无门无派,只是一介散修。”

“那真是可惜了。”张丰年一声轻叹,“风华正茂,该寻一个修炼宗门才是,毕竟宗门里有你需要的修炼资源,也不至于如此年纪,修为才到凝气一重。”

“前辈说的是。”叶辰再次一笑,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过往,当然,可以再次修炼了,他也必定会再寻修炼宗门。

张丰年说的在理,做散修,不安全不说,仅仅这修炼资

源的确就是个问题,而做门派弟子就不一样了,至少有宗门可以依靠,修炼资源也有一定的保障。

见叶辰思索,张丰年慈祥一笑,“年轻人,有没有兴趣做恒岳宗的弟子。”

“当然有兴趣。”叶辰慌忙笑道。

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恒岳宗实力不弱正阳宗,况且他此时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可去,身在恒岳宗,这里必定也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以说,他此时是干劲十足,在正阳宗他就是一个佼佼者,他坚信,有那真火相助,在恒岳宗,不久的将来,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前辈,恒岳宗的门槛不低吧!”叶辰看着张丰年问道。

“无妨,我写一封介绍信函,相信让你做一个实习弟子还是可以的。”

介绍信函?

听着这四个字,叶辰又不得的暗自打量起这个老人,他虽是不能修炼废人,但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砰!

就在此时,小灵园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继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哟!吃饭呢?”那白衣青年戏虐的一笑。

“张涛,你干什么。”虎娃当即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那白袍子弟,而张丰年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就连一旁的巨鸟也呱呱的叫个不停,张开大翅膀把虎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辰瞥了一眼张涛,看出他乃是恒岳弟子,因为道袍上有恒岳二字,而且他一眼看透了这张涛的修为,已经达到凝气第二重了。

哼!

张涛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看向了张丰年,“老东西,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没有你要的东西。”深吸一口,张丰年苍老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泛白。

“给脸不要脸。”乍然一声暴喝,张涛一脚踢翻了桌子,凶神恶煞的,就像一个刀尖舔血的强盗一般。

呱!呱!

那一旁的巨鸟,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虽是低级灵兽,但却有较高的灵智,大眼中有人的表情,那是愤怒。

“找死。”张涛眸光一冷,掌指之间有真气萦绕,瞬间凝聚成了气刃,瞬间在大鸟身上留下一道血壑。

大鸟鲜血飞溅,当场倒地。

“小鹰。”虎娃扑了过来。

呱!呱!

大鸟叫的有气无力,饶是如此,但还是用大翅膀将虎娃护在了身下。

“你个孽徒。”手指颤抖的指着张涛,张丰年急火攻心,差点栽倒在地上。

“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张涛逼近一步,只是那个“辣”字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叶辰,劈头盖脸就是一掌呼了过来。

啪!

把掌声清脆,格外响亮。

张涛被打蒙了,还未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叶辰狠狠拽了一下,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随即便与地面分离了,他整个人都被抡飞了起来。

砰!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上一刻嚣张跋扈的张涛,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僵硬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

噗!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张涛被叶辰摔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这一幕,看着张丰年都傻眼了,一旁的虎娃,看到如此彪悍的叶辰,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凝气二重天的张涛,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叶辰撂倒了。

诚然,叶辰是搞的偷袭,但这他的气力,也未免大的有些吓人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叶辰体内的是丹海。

若是拼真气,修为同是凝气一重,叶辰丹海的真气数量是他们的三倍,这样算起来,叶辰修为虽在凝气一重,但却堪比普通凝气境第三重。

“人在做天在看,多为自己积点阴德。”

随着叶辰一声大骂,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张涛,整个就被叶辰甩出了小灵园。

夜晚,叶辰为小鹰输送了真气,这才保住了小鹰的性命,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只忠心的巨鸟灵兽,都很难在空中飞行了。

“小友,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张丰年坐在石阶上,神态看着苍老了很多,被自己的徒弟下毒手,对于他这个和蔼的老人而言,真是无比的伤痛。

“前辈哪里话,举手之劳而已。”叶辰洒然一笑。

唉!

只听张丰年一声暗叹,浑浊的老眼中尽是缅怀之色,好似想起了悲伤的往事,“我曾是恒岳宗的长老,只因犯了大错,才被贬到这小灵园,而那张涛,就是我曾经的弟子,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教导无方。”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叶

辰安慰道,“前辈不必自责,是他的秉性如此而已。”

“他就是想要爷爷的天灵咒。”一旁的虎娃气呼呼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这些年爷爷攒的那些东西,都被他抢光了,每天都来欺负俺们。”

天灵咒?

叶辰对着名字并不陌生,恒岳宗有一种灵符,名唤天灵咒,一旦贴到人身上,便会短时间内封住那人的真气,这种符咒,早就已经闻名三宗了。

这种符咒异常珍贵,从不外传,叶辰不曾想到,这张丰年竟然会有这种符咒。

“小友,推荐信函我已经写好了,明天就上山修行吧!你的天赋不低,可不要埋没了。”在叶辰沉思之时,张丰年已经把一封信件和一部卷宗塞进了叶辰手里,“还有这卷宗,乃是介绍恒岳的,没事多看看。”

“多谢前辈。”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