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12c6a06d55847e1aed9f0dadacd840c,time=1579604755,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58772155/458772163.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5L5L51L6&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8772155&page=1&vt=2,signature=af5914139a332ee74aeed7499ecc67c6cc748844
isshowflow:1,,
崇祯大传奇(第二部)【精装】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崇祯泣母

 

 

 

 

 

第二章

崇祯亲自为袁崇焕撑腰


崇祯泣母

 

 

听到一声通禀“皇上驾到”,坤宁宫西暖阁里两个女人一起站起,见崇祯迈进屋,都福了下去:“妾迎接皇上!”

崇祯眼睛一亮,立刻喜形于色:“皇嫂也在,太好了,快起来!”

周皇后脸上掠过一丝妒意,转瞬即逝。懿安笑盈盈道:“妾也是才进门。妾是来看我朱家小太子的。听到皇后诞皇子的信儿,早就耐不住要过来,一想几宫太妃要轮番过来探视,几位皇叔即便不亲来,也会派人来贺喜,这小太子哪受得了这般闹腾,皇后又如何歇息得好?只好先忍着,挨到这会儿才敢来。”

“还是皇嫂心细,”崇祯笑呵呵道,“不过朕可没封太子呢。”

“封不封太子,这大明江山也是他们的。”懿安抱起襁褓,纤指轻抚熟睡中小皇子红扑扑的脸蛋儿,“可起了名?”

“皇上给起了,”周后道,“叫个慈烺,火良烺。”

“嗯,好,亮堂。”懿安咯咯笑起来,“皇后奶水可好,亲喂么?”

“奶还足,我自己奶他,不想找个乳母,自己奶大的孩子亲。”周皇后嘴角挂出一丝苦笑,“虽说是皇家,可开销也大,前些日子还从内帑出了三十万两给辽东充饷呢。国库空了,下面的又解不上来,往后还不知要从内帑出多少呐。内宫用项可大可小,能省就省些吧。”

“虽说皇后明事理,但有

个半年一载奶也就没了,到那时还是找个乳母的好,省不省的也不在这一半个人项。再说,这是我大明天下的继承人,没个好身板儿怎行?可不能在这上头省银子。”懿安叹口气,“但愿皇上早日荡平外虏内寇,社稷安定,正像慈烺的名字,交给他们一个太平、明朗的天下。”

“朕正要找皇嫂讨教呐。皇嫂来的正好,今日我们共进晚膳。”崇祯扭头向外道:“王承恩,晚膳备在坤宁宫。”

“比平时加两个清淡爽口的。”周皇后加了一句。

晚膳共六样,清蒸鲥鱼,炸麻雀,清炒马齿苋,桂花糯米藕,盐焙西瓜,还有……

“啊!这是银苗菜吧?妾好口福,好久没吃了。”懿安现出欣喜之情。

“什么是银苗菜?”崇祯问。

“就是新藕的嫩秧。”周皇后笑对懿安道:“皇上吃过的,只是皇上进膳从来心不在焉,也从不问好歹,所以从来不知吃的是什么。”

这是懿安头一遭与崇祯同桌共餐:“原来皇上膳食如此简单。”

崇祯笑道:“这都是皇后定的规矩,每餐必净,朕独自进膳也最多只有四菜。今日因有皇嫂,才特意加了两个呢。”王承恩给三人琥珀杯中斟满酒,崇祯端起杯道:“朕平日进膳极少饮酒,今日皇嫂来,朕高兴,陪皇嫂吃几杯。这是远年花雕,皇嫂请!”说完饮了半盏,夹起一筷银苗菜送进嘴里。

懿安端杯抿了一口

。“果然是好酒,香味儿醇厚。”放下杯,也夹了一筷银苗菜吃了,“刚才皇上说有事要说与妾知道,妾不敢当。妾想现在朝中有韩?、袁崇焕一班文臣武将内理朝纲、外御强虏,皇上应能宽下心了。”

“啪!”崇祯把象牙筷往桌上重重一拍,把两个女人吓了一跳,“韩?、袁崇焕?哼!”

两位皇后都停了箸,面面相觑,“他二人怎么了?”周皇后道。

“韩?已呈了辞任疏!”

两个女人瞪起眼,互相看看,心说这老韩?才回来几个月就惹了小皇帝,“老韩?老得就剩胡子还能立着了,还能惹皇上生这么大气?”周皇后道。

“他们又在结党!私相护持,把那不是都推在内臣头上!想把朕随着意儿摆布,哼,朕可不是……”他看了眼懿安,“皇兄”两字没出口。

懿安当然听得出来:“皇上准了?”

“还没有。”

懿安微微一笑:“当今圣上是继太祖、成祖之后又见的圣武之君,诸事独出圣裁,甭说摆布皇上,起个念头也吓煞他们。依妾看,他们是被阉党整得惨,恨得慌,所以拿内臣出火,虽不在理儿,也算在情,皇上体恤则个。”

“体恤?再体恤了去,朕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话说到绝地了,把两个女人都震了一下,“此话怎讲?”懿安问。

“袁崇焕杀了毛文龙!”

“啊!”懿安叫了一声,“妾知道毛文龙,先帝说过,要

是有两个毛文龙,努尔哈赤可擒,辽地可复。”

“那是董其昌说的。”崇祯道。

周皇后未听说过毛文龙其人:“毛文龙是什么人?”

“东江总兵,朝廷大员。”

“哟,此人既如此了得,袁崇焕为何要杀他?”懿安问。

“举了他十二大罪,如索饷无度,为魏忠贤塑像,不受节制,侵盗军粮,私通外番,剽掠劫赃,草菅民命,掩败为功,观望养敌等。”

“如此说那毛文龙却也该杀。”

“该杀不该杀,得朕说了。他袁崇焕不也给魏忠贤建祠了吗?不经请旨就敢擅杀专阃大将,他眼里还有皇上吗?!”

“妾糊涂了,”周皇后道,“毛文龙其人如此,先帝为何还盛赞他?”

“还不是听了魏忠贤的。毛文龙行贿魏忠贤,为他塑像,魏阉当然力赞。”懿安道。

“也不尽然,”崇祯道,“当初辽东总兵李成梁败后,毛文龙溃逃到朝鲜,后来带领着一百九十八人,渡鸭绿江袭击镇江城,俘虏了鞑子守将。天启四年,毛文龙遣将越长白山攻入辽东,五年、六年曾两次派兵袭击鞑子城寨。皇太极征朝鲜,毛文龙在后袭扰。虽是有败无胜,但大有牵制作用。天启以来,我军见鞑子兵只有望风而遁,毛文龙却敢主动出击,虽是屡战屡败,却也是屡败屡战。所以先帝赞他。”

“是,擅杀朝廷大员,袁崇焕也是做过头了。但是目前袁崇焕是唯一依靠,

皇上就别深责他了。”懿安道。

“哼哼,怕是靠不住了!”

“这话又怎么讲?”

“他背着朕又与后金私开和谈,杀毛文龙就是皇太极提出的议和条件!”

周皇后筷子掉在地上,花容失色!懿安虽还镇静,却是有些不信:“竟有这等事!皇上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自己说的。”

“那怎是背着皇上?”

“他是先斩后奏!”

懿安端杯泯了一口酒:“妾知道袁崇焕,曾独守孤城,以一万兵败敌十万之众,论战守,其才其胆满朝文武无人能及,似不是个畏敌惧战、卖主求荣的人,故此事可疑!袁崇焕为除心腹患而杀毛文龙,可信;为媚敌而杀毛文龙,难信。”

“钱龙锡他们也是这么说,但袁崇焕已是一而再、再而三了!看朕年轻,视有若无,屡屡欺朕,让朕怎能信他?”

“袁崇焕自己怎么说?”

“王承恩!”崇祯叫道。王承恩小碎步跑进来,“朕让你带回的奏章呢?”

“奴婢这不还抱着呢吗?”崇祯常常把看过拿不定主意的奏章晚上带回乾清宫接着琢磨,今儿个从文华殿直接来到坤宁宫,所以王承恩一直抱到现在。崇祯抽出袁崇焕的两份奏章递给懿安,懿安打开细看。

袁崇焕先列举了毛文龙的种种不法情状,然后道:

但文龙大帅,非臣所得擅诛。便宜擅杀,臣不觉身蹈之。然苟利封疆,臣死不避,实万不得已也。谨据实奏闻,

席藁(gǎo)待诛,惟皇上斧钺之,天下是非之。臣临奏不胜战惧惶悚之至。

懿安微微一笑:“数文龙之罪,字字怒气,妾看他早存了杀毛文龙之心。”又看第二份,看着又笑起来,“皇太极已自请去帝号,袁崇焕问他‘今若修好,则城池地方,作何退出?官生男妇,作何送还?’袁崇焕提出议和的首要条件是归还我大明旧属地民,战亦为此,和亦为此,如以此能和,岂不胜过穷兵黩武,流血耗财?”

“议和是敌国间所为,它是敌国吗?他是我大明藩属!岂有老子与儿子议和的?!再者,如果疆臣凡事背朕自专,要朕何用?这等大事都敢自主,还有何事不敢为?明奏如此,那暗中所为呢?”

懿安轻叹一声,这哥俩真是天壤之别。一个任人专笃,全无防人之心;一个猜忌颇重,全无信任之人。“皇上打算怎么办?”

“皇嫂看呢?”

“朝堂之事,本没有妾说话的地方,皇上既然问起,妾就斗胆了。袁崇焕,上将也,十个毛文龙不及。大明首患在北,固北弥患唯靠此人。即便真有暗中所为,也须先稳住他,逮其实迹,才好处治。若无通敌之实,边关不复,不可动他。故妾以为,皇上应明示信任,优旨褒答。”

崇祯接过奏章:“可他奏疏中说:‘文龙一匹夫,不法至此,以海外易为乱也。其众合老稚四万七千,妄称十万,且

民多,兵不能二万,妄设将领千。为防岛兵哗变,改四协为两协,马军十营,步军五营,每年饷银四十二万两,饷米十三万六千石。’兵马减少而军饷增加,又是何故?”

“安抚人心呗。事已至此,妾以为定要让袁崇焕安心。皇上当罗列毛文龙之罪,张榜公布,传文四方,缉捕文龙京师爪牙,以安袁崇焕。”

曹化淳跑进来,堆出一脸笑:“皇上,画、画好啦!”

“什么画好啦?”崇祯皱眉斜一眼曹化淳。

“就是毓圣皇太后的画像啊!”

崇祯腾地站起,一股热流直贯脑海,再扩到全身,手脚都麻了:“在哪儿?”

“中书梁大人在外面候旨呐。”

“好,好,朕这就去!”说着拔腿要去,忽然想起一事,“先去请瀛国太夫人,看像不像。”

“大年三十晚上皇上已有旨,说画好后先请瀛国太夫人看,梁大人已请太夫人看过了。”

“太夫人怎么说?”

“梁大人说,太夫人看到画像大哭。”

崇祯呼吸加快,强自镇定一下:“备好法驾卤簿,知谕百官,迎太后画像进宫!再去请傅太妃来,快去!”王承恩撒开丫子跑去。

崇祯不再用膳,站站坐坐遛遛折腾了一会儿,转向懿安道:“朕要去迎太后慈容,不能陪皇嫂了,你们姐俩先用着。皇嫂以后可常过来坐坐。”

懿安站起身向崇祯深深一福:“妾恭贺皇上终于得睹慈颜了!这是大事,耽

误不得,皇上快去吧。”

周皇后也站起来:“迎太后像如迎太后,妾是儿媳,怎能不去?不过,请皇上慢一步,妾还有话说。”

“说吧。”

“妾想借着这喜气,求皇上一事。”

“什么?”

“袁贵妃也应去向太后行礼,田贵妃她——”

“怎么?”崇祯沉了脸,盯住周后,两眼射出寒光!

周后神色从容:“皇上如今有了皇子,又见到了太后慈容,这都是我家的喜事,怎能缺一人?贵妃代父受过,应有个头儿,皇上也罚得够了。再者,妾过去也有对不住田妃之处,我们姐妹也该聚一聚了。妾想替田妃求个情……”

崇祯又盯了周后一会儿,开颜一笑,转身奔了乾清宫。

周后忙叫“高起潜、张彝宪!”俩人跑过来,“快备轿!皇上大步流星,我哪撵得上他。再有,去招呼袁娘娘,传旨迎出田娘娘,一起去乾清宫迎太后像!”

毓圣皇太后画像在百官的护送下从正阳门浩浩荡荡进入皇宫,崇祯早在午门等着,远远看见,扑通跪下,泪就下来了,崇祯“嗵嗵嗵”磕了三个头,然后在后扶像,送进乾清宫。毓圣皇太后工笔彩色全身坐像,高四尺,宽二尺半。毓圣皇太后一身皇后冠服,头戴翠盖九龙四凤大珠冠,耳垂大璩(qú),身着织金云龙纹小轮花浓青翟衣,腰系青红玉革大带,青绮副带,佩五彩绶,偏挂由珩、瑀、琚、璜、冲牙勾

挂的杂佩,脚穿描金云龙五珠青袜鞋。

傅太妃赶到时,崇祯已凝视画像良久,全身热血涌动,双腿颤抖,膝盖发软,眼眶发涩:“太妃,像、像朕的母后么?”

傅太妃眯着眼细细端详好一会儿:“像,像,模样分毫不差,简直就是太后再生!”

崇祯再次跪倒,伏地大恸,身后、宫外跪倒一片,涕泣之声四起。崇祯憋着声哭了好一会儿,终于发出一声低嚎:“母后……娘……”

等他哭得没声儿了,王承恩上前搀起他,崇祯轻叹一声:“叫百官都回去吧,你们也出去,朕自与母亲待会儿。”

众人出去后,崇祯重又跪在像前,不眨眼地凝视母亲遗容,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才起身,向外叫道:“王承恩,拿纸笔来。”

王承恩捧了文房四宝进来,周后也跟了进来。王承恩铺纸研磨,崇祯提笔运气,俯身一气呵成。周后在身后边看边读出声:

问到西山感露霜,几回遣使奠椒浆。

乾清画像新迎入,宫婢相看泣影堂。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