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ee7b09c9a354d66bd393cebe3b1b667,time=1571373158,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60500606/46050061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1L91L3&nid=381696709&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12269321%26nid%3D38169670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60500606&page=1&vt=2,signature=5adae0c0a3e67a9dc4ddba919142edc1dfd4e690
isshowflow:1,,
五十度甜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1】记忆里的花海

 

 

【1】记忆里的花海

 

W市被评为这个国家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之首不是没有道理的,有江有河,有山有水,正当别的城市酷暑难耐的时候,这个城市却在大多数时候有着合适的阳光和微风。

街边紫薇花树上繁花累累,风过的时候落英缤纷,一如宫崎俊笔下的漫画世界。这样怡人的景色让岑等等觉得,自己骑着自行车从城市的最南到达最北的这里是件无比正确而又浪漫的选择,就算计划不成功,也绝不浪费今天的时间。

在街边一排白色围墙边将自行车停靠住,岑等等随手将齐腰的长发勾到耳后,拿出机相对准紫薇花和街道按下快门,又对着街边那一排在紫薇花映衬下的白色洋房拍了些镜头。正拍得高兴的时候,忽然有股力量狠狠撞了一下她,她的头皮一疼,趔趄着被拉动向前,相机也摔到地上。

岑等等叫着疼捂住自己的头皮,看到自己面前的地上有一双皮鞋,顺着鞋子看上去,是个男子,戴着墨镜,但可以看出面部有着非常立体的轮廓,白色衬衫,黑色西装外套,黑色长裤,很简单的装扮却有一种出众的气质,他的西装外套微微敞开,袖口的扣子将岑等等的头发绕在上面,正是刚才扯痛她头皮的罪魁祸首。

“抱歉。”男子说出两个字,虽然是在表示歉意,但语气却很是镇定平静,伸手去解绕在扣子上的长发。

岑等等也伸手

去解头发,但却怎么都解不开,正要说让男子将胳膊放低点时,有几个戴着帽子的人靠近,那男子立刻眉头微皱,转身就要走,又扯得她头皮一痛,忍不住叫出声。

“你跟我走。”男子也不多迟疑,淡淡地说完这一句,不由岑等等同意或不同意,抓住了她的手一路朝前跑去。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路边是浪漫的紫薇花盛开,空气中是淡淡的花香,岑等等就这么在忽然之间陷入了一场未知的奔跑中,被一个人牵着向前。风在颊边轻轻拨弄着发丝,耳内有点嗡嗡的,她起初有些疑惑和紧张,后来竟不知不觉地想笑,从后面打量这个牵着自己前向背影想到了一段多年前的时光。

那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阳光下紫薇花开得正好,她和那少年一起偷逃课跑出来看紫薇花,结果在广场边遇到了校长,他们就牵着手飞快地跑开,一直跑,穿花过树,香风拂鬓,好像要一直跑到世界的尽头。

跑过一条街道,男子拉着岑等等闪身躲到了紫薇花树后面,看到那些人从另一边跑开,那人才将轻蹙的眉头舒展开,然后开始打量四周。

“阿七?”岑等等有些沉浸在那段回忆里不能自拔,对着那个背影不由轻声询问。

“什么?”前面的人闻声回头,微微蹙眉,岑等等才恍然回神,面前是张陌生的脸,不是当年那个和自己一起逃课的少年。

“没什么。

”岑等等抽回被拉着的手。

男子不知道岑等等想到了什么,也没兴趣了解,开始再次试图解开勾在扣子上的头发,却因为绕得太死,怎么也解不开。

“得剪掉这些头发。”男子放弃了解头发的手后开口。

“不行。”

“剪断头发,我会补偿。”

“我的头发谁都不许动。”

面对岑等等的拒绝,男子倒也依旧很平静,想了想后他冲岑等等勾勾手指示意她过去一点,岑等等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还是乖乖地走近了些,然后男子就开始脱外套。

“啊,流氓!”岑等等赶紧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又说:“你要干什么?就算你长得帅,也不可以!”

男子脱外套的手停在一半,上下扫了眼前的人,纵然平时他不苟言笑,也不由地在唇边勾了一丝笑意,然后继续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到对方的面前。

岑等等愣了愣才明白原来他不过是将外套脱给自己,以放过自己的头发,知道自己刚才是脑补太多黄暴的东西,想太多了,不由唰地脸红了。

“这件外套有些特别意义,别弄坏了。”男子开口,像是提醒,也有点像是打趣儿调侃脸红的岑等等。

“哦。哎呀,我的相机……”岑等等忽然想起一件事,抱着那件西装外套赶紧朝回跑,回到原来拍照的树下看见相机倒还在地上,只是捡起来一看,发现已经不灵光了。

“你的损失我会赔偿。”男子

伸手朝衣袋里摸,结果却发现空的,才想起今天出来时忘记带钱夹了。

“我留下联系方式,你晚上到我的酒店来取钱。”

岑等等抬眼看了面前的人,有点似信非信,现在扶个老太太都还要纠缠责任呢,这人还真是主动承认错误,还要她到酒店取钱,可信不可信?在岑等等打着小算盘的时候,男子却有点等不及了,抬腕看了下手表后冲一个路过的学生妹借了笔,拿了岑等等的手心写下一个号码。

随后,男子转身急走到路边开始拦出租车,却也只是看着一辆辆出租车从面前飘落着紫薇花的街道上驰过。不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了电话,男子用粤语回复对方,表示会按时赶到,然后就匆匆挂断了通话。

“喂,你赶时间吗?”收好了相机,骑着粉色自行车经过的岑等等脚尖点地,用粤语冲路边不停地抬腕看表的男子询问。听到岑等等的粤语,男子有些意外,随后点点头,他想到了一个不得已之下的主意。

一分钟后,岑等等骑着粉红色印有心形花图案的自行车行驶在马路上,感受微风和紫薇花的香气向前,一路哼着歌,绕过一条街,再转过一条街,而她背后的车座上,着白色的衬衫,的英俊的男子神情平静中又带着点无奈,手里拿着还绕了她头发的外套。

“你欠了人家多少钱?”岑等等不哼歌后就开始发问。

“我怎么会欠人钱。”

男子看着手表,边整着衣襟边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那些人追你干什么?”

背后的人沉默了一下,没回答,不过岑等等没在意这点小细节,一边踩着单车一边开始了习惯性的话唠盘问。

“我叫岑等等,是语文老师,听你口音是香港人吧,What’s you name ?”

“William。你说国语,我听得懂。”

“工作呢,做什么工作?”

“总裁。”

“哈哈,你真逗,哪有人的工作叫总裁的。哦……我知道了,你是演员对不对,你在拍的角色是个总裁吧,难怪长这么好看。现在两岸共同发展,你们香港演员到内地捞金很流行啊。”

岑等等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一般,拍着额头惊呼出来。然后就又开始评价起来,接着说:“你现在好像还不出名,没怎么在电视上见过你,不过你长这么帅,多拍戏多出镜,以后一定会大红的。”

“谢谢。”

“其实今天也是要去电祝台录节目的,那可是王牌导演的节目,将来我也许会成大红人哦,要是我现在留个签名给你,将来会值钱的,哈哈……”

“嗯。”背后的人没太多情绪,但又像是有点似笑非笑地回应了她的话。

“你这人都喜欢用单语调回答别人吗,真是内向,要做艺人这样可不行的,你是还没从总裁的角色出来吧……”

岑等等好一通说教,就如同教育那帮自己带的学生一样。终于

,坐在后面的人有些不想再继续由着她这样下去了,便反问她:“你的粤语讲得不错,是谁教的?”

“呃……我们要加速了,坐稳呀。”

岑等等有些局促地避开了这个话题,男子感觉到了岑等等的不自然,有些话只是在脑海里转了个圈,暗自勾了勾唇角,并未说出。

不久之后车子在一处街口停下,男子下车,将西装外套交给岑等等,并取下了自己腕上的手表交到岑等等手里。

“拿着这个当抵押,你送还的时候我会支付你报酬,还有,我对你没有非份之想,大可不必担心。”

好吧,原来自己之前的那些小顾虑小心思全被看穿了,岑等等不由又有点脸红,好在对方倒也不太介意,将表塞到了她的手里就离开了。

握着那只手表,岑等等对着离开的背影发了会儿呆,转身时发现前面的地上有一只皮制的小盒子,应该男子下车时从兜里落下的。捡起来打开后,岑等等看见里面放着一把钥匙形状的项链,用银色的链子串着,很是精致漂亮,钥匙的一面刻着组花体英文,依稀可以辨认出是W&W。

收起盒子,她也看了看时间,当即发现来不及了,再不敢再耽搁,麻利地扶起自行车,胡乱将手里的东西放进背包,又把绕了自己头发的西装外套系到腰上,急着骑车加速离开。

半小时后,陈伯衍穿着有些凌乱的白色衬衫步行出现在一所五星酒

店门外,让一帮等在酒店门口西装笔挺的高层们都不由微动眉头,或是惊讶,或是疑惑。

陈伯衍也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即便是尴尬,又怎么肯让别人发现呢,只风轻云淡地拉了拉衬衫袖口,走到旁边属于自己的位置站定。

“老板以这样的方式出席,这算是独秀一枝吗。”旁边站着的安娜用胳膊撞了撞陈伯衍笑着小声调侃。

“工作中,严肃点。”陈伯衍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

“下面热烈欢迎陈总上台,为我们致词剪彩。”

主持人在台上宣布,陈伯衍冲安娜微微颔首后上前,以最得体的礼貌微笑面对众人。

与此同时,岑等等大喘着气跑到市电视台的活动报名处,心里庆幸赶上了。但是,当她抬手看自己的掌心时又想哭上一哭,因为一路是跑着来的,所以心手没少流汗,写着的号码除了三个字数之外全糊掉了。

拿下背包,又发现背包的拉链也不知何时开了,自己的钱包丢了,回头看来时的街,除了行人半点她钱包的影子都没有。

“祸不单行呀,祸不单行,注定今天是个破财日。”岑等等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跟着一大批女生一起排队报名,环肥燕瘦皆有,个个打扮的跟要走红毯一样,而岑等等这样满头汗渍的狼狈样子,显得得有些异类,她倒也无所谓,抬起了下巴毫不在意。

“我说,你都这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报名选秀倒也是

蛮拼的。”雅淳在手机另一头慢不经心地评论。

岑等等握着手机,边张望前面排队的人,边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这排队的保证有比我年纪大的。再说,我都向你解释多少次了,这不是选秀,是真人秀。”

“得得得,由着你吧,我过些天回内地再安慰你失败受伤的小心灵。”

雅淳是空中小姐一位,专走国际航班路线,过着早上可以巴黎喝茶,晚上就有可能在德国听歌剧的生活,原本是和岑等等这种三点一线的初中语文老师是半点没交集的,偏就是三年前,她晚上从学校回家的时候遇到了喝醉在路边的大美人儿。

当时岑等等把雅淳从路边捡回家收拾了一下,没想到就成了好友,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话不谈,让独生长大的岑等等将她当成了姐姐。

前面排队还很长,岑等等又拿出自己的单反机看,拍了几下,镜头还是黑的,又再次偿试了各种办法依旧没能解救自己的头发,又不能这样进去面试,最后只能用剪刀解决了问题。

“说好要留长头发等你回来的,头发都这么长了,也不知道你在哪。”对着那一节剪下的头发,岑等等有些许的感叹。

按照电视台的流程,岑等等顺利通过了初选,工作人员给她手腕上贴了张PASS条,告诉她再等下午面试,然后就到了午餐时间,众人去用餐去了,其他报名人员也都暂时离开。

在电

视台外的花坛上坐着等下午的面试,等得久了想去洗手间,她四下看了看,就看准了电台隔壁的那家新开业的五星酒店,心想着自己住不了这种酒店,借用一下洗手间总是可以的吧。

用完洗手间出来,她看着酒店内各种人来人往,花蓝摆满了外围,中间的会场有自助食物,一见到食物她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不过作为一位人民教师,为人师表,她还是没有打算上前,可是在她准备离开时却又被人叫住。

“小姐,我们在做新品市场调查,偿偿我们今天的新品点心吧”

岑等等扭头来看,见到是位非年轻的小姐,大化职业的淡妆,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服务生。

服务生小姐微笑着领她到用餐区,取了碟子和食物递给岑等等,告诉她店里的新厨师可都是特意重金请来的,让她偿偿味道,给提些意见,帮忙填一张顾客调查表。

听她这么说,岑等等才放下心来,说着谢谢接过点心吃了一些,然后在她的指导下填了一份关于她简单资料,及所品偿点心口味调查的意见表。

岑等等在服务生的招待下吃了些东西才向离开,从门口出去的时候听到背后大厅内响起了一阵骚动,好像是某个明星来了,不过因为人太多她并没有看到什么,就匆匆离去。

几分钟后,服务生则转身走向大厅一角,随手将调查表放到一垒其他文件

上面后继续去招待其他顾客。大厅的另一角帷幕阴影之下,有高挑的女子手中端着高脚杯正审视窗外马路的方向出神,不动声色间有人走到她背后的一处席位上坐下。一身黑色的西装,简单利落的穿在身上,似乎与这一片阴影黑暗溶为一体。

“你不应该来这里的。”女子不紧不慢地开口,并没有侧头。

“时机快到了。”男子微笑,拿出一只信封反手放到她一侧的桌上。

女子取过信封握进掌内,也未与身侧的人多说话,就如同陌生人一般离开。

十分钟后,安娜进入位于酒店33楼的套房时,到陈伯衍正在换上一件新的衬衫,自下而上一一扣起扣子,那胸口的肌理线条也由裸露逐渐被包裹到昂贵的布料之下。

安娜对此十分淡定,汇报了一些香港那边传过来的工作后收起了文件夹,绕到前面替陈伯衍整理衣服,又问: “我送的外套呢,怎么今天没有穿。”

“暂时寄存在别处。”陈伯衍转过身对着镜子继续整理衣衫。

“昨晚我过生日你一声不哼的就走了,今天酒店开张你穿得那么随便,还迟到,是你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怎么会呢。”陈伯衍转过身,双手搭上安娜的肩头以一个笑容回应,然后伸手从桌上取出腕表一边配带一边询问接下来还有什么工作行程。

“酒店买了电视台一档节目的冠名赞助,我安排您作为嘉宾参加

一季,以老板您的魅力迅速打响我们的新品牌。”

陈伯衍停下扣着衬扣的手回头,微微蹙眉,问:“要我亲自参加?”

“我们初次在内地开展大型投资连锁项目,还是多个城市一齐启动,如果能够以一档节目一举打响品牌,是实现了最大的利益化。而且,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一次营销,否则以目前的数据来看,许多方面不容乐观。”

“好的,那你安排吧。”陈伯衍微笑,转身继续扣上袖扣,不再问及任何其他,他相信安娜会有这样的安排,那一定是最合理,最有利的。

十分钟后,安娜拿着一垒签好了字的文件离开,陈伯衍伸手到换下的西裤的兜里想要取一件东西,结果却发现衣服袋子是空的,仔细找过之后还是没有找到,才意识是是丢了。

岑等等在电视台守了几个小时,终于到了她面试,在一所屋子由面试官问了她几个问题后就说她可以走了,全程对她爱理不理。

岑等等有点失望,自觉希望不大,垂头丧气地走出电视台,一路叹息。相机摔坏了,钱夹也丢了,面试估计也不能过,原本今天满怀期待的好心情,好像自打被那个人撞了一下后就衰神附体一样。

半个小时后岑等等骑着车回到家,在楼下买了点水果上楼,一进家门就闻好了菜香,是她最爱吃的红烧土豆。

“回来了就去洗手,也把你爸爸叫出来开饭。”妈妈在厨房

里头也不回地吩咐,显然是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

岑等等边换着鞋子边应着好,洗了手后去敲书房的门,在得到回应后推开门,伸进头去看里面,见到爸爸正坐在书桌前戴着眼镜看书。

爸爸曾是位去年才退休的物理老师,虽然任教的是理科,可却对历史特别有偏爱,退休后除了在妈妈的花店工作,其他的时间就是在书房看历史书籍。

“爸,吃饭了。”

岑等等上前,习惯性双手搭在爸爸的肩膀上替他按了按肩,爸爸放下手里的《史记》,取下眼镜笑着说好。

吃饭的时候爸爸问岑等等今天一大早出门去哪了,她转了下眼珠子,说去逛街拍照片了。

“你也年纪不小了,不要总顾着玩,也考虑考虑交个男朋友谈恋爱了。”

“妈,我还小,急什么。”

“什么还小,你看楼下的小莹比你还小一岁,人家都当妈妈了。”

“现在知道急了催我谈恋爱了,想当初我上学的时候你们可没少敦促我不要留恋儿女情长,要努力提升自我价值,不要早恋,不要只看那些学长的皮相……”岑等等吃着米饭辩驳。

“诶,那一样吗?那时候你才高中,学习才重要,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我说妈呀,你就别替我操心婚姻了,多操心操心你和爸爸的婚姻就好了。”

“怎么说话的呢。”妈妈伸手一戳岑等等的额头,她赶紧笑着躲开。

妈妈一

边继续吃饭一边若有所思,好一阵儿后又说:“你高中喜欢的那个长学现在怎么样了?结婚了吗?要不现在补上谈吧,我特支持。”

“哎哟,我的妈妈呀,你还真是为了把我嫁出去连回头草都要啃了,快吃您的饭吧。”岑等等哭笑不得地夹了一大块红烧肉放到妈妈的碗里,又向爸爸投去求助的目光。

“好了,吃饭就吃饭吧,女儿是成年人了,会有自己的打算的。”爸爸笑了笑替她打圆场。

“你个老头子还有脸说,年轻时候追我说要带我出去环游世界,这都结婚几十年了都没出过一趟C市,还敢跟我僵嘴……”

妈妈去了厨房,一路唠叨,岺等等冲爸爸吐吐舌头,爸爸也就只能一声叹息。

“男人的话不能全信,女儿你已经有前车之鉴啦。”爸爸以一个小玩笑结束话题。

吃完饭收完餐具,二老坐在沙发上看晚间档的电视剧,岑等等就回了自己的卧室,发现手机没电了就找充电的线,在屋里四下的翻腾时一不小心撞到书架,一本册子从架顶上的纸箱里掉下来,落到脚边。

岑等等弯腰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发现竟然是从前高中的日记本,翻开封面即见到里面夹放着一张照片,蓝底免冠的寸照,上面是俊朗的少年对着镜头微笑。

“我妈刚才还问到你呢,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呢。”岑等等对着照片轻轻一弹手指,笑着合上

日记本,踩上椅子将日记本重新放回书架顶上,顺便把今天捡到的项链盒子也随手丢进去。

第二天,岑等等清早就去花店帮忙,妈妈扎花束,爸爸则负责打杂收钱,岑等等现在是暑假期就自然的提起了送花的工作。

“今天的玫瑰新鲜,我要留一支给自己。”岑等等一边摆着花束一边说。

“你要是找个男朋友,就有人送了,拿自己家店里的有什么意思。”妈妈在旁边接口。

岑等等撇嘴,并不应话,因为知道一还嘴,后面肯定没完没了。

手机响了,岑等等接起来,发现竟然是电视台打来的。

“岑等等小姐,恭喜你,经过我们在数万人的筛选后,你成功获得了《缘来是男神》节目的参录名额,请尽快到电视台确认流程,签定录制合约。”

岑等等听着电话,安静地坐着,旁边妈妈觉得有点奇怪就问她怎么了。

“没事,我出去一下。”岑等等平静地起身出门,拐到街角后面确认妈妈没看到自己后,才蹦跳着连叫了几声YES。

成功了,竟然成功了!她真的获得了这个节目的录制名额,只要成功撑过十二期的录制,她就能获得双人环球旅行的名额。

几分钟后岑等等回到花店,说要送束花到另一个区,顺便再支趟书城,估计晚上才回来。妈妈并不以为意,提醒了她小心些,就看着她挑了一大束红玫瑰花放到车后面出了门。

风和日丽,

阳光明媚,岑等等骑着自行车,载着一大束玫瑰朝电视台而去,感觉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因为电台里有档节目临时叫停了,所以新节目一切都加急提前上线,助理告诉她今天就得把前期工作做完,召齐嘉宾拍海报,所以在岑等等顺利签完了录制合约后就被带去了化妆师造型。

大概一个小时后,岑等等的造型完成,造型师替她挑了白色的抹胸裙,后背的位置却又在腰际露了一抹,正到好处地衬托出她的身材,可爱之余又有点小性感,头发简单地在绕了个小松发髻在脑后,配着年轻的妆容完美极了。

造型师离开后,助理还没来找自己,岑等等就摸出手机在后台自己比划自拍,拍得正高兴的时候,发现有个人从后面一闪而过毁了她的自拍,不过对方正在用手机与人通话并未察觉。

岺等等回对看向那人,见对方白色衬衫配千鸟格西装,打着领结,向后打理的大背对完美地衬托出他的侧脸线条,像是那种时尚大片画报上的男模标本。

有美男子,自然不能错过!岑等等暗暗举起手机,地对着那英俊男子的背侧面按下快门,但却没想到那男子在她拍下照片的那一瞬间转过头来,岑等等惊呆之余也立即发现,那人竟然是昨天在街上见过的男子。

“哇,这么巧,竟然是你。”为了不让对方先出口质问,岺等等先发制人的套了近乎,并迅

速将偷拍的手机背后了身后。

陈伯衍单音节的嗯了一声后伸手到西装口袋,但之后又才想起自己换了节目组准备的西装,钱夹在自己衣服里,便收回了手,微微点头算是应了她的招呼后走到旁边阅读手机里收到的邮件。

“哦,对了,我不是故意不联系你的,是你给的电话我弄丢了,不过你的外套和手表我都留着,我会还给你的。”岑等等在被当成见财弃义的人之前赶忙解释。

“嗯。”对方没多说什么,继续低头处理工作邮件。

看对方似乎在忙,没太多想理自己,岑等等抿了抿嘴重新坐回去,可坐了一会儿又实在忍不住,便找了纸笔写了些东西凑过去。

“这个是我的联系方式,你随时联系我取回你的东西都可以。”

“嗯。”对方目光定在手机上,接过放到了口袋,始终未抬头看她。

“你今天也是来电视台录影吗?”

“嗯。”

“我猜也是,演员嘛当然是来电视台录影的。你今天还要演总裁吗?”

“嗯。”

“我猜也是,你今天这身可真帅,看来你演的总裁挺有派头的。”

“谢谢。”

“你昨天很赶时间,后来赶上了吗?。”

“嗯。”

“那就好,我还挺为你担心的。”

“这个电视台的人好像都行色匆匆的,看起来真忙……”

“是不是从事影视行业的人都不爱说话呀……”

“你怎么一直对着手机,不眼花吗,科学数据表明长时间看

电子产品对身体不好……”

“在别人讲话时,注视对方的目光是一种尊重,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礼仪哦……”

“哈哈,我倒也不是介意,就是个善意的提醒,我并没有说你不礼貌,我……”

岑等等还在评价唠叨,谆谆善诱,另一边的人终于有些无法忽视她了,放下手机,眼睫上扬,缓缓侧头将目光落向她。

那双眼看向岑等等的眼神平静无波,浓密的长睫下一双宝石般的眸子透亮而幽深,眼神似是自无底深海而来的风,扫过岑等等的身上时如被寒气掠过,使她不禁轻轻一愣,但继而又像是春风拂面,带着有一种摄人魂魄的感觉,有一刻的脑海空白,被牵引、定格。

一时间,周遭有点沉默,空气有点多,岑等的眼睛忍不住定在这个英俊到过分的男子身上不能动,心里又是像关了十几只兔子一样,即想着助理快来带自己走让自己呼吸空气,又想着还是别来吧,多看看美男养眼才是正事儿,这种被人帅到窒息的感觉,真是不要太好。

如此的被人盯着发花痴,大多数人还是会不自然的,但对方却显得非常坦然,好像对这种场面已见怪不怪,在看岑等等安静闭嘴后,他又风轻云淡地垂下眼睑,继续处理邮件,好像半点不介意。

好一阵儿后,岑等等才从花痴中回过神,唰地脸红了个透,赶紧别开头去对着镜子整理衣服,开始后悔自己

的表现,握紧拳头,闭起了眼睛不敢面对这个世界。丢人,真丢人呀,好歹是自己可是个人民老师,辛勤的园丁,怎么能如此肤浅无知,没有定力,对方肯定以为自己是花痴晚期了吧。

“待会儿见,岑老师。”在岑等等挠心挠肺的后悔的时候,背后的人淡淡地开口,收起手机作别。

岑等等根本没用心听他说了什么,只含糊地也回了再见,头都不敢回。

背后的人离开了,岑等等睁开眼睛回头看,屋里已只有她一个,仿佛刚才那个英俊的男子根本没存在过,助理进来说导演已经到了,她赶紧跟上前去。

随助理去了电台的一号棚,果然各种机位已经架起来,导演站在机位后面,旁边站着摄影师和一行制片及助理,镜头前已经站了两男两女,岑等等一眼认出其中一男一女是正当红的花旦和小生林丽和黄嘉庆,才拍过一个很火的古装戏,另外两个虽然不及那两位名气过人,但都外表出众。

经过介绍,岑等等也认识了那两个自己没认出来的,女生叫吴小语是个大学生兼职平面模特,男生叫陈琪是个原创歌手,是这次活动中代表普通人的角色。

相互介绍了一下,在得知岑等等只是个普通的语文老师后,其他四人的表情多少都是有些微妙的,岑等等也才发现这个节目似乎只有自己最普通,与娱乐节目半点没关系,像是撞了大运一般才被

录入。

有人进棚,那边的两个女嘉宾都侧过眼睛去看,露出惊艳的目光,岑等等顺着目光看过去,就见到有两面之缘的男子正迎面走来。

“来,我冲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陈伯衍先生,香港衍皇电子的总裁,他是我们节目的特别嘉宾。”导演上前,唯一一次亲自介绍来人,殷勤至极。

“衍皇电子,你是说那个奢侈电子品牌吗?”旁边的吴小语低声发问。

“是的,就是那个最近推出智能机器人管家的公司,还没正式发行,新闻已经沸沸扬扬。”

“这个陈伯衍可是今年全球三十岁以下黄金单身汉排名最前的亚裔,真人比报纸上的更年轻更帅呀。”那边的当红小花旦林丽一直高贵冷艳,这下也忍不住接了话感叹。

“没想到能请到这种级别的嘉宾,这节目肯定火爆了……”

听着旁边人的小声议论,岑等等不得不承认她被震惊到了,没想到……他竟然还真的就是个总裁!

陈伯衍到岑等等旁边站定时她都没能回过神,直到摄影师催促她注意站位和表情,岑等等才动了动身子面向镜头。

“原来你还真的是个总裁呀。”岑等等努力在脸上露出笑容,一边听着摄影师的指示将手搭上陈伯衍的肩,一边弱弱地询问。

“嗯。”

“呜……真丢人大发了……”岑等等在心里想了很多,各种言情剧片段不由自主涌入脑内,那狗血的,那煽情的,苦情

的,分分钟上演了十几部关于总裁的韩国偶像剧。但是另一方面,心里另一个声音也在不停地要她醒醒,别被偶像剧荼毒。

“认真点。”在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忧伤的表情反复数次后,摄影师又在下面发话提醒,岑等等赶紧收起心思,告诉这个时候要镇定,看向镜头配合摆出姿势露出完美笑脸。

拍了几组镜头后,台下导演发话请各位嘉宾更换站位,吴小语和林丽几乎同一时间占据了陈伯衍一左一右的位置亲昵地揽上了他两边的胳膊。

岑等等立即被挤到了一边,看那两个男嘉宾都有点尴尬地站着,她也就将心一横,厚着脸皮跑了过去,不由他们是否乐意,左一右地分别挽起了两人的胳膊把自己夹到了中间。

咔嚓一声,留下这张奇怪的照片!

海报拍完,工作人员送上一只白色的圆球,要求写上自己参加这个节目的最大愿望封进球里,然后将球写上自己的名字丢进一只透明的玻璃缸里,将作为每个人离开节目前最后打开的秘密。

随后,又开始了一轮投票选择,女嘉宾首先拥有权益选择愿意搭档的男嘉宾,毫不意外的,林丽和吴小语毫不犹豫地将代表选择的玫瑰花放到了陈伯衍面前的桌上,看着她两人毫不相让的模样,火药味儿十足,岑等等确定自己还是不要参入这场战争,就选择了那个帅气的当红小生林嘉庆面前。

作为当红

小生,林嘉庆原本是颇为担心要得零分丢掉面子的,看到最后一枝落到自己面前,他暗松了一口气,给岑等等了一个满分迷人的微笑。

当红小鲜肉的魅力,万千少女疯逛追捧的男神,这电眼一笑的果然是魅力很大,让岑等等的心不由加快跳了一拍,忍不住在想要是林嘉庆也投票给自己,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会组成搭档组合,天啊,光想想就忍不住有点激动。

但是,接下来男士组的投票是没有当场公开的,导演说为了节目更具有悬念,会直到第一期节目录制时,众人才会在约会地点见到自己的搭档。

然而在收工时,岺等等又听到工作人员在八卦,原来是因为林丽和吴小语都坚持要与陈伯衍搭档,甚至林丽以退出节目为威胁,节目组才决定用缓兵之计,收场之后再商议对策。

不过这一切对岺等等来讲都算不得是重要问题,就自己找回后台的角落换衣服卸妆。正收拾换鞋的时候,旁边由化妆师帮其补妆的林丽就冲她开了口,说:“喂,那个语文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后台?”

“没有呀。”

“没有最好,陈伯衍是我的,你今天没投他的票算你明智。”

“就算你是明星,也保不准人家总裁大人看上别人呀。”另一边刚进门的呈小语插话。

“你个小模特,别以为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了,陈伯衍我势在必得。”林丽一挥手,让化妆师

闪开,给了吴小语一个眼刀。

“模特虽小,可我有魅力,我年轻有活力,姐姐你都今年奔三了吧。”

“今天人家退场的时候冲我打招呼了,可没见和你有任何交流……”

“还不是你硬贴上去……”

两个漂亮小姐为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子争风吃醋,岑等等觉得分外滑稽,也不多围观,只取了自己的东西安静地离开,留给她们一片安静的战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