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在等你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chapter 2

Chapter 2

许沁下班后去了趟门诊九楼的烧伤外科找徐肯教授。昨晚的手术中她遇到一点小疑问, 想请教徐肯。

早上八点, 徐肯不在医院。

许沁问过护士才发现自己记错了日子。徐教授周六轮休, 她还以为今天星期五——最近累到昏天暗地了。许沁用力揉着鼻梁, 返身走去电梯间, 经过清洁间时, 意外听到自己的名字。

“听说, 等许沁从急诊室回来,就会升主治医师。”这是杨思佳的声音,她和许沁同批进入医院, 同批从实习医生升为住院医师。

“什么?!主治医师?”朱娴是她们的前辈,自然不满,“她凭什么?就因为在美国留过学?她来院里才几年, 经验也够?”

“所以把她调去急诊室啊, 那时我就猜到为掩人耳目,果然, ——等回来升主治, 好像不太名正言顺, 可又挑不出哪里有错, 就说破格处理呗。”杨思佳往手上挤洗手液, 怜悯地看了朱娴一眼, “我觉得吧,这个名额轮也该轮到你了,你年纪比她大, 经验比她多, 可没办法,人家有后台。”

朱娴不屑地嗤笑一声,飞快搓着手,逞强道:“要找关系那大家都找,看谁找得过谁。能进三院的有几个没点背景跟家底。”

杨思佳摇脑袋:“喔,她可不是一般的背景。我听说她姓孟,不想张扬,换了姓。”

“孟?”朱

娴迟疑半刻,小心道,“参谋长的……女儿?”

杨思佳耸耸肩。

朱娴不吭声了,发泄似的洗完手,抽出纸巾用力擦干。然而憋了半天,这口气也咽不下,她将纸巾砸进垃圾桶:“不想张扬?笑死了,不想张扬就别走后门,有种别抢名额呀。我受够了,以后还得跟她在一个地方工作我……”

朱娴一口气噎在嗓子里。许沁双手插兜,微微斜倚着门框,乌黑的眼睛里不起波澜,就那么平平静静地看着她。

许沁淡问:“你不想跟我一起工作,要不我帮你和院长说一声?”因疲劳过度,她嗓音沙哑。

朱娴抖着唇看她,目光羞耻地求着饶。

许沁手肘稍一使力,推着自己从墙壁上站直了身子,抬着下巴睨她一眼,转身走了。

……

出地下停车场时,保安热情地打招呼:“许医生下班啦?”

许沁微笑着点一下头,加速出了停车场。

早晨的阳光格外灿烂,刺得许沁有一瞬差点儿睁不开眼。

孟家在城西边的大院里头,离三院有一段距离。爸爸心疼她工作辛苦,给她在医院隔壁街区的棕榈花园买了套房,车程十分钟,方便她上下班。

房子很新,坐北朝南,空间也大,许沁一人住着空空荡荡,却也毫无孤独之感。多年在外,她最擅长的便是独自一人在城市丛林里穿梭过活。

可能是连续熬夜久了,许沁嗓子疼得难受,她记得家里有个烧水壶,一时忘

了放哪儿。

她在橱柜里找了半天,翻出个全新纸盒。拆了包装,把烧水壶拿出来认真清洗了几遍,洗干净后倒了两瓶矿泉水进去,放在底盘上,刚准备加热,看见烧水壶的插头是英式的。

许沁手里拎着圆柱形的插头,原地站了几秒,叹了口气,也不知管家从哪儿买来的烧水壶。亏她把壶子里里外外刷了三遍。

她扔下插头,拧开一瓶水,冷水刺激得她嗓子一阵疼,她皱着眉喝完,去浴室洗头洗澡,吹干头发后上床睡了。

许沁一觉睡得很沉,迷迷糊糊听到类似警笛的声音,潜意识分辨出不是医院的急救车,她便没醒。

直到某一刻,传来门铃响,叮咚叮咚着急得很,伴随着猛烈的敲门声:“许小姐?!许小姐?!”

许沁猛地惊醒,窗外,警笛声响彻天际。

开了门是小区保安,焦急,惶恐,一身汗:“您赶紧下楼,五芳街上着火,您的车堵着消防通道了!”

许沁一下醒了个透彻,匆忙穿鞋:“我马上下去。”

“您拿着车钥匙诶!”

许沁关上门才想起来问:“那是消防通道?我看住户都停那儿。”

保安哭丧脸:“是啊,都堵那儿呢。该出大事儿了。您赶紧去,我这头还有好几个车主没通知。”

保安跑远:“完了完了,这下要完了。”

许沁进电梯前望一眼窗外,不远处浓烟阵阵。

许沁所在的棕榈花园是这片有名的高档小区,房价是

附近的两三倍。这片新开发不久,周边写字楼商场一应俱全。

可位于开发区中心的五芳街却是以贫旧著称的老生活区——民国时期是手艺人聚居地,后渐渐发展为小商品街和底层人民生活区。

前些年东城开发时把五芳街并入拆迁计划,可五芳街人口众多,大部分住户无产权,开发商不愿给足够赔偿,住户离了此地又无处落脚,双方因款项问题迟迟谈不拢,一度闹到要强拆赶人的地步。

恰逢国内著名导演在五芳街取景的电影大火,社会各界开始呼吁保护城市文化历史,留住五芳街老面貌。事情越闹越大,五芳街成了大景点,竟没法拆了。

一年一年,便形成现在的奇观——四周大厦林立,欧式住宅现代CBD,宽阔街道,车水马龙,衣着光鲜的白领丽人来回穿梭。栋栋高楼间包围着一块四四方方的老街区,矮房窄巷,小商小贩、来此处淘货或居住在此地的人们熙熙攘攘。当地人将此戏谑为“纽约中央花园”。

棕榈花园就在五芳街这“中央花园”边上。一巷之隔。

由于棕榈花园地下停车库出现质量问题,部分区间在返修,小区里没地方停,一些住户便把车停在外头。背后这条小巷成了首选。

一辆辆好车排成长串停在巷子里,留出一条单行道,日日相安无事。

好生生的谁会想到消防车过不去呢。

许沁从后门出小区,跑进巷子。

消防警笛震耳欲聋,人潮迎面涌来,大伙儿惊慌失措往外跑,男人们拉着女人孩子,青年们扶着老人幼儿。几个消防队员夹杂其中,指导人群疏散:“别推!好好走!别跑!”

许沁看不清墙内景象,只见里头某处浓烟滚滚,随风一刮,扑向附近的CBD大厦。

不少车主在人群里缓慢移车。

几辆消防车堵在巷外,车上红灯闪烁,驾驶员急得骂人:“小区物业的人呢?!赶紧来移车啊!”

巷口的车移了出去,消防车缓慢往里头前进,才走两个车位又被堵住。

一路上,女人们的尖叫声,孩子的哭声不绝于耳。地上水流满地,消防员从车上拉了水管,可长度有限,只能隔着墙往里头喷水。

一部分高压水反射回来,从墙上树叶上溅落,噼里啪啦打湿许沁的头发和衣衫。

许沁跑到车边掏出钥匙,刚要摁开门键,一个女人跑过,猛地撞她一下。钥匙掉在地上滚进车底。

许沁跪下,伏在车边。车底脏水横流,她一时恶心不已,咬咬牙吸一口气,伸长手臂竭力捞钥匙,抓不到。

透过车底,她看见另一边人们的鞋子一双双跑过。两个消防员的防火服裤脚停在视线内——墨蓝色,一道亮黄色的金边。

“剩下这几辆车估计是联系不上车主了,怎么办?”

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带着一丝怒意:“都他妈给我掀了。”

“这怎么使得?!”

“不掀等着这儿

烧成平地?人都过来,掀车!”男人从那头走过来,命令。

“宋队,你看这些车牌,都是……”

“少鸡.巴怂,出事算我的。”男人冷道,声音靠近许沁头顶。

许沁压低重心,终于从泥水里捞出钥匙。她抓着车门站起身,就听身后一声怒斥,男人声音暴怒,火气极大:

“这是你的车吗?知不知道这里是消防通道!”

许沁摁下按钮,拉开车门,回头道歉:“对不起,我……”

宋焰一身墨蓝色的消防服,安全帽,站在她身后。男人浓眉紧拧,极不耐烦地看着她,甚至带着一丝厌恶。

许沁脑子里一片空白。看到那张脸的瞬间,一片空白。

宋焰毫不客气地推她一把,吼:“你他妈还傻站这儿?!赶紧开走!”

许沁一个趔趄撞到车上,回过神来,四周兵荒马乱。再回头,宋焰已大步走向另一辆车。

许沁坐进车内,钥匙插了好几下才进锁孔。她发动汽车,跟着人群慢慢驶离巷子,经过宋焰身边时,瞥了他一眼。

宋焰和几个消防员在路边抬车。男人们头上绷着青筋,浑身使着劲,一阵暴吼,车一侧被抬起来,掀翻在路边,撞得树上树叶簌簌直落。

他们不做停留,走向另一辆没人认领的车。而他们身后,消防车闪着灯,一点点往前蠕动。

他在后视镜里越变越小,不见了。

许沁记得,宋焰的家就在五芳街。

许沁把车停在小区外,心跳已经

平复。回想起刚才,宋焰根本没认出她,看她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无知愚蠢的市民。

他不记得她了。

她扫一眼后视镜中奔跑的人群,掏出手机,给院里的急救中心打了个电话。

“五芳街这边有火灾,接警了吗?”

“车都已经去了。”

许沁放下手机,用皮筋把披散的头发随意束起,下了车,重新跑向巷子。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