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在等你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chapter 3

Chapter 3

四周的CBD大楼上, 白领们挤在落地窗前拿手机拍照。

五芳街浓烟滚滚, 里头的人拼命往外跑, 外头的人凑热闹往里头瞧。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许沁费力地冲破人群阻碍挤到巷子口, 消防官兵已拉出警戒线, 冲围观拍照的路人吼:“全都散开!散开!——诶说你呢, 还往里头冲?”

许沁道:“我是医生。”

那瘦瘦的消防员狐疑看她:“哪个医院的?”

许沁答:“第三军院。”

对方抬起警戒线, 许沁弯腰穿过,跑进巷子。

堵路的几辆车侧翻在路边,消防车已进入街区。消防员架着高压水枪往着火的一排房子喷水。潮湿的焦糊味裹挟着黑烟扑面而来, 熏得许沁眼睛直流泪。

五芳街都是老房子,不少木质结构,加上房屋连排, 空间狭窄密集, 火势扩散极快。虽然现在开了四辆高压水车,但火情并没有减弱的趋势。

大部分居民都被疏散, 只有消防官兵留在前线作战。

附近几个中队的消防队长和指导员聚在一起看地形图——消防车在街区主干道上, 火势已向内部蔓延大片, 内部区域多为胡同窄路, 消防车无法进入, 只能靠水枪喷射。

宋焰提议:“派小分队进去灭火。”

五芳街消防中队的队长却认为不妥:“我反对。”

宋焰:“为什么?”

“这边很多房子本身有安全隐患,

火再一烧,很容易房梁倒塌,地板塌陷, 咱们进去里边, 危险太大。再说,通讯员在附近调查了,每家人都齐全,没人留在里边。实在没必要冒险。”

另一中队队长道:“我同意。”

宋焰却摇摇头,指地图:“你们看,现在烧的这篇区域,房子是砖混结构,目前还没控制下来。可再深入,这片区域……”

宋焰手指一推,指向被烧区域的临近区域:“这片全是民国时期的木楼。一旦火势蔓延到这儿,就迟了。到时受灾面积会是现在的两倍甚至更大,极有可能完全脱离控制。况且——”

“况且什么?”

宋焰扯起嘴角:“这边的筒子楼里很多独居的外地人,就算有一两个被困,也不会有人发现他们不在。”

众人脸色严峻,指导员当即下决定:“按宋焰说的。集结。”

几只队伍规划好了各自的路线,迅速背上灭火器,借着高压水枪的掩护,进了火场。

许沁跑过来时,只见到宋焰消失在烈火浓烟后的身影,他衣服上的黄色警示条在黑烟中闪了一下,不见了。

热浪翻涌,烟熏火燎,许沁捂着鼻子剧烈咳嗽,退到十几米开外。她的脸被热浪灼烧得疼痛起来,也不知消防员深入火中会是个什么情形。

进去没多久,突然传来一声爆炸。

指导员索俊抓起对讲机:“宋焰?!宋焰?!什么情况?!”

对讲机滋滋两下,传来一声笑:“谁家

煤气罐爆了。怎么,怕我死了?”

索俊无语:“你他妈给我正经点儿。”

“挂了。”

……

“没有命令不许进入室内。”宋焰喊一声,指挥着队员们分散灭火。消防员们散布到曲曲折折的小巷各处,抬着灭火器噗噗灭火。

迎面一片火海,众人正竭力扑出一条隔离带来,阻止火势蔓延。就在这时,隐约传来年轻人的哭声:“救命!”

宋焰第一个听到,抬起手打了个指令,周围人停下,竖着耳朵在噼里啪啦的炸裂声里屏气判断,

声音渐渐明晰:“救命!有没有人呐,救命!”

“我操。”宋焰骂了一句,吼,“全部抬头,找!”

杨驰最先发现:“那儿!”

宋焰:“他妈的哪个方位?”

杨驰:“十一点!”

一个年轻人靠在起火的三楼防盗窗口虚弱地呼救,他一见宋焰便嚎啕大哭:“救救我,求你们救救我!”

小葛跑过来:“宋队,我跟江毅进去救人。”

宋焰扫一眼那栋楼房,下了判断:“不行。这栋楼全隔成小间租出去了,如果每个租客家都有一个煤气罐,送你十条命你也回不来。”

正说着,一阵风涌来,滚滚黑烟像乌云一样从窗口涌出,楼上的人没声音了。

宋焰立即脱掉身上的消防服,他一身是汗,可高温迅速把他体表的汗液蒸发。

江毅大惊:“宋队,你上次就因脱消防服被处分过。”

宋焰瞟他一眼:“这里就我们几个,你们

谁敢说出去?嗯?”

众人闭嘴。

宋焰徒手抓住墙上的排水管道,三两下就爬上了三楼,往里头一看,年轻人已经晕过去。

防盗窗被火烤得烫手,宋焰抓住用力摇晃一下,摇下一阵尘土。

宋焰贴在外墙上,一脚踏在空调板上,一脚抵着水管道,低头喊:“绳子!”

小葛陆续扔了两条绳子上来。

宋焰拿绳子绑住防盗窗:“好了。”

楼下七八个消防员扯住绳子,使劲:“一,二,三!”

整排防盗窗应声而落,宋焰迅速躲开,在空中一个转身,踩住了隔壁家窗户的挡雨板。

宋焰脚踩墙面稍一借力,翻身进了三楼。

屋里高温如蒸笼,黑烟弥漫。他眯起眼,飞速拿绳子绑好年轻人的腰,另一头绑在室内的窗棱上,把他送了下去。

杨驰接住那年轻人,立即背上往外送。

宋焰正要翻身下楼,门板烧穿了,火舌张牙舞爪,撩进狭窄的单人间。

宋焰看一眼角落的煤气罐,朝楼下吼:“闪开!”

他翻身下了阳台,抓住绳子速降而下。

与此同时,一声剧烈的爆炸。

玻璃,铝合金,墙壁,木板,一股脑儿地炸了出来。

窗棱炸裂,宋焰摔落下去。

……

火场里头传来接二连三的爆炸声,烟雾渐渐变小,更多的消防员背着灭火器进去支援。突然,一个消防员背着一个年轻人冲出来:“医生在哪儿?谁懂急救?”

许沁立刻上前:“我。”

杨驰一脸的黑灰,

抬头看见许沁,猛地愣了一下。

许沁也认出他来,却没空理会:“还不快把人放下!”

杨驰立刻把人放倒在地。

许沁迅速检查了他的瞳孔和颈动脉:“窒息了。”

许沁抬高他的下巴,把他鼻子里的棉絮挖出来,又撬开他的嘴巴,把他嘴里的毛巾碎片清理干净,随后把他的衬衫领口扯松开,一边冷静道:“这里交给我了,你走吧。”

杨驰迟疑半刻,很快头也不回再度冲进火场。

许沁跪起身,开始给昏迷者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直到她的几位医护同事上前,她才把昏迷者交给他们。

这时,火势已经控制下去。宋焰他们出来了。每个人都格外狼狈,衣服上脸上尽是黑灰。

许沁站在路边看着宋焰,某一瞬,他的眼神移过来,和她的碰在一起,不做停留地移开。

又一拨消防员进去检查,以防有没燃尽的着火点。

先进去又回来的一拨队员则三三两两靠在墙边或消防车边休息。有的还有心思拿水冲冲眼睛,有的累得倒地便睡。

宋焰靠着根电线杆坐在地上,仰头往嘴里灌水,喉结一上一下地滚动着。地上又是水又是泥,他也不在意,反正他那身衣服脏得不成形,像是从煤灰堆里捞出来的,又像是被几百人同时跺了无数脚。

可——他还是真他妈的有男人味儿。

许沁站在马路牙子上,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她隔着来往的消防队员们和水枪间

或喷射的水花,一瞬不眨地看住宋焰。

宋焰放下水瓶,目光也随之落下来,看到了许沁。

他看了她几秒,忽然唇角一勾,饶有兴致的样子,冲她一抬下巴,挑挑眉,下一秒,吹来一声口哨。如同调戏一个路边的陌生美女。

“宋焰!”索俊喝止一声,压低声音,“又他妈犯浑!”

宋焰不以为意,粗粗的手指碾一碾自个儿下巴,抹去水渍。

索俊冲许沁笑:“同志,对不起啊,他就那样儿,没恶意的。”

许沁不回应,直接走向宋焰。

宋焰眯着眼瞧她,脸上野肆的笑容没有半分收敛。

许沁走到他几步开外停下,说:“宋焰,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讲。”

索俊诧异,这两人认识?

宋焰略歪着头,仰望许沁,看了看,终于站起身,拍拍屁股,朝她走过去。许沁转身往路边走,宋焰却擦肩而过,走向消防车。

得,自作多情了。许沁停在半路,回头看。他跳上了高高的消防车,只留给她一个冷淡笑着的侧脸。

消防车缓慢开走。

许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热得发烫,怕是被这附近的热空气烤的。

许沁缓慢往外走,消防车正往外头移动,一人一车平行走着,谁也不看谁。

出了五芳街,一个红T恤的青年堵住消防车的去路:“停车!都他妈给我停车!”

驾驶员停下车。几辆消防车先后停下,堵在巷子里。

青年暴怒的样子,沿着几辆消防车来回

走,手指不停指着车内的消防员:“你们,他妈的,你们!”他指向路边被掀翻的保时捷,脸红脖子粗:“谁掀的?”

宋焰坐在副驾驶上,右手搭在窗外,手上全是血泡和刮痕。他稍稍倾身,头探出车外,说:

“老子掀的。有意见?”

说这话时,他唇角浅浅勾着,却很难说是笑意。

红T恤没料到一个消防员这么横,抖着手指了指:“你给我下来。”

宋焰开了车门,跳下车,他脱了防火服,里头就一件军绿色的背心,湿透了,贴着结实高大的身躯。

从许沁身边经过,留下一道阴影。

宋焰走过去,略一挑下巴。

红T恤比他矮一头,小胳膊小腿的比他瘦一圈儿,见他这痞邪的气势,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斗着胆子道:“你,你知道我谁吗?今儿你要好好给我道歉赔偿,我就放你一马,不然你就等着撤职吧。”

宋焰盯着他看,看得红T恤有些心虚了,怒道:“你看看这车牌,你知道我……?”

宋焰笑了笑,突然转身就是一脚,把车踢得哐当响,车牌上砸出一个凹。

红T恤双脸涨红,又不敢动手,只会指着他不断重复:“你,你,你——你知道我是——”

宋焰上前一步,逼近:“我他妈管你是谁。占着消防通道把十分钟能灭的火烧两个小时,烧掉78户,你他妈还有理?没死人没烧到木房区酿成重灾让你这破车上头条曝光,我要

是你就夹紧尾巴滚一边去。”

他不紧不慢说完了,瞥那红T恤一眼:“南城区十里台消防中队,宋焰,投诉去。”

红T恤站在原地,瞠目结舌。

宋焰大步走到消防车边,手拉住把手,轻松一跃上车。

大车发动,行驶而去。

许沁站在原地,平静地目送那红色的庞然大物离开,心被风吹得轻颤一下:这么多年了,他那操天操地的性格一点儿没变,一丁点儿都没变。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