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特工:王爷,来种田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分家

“行,咱这就把人送过去!”陈刘氏一拍大腿,便想要直接把小豆包抱起来。

两人说话的声音毫不避讳,被刚刚走到门口的花满满看了个清清楚楚,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火气,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三人身边,毫不客气的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陈刘氏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让陈刘氏和陈张氏都愣在了当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花满满一巴掌又直接落在了陈张氏的脸上,然后把小豆包从陈刘氏那里抢了过来,快速的向后退了几步,与两人拉开距离,声音中都带着浓浓的冷凝之意,“这只是一个小教训,我的儿子,谁也不能碰!”

不过几息的时间,花满满就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陈刘氏捂着脸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惊恐的瞪大了眼,声音都吓得破了音,“花满满!你,你怎么活了!”

陈张氏也在此时反应了过来,拽了拽大嫂的衣摆,“大,大嫂,她好像根本没死。”不仅没死,怎么这身手也突然变得这么好了。

陈刘氏一听到陈张氏这话,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想起刚刚那一巴掌,心中顿时便对花满满恨了起来,本想上前打回来,但想到她刚才的身手,终是有些胆怯,便插着腰站在原地,怒声道:“你这个白眼狼,丧门星,我陈家这些年白养活你了,如今竟然连大嫂二嫂都敢打了,你还

要不要脸了!”

花满满面色顿时便冷了下来,扯着唇角冷笑一声,声音冷如冰霜,“我看不要脸的是你吧!先是将重病的我扔到乱葬岗,再是想要将我儿子卖给别人换那些昧良心的钱,若是我将这些都说出去,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谁会被人狠狠的戳脊梁骨!”

陈刘氏显然没有想到花满满竟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噎了一噎,便指着她再次大骂出声,“你这个丧门星,克死自家当家的,我们留着你这么多年已经是善心,现在你居然不要脸的反咬一口,当初真该把你休了!”

花满满眸中冷意更甚,也懒得跟她废话了,直接上前拎起她的衣领,扬手便在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而后再次伸手,在她的右脸颊也狠狠打了一巴掌,“我没那么多废话跟你说,既然你嘴巴这么臭,那我就替你好好清理清理。”

说着,又一巴掌落在了陈刘氏的脸上。

陈刘氏只是稍微愣了下,而后便反应过来,气不可皆的扬起手就冲着面前的花满满胡乱挥舞了起来,“啊啊啊!小贱蹄子,你竟然还敢打我,我今天一定要撕烂你的脸!”

长长尖锐的指甲眼看就要抓到花满满的脸,她连忙松手放开了陈刘氏的衣领,然后抓住她一只手腕,将她的手反剪在伸手,膝盖一屈,便压在了她的背上,将她压的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地上,连脸都贴在了地上。

“我打你又怎

样?”花满满望了一眼还在奋力挣扎的陈刘氏,挑了挑眉,语气丝毫不加收敛的吐出一句话。

胳膊被反剪在后,身子也趴在了地上,陈刘氏吃了一嘴的土,忍不住的哎呦哎呦的叫起了痛。

陈张氏见此,连忙过来好言好语的劝道:“三房的,你看这青天白日的,你这么压着你大嫂,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岂不是连你的名声都要坏了?要不,你先把她放开,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名声?我丧门星的名声不是几年前就被你和大嫂发扬光大了吗?”花满满却冷笑一声,语含讽刺的开口,“发扬光大”几个字更是被特意咬重了字音。

陈张氏顿时也噎住了,神色尴尬的撇过眼去,有些不敢看花满满的目光,一时间也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花满满也只是勾着唇角冷然一笑,原本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屋里头听到动静的陈老汉却是在这时候从屋内走了出来,用自己的旱烟杆子敲了敲堂屋门,“都给我住口,闹什么闹,有事来向我说。”

陈老汉是陈家的当家人,一向很有话语权,话音刚落,陈刘氏连哎呦哎呦的痛呼声都不敢发出了。

陈老汉媳妇陈李氏也跟着走了出来,一见到这场面,惊了惊,两手猛地一拍大腿,“哎呦喂,你这杀千刀的,怎么敢打你大嫂啊!”

该来的人都来了,花满满看了一眼面色略沉的陈老汉,松开了陈刘氏,朝

陈老汉道:“公公婆婆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要跟你们说。”略微顿了顿,瞥到一旁的陈李氏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便连忙抢在她开口前开口:“我要分家。”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心中都闪过各自的盘算,陈李氏尤为的沉不住气,当下便忍不住骂道:“小蹄子,你今日这是疯了不成,又是打你大嫂,又是闹分家,你还想不想好好过了,哎呦,这杀千刀的,好好的一个家,非想给搅和散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若是要分家,岂不是要分给花满满很多东西,这怎么能行,她可是一分一毫都不愿意分给花满满的。

花满满没想到陈李氏也同陈刘氏一样的泼辣难缠,眉头皱起,语气也染了一丝寒意,“婆婆,你要搞清楚,不是我想要把这个家搅散,而是如果再不分家,我怕我和小豆包连命都会保不住。今日大嫂二嫂敢把我扔到乱葬岗,把小豆包卖了,岂知明日会不会直接要了我们娘俩的命。”

据她所知,陈李氏和陈张氏做这些事情,都是和陈李氏商量好偷偷瞒着陈老汉做的。陈老汉一向为人正直,更是要面子的紧,她们自然不敢让他知道。眼下,她故意说出来,倒是要看看,这三个女人,怎么把这出戏继续唱下去。

果然,陈老汉听完她的话,顿时便怒了,看向陈刘氏和陈李氏,骂道:“你们两个畜生,竟敢背

着我做这等见不得人的勾搭,怎么,难道你们想毁了我陈家的名声吗?!”

被陈老汉这么骂了几句,陈刘氏和陈李氏愣是连反驳都不敢,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陈李氏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花满满竟然会说出来,生怕自己也被咬出来,连忙闭紧嘴巴不敢说话。

毕竟还是在院里头,陈老汉也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想着先把花满满的事解决,拿着旱烟杆吸了口烟,沉吟了片刻,这才道:“三房的,这事我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分家这事,还是莫要再提了罢。”

花满满眉头顿时都皱成了一团,眸中划过一抹冷意,暗道果然是老狐狸,“不必了,我不需要什么满意答复,我只要分家。”

陈李氏一听花满满这么说,顿时便又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你莫要给脸不要脸,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就一心想着分家,你这不是存心想气死我们老两口吗。”

陈老汉见此,也没出阻止,任由陈李氏闹下去。毕竟,他是不想这个家就此散了的。

一旁的陈刘氏一见陈老汉这态度,忍不住也跟着出了声,“分家这事也不是你说分就能分的,我告诉你,这事儿你甭想!”

花满满眸中的温度彻底降到了冰点,漆黑水润的眸中一片寒意,目光在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才颇带威胁性的开口,“我已经是从花满满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了,我什么都不怕,更

不会任由自己在留下被你们欺辱,这个家非分不可!若是继续留在这里,那么便是谁欺辱我,我便要了谁的命!”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