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数据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1章

 

查看原图

 

第1章

 

尸体身上穿了一件鲜艳的蓝色小背心,遮住了丰满的胸部,但因为没穿内裤,所以下半身都露了出来。脖子上挂着深蓝色的项圈,项圈上方那部分皮肤变成紫黑色。有经验的侦查员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徒手掐出来的痕迹。

浅间玲司手上拿了一台小型电子仪器,上面有两根细电线,电线的前端有一个金属夹。他之前曾经看过几次这个仪器。

“又是电恍器吗?”后辈户仓探头看着浅间手上的东西,“最近可真多啊。”

“这东西真的有效吗?”

“听说有效啊,只是我没试过。”户仓说完,对浅间咬耳朵说,“要不要试试看?听说稍微试一下,不会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

“那你来试啊。”浅间说道。

后辈刑警耸了耸肩,苦笑着走开了。浅间目送他离开后,把手上的电子仪器放回了原位。发现尸体时,电子仪器就在床头柜上。

鉴定作业持续进行,虽然规定在鉴定工作结束之前,就连浅间和其他搜查一课的人也无法靠近现场,但刑警都认为,如果乖乖遵守这些规定,根本没办法展开第一拨搜查。

命案现场位于涩谷角落的一家宾馆,清扫工进房准备打扫时,发现了尸体。死者是二十岁出头的女生,倒在床上。

虽然有性行为的迹象,但体内并未留下精液,也没有发现使用过的保险套,八成是凶手连同女人皮包里的东西一起

拿走了。照理说应该放在皮包里的皮夹和手机不见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确认死者身份的东西。

“浅间。”他在等电梯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鉴定小组的负责人田代走了过来,手上拿了一个小盒子。

“请你把这个带去警视厅。”

“我吗?这是什么?”

“毛发。”田代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毛发?”

“枕头上有一根头发。地上找到两根,那是下面的毛,都不是被害人的。”

“为什么要我送阴毛?”

“要你这位资深刑警做这种事,你可能会不满,但这是那须课长的指示,他指名要你带回去。”

浅间想起了那须课长神经质的瘦长脸。他该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浅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两年前,那须曾经提出要将侦查员的办案能力进行排名,幸好到目前并没有实施。

浅间接过盒子,离开了宾馆。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警视厅的方向。虽然盒子密封了,但想到里面装了别人的阴毛,就觉得放在口袋里也很不舒服。

一回到警视厅,他直奔搜查一课课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请进。”里面传来了声音,他打开门。前方有一张办公桌,那须坐在办公桌前,浅间的直属上司木场站在他旁边。虽然是上司,但浅间并不尊敬他,也从来不靠他,觉得他只是课长的传话筒而已,但那须今天没有通过传话筒,而是直接向浅间发出了

指示,浅间猜想那须应该有什么特别的盘算。

“他们说你要我把毛发带过来,所以我就带来了。”浅间把盒子递到那须面前。

但是,那须没有接过盒子,而是向木场使了一个眼色。

木场拿出一张影印纸,上面印着地图。

“你把这个送去那里。”

“啊?”浅间看着股长的圆脸,“人手不够吗?我可以介绍快递公司。”

木场生气地瞪着他。

“这是极机密任务,”那须压低嗓门说,“所以不能交给快递公司,也不能交给新手警官。我和木场商量之后,认为你很适合。”

浅间交替看着课长和股长的脸,最后低头看着地图,地图上有一个×的记号。

“有明……吗?那是什么地方?”

“上面只写了‘警察厅东京仓库’。”那须回答。

“仓库噢,那实际是什么地方?”

“你去了之后就知道了。不,搞不好你去了也仍然搞不懂,但无论如何,希望你先去亲眼看一下,所以才找你送去。你这种类型的人,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即使费尽口舌说明,你也无法理解。”

浅间觉得自己被看扁了,但与其现在闹别扭,不如看看这些精英分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浅间伸手接过地图。

“只要送过去就好了吗?之后呢?”

“只要送过去就好,交给对方之后就回到这里。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马上有结果。”那须微微摇晃着身体笑了起来。

“你说结

果是……”浅间看着手上的盒子,“可以从这个查出什么结果吗?”

“我不是说了吗?即使现在向你说明也是白费口舌,不必着急,反正几天后就会知道答案了。”

“快去吧。”木场说,“你可以搭出租车,收据记得交给会计课。”

“我自己出钱。”浅间转身走向门口。

地图上标记的地方有好几栋真正的仓库,浅间下了出租车后,走路找了很久,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找到那栋建筑物。写着“警察厅东京仓库”的招牌比想象中小很多。

建筑物四周是灰色的围墙,开闭式的铁栅栏旁有一个对讲机。浅间按了对讲机的按钮。

“有什么事吗?”对讲机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是警视厅派来的。”

“请问贵姓?”

“我姓浅间。”

“好的,请稍候。”对讲机挂断了。

浅间等待片刻,旁边的小门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警卫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个子高大,钻过小门时有点儿吃力。

“可不可以麻烦你出示一下身份证明?”男人问道,和刚才对讲机内的声音相同。

浅间出示了警视厅的徽章,警卫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

“这边请。”

浅间跟着警卫走进了小门,经过停车场,终于走向建筑物,打开入口的门走了进去。浅间跟着警卫走在昏暗的通道上,不一会儿,来到电梯前。电梯很大,足以容纳一辆小型轿车。警卫打开电梯门,对浅间说

:“请进。”

原来要去地下室。浅间猜想着。他刚才从外面观察到,建筑物本身并不高。

电梯停了下来,门打开了,一个男人站在面前。男人身穿白袍,年约四十岁,白净的脸上有一双细长的凤眼,一头乌黑的头发向后梳着。

“这位是警视厅的浅间先生。”警卫说。

“辛苦了。”男人向浅间鞠躬打完招呼,看着警卫说,“你去忙吧。”

警卫点了点头,搭电梯离开了。男人看着电梯门关上之后,再度转头看向浅间。

“我已经听那须课长说了,你带了分析物过来,是吗?”

“你说的分析物是这个吗?”浅间从内侧口袋拿出塑料盒子。

男人点了点头:“我听说是毛发。”

“是阴毛。”

“很好,这边请。”男人迈开步伐。

“你不收下吗?”

男人停下脚步,缓缓转头看着浅间。

“我不能收下,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你必须亲自交付。”

“交给谁?”

男人轻轻一笑说:“你马上就知道了。”

“不管是课长还是你,都神神秘秘的。你虽然说,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男人似有所悟地扬起下巴,把手伸进了白袍的内侧,拿出了名片。

“失礼了,我还以为那须课长已经告诉你了。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警察厅特殊解析研究所所长 志贺孝志”。

“特殊解析研究

所……是研究什么的?”

“顾名思义,就是研究特殊解析。”志贺说完,再度迈开步伐。

志贺走在弥漫着阴森空气的走廊上,然后在一道门前停了下来。门口完全没有任何标志。志贺把左手放在门旁的感应板上,门静静地向一旁滑动。那似乎是静脉辨识系统。

一走进室内,浅间瞪大了眼睛。里面放着各种电子仪器和装置,最引人注目的是放在中间的巨大仪器,差不多有一人高。

“要去太空吗?”

志贺听到浅间的话,轻轻笑了笑。

“是探究比太空更神秘的东西的装置。”

浅间耸了耸肩。

志贺走向深处,那里也有一道门,他随手打开了。

“不要开门!”房间内传来男人的尖叫声,“不是说了吗?进来之前要先敲门!”

“啊,不好意思。”志贺道歉,“因为警视厅的侦查员来了……”

“再等五分钟,我就出去。”

“好。”志贺静静地关上门,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房间里面的那位是?”浅间问。

志贺露出犹豫的表情后,露出了苦笑。

“很难向你说明,而且你也不需要知道。”

“不是要把这个交给他吗?”浅间出示了盒子。

“不是交给他,是交给另一个人。”

“是噢。”浅间点了点头,这里似乎还有其他人。

他再度打量室内,只是猜不透这个房间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可以想象应该是分析他带来的头发和阴毛,只不过猜不透要怎

么分析。

“这里和科警研是不同的机构吗?”浅间问。科警研是“科学警察研究所”的简称,隶属于警察厅,是专门研究科学办案的机构。

“原本是在科警研的旗下,但在正式运作之后就独立出来了,地点也不宜公开。”

“是噢,看来有很大的秘密。”

浅间用揶揄的口吻说道,里面那道门“咔嚓”一声打开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现了身。他的表情很严肃,头发有点儿长。

“呃……”志贺语带迟疑地开了口。

“‘他’刚才已经离开了。”长发男子说完看着浅间问,“这位是?”

“这位是警视厅的浅间副警部,带来了疑似属于命案凶手的分析物。”

男人点了点头,把门开得更大:“请进,只是里面没怎么整理。”

门内是一间大约三十平方米的房间,中央放了一张会议桌,墙壁旁放着书架、柜子和计算机。光看这些东西,觉得只是普通的办公室,但放在房间角落的画架,完全改变了室内的感觉。画架上放了一块画布,上面画了人的双手。画得很细腻,双手的形状似乎捧着什么东西。

“刚才打扰到他了,”志贺说,“结果挨了骂。”

“好像是,他留下了纸条。”男人露齿一笑,向浅间递上了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神乐龙平先生……原来是主任解析员。”浅间接过名片,巡视着周围。

“怎么了?”

“‘他’是谁?”

乐看着志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将目光移回浅间身上。

“他已经离开了,所以不必在意。”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不需要知道。”志贺在一旁说道。

“我并不是想知道,只是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个房间并没有其他出入口,我想不透那个人从哪里离开的。”

神乐用戴着银色戒指的手指搓了搓人中。

“浅间先生,你来这里之前,不是经过了很复杂的通道吗?难道不认为即使这个房间有秘密通道也不足为奇吗?”

“秘密通道噢。”

浅间很想一拳打向神乐端正的脸,他觉得自己被耍了。

“闲聊就到此结束,要不要来谈正事?”神乐拉了会议桌旁的椅子后坐了下来,“听说你带来了分析物?”

“请你把刚才的东西交给他。”志贺对浅间说。

浅间把塑料盒子递给神乐。

“我确认一下。”神乐接了过去,打开盒子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根头发和两根阴毛。

“没问题,那我就收下了。”

神乐把椅子一转,打开后方柜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文件,用笔写了几个字后递到浅间面前。是签收单,上面有神乐的签名。

“解析要多长时间?”志贺问神乐。

“一天就足够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就说两天吧。”

志贺点了点头,看着浅间说:“请转告那须课长,两天后会和他联络。”

“等一下,又不是小孩子跑腿,在你们

告诉我要怎么处理那根头发和两根阴毛之前,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可不可以请你们好好解释一下?”浅间交替瞪着志贺和神乐的脸。

神乐低着头,似乎决定由志贺来应付。

志贺轻轻哼了一声说:“没问题,反正你早晚会知道,那就告诉你吧。我们接下来要检查这几根毛发的DNA,检查后进行解析,就是这么一回事。”

“DNA?你们要鉴定DNA吗?”

“如果这么说,你比较能够理解,这么说也无妨。”

浅间冷笑一声。

“这么郑重其事,我还以为要做什么了不起的事呢,原来只是DNA鉴定。这种事,连小学生都知道,有什么好笑的?”浅间看到神乐低头笑了起来,忍不住问道。

“浅间副警部,你对DNA根本一无所知。”志贺说,“DNA是信息的宝库。”

“我当然知道。”

“不,你并不知道。你所知道的DNA鉴定,是用头发或血液,确认是否属于某一个人。但是,你想一下,这次发生的命案,不是还没有发现任何嫌犯吗?目前还没有找到可疑人物,不是吗?那要怎么进行DNA鉴定?和谁的DNA进行比对?”

志贺的话让浅间感到不解。他说得没错,在现阶段,根本没有进行DNA鉴定的对象。

“那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不是说了吗?要进行解析啊。”神乐不耐烦地说道。

“神乐。”志贺对他摇了摇头,似

乎在责备他,然后对浅间露出微笑,“解析很多信息,我们可以从这根头发中发现很多事。”

“比方说?”

“两天之后,你就会知道了。”

“浅间副警部,我们在侦查会议上再见。”神乐抬眼瞪着他。

浅间原本想要说什么,但咬着嘴唇忍住了。

“我很期待。”说完,他站了起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