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攻重生变忠犬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三章 开除

他一手搭在温轩肩上,还对江鸿点头表示了歉意,然后就龙卷风一样拽着温轩消失在走廊尽头。

温轩个子不高,匆忙中只来得及看江鸿一眼,自己还没解释完就被拉走了。

“喂!”江鸿心里有点不开心,他明明想和这家伙有个好的开始的,可是温轩好像对他印象不佳啊。啊,他还是太过急切了啊。该不会把他吓跑了吧。

人已经走远了,江鸿还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阿鸿,刚才那是谁?你认识?”张晨皓从阴影中走出来,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缓地问道。

其实内心有点震惊,阿鸿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了。怎么无缘无故和一个陌生人聊这么久。而且他没听错的话……不不不,肯定是他听错了,想想也知道阿鸿不可能约那种低等的服务生喝酒嘛。

压下心里的那股郁躁,他装作不随意地那么一问。可是久久也没等到江鸿的回答,他一看,才发现江鸿想着什么,似乎没听到他的话。

张晨皓心里就不开心了,“阿鸿!”

江鸿这才一愣,显然满腹心思都在温轩身上,不管有没有留下好印象,总之能和温轩见面,他就够开心的了。

当然开心啊,那可是能和他风雨同舟,为他连命都不要的爱人啊。

可是此时面对好友张晨皓的盘问,江鸿却只能淡淡道:“没什么,觉得他有意思。”

“你对他感兴趣

?”张晨皓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他的眸眼闪了闪,耳朵却紧紧地竖起来,生怕漏掉男人的回答。

江鸿听了他的话又是一怔,随即对他一笑,“走吧,回包厢。”

他没回答他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可是看的出来,他心情不错。

“喂!你什么意思?还对我保密?”张晨皓心情有些糟糕,但是嘴上却还在打趣。

江鸿走的很快,眼看着他就要走远了,张晨皓忽然追上去,“等等我,阿鸿!”

他佯装生气,跑过去想去攀他的肩膀,江鸿却恰好往右边快了一步, 好像故意闪过他的亲密,张晨皓动作一僵,随即笑着跟了上去。

包厢里依旧很热闹,大家都围在包厢里,热闹非凡,打牌灌酒,所有人都非常开心地

林岩见两人走进,笑了,“阿鸿,晨皓,你们俩上洗手间都要一起吗。”

江鸿很快又被拉去打牌,他的手气一向不错。几盘下来就赢回来筹码。张晨皓开心极了,一直坐在他旁边,跟着大家起哄。

“阿鸿,碰到什么好事了,好像心情不错啊。”林岩在旁边打趣。

张晨皓脸色一暗,好在林岩不过是随便问问,见江鸿似乎没听到,他就很快转移了话题,大家各自说着自己的风流韵事,包厢里不亦乐乎。

而江鸿的思绪却飘远了,刚才他应该和温轩要手机号码的。

他纳闷了,出师不利啊。以

前他认识的温轩没那么有防备心的啊。没想到要接近他这么难。有点怀念上辈子,这家伙眼巴巴地跟在自己身后,一双眼眸都在自己身上,心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时候了。

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和上辈子那样,早点来君洲会所鬼混了。那样岂不是能早点看到温轩了啊。

不过,既然知道他在这里工作,江鸿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柔色,那就来日方长啊。

“我说,阿鸿,你是不是思春了。”林岩也是少有的看到他这种神色,不禁来了兴趣,调侃道。

江鸿没说话,依旧那副淡淡神情。林岩知道这种打趣他不会理,也没真指望他回答。而一旁的张晨皓脸色晦暗不明,林岩看见,有点担心道:“晨皓,你怎么了?”

“没事,喝酒喝迷糊了。”张晨皓立刻恢复到完美男神的模样。

“哦,那你休息下。”林岩当了真,还让服务员拿了杯蜂蜜水给他醒醒酒。毕竟张晨皓也算是公众人物,要要喝醉了太失态也不好。

一群人玩到深夜,都醉的东倒西歪的,就连张晨皓也躺在沙发一旁,呼吸绵长。不过他大概是累了,毕竟他刚从国外回来,还没倒好时差呢。

此时包厢里最清醒的两人,只有江鸿还有林岩。

“阿鸿,你公司的事务还吃得消么。”林岩点了根烟,有点犹豫地问道。

他也是好久没能和江鸿好好谈谈了。不知为何,他觉得江鸿虽

然变得更成熟了,可是和他们这些朋友也离得远了。

自从四年前父亲江万程出了意外之后,江鸿一蹶不振,在外面花天酒地生活奢靡。林岩虽然想要帮他,却有心无力。两年前江鸿忽然洗心革面,作为发小他当然很高兴。但江鸿却连带着要和过去彻底说拜拜似的,和朋友们很少主动联系过。

他知道江鸿压力肯定很大,但他真的越来越会隐藏心思了。他都看不透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了。

“其实,你能重新来过,我很开心。你家里的变故我没能帮上你,可心里却……”林岩有点艰难地开口,他当时也才17岁,他去求了父亲,可是最终父亲却没出手相助。

“林岩……”一直沉默的江鸿忽然出声,打断了好友要说的话。

江鸿倒是没想到林岩会主动提这件事,其实他根本不在意了。

如果他还是那个整日无所事事,只知游手好闲的毛头小子,肯定会对此会介怀,可实际他的心已经住着一个八年后的灵魂。

经过生死,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在意的呢。

何况那时年少,他们都还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责任是什么。现在这样就挺不错,每个人都选择了各自的道路。而他这一辈子要走的路,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林岩,你不用在意。我已完全走出来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着手解决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你以后也要继承公司的。假设

以后发生什么,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江鸿的话意有所指,可惜林岩现在当然不明白他话里的深意。只心里一震,奇怪江鸿突然语气如此郑重起来,他明明没有做什么心虚的事情,却感到一股压力迎面扑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