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2a3aaa2ef164175835f6e37d72c1ab9,time=1574248886,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68172901/46817349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L21L3&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397794141%26nid%3D35891848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68172901&page=1&vt=3,signature=e9d84a86dcab55c442c65ae06627357ed4377478
isshowflow:1,,
绝世神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出手救人

陈阳也走出车站广场,现在囊中羞涩买完回程车票后剩下一元钱,他只能去车站外坐公交车回家。背包里虽然带出来不少宝贝,可那也得先回家再寻找合适的市场,才能换取财富。

就在他向车站外走去时,突然车站外马路上一辆槽罐车从对面冲过来,脱缰野马一样撞翻一辆轿车,速度依然不减,正好跟快速驶出去的保时捷装在一起,保时捷车身一下子被撞成两段,抛飞到空中五六米,才轰然落地。

槽罐车速度稍减,又撞翻路边几辆车,撞断两棵大树这才停下来。场面混乱到极点。剩存的人吓得燕子一样四散逃窜,哭喊一片。

“不好!”陈阳也是一声惊呼,加速冲向现场,他看得出来保时捷车上的姐弟俩最危险,不但车身破损,而且正在漏油,爆炸随时会发生。

保时捷后半部已经不见,车门变形严重急切间打不开,陈阳只能从后面探身进去,先将副驾驶座位上的女孩抱出来,放到几米远的地方又去救青年,此时女孩还有意识,她看着陈阳虚弱的呼救:“快救我弟弟……”

青年的情况要严重很多,陈阳清理开压在他身上的杂物,一手抵着他的胸口,御龙诀高速运转,强行向他体内送入一缕玄门真气护住心脉,这才将他缓缓的抱出来。

身后保时捷已经窜起火苗,他抱着青年不敢停留,到了十几米外的人行道上,这才将他缓缓

放到地上,那边女孩也被人抬到路边。

她挣扎着爬到青年身边,看青年昏迷不醒,急切的伸手要推醒他,被陈阳拦住说:“别动,他体内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五根有的已经刺入胸腔,受伤严重。”这一刻他脸上只有严肃和镇定,让女孩像是一下子有了依靠。

“怎么办啊!他不能死。”女孩眼泪顿时下来,哭得不行,其实她手脚也有伤口,头部还受到撞击有脑震荡的症状,不能太激动。

“你别怕,我能救他。”陈阳沉稳的安慰,医者父母心,即使没有善良女孩的请求,他也会尽力救治。

只是青年的情况比他说的严重很多,断裂的肋骨不但刺破肺部,甚至伤及心脏,他这种状况根本撑不到医院,陈阳必须拿出特殊手段,用师门绝学太乙神针来稳住他的心脉,为接下来的手术争取时间。

就在说话这工夫,青年已经呼吸沉重,胸口起伏越来越剧烈,人竟然痛得醒过来,手脚挣扎不停,显然一口气接不上来就得毙命。

陈阳顾不得惊世骇俗,立即取出针盒,一手按住青年,一手捻针向他身上扎去。

一根银针扎进胸口,青年便安静很多,呼吸也平缓下来,但胸腹的起伏依然剧烈,陈阳继续施针……

救护车已经到达现场,一男一女两个医生走过来看女孩伤势不轻,就要帮她处理,女孩却指着青年大叫:“先救我弟弟。”

可是当他们看到

青年的状况,却是有些傻眼,青年已经在陈十三的治疗下神态平稳,看不出来那里有伤势,把脉看眼睛听心跳一切正常,这人应该没毛病。

“准备担架,这人得立即去医院做手术,内脏大出血,肺部、心脏、脾脏都有损伤。”陈阳没抬头沉稳的说。

“这……”医生更是疑惑,这人明明状态不差,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再说没拍片能诊断得这么清楚才怪。

现场可是有好几个更严重的病号,我们先救这个轻伤病人不合适。

“我爸爸是秦亚东,他是我弟弟,你们还不赶紧救他。”女孩急切的催促传来。他们这才大惊,秦亚东可是本市排名前五的大人物,他的儿子遇险,再小的事也是大事,肯定不能耽搁。

两个医生急切起来,连忙安排担架将青年和女孩抬上车,陈阳还得照顾青年,所以也要跟着上车,却被他们拦住说:“你不能上去。”

“让他上车,刚才就是他用银针稳住我弟弟的伤势。”女孩代替陈阳解释,虽然才接触不到半小时,陈阳已经赢得她足够的信任。

“银针……扎这么几根针有什么用?”年轻医生惊呼,果然看到青年身上扎着好几根细小的银针。更加惊疑,但他们只是医院的末流医生,事关秦家公子的安危,他们可做不了主。

既然秦家大小姐有吩咐他们就照办,让陈阳上车后便催促司机赶紧回医院,同时立即打电

话回去,让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医生做好准备,一切事情由他们的上级处理。

市一医院急诊科,刘能一脸不快的等着,他是这里的外科主任医生,原本趁着晚上当班的工夫,正在休息间里跟护士长调情,衣服脱了大半刚要入戏时就接到紧急待命的电话,让他不得不中场熄火来到这里待命,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但听说是秦家大公子遇车祸,他又激动起来,这可是好好表现的机会,救下秦公子一命,预示着他后半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嗷嗷嗷,救护车冲到门口停下,刘能情绪也调动到顶点,兴匆匆的跑出来大声命令:“快,立即安排放射科、B超室、化验科,我要亲自给秦公子检查治疗。”

一群人七手八脚将青年抬下车,就要送去检查,陈阳拦住说:“来不及检查了,赶紧安排手术,他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五根,一根刺入肺部,最致命的是那根压迫心室的……”此时他的心神还在青年身上,并没想太多。

要不是青年伤势太重,他也不会跟着过来。

“你是谁?一边去,别耽误我治疗。”刘能看陈阳寒酸样顿时不高兴的呵斥。

“我是医生,从车祸现场将他救出来,知道他的情况严重,没时间耽搁。”陈阳冷峻的说,治病救人他从来不含糊。

“你是医生,哪个医院的,叫什么?导师是哪位,有我刘能主任医生在,哪有你插嘴

的份。”刘能更加的不高兴,只差没指着陈阳的鼻子大骂。

“我就事论事,治疗病人才是关键,病人耽搁不起。”陈阳也有了怒气,这人医德太差。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