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3c6c4eee93a4262819d5179a1c3a799,time=1594665610,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0328140/47032824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B5L51L4&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std%3D760509%26nid%3D41047813%26srsc%3D15%26page%3D1%26bid%3D470328140&page=1&vt=2,signature=67c1079f04177e78adac86c0359f341186f7dc38
isshowflow:1,,
假老公原来一直暗恋我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

浪漫的圣诞大餐没吃成, 但接下来这顿饭, 周茉还是得跟乐天一起吃。因为刚刚乐百川来电话了, 说一家人在咫尺山林吃饭庆祝, 列席的还有乐天的父母。

一坐上车, 乐天就跟周茉说:“我不打算举行婚礼, 你的意思如何?”

“当然好啊!”周茉的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双眼明显一亮。

乐天看她这开心劲,皱了皱眉头, 问:“不说女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浪漫难忘的婚礼,难道你不是女人?”

“你才不是女人。”周茉瞪了他一眼,说:“我们迟早要离婚, 结婚的时候当然有多低调就多低调, 最好就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我都没打算告诉我妈。”

乐天“呵”了一声, “赞美”道:“星期天, 你还挺有种的。”

周茉一听, 摆了摆手, 谦虚道:“也没有啦……这对我来说真没什么。”一个不打算结婚的人, 是否“离异”真的不重要。

话音刚落, 车子“咻”的一下就跑出去了。

两人到达咫尺山林的时候,乐百川、乐铸诚跟王若衡已经坐在包厢里面了。见到两人走进来,乐百川笑得合不拢嘴, 一开口就是让他们把结婚证给拿出来看看。

两人一一跟长辈打招呼, 然后把结婚证呈上去验货。

三人拿着两个结婚证在灯光下看了又看,简直比鉴定古董还要认真,周茉终于明白

乐天为什么要坚持拿真证了。

真金不怕熊炉火,结婚证被验证完毕后又回到他们手上。

乐铸诚走到门外去喊人上菜,回来的时候,王若衡就从包包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首饰盒,推到周茉面前并打开,说,“茉茉,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

眼前的钻石项链在灯光的照射下璀璨闪耀,周茉有种被亮瞎眼的感觉。她连忙抬起头来,把首饰盒推了回去,说:“王阿姨,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项链上面镶嵌着不知多少颗钻石,其中有几个个头还很大,肯定价值不菲。她又不是跟乐天真结婚,实在是没有理由收这样的礼物。

王若衡却坚持,跟周茉推搡了几次之后,乐天就直接把首饰盒收了起来,对王若衡说:“这项链我替她给收了。”

“好好好。”王若衡连连点头,周茉想再拒绝也拒绝不了。算了,反正这项链就一直放在乐天那里就好。

把项链送出去之后的王若衡一脸满足,她对周茉说:“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就戴这条项链,你皮肤白,戴起来肯定很好看。”

婚礼?周茉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了,王若衡一看不对劲,有些狐疑地问:“难道你不想举行婚礼?”

周茉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王若衡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恰好服务生过来上菜,周茉偷偷给乐天甩了个眼色,意思是问他怎么事先没有跟长辈商量。

等服务生退出包厢

,乐天就开口,“不举行婚礼是我的意思。”

“为什么?”王若衡有些激动,“乐天,我知道你不喜欢搞这些繁文缛节,但哪个女人不希望拥有一个难忘的婚礼?你苦苦暗恋茉茉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用深情把她感动了,娶回家了,要是你再这么古板不上道,等到茉茉嫌弃你那一天,有你后悔的。”

王若衡一气呵成地说完这段话,周茉惊讶得瞪眼睛张嘴巴,什么叫做“乐天苦苦暗恋周茉很多年”?她是不是听错了?

包厢内有一刻的宁静,周茉转过头去瞧乐天,只见他脸色平静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轻咳一声,说:“妈,这是我跟茉茉一起商量结果,你不信问她。”

问题突然抛给了周茉,王若衡稍稍缓了些下来,问:“茉茉,你真的不想举行婚礼吗?”

猝不及防被坑了的周茉,眼光犀利地瞪了乐天一眼,转过头来对王若衡干笑两声:“……是的,这……不关乐天的事,他也想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但我急性子,对这些事情没耐心。他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也惯着我了。”瞎编完这段话,周茉有些被自己恶心到了。

终于,“惯着我”三个字,总算把王若衡的不满给压了下去。儿大不由娘,但满脑子浪漫思想的她,还是不甘心地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给搬出来,她对乐百川说:“爸,你觉得这事这么办,行吗?”

乐百川是唯一一个

还能镇得住乐天的人,他是个老古董,很多事情都要按照传统去办,王若衡觉得他不可能会同意两人不办婚礼。

“年轻人喜欢怎样就怎样,我没意见。”乐百川说。

两人能按照他的意思领证结婚,他已经很满足了,其他事情他不想多计较。毕竟,太唠叨的老人家会惹人烦的。

乐百川这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总算让这件事情翻篇了。

既然仪式不搞,那择日不如撞日,趁着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就把媳妇茶给喝了,称呼也改了。

让周茉敬茶,她毫无压力,可让她改口,她真有些“开不了口”。乐爷爷还好,就是把乐字去掉,但突然让她喊乐铸诚跟王若衡爸妈,真的羞于开口。

“妈,喝茶。”这头乐天已经把茶奉上,王若衡乐呵呵地喝掉。

接下来,全部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周茉身上。

“……妈……请……请喝茶。”周茉这声妈叫得细弱如蚊,但王若衡一点都没责怪她,反而笑得连褶子都出来了。

王若衡双手把茶杯接了过来,喝下之后便说:“今天临时起意,没有准备红包,真是不好意思。”

“不用了,不用了。”周茉连连摆手,“那项链已经很贵重了,红包就免了吧。”

“不行,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王若衡一边说一边把手机掏出来,对周茉说:“我俩互相加一下微信,我直接微信红包给你。”

周茉:“……”还有这操作?

王若衡执意要发,周茉只能把二维码点出来让她扫,但跟她强调,“随便发个九块九意思意思一下就好。”

“九好,长长久久。”王若衡一边操作一边说着,“好了。”

然后,周茉就感到兜里的手机一震。

给王若衡敬完茶,就剩乐铸诚了。这下子,周茉觉得这声“爸”比“妈”更难喊的出口。因为,在她过往的23年里,爸爸始终是一个空白,她从来都没有喊过一个男人“爸”。

此刻这个“爸”字噎在她的喉咙,她试图喊出来,却偏偏叫不出口。正当她急得眼睛都红了的时候,她手中的杯子就被抢了过去。

正当周茉一脸懵逼的时候,乐天已经把茶杯递到乐铸诚面前,“爸,我老婆有她的难处,你体谅一下。”

老婆?周茉满眼惊讶地看向身侧的男人,他这戏也入得太快了吧?这句“老婆”喊得毫无违和感。

周茉家的那些事,他们都清楚。乐铸诚一边接过茶杯一边宽慰她说:“茉茉,没关系,咱们不着急,慢慢来。”

“对不起……”周茉看了乐铸诚一眼,然后羞愧地低下了头。

乐铸诚倒是笑了,“你不用说对不起,反倒是我跟衡衡要感谢你收了乐天这个闷葫芦,以后就要你多费心了。”

周茉抬眸看着乐铸诚慈爱的模样,心里一阵感动,她脱口而出便是一句:“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乐天的。”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这话

好像演得有些过了。

但她这句话足以让三位长辈开心,特别是王若衡,她一边笑一边叹气,“茉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在乐天跑来跟我说要跟你结婚之前,我们一直都在担心他是个GAY的。”

这不能怪他们,从小到大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跟在乐天身后,他愣是像个和尚一样不动心。

此话一出,除了乐天的脸黑了,其余四人捧腹大笑。

这顿庆祝饭吃得很融洽,特别是乐天,虽然话依旧不多,但脸上一直挂着浅笑给周茉夹菜。这让她心里不禁有些担心,刚才王若衡说乐天苦苦暗恋自己多年,难道是真的?

饭后,乐铸诚跟王若衡回自己的别墅,乐天自从回木棉市之后就一直住外面。

周茉本打算跟乐百川一起回老宅,却被他赶去乐天那里,“你的行李我今天已经让人送到乐天那边去了。”

周茉:“……”

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周茉只能跟着乐天走。但一想到那里有可能是狼窝,临上车前,她还是决定问清楚,“你妈说你苦苦暗恋我很多年,该不会是真的吧?”

两人之间隔了一个车头,乐天扫了一眼周茉满脸防备的样子,不答反问:“你觉得按照我妈对恋爱婚姻的态度,能接受儿子因为履行婚约而结婚吗?”

周茉想了一下,摇头。

王若衡即使已经五十岁,但那种恋爱至上的态度简直比年轻人更甚,不可能接受这么迂腐的做法

乐天一边拉开车门一边说:“那都是我忽悠我妈的,想不到你跟她一样蠢,这都信?”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