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安小姐
目录
 
夜间
A+
A-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工作纷扰

第二章  工作纷扰

她一回家,她妈妈就像是有跟踪器一样,马上打来了电话:“怎么样怎么样了?那人如何?”

安雅洵可以说是内心非常复杂了:“还行吧,但是不适合我。”

想要说的话在嘴边却没说出来,她怕什么呢?怕说出方玧带着孩子相亲的事,她以后都和他没希望了……

可是让她做人家的后妈,她也是不愿意的……

这两种困难纠结在一起,让她头疼了几分。

而那边的安妈妈不明所以,马上不悦道:“怎么不适合了,我告诉你,那人很厉害的,听说年纪轻轻就被选为副机长,家里条件也不错,虽然父母去世了,但听说这孩子很懂事,你要给人家机会……”

安雅洵无语地拿着电话,听着自己妈妈的唠叨。

现在不是她给人家机会啊,是人家不给她机会啊……

如果方玧真的有心思和她相亲,肯定不会带着自己的孩子相亲吧,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相亲,难道潜台词不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吗?

而她又不好把真实情况和自己老娘说明,只得咽下了这口气。

挂了电话,她正在忧愁自己要不要继续考虑空姐那份工作,还是说去做音乐老师?

她其实内心还是很想做音乐老师的,那毕竟是她的爱好和梦想。

但方玧也是她的梦想……

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但方玧却也表明了态度,他应该是不想恋爱的了,或者说,还没有做好准备给方正正

找个后妈。

而她,也没有做好准备一去就做人家的后妈。

想不到姨父晚上就给了她消息,他告诉她,她通过了,之前因为她差点被选上,于是有她的备案,加上她的各项条件都符合,选拔上轻而易举,但还需要实习。

实习期是三个月,这三个月,工资少得可怜。

安雅洵颤颤抖抖地给自己母亲打了电话,哪知道自己娘亲竟然举双手赞同:“不错啊洵洵,空姐和空少很配啊……”

安雅洵:……

最后,自己母亲还非常支持她的给她打了两万块钱过来,说是资助她。

她想要去做音乐老师的梦想只能暂时取消。

她收拾了一些东西,打算下周一去报到,这时候手机有个提示音。

安雅洵点开一看,发现是微博上有人@她了,她随手划开,竟然是方正正发的微博。

要正非正的方正正:最近爸爸又去相亲了,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哦。

上面还配图了她吃饭的样子,她那时候正把一只排骨往嘴里送,动作很不雅观。

安雅洵看到这张图,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她的形象啊,全毁在这小孩上了。

难得的是方正正的微博下还有人评论,还有很多个。

爱上你是一场意外:正正,难道姐姐不漂亮吗?没有谁可以比我对你更好,一定要让你爸爸守身如玉哦……

难过1998:又去相亲了?不,我的男神,他的枕边人只能是我。

桑心的阿狸:小正正,你不会让

这个小姐姐做你后妈吧?

……

看到那些评论,安雅洵鬼使神差地往下翻,竟然发现方正正发了好几个,都是和方玧相亲过的,而让她意外的是,那些人似乎很想成为方正正的后妈,方玧的妻子。

原来二手货的方玧也依然这么吃香。

安雅洵在准备收好手机的最后,在方正正的微博下评论了一个拥抱加亲亲的表情。

难道她要加入方玧第二任妻子的竞争团吗?

安雅洵哀号一声,只觉得自己命运悲惨……

但即便如此,她脑海里却全是方玧的脸,他嘴角微微勾起的样子,还有修长好看的手拿起菜单的样子,他温柔地给方正正擦嘴的样子。

当天夜里,安雅洵很可耻地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方正正,然后方玧给她擦嘴,抱她上车,哄她上床……

一觉醒来,安雅洵觉得自己羞耻得不行,捂着脸,觉得自己太羞耻了……

啊啊啊……

她竟然对他的喜欢加深了,方玧这个人,果然有毒……

心思荡漾了一个周末,安雅洵在第二周的黑色星期一去了指定地点培训了。

因为她是直接通过了航空公司的面试,所以现在的培训大多是入职前的培训。

好在这里的培训比较人性化,不是全封闭式的,只有晚上偶尔会有意外的培训,但是大多时候晚上她还是能回家。

第一天的培训很简单,讲仪表和容貌。

来担任培训讲师的是区域乘务长,也算是空姐里

的中高层了,安雅洵按照培训的要求,穿上了白衬衣、黑色包臀裙、长丝袜,还有黑色高跟鞋,那一头染色了的长发也被盘了起来。

脸上化着淡淡的妆,按照空乘空姐的要求,把指甲修剪得刚刚好,脸上妆容端庄而不过分浓,乘务长走到安雅洵面前的时候忽然站定:“你,是怎么通过面试的?不知道空姐不能染发烫发吗?这样不端庄,确定是来培训的?”

乘务长声音很严厉,安雅洵被说得一愣一愣。

“现在,马上出去把头发染回来,三个小时后,不要让我看到你还是这个样子。”那人一说完,安雅洵只觉得自己脸如火烧,这的确是她的锅。

她有些窘迫地提了自己的包走出去,耳边听到有人说她是靠关系进来的。

“难怪这么不懂规矩。”那乘务长冷哼一声,安雅洵捏紧拳头,抬头挺胸地走了出去。

她不能被打倒……

只要通过了实习,她就能经常见到方玧了。

外面的太阳火辣,她只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晒化了,找了很久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理发店,简单地把自己的要求说完,就开始刷手机。

现在她们培训的人都在中场休息了,这些培训的人也很早就建了一个群。

这个时间点,她们都在里面纷纷讨论:

“今天有个人好惨,直接被乘务长批评了,因为头发染了色。”

“活该啊,这不是在面试的时候就说过了的吗,不能染发烫发。

“谁知道呢,听说她是靠关系进来的,可能人家没有告诉她这事吧。”

“算了吧,说不定她在群里,大家别乱说。”

……

看到那些人在群里讨论自己,安雅洵很想上去发个消息,但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了。

以前她只觉得战场离自己很遥远,但没想到职场就是无硝烟的战场。

据说这次培训要刷掉几个人,那这些人当中也是有竞争关系的。

安雅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气恼自己的忽视。

不能染发烫发她是知道的,但周末发生了那些事,她完全忘记这茬了。

那乘务长这样说她,也不算是故意刁难和冤枉。

可能是看她表情一下气恼一下嘟着嘴,那染发的小哥看了她几眼笑道:“小姐,你要不要做个什么发型,我们首席设计师刚刚外国修学回来,可以让他给你设计。”

“不用设计发型,就用最简单的,黑长直,越简单严肃越好。还有,把头发给剪短,不想看到它们了。”安雅洵恨恨地看着镜中自己被染上了药膏的头发,鼻子有些酸酸的。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染发,一点也不想去学空乘,去当什么空姐,但那里有方玧,她就算不想,心底也是想的。

她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里那些人在群里欢乐地刷屏,有些难过。

她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后面她能不能坚持,她自己很心高气傲,而做空姐又必须要脾气好,还要随时

保持笑容。

那小哥见她完全没有想要换发型的想法,于是又开始找她聊别的话题了:“美女,你是空姐吗?我看你的衣服,好像是空姐的服装。”

安雅洵身上穿的的确是空姐的服装,航空公司这点还是很大方的,给她们发了几套衣服。

安雅洵“嗯”了一声。

那小哥又开始接话了,能在“嗯”上接话,一般都是理发小哥的强项。

“那你是在哪个航空公司上班啊?我听说空姐待遇都不错。”

那是你们外行人的眼光。安雅洵嘟嚷着,她没好意思说自己交了报名费都是一笔钱。

鬼使神差的,安雅洵嘟嚷道:“就一般般吧,那也不是我的梦想,我只是为了我喜欢的人而去做空姐的。”

“怎么,你喜欢的男人是空姐控?”那小哥像是来了兴趣,自己说完后都笑了笑。

安雅洵想到方玧那张脸,尤其是他帮那个工作人员解围的样子,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可能吧,他应该是喜欢的。”

他喜欢什么,她还真的不知道,但是他那么热心地帮忙解围,似乎他也不讨厌那个空姐。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有个人很早就走了进来,坐到她旁边,旁边的人也开始给他做干洗。

这时,安雅洵和小哥更加愉快地聊了起来。

“男人都是这样的,红玫瑰白玫瑰都很喜欢,实际上自己一点都不忠诚。”安雅洵想到方玧,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尤其自己还有缺点,

还希望对方能够完全接纳。”

比如方玧带着孩子相亲,希望对方能接纳他的孩子,还要被他接纳。

“美女,那个男的这么糟糕,你为什么还喜欢他。”

小哥问了这句,安雅洵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因为什么?因为那个人其实也没有这么糟糕,她的抱怨只是来自于爱而不得?她不敢面对内心自己的小九九,最后撇嘴道:“因为我喜欢他的时候,他还是很好很好的。”

她四年前就喜欢他了呀,那时候他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什么都是完美的,但几年后你发现你喜欢的人变成了玻璃碴,那也还是喜欢啊,只是被玻璃碴刺得痛了而已。

安雅洵固执的觉得自己还被刺得不够。

“安小姐,真巧……”旁边一个声音让安雅洵差点喷出一口血。

她猛地转过头,那涂药的小哥一个不慎,摸了一点药在她额头上,那小哥赶忙拿了毛巾给她擦。

安雅洵没有管这些,只是眼睛瞪得老大,看着旁边穿着白衬衫的男人。

头发是板寸头,有些湿,让他看起来更是清爽而冷冽,那深邃的眉眼透出些许神秘,他的胡子被刮了,让他的气质更显年轻,只是身上冷冽的气质外泄,怎么都遮掩不住。

他虽然是笑着的,但安雅洵却感觉自己浑身冰冷。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

这货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他又听了多少?

方玧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眯了眯眼道:“想不到安

小姐的男人这么有兴致,喜欢你打扮成空姐的样子。”

什么打扮成空姐,她就是空姐!

“方先生,偷听别人说话不是个好习惯。”安雅洵有些窘迫。

“你声音那么大,想不听到都难,想必我的理发师也听得一清二楚了。”方玧声音淡淡地,安雅洵看了看正打算给他吹头发的理发师,那理发师脸红了红,尬尴地打开吹风机,很快,吹风机的声音就成了全场最大的声音。

“我不是打扮成空姐,我正在做空姐培训。”安雅洵只觉得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而方玧耳朵很尖,“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留下安雅洵一脸尴尬。

她是为什么要和这个浑蛋渣渣解释?如果可以,她现在真的很想甩手走人,什么染发烫发,什么空姐要端庄,什么接近方玧,她不想干了!

然而想归想,最后她还是乖乖地把头发染了回来,连方玧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染完了头发,刚好过去两个小时,她用半个小时的时间赶到了训练地。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吃完了中饭开始第二轮的培训了。

乘务长看到她,面色总算是缓和了点:“回到你的位置上,你叫安雅洵吧,我不管你是通过什么途径进来,我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你该学的还是要好好学。”她看似语重心长,但每句话都让安雅洵心下一紧,看样子乘务长也觉得她是通过奇怪的途径进来的了。

虽然她是

让自己的姨父去询问了一下,但她是靠自己的实力面试一步步进来的啊,到底是谁在黑她。

很快,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另外一个人过来培训她们的时候,安雅洵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熟悉的人。

这个人她认识,是之前那个对她不善的查询包裹处的妹子。

“大家好,我叫李楚甜,你们可以叫我甜姐,我是来教导你们初级礼仪的,首先是站姿……”她环顾了四周,目光定在安雅洵身上,“你,站姿怎么回事,这么别扭,乘客看到了会多糟心。”

她大踏步走过去,手把手地开始教姿势,却暗中狠狠踢了安雅洵的脚,安雅洵皱着眉忍着痛,整个人往旁边移了移。

一个课程下来,安雅洵腰酸背痛。

其他人似乎也看出来安雅洵被针对,都不敢靠近。

安雅洵低着头,恨得牙痒痒,但她也只能忍。

这时,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

是个可爱的姑娘,她眼睛有些大,看起来懵懂而天真,身材应该是这里面最娇小的一个,瘦瘦的四肢,很惹人怜爱。

“你就是安雅洵吧?”那姑娘对她微笑了一下,靠近她小声说道,“刚刚她们都在讨论,你还和这里最有名最年轻的机长相亲了,她们都在说你是不是勾搭上了机长。”

“什么?”安雅洵一头雾水,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她不说,方玧不说,还有谁会说?

难不成是方正正?最后果然是方正正。

看着安雅洵一脸茫然,那姑娘又补充道:“我听说是那个甜姐在微博上看到的,其实我觉得她可能是嫉妒,因为她的眼神很不对,不像是正常看人的眼神。”

安雅洵心下了然,恍然大悟,她对着这个可爱的姑娘点了点头:“你可真是火眼金睛。”连对方嫉妒都能看出来,安雅洵对她可说是五体投地了。

根据她的经验,这个叫李楚甜的确可能是喜欢方玧,那么喜欢方玧,关注了方正正的微博也不是没可能,至于方正正前几天发的微博。

难怪了……

这一切都有了说法。

但安雅洵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因为她根本和方玧就没有其他的关系,现在却要无辜背黑锅,不过她一开始是的确冲着方玧来的。

“谢谢你啊妹子,你叫什么名字?”安雅洵一脸感激地看着她,觉得她不畏强权,至少这么多人,全都对她避如蛇蝎,只有她肯告诉她真相,不然她可能一直被蒙在鼓里,然后被怎么刷掉的都不知道。

她可以自己放弃这份工作,但不能被刷掉,这会让她的档案记下黑黑的一笔。

作为一个高才生,她无法忍受被辞退和刷掉的痛苦。

“我叫孙小萌。”那姑娘脸上一红,因为安雅洵那崇拜的眼神实在是赤裸裸了。

“小萌啊,以后咱就是朋友了,谢谢你的提醒,不然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安雅洵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睛瞄了瞄李楚甜的所

在位置,心底冷哼一声,这人不是想把她搞走吗?那刚好,她就一定要留在这里,专门让她心底难受。

安雅洵忽然有了斗志,就像是沉睡的恶魔被惊醒,她有了更多的激情去奋斗这个职位。

之前是为了方玧,而现在,是为了她自己。

李楚甜默默打了一个喷嚏,又接二连三打了好几个,旁边的人关怀地问:“甜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吃药?”

“不用,休息好了就赶紧下一堂课吧。”她揉了揉鼻子,眼睛飘向安雅洵,忽然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想到方正正微博上的那个照片,李楚甜眼睛眯了眯,有些不善地看着安雅洵。

她之前还在想这个安雅洵和之前那个安雅洵是不是一个人,现在看来,真的是一个人了,一想到她和方玧去相亲,还得到了方正正的喜欢,她就满心不是滋味,因此主动申请过来带新人培训。

本来应该是另外一个乘务长培训的,但那个人家里刚好出事了,她爸又是公司的高层加股东,她背景雄厚,只是嫌当空姐累,才找了份闲差的。

见李楚甜自告奋勇要带新人,就直接让她顶上了。

很好,她该知道怎么让那个叫安雅洵的知难而退。

但后来安雅洵的每个动作都做得很到位,也很得体,就算她想挑刺也挑不出。

她不知道,安雅洵其实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只是一直比较懒散而已,毕竟为了爱情,她去做这些都

是有点不情愿的,但现在她是心甘情愿的了,心之所向,大多披靡。

安雅洵就是这样的人。

一天快完了,她也没有挑出安雅洵什么错,但她明天就不在这里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要警告一下安雅洵。

这时候安雅洵正在厕所换衣服,等她从厕所出来,李楚甜也换了衣服出来。

李楚甜的脸长得并不大众化,有些欧化,她的眼睛很大,鼻梁很高,但看起来很和谐,而且她的五官集合在一起也看起来非常漂亮,是让人过目不忘的那种。

她走路姿势很美,一看就是练了很久的,尤其那脸上的笑容,皮笑肉不笑的,明知道是假笑,却让人不讨厌。

当然,安雅洵除外。

安雅洵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李楚甜,眉毛挑了挑,静等她开口。

“安雅洵,如果你来这里应聘是来接近方玧的,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李楚甜的声音有些冷,还有些威胁的意味在里面。

安雅洵故作不解地看着她道:“什么意思?什么死了这条心,我的心死不死关你何事?”

她打算装傻到底。

李楚甜面有怒色,见她装作不知道,有些气恼道:“你不是和方玧相亲了吗?别说不是你!”

“是我啊,那又怎样?你到底想说啥?”安雅洵也面色冷了起来,“你说的这些和你下午为难我有关吗?”

安雅洵也不打算给她面子。

李楚甜很显然没想到她会直接拆穿,脸上成了酱色。

安雅洵心

底觉得好笑,脸上却没好脸色给她:“我以为这种情节只会在八点档的言情剧出现,没想到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的智商一样。”

“别说方玧他有小孩了,就算我们相亲又怎样,我又不会和他马上领证结婚。”安雅洵微微一笑,“倒是你,不是有很多机会吗,怎么,和他有关的女人你要全部斩断啊,你斩得断吗?”

安雅洵冷笑一声,这时候李楚甜的脸又加上了一层冰霜。

安雅洵也不管不顾了,她还从未受过这种待遇,想给她穿小鞋,这人还不配。

她已经查到了,李楚甜只会给人代班一天,并不会天天来她们这培训,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全给怼回去啊。

“上次的包裹事件,如果不是方玧给我找到了,我肯定要投诉到民航的,到时候第一个要投诉的人就是你,你应该要感谢你运气好。”安雅洵耸耸肩,拍拍手绕开她就走了。

这时候的李楚甜恨得牙痒痒,看到安雅洵离开了,其他的人也一窝蜂地从厕所里跑了出来,当做没听到。

这一天,那个叫“努力向上转正”的群里意外地开始讨论起了副机长方玧,还有人把照片扒了出来。

看到群里分享的照片,正在刷消息的安雅洵手一抖,从内心里感受到了有些羡慕,还有些复杂的细微的情绪。

这个人真是被上天眷恋的人,他学生时代就成绩好,家境也不错,现在的职业更是一帆风

顺,长得也很好。

安雅洵默默隐身在群里潜水,看着那些人的八卦。

虽然她内心里很鄙视这种行为,想到下午被方玧怼的事,更是心底不是滋味。

这人,怎么就这么欠扁呢。

偏偏群里的女人都好奇起她来,安雅洵知道,多半自己的事和那个李楚甜争论的事在这群人里面传开了,但身正不怕影子歪,她又没做什么,君子坦荡荡,连带着看群里的八卦也坦荡了起来。

“其实这个方玧男神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啦。”群里有个人匿名出来说了一句,“听说他父母过世了,然后还有个来历不明的小孩,你们说,这种男神,谁敢要啊?”

看到这里,群里马上炸开了锅。

“天啦,这么年轻就有个孩子了?孩子妈呢?离异还是丧偶?”

“算了算了,机长不止这么一个,当上空姐,还有整片的空少等着我们。”

……

看到群里的讨论,安雅洵皱起了眉头,方玧的消息怎么这么快就在群里讨论起来了,现在想想,方玧的父母过世,还带个孩子,的确是难以找女友。

脑海里浮现出方玧眉目冷淡的样子,这个人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方正正那样的性格,看似飞扬跋扈,其实他也很懂事。

 

就在这天晚上,群里又发布了一个通知,说领导要来视察,明天让她们都做好准备。

没了李楚甜的指导,安雅洵也开始认真对待了接下来的工作。

加上对方玧的怨

念没那么深刻,毕竟做空姐她也不全是为了方玧。

这个职业说出去还是很体面的。

安雅洵早早地来到了训练地,孙小萌看到她,对她招招手,笑得一脸腼腆:“小洵,你来了。”

安雅洵对她笑了笑,这么多人里面,她对孙小萌还是很喜欢的,这姑娘心思单纯,比那些八卦的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听说今天来视察的是内部领导,也不知道会是哪些人来。”孙小萌胆子小,当初应聘的时候也是意外被选中的,每天都担惊受怕,生怕自己被刷下去。

安雅洵知道,她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小萌,你其实可以自信一点,来培训的都很少被刷的,除非是犯了重大错误。”安雅洵拍拍她的肩,这时候乘务长拍了拍手,喊大家集合。

这个乘务长就是第一次训练,说安雅洵发型不合格的那个人,后来经过了李楚甜的事,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乘务长也对安雅洵没有额外的针对了。

毕竟后来,安雅洵什么地方都做得不错。

“今天我们的主任乘务长和两位机长都会过来视察,大家注意保持形象,还有你们的作风,这只是一次小检查,目的是让你们得到锻炼。”她的话一落,目光扫视了全场,又问道,“你们谁会才艺表演?”

这转折太快,其他人都莫名其妙,来视察搞什么才艺表演?

乘务长深呼吸一口气,面对众人疑惑的

目光,她解释道:“主任乘务长不喜欢我们死气沉沉,希望我们每个空姐都能多一些才艺表演。”

“本来是要个人展示才艺的,但没有时间了,现在只能集体唱歌,需要有个领唱人。”乘务长一说完,其他人恍然大悟。

以前的空姐的确比较死板,而现在对空乘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想到这里,其他没有什么才艺的人都有些灰心丧气。

“怎么?没人吗?”乘务长声音严厉起来,众人听了都退后一步,没人站出来。

这时候有人指了指孙小萌道:“乘务长,我推荐她,听说她以前是音乐专业的。”

那人也是好意,孙小萌却是整安脸都变白了。

她的确是音乐专业的,但她不是唱歌的专业,而是弹古筝,但她只会弹,不会唱啊。

“我记得你叫孙小萌吧?你以前是学的音乐专业?”乘务长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孙小萌点点头,有些结巴道:“我是学的音乐专业,但我学的是古筝,不是声乐。”

乘务长大手一挥道:“不都一样吗?来,你带领大家来选首歌,下午三点领导们就来视察,到时候我们唱首歌迎接他们。我需要看到你们的精神面貌!”

孙小萌站在那里,犹如一只被推到台上的小动物,瑟瑟发抖。

安雅洵皱了皱眉,她知道,虽然学其他的乐器多少会接触到声乐,但唱歌和学乐器是截然不同的,看孙小萌那样,显然在唱歌

上还不专业。

见乘务长打算去旁边休息,安雅洵站了出来:“乘务长,我有个请求。”

乘务长眼睛一抬,见到是安雅洵,眼底有些诧异和好奇:“你说。”

“孙小萌她学的是古筝,不擅长唱歌,我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声乐,我擅长的是唱歌,不如我来领唱吧。”安雅洵本来不想蹚这浑水,但也不忍心孙小萌出糗。

安雅洵的声音一落,马上鸦雀无声。

其他的人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还有人冷哼了一声。

“不就是想出风头吗……”

不知谁嘀咕了一声,安雅洵看过去,发现是个高高瘦瘦的妹子,脸有点像整容过度的蛇精脸,见安雅洵看她,她马上瞪了回来。

“不管出不出风头,乘务长,现在当务之急是早点唱完歌,好应付过去这次检查。”安雅洵一说完,乘务长也开始沉默了。

 本来唱歌就是她的临时起意,她也面临着升职,如果这次能够完美应付过去检查,肯定能为她加分,让她升得更加顺利。

“既然你会唱,那就由你来带领大家合唱吧。”

安雅洵点了点头,最后孙小萌松了一口气,她感激地看着安雅洵,安雅洵对她笑笑:“没关系的,唱歌刚好是我擅长的。”

最后,安雅洵和大家讨论了一下,最后选定了《最初的梦想》这首歌。

这歌好唱,并且很能带动情绪,也适合女生。

比其他那些唱《明天会更好》的又多了一丝新意

其他人虽然也对安雅洵有不满,但在这件事上大家都知道不能失败,谁要是出了错,领导都看着的,到时候直接就不能转正了。

练习了一上午,已经差不多了,节奏都掌握得很好。

安雅洵把这些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唱主要的歌,另一部分人唱合唱,高低音结合,让人感觉耳目一新,眼前一亮。

而安雅洵一开口,本来还对她有些看法的这时候都把不满抛开了,从个人角度上来说,安雅洵唱得可以去参加比赛了,而且她的专业知识过硬,这里又没人比她更专业了,一首歌唱下来,很多人都对她心悦诚服。

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时候,乘务长通知她们,说人快到了,让她们做好准备。

所有的人站在大厅里,看着门外面。

这时候走进了几个人,其他人安雅洵没看见,但她看到了方玧。

其实在知道有两个机长来的时候,她就在想会不会有方玧。

方玧站在人群里,显得独树一帜,身材颀长,他眉眼间淡淡的神色却让他看起来与众不同,特定的机长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身材比例明显而安扬,宽阔的肩膀,那机长帽更是让他有了禁欲感。

其他的女生也大多被方玧吸引了。

而这时候的安雅洵已经开始慢慢观察他身边别的人,他旁边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笑容,显得亲切和蔼,还有一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面容娴静而优雅,

但气质却很职场,想必那就是主任乘务长了。

“主任你来了。”乘务长马上走过去,笑得一脸灿烂,主任乘务长点点头,走过来看着她们。

她环顾下来,对着乘务长道:“我上次和你说过不要太拘谨她们,现在的人不喜欢死板的空姐了,尤其我们这种传统职业,要与时俱进,你要多训练她们的灵活性,比如多一些才艺,还要懂得各种生活技能。”

乘务长连忙点头哈腰:“是的是的,我们还练习了一首歌,用来表达我们对您的欢迎。”

“哦?歌就算了,唱歌太简单了。”主任乘务长显然不感兴趣。但她想到了什么,于是问了问她旁边站着的机长,“您觉得呢?要不要听听她们唱歌。”

“唱歌?这些实习生都是95后,我刚刚一进来就感觉她们朝气蓬勃,既然准备了歌,那就听听。”机长微笑起来,那些95后的小姑娘们听到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练习了一下午,要是什么都不表演就否决了,那就白浪费一天了。

这时候没有说话的方玧有些心不在焉地站在旁边,眼睛扫了一眼,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又看过来,当看到安雅洵的时候,他眼睛有了些微的波动,但动作很小,没有人发现。

“开始吧。”随着主任乘务长的一句话,严阵以待的姑娘们马上站立好,摆成了好看的队形。

安雅洵在心底数好拍子,开始跟随节拍唱

歌。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打倒……”她的声音嘹亮而富有特点,没有伴奏,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在唱完第一句后,就开始合唱了,有两个声音,一高一低,合唱搭配得非常好。

虽然没有伴奏,但中高低音的结合却是让人感觉好像有音乐伴奏一样,就在高潮部分,更是唱得人红了脸,湿了眼,显然是大家都被歌声带动,有些感动了。

一曲下来,久久没有人打破这种宁静。最后,主任乘务长拍了拍手,带头鼓起掌来。

显然她也很满意这次的表演,她目光看向安雅洵,更是对她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而这厢的方玧也一直在听着,他眼底难得出现一丝惊讶。

这时,机长也打量着安雅洵,像是有些疑惑有些迷茫,方玧见状一语道破地说:“这不就是当时您给我介绍的那个人吗?”

方玧一语点破,机长曹彰恍然大悟,难怪他觉得有些熟悉,他和安雅洵的父母也认识,但也没有真的见到过安雅洵,也只是听说过,想给方玧介绍,想不到这姑娘竟然还来应聘空姐了。

“看样子你们还挺有缘分。”曹彰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方玧。

方玧不置可否地笑笑:“缘分还是孽缘都说不准。”

“小玧啊,她不会是喜欢你吧?不然怎么刚好和你相亲了之后就来应聘空姐了,而且你今天本来不来的,也忽然要求……”他们两个说话声音很低,没有人能

听到。

“彰叔,你就别调侃我了,这空姐应聘可是上周三就开始了,而我是周末才和她相亲的,再说,她也不太能接受正正。”方玧现在也没心思谈恋爱,但曹彰是他父亲的好友,更是他的老师,如果之前不是他做介绍人,方玧是不会去应约的。

想到那次在理发店听到她说的那些话,他的眼神一沉。

这一曲完毕以后,为她们大大的加分,主任还提出让她们一周后可以去机场处理一些小事件。

虽然还不能正式跟着航班起飞,但也总算是能接触到内部事情了。

这就意味着她们不会那么快被刷下去。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其中还有一些人把目光投向方玧。

而安雅洵,为了所谓的避嫌,更是看都没看他。

“小洵,那个人不就是副机长吗?真是年轻有为,长得跟明星一样。”孙小萌有些花痴的看着他,安雅洵偏过头,没有回应。

方玧这货靠着皮相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偏偏内里是只狼。但她也没办法忽视自己的心跳,和往常的有多不一样。

方玧,就是她的毒药。

 

忙碌了一天,安雅洵赶到小姨家,本来想着找到工作以后搬出去住,但小姨怎么也不肯。

她的工作地点离这住的地方也近,盛情难却,加上小姨家正愁房子大了没人住,也喜欢安雅洵住在这儿。

冥思苦想了一个小时,安雅洵在刷帖子的时候萌发了想把这事也发

到帖子里的想法。

她经常在这个叫“生活时间钟”的论坛里刷帖子,里面有找工作的,也有招聘的,基本上算是一个大杂烩。

就在这天,安雅洵开了一个帖子,名叫“暗恋的人带着孩子来和我相亲”匿名发的一个帖子,她没有想到一发出来就有很多个点击,很多人都催促着她往下写。

看到那么多点击,她心下一慌,不会被方玧发现吧?

想了想他大概不会进这种论坛,又放下了心。

安雅洵大学四年私下写过不少鸡汤和帖子,这也是除了音乐以外,她的爱好之一。

现在网络发达,想表达一些什么都很容易,一开始她只是写一些影评,后来还渐渐有了一些读者。

这也是她刚发帖子就有那么多人响应的原因。

安雅洵很快就看到下面有些评论被置顶,她忍不住点开。

“带着孩子来相亲,男神绝对是想吓退你!”

“带着孩子来相亲是个什么鬼,见到最奇葩的相亲方式。”

……

什么样的评论都有,其实她也是想看看别人的观点,因为最近自己有些矛盾,一方面头脑发热为了方玧去报了空姐,另一方面,同事关系硝烟弥漫,让她也有些喘不过气。

不过好在主任乘务长让她们这些人提前去体验真正的空姐生活,这样至少可以见到方玧了。

除此之外,安雅洵也很困惑,因为方正正来找她了。

“怪阿姨,你说,我爸爸把我送学前班,我不想去

学前班怎么办?”

安雅洵:“不想去也没用,你的抗议是无效的。”

“那我还是去吧。”

安雅洵能看到对面方正正的小脸是何等的沮丧,想到这个小孩,她也有些好笑。

这个方正正像是忽然黏上了她,而且还在她所有的微博下面点了赞。

安雅洵把一些悲春伤秋,暗恋什么的话都给删了,毕竟给小孩子看到不好。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也会开始关心一个小孩了。

她在刷手机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小洵洵,我回来了。”收到这条消息,安雅洵马上从床上蹦了起来。

发这个消息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初恋,她曾经高中的男朋友。

其实安雅洵有过一段短暂的恋爱,是和同班同学南宫景。

南宫景是那种耀眼的男生,长得好看,成绩好,家世好,完全就是白马王子的类型,当这样一个人给你表白的时候,是很难抗拒的。

所以当时安雅洵很快就懵懂地答应了,都是年少无知,一周后安雅洵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于是以“不耽误双方高考”为由,拒绝了南宫景。

这短暂一周的恋情不但没有让南宫景放弃,还让他一直在她身边守护着。

尤其在过了不久之后遇到“英雄救美”的方玧一见倾心,更是对南宫景有些愧疚了,她告诉他自己会报那所出名的京华大学,南宫景不疑有他,马上报了京华,而安雅洵,自然选择了留在本地。

但是现

在,双方都毕业了,南宫景也回来了。

而南宫景似乎知道她来了这座城市,也马上提出要过来。

这么多年,安雅洵对方玧有多恋恋不忘,南宫景对安雅洵就有多死心塌地。

就像一场追逐戏,其实只要一个人浪子回头就能结束这场追逐,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头。

方玧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南宫景,而南宫景,也没这么容易放弃。

加上安雅洵一直单身,南宫景就更加不想放弃了。

带着对南宫景的愧疚,安雅洵觉得自己应该用平常心去对待这段感情才对,他们只是朋友啊,对吧?

她回了个短信过去:你不是要考研吗?你放弃了?

南宫景:没放弃,在职读研也是一样的,更何况,我怕我再不去你身边,你被别的人抢走了怎么办?

安雅洵:闭嘴,不许毁我名誉。

南宫景:嗯哼。

南宫景的玩笑话每次也会在某些时候适可而止,这么多年了,两人这样开着玩笑,安雅洵从未认真回应,也不过是装傻,也不想把这种玩笑话当真。

明明心意都心知肚明,为什么还要去捅破这层尴尬的纸?

南宫景:我明天到凌城机场,你要来接我不?

安雅洵:NO……

南宫景:伤心……

安雅洵随便敷衍了几句便把手机关了,她习惯性睡前将手机关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
首页 排行 分类 客户端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