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e53225aa8f744d5947413b658379279,time=1573792795,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1740116/47174011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21L3&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1740116&page=1&vt=2,signature=242a7e714f8695cf8e1baf3053c04b7635d11df0
isshowflow:1,,
驯夫有道:主内的战神王爷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凌厉

没等云袖出去问清楚,另一个大丫鬟云琅已经跑了进来,惊慌失措道:“不好了,王妃,王爷受伤被属下送回来了!”

元靖羽是个合格的将领,打仗一向身先士卒,深受将士们的爱戴,经常会受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可是这样被送回来还是第一次,看来伤得很重。

沈清菀深吸一口气,几个大丫鬟都有些惊慌失措,她们尚且如此,更别说王府里的其他下人了!

“送到哪儿了?咱们赶紧看看去,都有谁陪着呢?”沈清菀边问边让丫鬟伺候穿上鞋,急急忙忙往外走去。

云琅一直负责对外的事情,在沈清菀的调教下做事情周到而又爽利,马上回道:“司马先生做主送到书房去了,没有送到永安殿去!”

永安殿是沈清菀的住处,也是王府的主院,只有正妃才可以住在那儿,沈清菀进门之后取得名字,取永世安宁之意!

元靖羽的书房在前院,后宅的人不经传召不得随便踏入,也是王爷议事的地方。

沈清菀现在可顾不得这些,快步赶到书房。

书房外面气氛很是紧张,围满了将士,都是一脸的悲愤自责,满身尘土,却掩不住浑身的彪悍凌厉之气,这都是元靖羽身经百战的属下。

他们看到沈清菀过来,抱拳行礼道:“参见王妃!”

“不用多礼了,去问司马先生一下,本宫不耽误王爷诊治吧?”沈清菀没有急着闯进去,外面的事情她不懂不

方便随便发布命令。

将士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单这份镇定功夫就不是一般妇人能有的,而且丝毫不摆王妃的谱儿,她就是不问直接进去也没人敢拦着的,马上跑进去问了。

司马先生是王爷身边第一谋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智谋无双,是元靖羽最信任的人和最得力的助手,但是只以军师自居,不接受任何职位。

很快将士恭敬地请沈清菀进去,沈清菀镇定地迈进书房的卧室里,里面围着好几个军医,屋子里弥漫着血腥味儿,沈清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了,这样的架势可不大妙啊!他不会要死了吧?自己岂不是要当寡妇了?

古代的寡妇可是活的非常艰难的呀!

元靖羽要是知道八抬大轿娶进门的王妃,自己快要死了一点儿都不伤心,反而担心以后成了寡妇的艰难,估计得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不可!

司马先生已经等在外面,冲她拱手行礼道:“参见王妃!”

沈清菀一摆手,“现在就别讲这些虚礼了,王爷怎么样了?可有去和皇上请示,让太医过来诊治?”

司马先生神色倒还算镇定,“穆侍卫已经去清了,王爷这次伤的不轻,最严重的在双腿上,怕是……”

沈清菀目光一闪,他的意思怕是即便性命无忧,双腿也难保住了,对一个战功赫赫的马上王爷来讲,失了双腿和要他的命没什么两样。

司马先生不着痕迹打量沈清菀两眼,外界

评价这位王妃温和端庄,贤惠大度,却过分温和了,甚至容许侧妃生下庶长子,甚至传言她不得王爷喜爱,顾侧妃都比她受宠,也不喜应酬,是个很没有存在感的人。

现在看来传言不可信,单这份镇定沉稳就是常人不及的,不由高看了他两眼。

沈清菀正要继续问清楚元靖羽受伤的经过,外面传来一阵哭声,顾侧妃挺着大肚子哭着走进来了,身后跟着于侧妃和几个妾室,都是满脸的慌张,拿着帕子擦着眼睛。

顾侧妃进门就想往卧室里闯,“王爷,你怎么样了?臣妾和孩子来看你了!”

后面跟着的于侧妃和一帮子莺莺燕燕也跟着往里闯,生怕走的慢了显示不出自己的忠心和关心似的。

不是很大的书房马上乱哄哄的,跟菜市场似的。

沈清菀咳嗽一声,可惜没人搭理她,司马先生低下头,掩饰住脸上的神色,这个正妃确实太温和的有点儿懦弱了,一点儿威信都没有,谁都没把她放在眼里呢!

沈清菀平时懒的和她们“姐姐妹妹”的打太极,反而越发没人把她放在眼里,目光一冷,深吸一口气,大声喝道:“王爷还没死呢,一个个的号丧呢 !”

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顾侧妃先不乐意了,“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诅咒王爷呢?”

都这个时候了都不忘了耍心机,这些古代的大家闺秀已经把这些言语陷阱刻在骨子里

了。

沈清菀脸色一整,显示出从未有过的凌厉,“到底是谁诅咒王爷了?军医都忙着给王爷治伤,你们不管不顾往里闯,又哭又喊的,一旦军医分心,出点儿什么事情,后果你们承担的起吗?

现在都给本宫听好了,一个个都回自己的院子里去,没有传唤不准随意走动,更不容许私自出府,云琅,吩咐下去,谁要是执意出府,以后就不用回来了,本宫放他们自由。”

几人也忘了哭了,都面面相觑,目光转向顾侧妃,看来平时都是唯她马首是瞻的。

沈清菀冷笑一声,“顾侧妃有意见吗?你现在更要保重身子,这可是王爷唯一的子嗣,出了差错你可是万死难辞其咎,听明白了吗?”

顾侧妃被她呵斥一顿,渐渐冷静下来了,俯身行礼道:“姐姐说的对,妹妹是关心则乱,给王爷添乱了,希望姐姐能让我留下来陪着王爷,我想等王爷醒来!”

沈清菀道:“本宫说了这么多都被白说了吗?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重身子,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就是王府最大的功臣,这里有本宫就够了,王爷醒来会通知你的,都回去吧!”

顾侧妃心有不甘,可沈清菀说的有道理,又占着正妃的身份,自己不得不听从的,她只得依依不舍的回自己院子去了。

其他人都跟着回去了,都神情恍惶然,王府的天怕是要变了呢!

还没走出院子,宫里派来的御医们

急忙忙走进来了,皇上很重视元靖羽的伤势,太医院院正和几个擅长外医的御医都派来了,吩咐他们一定要治好镇国王,一应补品药物随意取用!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