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74e18a7cb55404295a6cb07bc775267,time=1573654383,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1740116/47174012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51L4&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1740116&page=1&vt=2,signature=6ae260fd2df31409eb91dc4432aa9f497fbb4a9b
isshowflow:1,,
驯夫有道:主内的战神王爷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残废

太医们进门,没来得及行礼,沈清菀已经一摆手道:“赶紧进去帮王爷治伤是重要的,这些虚礼都免了吧!”

太医们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往卧室去了。

沈清菀在心里吐槽:“这些古人就是礼数太多了,天塌下来是不是都忘不了行礼啊规矩的,也不嫌腻歪得慌!”

太医们进去治伤,沈清菀坐在椅子上慢慢等着,司马先生低垂着头看着地面,一言不发,规矩地不敢多看沈清菀,不管怎样她都是王妃!

沈清菀慢条斯理喝了口茶,道:“司马先生请坐吧,里面的事情咱们也 帮不上忙,不如先生和本宫讲讲外面的事情,王爷这个样子短时间内怕是不能主事儿,本宫虽是内宅妇人,此时也不得不出面应付一二了,很多事情还要心中有数才行的,司马先生觉得本宫说的可有道理?”

司马先生单名一个睿字,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袭青衫,广袖长须,儒雅沉稳,颇具名仕之风,让人很容易心生敬佩信任之感。

他答应一声,坐在下首的位子,沈清菀让丫鬟奉了茶,不疾不徐,好像里面生死存亡不是她的夫君似的。

司马睿道:“王妃所言有理,在下就直言相告了,这些年王爷平定四方,罕逢敌手,只有大宛国能有一战之力。

大宛国太子——耶律录旗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将才,双方交战各有胜负,王爷费尽心机精心准备了一次奇袭,

准备一举拿下耶鲁录旗,这样大宛国战败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哪知道大宛国居然设下埋伏,将计就计,王爷身先士卒中了埋伏,九死一生才逃了回来,却身受重伤。

耶律录旗趁机反攻,没了王爷指挥,军队惨败而归,丢了两座城池才勉强挡住大宛国的进攻,王爷伤重,只能连夜赶回京救治!”

事情听着简单,里面的信息可就多了,元靖羽打的仗不计其数,会这么轻易中了埋伏吗?

而且之前就传出大宛国想要议和的消息,说明大宛国损失惨重,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这么重要的关头反败为胜,这里面的蹊跷可就多了。

沈清菀联想起这段时间皇帝想要传位给太子,镇国王的声势又是如日中天,难道他想削弱元靖羽的军权给太子继位铺路?

越想越觉得又可能,低声问道:“会不会是皇上想要削弱王爷的军权给太子铺路啊?耶鲁录旗怎么知道王爷会偷袭的?不会有内奸吧?”

司马睿吓了一跳,惶恐道:“娘娘请慎言!这可不敢随便猜测的,毕竟没有证据呀!”

同时心中暗暗佩服,这么快就想清楚里面的猫腻,这个王妃怕是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温和!

沈清菀接着问道:“先生以为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还请不吝赐教!”

东方睿摸摸整齐的一把美髯,道:“娘娘只要管好内宅,外面的事情您也做不了主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沈清菀深深看了这个老狐狸一眼,这是不信任自己呀!还是他生出异心了?反正他没有功名在身,也没有家世所累,王爷死了大不了另谋其主,不担心紧张也在情理之中。

罢了,没他张屠夫老娘还能吃带毛猪不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和这些古人好好斗上一斗,当然斗的前提是自己夫君活着呢,哪怕是个残废活着就行了,死了自己只能做寡妇了,这一辈子可就彻底完了!

古代女人的地位极其低下,没了夫君孩子,没有依靠天大的本事也翻不起浪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漫长,东方睿看她不再言语,神色阴晴不定,有些后悔自己说话有些冲了!

太医们已经做出判断,有院正出面回禀道:“启禀娘娘,王爷倒是没有性命之忧,调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的,只是……”

沈清菀就知道还有“只是呢!”,道:“但说无妨,本宫有心理准备的,只要性命无碍,别的本宫都能受得住!”

院正道:“只是双腿怕是要残废了呢,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度日了!”

饶是早有心里准备,沈清菀还是深深叹了口气,想他元靖羽少年战神,今年不到二十岁,人生刚刚开始,下半辈子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院正也知道这样的噩耗对谁来讲都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王妃心中的震惊也是能理解的,低头等沈清菀的吩咐

沈清菀很快镇定下来,问道:“就没有一点儿希望吗?王爷还这样年轻,这个结果对他太残酷了点儿!”

院正摇摇头,“臣等已经尽力了,还望娘娘恕罪!”

沈清菀叹口气,“会截肢吗?”

院正没料到她一介妇人还知道截肢的事情,擦擦汗道:“那到是不用的,伤口没有腐败溃烂,只是肌肉筋骨都会枯萎,难以站起来罢了!”

这番话刚说完,沈清菀已经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和之前的镇定判若两人,“可怜的王爷呀,这可让他怎么活的下去?他那样骄傲的人,双腿残废了可比杀了他还要残忍呀!尹院正,本宫求你了,就没有什么民间的神医想想办法吗?”

尹院正叹了口气,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心道:“这才是正常的样子,哪家妻子听到丈夫残废会那么冷静的,估计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呢!”

沈清菀哭着挥挥手让他下去了,袖子捂住的脸没有多少泪水,心中暗道一声:“好险!忘了这些太医是皇上的人,自己表现的太过精明镇定,不是越发让老皇帝警惕吗?”

没等她思索好对策,王府大管事沈松进门回禀:“启禀王妃,宫里的圣旨到了,公公在前厅候着呢!”

沈清菀故意擦擦眼角,心里思索着,果然老皇帝试探来了,看看自己这个王妃撑不撑得起王府的门庭,外界的名声毕竟都是传闻,他还是要派人亲自试探才放心。

果然天家无真情,元靖羽可是他的亲弟弟呀,虽不是一母同胞,可也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这些年在外征战四方,立下汗马功劳,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卸磨杀驴?

既然你想看戏,就演给他看好了,沈清菀吩咐道:“让所有的主子都去前厅接旨,顾侧妃要是身子不适就不用去了,想来皇上是不会怪罪她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