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50615c5484f434195b0ecf5cfc61e71,time=1585783017,shareUrl=http://wap.cmread.com/r/472050269/47205147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41L3&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2050269&page=1&vt=2,signature=a0ccc3d78fa8b91e03e1ecd219c693fab03bcff8
isshowflow:1,,
盛世宠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救命之恩

在这一刻,无论是什么,都无法比拟少女眼角风华绝代的笑靥。

“殿下?!”

见晋王仿佛怔住了,他身后的青年快马到了他的身边,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论是那美艳无双的青衣少女,还是她面前那已经没有了气息的男子,都令人感到震撼。

这青年一转头,就看见晋王的目光沉静地落在那少女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了一种非常新奇的感觉,毕竟晋王的冷酷无情不仅是在对付朝中那些和自己相悖的政敌上,就是在女人面前也一向冷酷。虽然晋王生得俊美无俦,是不知多少豪门世家贵女心中爱慕的对象,也曾经有贵女为了晋王发誓非他不嫁,然而晋王那双无情的目光却从未落在过任何一个女子的身上。

就仿佛,本该拥有的对女子的喜爱,从晋王的心里全都抹去了。

可是他现在,却会用那样专注的目光看着一个少女。

依旧清冷,可是那清冷之下无声燃烧的灼热,只有身为心腹的自己才能看得出来。

他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晋王已经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他沉默了片刻,一双修长优美的手握住了缰绳一瞬,方才催动身下的骏马,缓缓来到了这少女的面前。

此刻晋王府的侍卫已经蜂拥而来,先是被这震惊的一幕惊讶了一瞬,之后便将这个不大的车队团团围住,似乎是因为有很多人围拢,那些

下人和丫鬟更加畏惧了,只有那少女似乎感兴趣地看了看这些英姿勃勃的银甲侍卫,美艳的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侧头,对那些看起来软弱不堪的下人温声说道,“不必怕,歹人已经死了,这些大人,想必并未心怀歹意。”她的声音平和,仿佛还带着奇妙的优美的韵味。

她似乎在这些下人面前非常有威信,只凭着一句话,那些下人就安静镇定了下来。

之后,这少女仰头,对策马而来,居高临下看来的俊美青年微微一笑。

她的眼睛落在他俊美绝伦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沉迷,只有淡淡的平静。

“小女出身忠靖侯府,今日路遇歹人,得大人相救,万分感激。”

她慢条斯理地用一张雪白的帕子将自己的弯刀擦拭干净,看到那雪亮的锋芒乍现,就露出了几分满意,随意将完全没有一点花纹的帕子丢在一旁,收刀。

带着斑斑血迹的帕子,顺着微风慢慢地飘落在晋王的马前。

“哈?”晋王身边的英俊青年不由呆住了。

怎么是他们救了她呢?

虽然英雄救美是一桩美谈,不过说句良心话,明明是这姑娘自己就宰了狂徒,自己救了自己啊。

他才想说话,却被一只修长的手拦住,侧头,就见晋王狭长的凤目之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夺目的光彩,似乎是在重新看待眼前仰头笑容清雅的美艳少女,很久,晋王垂了垂自己的眼,声音有些微冷地说道,“不

必客气。”他竟然认下了这少女口中的话语,仿佛方才还真的不是这姑娘一刀就捅死了一个男人似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甚至,那张美艳得锋芒毕露的脸上,仿佛还带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见他上道儿,宋明岚方才满意地在心底点了点头。

这世上再没有比她还要倒霉的女子,千里迢迢从那荒凉的深山古寺之中回京,还没有见到自己那群糟心的家人,竟然就路上遇到了凶残的歹人。

那赤红的眼睛,还有疯狂想要杀戮,甚至想将她掳走的样子,和那些下人无能只知道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场面纠缠在一起,就算宋明岚清心寡欲八年,也都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有人要冒犯自己的主人的时候,这些下人自己跑了,要了还有何用?

她不后悔一刀捅死那歹人,毕竟若他不死,看那仓皇逃窜的样子,一定是身上戴了罪不说,身后还有人追击。若她被掳走,若运气好被人救下也就罢了,若是运气不好,或者是被用来当做威胁那些追击之人的人质,更或者……会有更令她万劫不复的下场等着她。甚至……哪怕歹人没有对她做什么,可是一位金尊玉贵却柔弱无助的闺中少女被男人掳走,只要传出去,她一样儿清白的名声都得毁了。

真那样的话,忠靖侯府里的那几个狠毒的女人,一定很愿意送她去死。

宋明岚不想死,所以,只能自

救了。

不过一个闺中小姐一刀就捅死一个大男人也太彪悍了,传出去她同样没有什么好名声,不如给眼前这青年背锅。

虽然宋明岚离京快十年,并不认识这青年到底是谁,然而如此俊美冷傲,浑身上下充满了尊贵气息的青年,身边还有众多英姿勃勃的银甲侍卫簇拥,显然身份不凡。宋明岚眼睛不是瞎的,只凭这青年的清贵孤冷,还有那隐隐的居高临下的目光就知道,这青年久居人上,一言九鼎。这样的青年,必然不会对一个少女有什么不容于世的不同到处传扬,所以她很放心。

当他一口应下,她同样很放心。

因为这样高贵的青年,不屑对一个闺阁女子说谎。

想要拿她如何,难道还用撒谎不成?

“本王萧惊羽。”见她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仿佛对自己信任心安,晋王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瞬。

之后,俊美清贵的青年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他的眼神非常平静冷淡,可是身为他的心腹,身边那青年再次震撼地看到这位殿下的眼底,带着淡淡的期待。

他霍然转向依旧坐在车中,漫不经心看着那几个银甲侍卫拖走了那已经毙命的男人的少女。

莫非……他家殿下是想要知道这少女的名字?

那还不容易啊?

要知道,这半个帝都的豪门贵女都想得到晋王的眷宋,若晋王想知道她们的名字,那她们早就把闺名乳名小字什么的都迫不及待地

……

“小女出身忠靖侯府,闺中女孩儿家的名字不好给殿下知道,我行三,殿下可唤我宋三。”听到面前这俊美清傲的青年的介绍,宋明珠眼底微微荡起了一丝涟漪。她的眼睛很美,目若秋水,可是那双潋滟的眼下,却仿佛涌动着令人生寒的幽深暗潮。她当然知道晋王萧惊羽,虽然远在古寺之中,可是她并不是不闻世间事,更知道,萧惊羽号称她所在的这个大燕王朝的战神,手握重兵。

就因他手握兵权,因此,就算乾元帝深爱李贵妃,可是却无法动摇皇后和大皇子赵王的地位。

因为乾元帝很畏惧,若自己废了皇后,回头晋王就得给他造个反。

可就算晋王强势,宋明岚也断然没有将自己的闺名告知他的道理。

她没有兴趣和晋王玩儿这种才子佳人,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把戏。

“等等……”见她看似宽和,实则冷淡地拒绝了晋王,然而那含笑又温和的眼神却又令人无法对她生出厌恶,晋王的心腹再一次开口道,“宋小姐……”

这位忠靖侯家的小姐是不是有些不识抬举?

不过,忠靖侯府?

青年的眼神微微一凛,虽然面前少女生得绝色,然而却令他有些防备了。

他记得,忠靖侯夫人,就是李贵妃的亲妹妹。

那么眼前这位口口声声出身忠靖侯府的绝代佳人,她又是……

莫非是美人计?

“你的马车坏了。”在这心腹的眼底带了几分谨

慎审视的时候,晋王手握漆黑的马鞭,指了指宋明珠所在的那破碎的马车,他看到这马车其实非常破旧,那青衣秀雅,然而容色无双的少女坐在这车中的时候,仿佛濯濯的明珠跌进了尘埃,哪怕她安之若素,然而见她的车如此简陋陈旧,身边的下人又不堪得不似侯府下人,晋王的眼底就带了几分不悦,只觉得这样的少女竟似被侮辱了一般。

“忠靖侯府日子过不下去了吗?”不然,怎么会连好一点的车都拿不出来。

宋明岚只是笑了笑。

她对自己现在坐什么车完全不感兴趣,她只在意,日后她会坐什么车。

“你的车坏了,又是本王追击的叛逆冲撞了你,本王应该为你负责。”见宋明岚笑而不语,宽和大方的样子,晋王的目光默默地落在她青衣之上的那几点血痕上。

仿佛安静祥和的假象之下,那个妖冶狠毒的女子,才是她的真面目。

更奇异的是,他竟然对那毒辣完全不觉得厌恶,反而觉得心动不已。

甚至,他此刻,还想……

“劳烦殿下的车了。”宋明岚觉得便宜不占白不占,优雅地感激道。

“三小姐?”那两个丫鬟似乎比那些下人更坚强一些,已经扑上来,将宋明岚护在了她们的身后,警惕地看着晋王。

晋王的眼沉了沉。

他挥了挥手,就见身后侍卫转身往帝都而去,显然是去赶车。

“都是本王该做的。”

俊美冰冷的青年淡淡

垂了垂浓密的睫羽,在那少女转身安抚丫鬟的瞬间,策马。

大大的马蹄高高扬起,转眼就将那雪白染血的帕子踩在了马蹄之下。

快准狠!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